Actions

Work Header

车震

Work Text:

“邢总,请问还需要送你吗?”司机看到红色跑车停在公司门口识相地停下脚步。

“不用,你今天下班了。”邢总迈着长腿大步走向红色跑车。跑车驾驶座上一位带着墨镜的短发美女,宽大的墨镜挡住半张脸,只露出精致的下颌线和饱满红艳的嘴唇。

“大明星今天怎么有空来接我,不怕被狗仔拍到?”邢总撑在敞篷跑车的车门上,和杨芸晴鼻子相贴,轻啄一口唇瓣。

“先上车。”杨芸晴鼻子微动,抿紧嘴角。

油门踩得紧,一路狂飙。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等到跑车驶进别墅的车库,邢总忍不住询问。

杨芸晴还是不说话,自顾自熄火停车取下车钥匙,拿起一支口红对着后视镜涂,口红膏体留下红色印迹,两瓣嘴唇微抿抹匀。

邢总看的喉头发紧,吞咽口水。

杨芸晴摘下墨镜,长腿一跨跪坐在邢总的大腿上,调整姿势把座椅放平,头埋进邢总脖颈在白衬衫领口留下个口红印。

“你身上好臭,明天也必须穿这件白衬衫。”闷闷地声音。

“什么?我今天中午还洗……嘶!”小狐狸真狠,对着他的脖子狠狠咬了一口,明天肯定得留下牙印。

“你身上有其它女人的味道,我吃醋了。”杨芸晴安慰般伸出舌尖舔脖子上的印迹。

终于明白的邢总,感叹自己的无妄之灾。

“工作,接待人的香水味儿太浓了,我明天就让公司的人不准喷香水,乖。”

伸手揉肩膀上的小脑袋,头发硬硬的打了发胶,小狐狸才工作完,妆都没来得及卸就来找自己,还莫名委屈吃了飞醋。

“宝贝你?”

腿上的人不安分,手直接摸上西装裤中央。

“做爱,车震。”说完,杨芸晴收回手,头越埋越深挡住发烫的脸,一副小乌龟的样子。

知道杨芸晴缺乏安全感,邢总把身上的人放在跑车副驾驶上。

“我……我要在上面。”抬起胳膊捂脸,还是挡不住粉红的耳尖。

“等你湿透了,有你在上面的时候,别求着我放你下来。”

强势拉开手臂,含住小嘴。嘴唇上的口红膏体没有擦,有独特粘腻的味道,细心舔净,身下的人已意乱情迷,手臂搭在了他的肩上。探进唇瓣,挑来牙关,舔尽口腔每一个缝隙后,终于勾起小舌,缠绵悱恻。

舌根都被吸得发麻,杨芸晴迷迷糊糊间,双腿缓缓夹紧摩擦。

“湿了……老公湿了。”

邢总最喜欢杨芸晴在床上时能直白地说出渴求,脑袋发懵,都不清楚自己说了什么诱人的话。每次都勾得人想把她操死在床上。

看着她渴求,邢总没有抚慰。而是伸进白色内搭里解开内衣扣,满意看着内搭上两颗凸起的樱桃。他有点恶趣味,喜欢隔着衣服舔弄乳尖,白色最好,湿透的衣服贴在乳尖上,还会透出一点红。

乳尖慢慢发硬,舌头吃糖似的逗弄,含住整颗,轻戳顶端小口,又大力吸吮,像是要吸出什么东西。乳肉手感极好,滑腻软嫩让人舍不得大力。

牛仔裤勾勒出小穴形状,手指下探隔着裤子按压穴口中心。腰臀随手指起舞,想获得舒服。

“摸它……伸进去…啊……”连内裤一起脱下,手指又准又狠按住湿透的穴口,两瓣阴蒂夹住摩擦,阴核被掐住,两指插入扩张。

“宝贝,你在上面。”抽出湿淋淋的手指,把杨芸晴抱起来,对准性器放下,穴口缓缓吞咽性器,直到根部。

“嗯……啊……老公……不行了……腰软了…”敞篷跑车的好处就是骑乘时不用担心头撞车顶。杨芸晴有自己被抱起来操的错觉,下身被大力贯穿,穴内空虚得到满足,舒服得她直不起腰,只想趴着享受。

柔软无骨趴在邢总胸膛,乳肉在胸膛上摩擦,好痒…好想被玩弄。

拉着邢总手就往胸上放,少了一只手固定腰部,也不顾一个大力差点被操飞。

乳肉被大手抓住,却避开最痒的乳尖。

“老公,乳尖痒。”讨好似的挺胸,把乳尖送到大手掌心,只希望被玩到破皮。

骑乘进入前所未有的深度,内壁被开发抽插得发烫,穴内软肉舍不得性器离开,缴紧又被撞开,狠狠摩擦敏感点。穴口被撞得发疼,毛发摩擦阴蒂爽得淫水直流。

“嗯…啊……要到了……老公……受不住了……啊…”甜腻的呻吟变成短促尖叫,杨芸晴只觉得自己像失禁一样,控制不住高潮时的喷出。

“明天还有活动,不要了,会肿的。”杨芸晴从高潮中回神,却是想起什么。

“自己爽完就不要老公了?把屁股撅起来。”

被迫跪爬在座椅,撅起白嫩的屁股。双腿之间隐约能看到泛着水光的花穴,还有些泛红外翻,穴口贪婪地想吮吸什么进去,确是只能看不能碰。

性器插入双腿,摩擦间故意撵过隐藏在花穴中的阴核,有了蜜液做润滑,抽插越来越顺利,也越来越快速。

杨芸晴双手止不住颤抖,最后还是支撑不住,爬在真皮座椅上,乳肉被大手抓住揉捏,乳尖被玩得发红发胀,贴在真皮座椅上,寻求一丝清凉。

“唔……嗯……要坏了……啊……”性器顶端不断摩擦敏感的阴核,直把它磨成黄豆大小,脆弱地泛着水光等待安抚。

穴内熟悉的让人发痒的空虚感,一波波淫水争先恐后喷出花穴,双腿缴紧,正好把邢总的性器顶端卡住,紧紧束缚刺激得交出白浊。

杨芸晴腿间泥泞不堪,花穴也遭了殃。白浊洒在红肿的穴上,多了几分凌虐美感。

邢总找出车里的毯子,包裹住杨芸晴抱回别墅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