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梅闪】④

Work Text:

夜晚是非人生物的狂欢。
梦魇不能从人类的食物中获取营养,虽然他爱极了乌鲁克的麦酒,但那东西确实不能填饱他的肚子。
夜晚多好啊,人类进入梦乡,习惯性伪装自己的梦魔摘下温柔的人皮面具,一切生物都会在进食的时候流露出本性。人类的梦境化作几道紫色的光消失在他的手心里,梅林舔了舔嘴唇,托起手中仅剩的那团紫色光晕。
“有意思,”他轻轻笑出来,“吉尔伽美什知道这事可能要气死了。”
光晕没有消失,他定睛看着自己的掌心,进入到那个无耻狂徒的梦境中。

这位王确实美丽至极,却也十分严格可怕,没想到还真有人有胆量眼馋王的身子。
春梦和噩梦一样具有营养价值,吃起来的味道却不一样,如果让梅林来评判,他会说春梦更美味一些。可惜众生皆苦,没有那么多春梦可吃,为了健壮成长他从小是在噩梦中长大的。
今天可是个难得的机会。
这位颇有勇气的兄弟十有八九是殿前的守卫,梅林猜想他可能是今天与王说上了一两句话,因为自己的勇猛受到了毫不吝啬的表扬,又或者被那位什么事都要管的王关心了几句。
每天守护着那样一位美丽的人确实会受不了的,明白明白。
梦境似乎正进行到高潮,吉尔伽美什趴在床铺上塌着腰窝,后腰的曲线又柔软又漂亮,看不清脸的守卫裸着身子,跪在床上双手提着王纤细的腰,不断将自己的阴茎撞入那人的后穴。梅林客观地评价了一番,尺寸不小,不过每个男人都有在春梦中美化自己的习惯。那位王倒是没有被美化,和平时跟自己补魔的样子相差不大。
糟了——梅林平复了一下心情——我在想什么啊。
吉尔伽美什把脸埋在胳膊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不是那种他经常拿来调情用的婉转动听的叫床声,确实是被顶得有些力不从心。短促的呻吟夹杂着带哭腔的呜咽,打颤的大腿说明守卫兄弟正在对着他的前列腺凶猛进攻,他的腰有点撑不住了。
趴下去——梅林催促着他身上的人——趴下去,扶着他的腰,他没力气了。
守卫确实趴了下去,贴在王的肩头吻一下,手臂环过吉尔伽美什的腰,微微用力按压着小腹。
王仰着脖子发出一声愉悦的呻吟。
梅林愣愣地看着,这套动作看起来太熟悉了,吉尔伽美什很容易这样得到快感。可他并没有强迫这梦境的主人做什么,看来懂得怜香惜玉的人也不止他一个。
......什么嘛,有点不爽。
吉尔伽美什被操弄得浑身透着红色,前端硬挺挺地流着透明液体,随着冲撞的力度甩到床上。他看起来真是舒服极了,那副表情梅林再清楚不过,他都快要怀疑这位守卫是不是偷看过他和吉尔伽美什做爱。
但他没有伸手摸自己,反而把手抬高到头顶,紧紧抓着床铺,守卫用一只手掌抓住他的两只手腕,把他不自觉并起的双腿分得更开,更加用力地在他的身体里抽插。
梅林觉得有点好笑,这小子不光在梦里意淫他尊贵的王,还妄图操射人家。
吉尔伽美什可没有这么乖,他每次想做这事的时候都要好声好气哄半天,有时候王还是会表示抗拒,但高潮之后的舒爽时常会让他忘记梅林的不敬。
可是那种表情——他安静地看着王的脸——太真实了,所有的细节都太真实了。
真是抱歉,可这位守卫先生看起来离王太近了,该换个地方工作了。
吉尔伽美什很难忍受痛苦,只是一时射不出来就会让他难耐地扭动腰部,明明享受着那样的快感,还是蹙着眉头一脸嫌弃,好像在催促身后的人快点让他达到绝顶。
好可爱。
梅林总是忍不住哄他,在他露出这种惹人怜爱的表情之后更是变本加厉,他惊讶地发现守卫也这样做了,说出的话都和自己如出一辙。
“再坚持一会,”那人转头吻了一下王的耳朵,“马上就让你舒服。”
不对,奇怪,太奇怪了。
吉尔伽美什嗯了一声,掺杂在呻吟声中,听起来非常可爱。守卫兄弟又如他所想地把王翻过来从正面插入,吉尔伽美什剧烈地抖了一会,在高潮中溢出眼泪。
“梅林......”王的声音夹杂在喘息中,“嗯啊......你还要......看多久!”
梅林吓得浑身一哆嗦,像棵落叶的老树一样抖下一堆花瓣。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跑,他从来没想过这个梦会是吉尔伽美什做的,偷窥王的春梦和用千里眼偷看女神的下场不知道哪个比较严重。梦魇先生迅速回到了现实中,从床上跳下来躲到房间的角落里,避免王的宝具朝他的位置发射。
什么也没有。
梅林拍了拍胸脯,把吓得炸起来的毛拍下去一点,默默地走去王的寝室请罪。
吉尔伽美什坐在床上,被子只盖了腿,他一直转头看着窗外的月亮,直到梅林走进来。
“胆大妄为。”王评价道。
“从你偷取本王梦境的时候开始本王就已经知道了,”吉尔伽美什得意地笑起来,“雕虫小技。”
梅林走近了,王的脸上还带着梦中高潮的余韵,他胆大妄为地坐到床边,又胆大妄为地掀起被子,吉尔伽美什从容地让他看着自己情动的身体,伸出手拉了他一把。
梅林俯下身去接吻,吉尔伽美什顺从地张开嘴方便他直奔主题,顺手将那些垂下来的头发别到梦魇的耳后,捧着脸颊加深了亲吻。
手顺着腰腹摸下去,滑进早已经湿透了的穴口,吉尔伽美什撇过脸喘息着,在指腹顶上自己敏感点的时候颤抖了一下。
“明明梦里都不是我,”梅林吻着他的侧脸抱怨道,“那是谁,为什么是他。”
“本王怎么知道,只是贪图一时的愉悦而已,他是谁不重要。”
“好无情,看清脸了吗?”
吉尔伽美什伸手抓住了他后脑勺的头发,不自觉地挺胸把乳头更深地送进梦魇的嘴里。
“没有,”他说,“看不清楚。”
梅林抽出湿淋淋的手指,一边脱上衣一边用膝盖顶开王的双腿,隔着布料顶弄刚被扩张柔软的穴口和会阴。能感觉到王绷紧了身体,穴口一张一合地收缩着想被填满。
“陛下,”他摸了摸王的脸颊,膝盖用力顶弄逼出一声呻吟,“我实在想知道是谁啊。”
“你这杂种......”
吉尔伽美什夹紧双腿,他的身体因为这样恶意的摩擦开始起反应了,前端逐渐兴奋起来,后穴里流的水恐怕已经弄湿了梅林的裤子。
他猛地用一记头槌把梦魇敲得眼冒金星,然后趁机把人压在床上,粗暴地扯开梅林的衣服。
“奥~”王了然地笑了笑,“这不是已经忍得不行了吗。”
这大概是梅林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他撑起一点上身,眼睁睁看着吉尔伽美什跪坐在床上扶着自己的性器坐下去。
“慢点,”他伸手扶住着急想要坐下的王,双手搂着腰往上提,“不要全部吃下去,你这样......”
“啰嗦!”吉尔伽美什瞪了他一眼,“本王不需要你过分小心。”
啊是,毕竟是做春梦梦到自己被抓着手腕操射的人。
等到他全部坐下去的时候,梅林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细汗。王小幅度地摆动着腰晃动自己,绞得紧紧的后穴让梅林头皮发麻。
他直起身来整个把人搂在怀里,猛地向上顶了一下,吉尔伽美什抖得厉害,打颤的大腿还没有恢复力气,梅林趁机朝着前列腺多顶了几次,双手扶着王的腰上下动作。吉尔伽美什又发出那种被欺负得狠了的声音,却主动搂住了梦魇的脖子,顺着双手的力度起伏。
王垂着脑袋,额头抵着梅林的,十分配合地在梦魇退出的时候抬高身体,又在撞进来的时候落下,性器擦着前列腺进到深处,他发出一声呜咽,低头寻找梅林的嘴唇。
梅林觉得有些头皮发麻,吉尔伽美什在性事上的擅长让他难以招架,只能放慢速度避免自己过快交代在王的身体里。
吉尔伽美什也不好受,梅林太清楚该怎么对待他这副身体,每次都准确地顶着前列腺滑进去,又克制着不进入到太深的地方让他感觉难受,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具身体确实是被调教到拿这混蛋没办法。
他的腿逐渐没力气了,前端越来越酸胀,后穴的快感沿着神经传到天灵盖炸开,他无力地垂着脑袋低声呻吟,眼角渗出的眼泪让整个世界都蒙上一层模糊的水汽。
这家伙也太会了吧。
他快到了,王习惯性地伸手去摸自己的性器,梅林伸手制止了他,把那只手臂重新搭回自己的肩膀上。
“忍一忍,”他轻轻吻着吉尔伽美什的嘴角,“一会就舒服了,好不好?”
王看起来似乎想说什么,但突然来临的高潮打断了他的话,他的身体紧紧绷着,挺着胸膛往后折去,梅林搂着他的腰背才没让他倒下去,被夹紧的感觉太过美妙,他终于释放在王的后穴里。
吉尔伽美什沉默着趴在他肩膀上休息了一会,高潮的感觉太过刺激,梅林抚着他的后背拍了好一会他才停止颤抖。
梅林把自己的性器从他身体里拔出来,手指伸进穴口简单地清理了一下,吉尔伽美什依旧保持着那个搂住他脖子的动作,好像懒得动一下,就要这样睡过去。
“那你有没有觉得,”他继续套着王的话,“梦到的那人和谁比较像啊。”
吉尔伽美什动了动脖子,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梅林拽着被子把他包裹起来,倚在床头上。
“没有。”王笃定地说。
“这样啊,”他还是不死心,“特征呢,有什么特征吗?”
吉尔伽美什哼哼着笑了一下,骂了声“蠢货”。
“被你当做蠢货的人太多了,根本无从下手啊。”
王闭上眼,感觉到床头的灯被梅林灭掉了,那小子似乎已经不想知道答案了,手臂环上他的腰,手指有节奏地抬起来又轻轻落下,像是哄小孩子睡觉的习惯性动作。
“特征啊......”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那本王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他有很长很烦人的头发。”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