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等一朵花开的时间

Work Text:

汪曼春穿得薄。若隐若现的曲线是无言的诱惑,可她没给他太多欣赏的时间。她从浴室里出来,发梢还沾着水滴,尽显随意却仍风情万种。她先发制人——
她以吻封缄,白净修长的手指不安分地滑向他的胸前。她捏了捏他精瘦的腰,喘息着赞美这份手感。她使了点坏心眼,教明诚倒在床上,她压在他的胸口。其实没什么重量。
他爱怜地抚过她的耳垂,一下一下隔着衣料拨动她胸前的小果。她的双乳立起来了,脸颊也红润了几分。她伸手要解他的裤子,却发现自己的胸衣已被明诚褪下,双颊不禁烧起来。她不甘示弱地握住他的命根,再次欺身压上他吻下去。

汪曼春松开了搂着明诚的手,转向床头柜,从抽屉里掏出盒子。她撕开包装,笑得狡黠:“草莓味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明诚一把将她拉回怀里,拨弄着她散乱的长发。“别急,先把前戏做完。”
他把手指探进她的蜜穴,拨开内里层层叠叠的软肉,被晶莹湿润的液体悉数包裹。她呜咽着,绷紧了脚背,脊背弯曲仿佛被烫熟的虾子。他小心翼翼地亲吻着她,空出的手捧着她满目水光的脸颊。

终于还是她先没了耐心。她拿过套给他戴上,还不忘在上面摩擦几下。他本打算慢点进去的——
她径直一坐,借着重力吞入了大半根。她的唇边溢出兴奋的呻吟,她带着盈盈的笑意看向他,眼角滑落生理性泪水。他疼惜着吻去她眼眶旁的泪珠,继续顶开她的甬道,快感像浪潮一般袭来,激得他头皮有些发麻。她眼神迷离,双腿不自觉地夹得他有些过分地紧。他喑哑着让她放松一些,抬高了她的腿。
她一定挠红了他的背,但她没有半分退缩或求饶的意思。她随着他的冲撞不断起伏,最后在他怀里沉沉睡去,手还搭在他的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