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柊斐】疼痛教学

Work Text:

*欺负小孩预警

 

 

“唔……啊……小飒……我好痛……”黄头发的男孩被强迫着跪在床上,膝盖已经酸麻得无法支撑,可双腿仍被身后的男人强迫着打开,露出两人交合相连的地方。
“嗯?这种程度就受不了的吗?”在他身上做着抽送的男人显然不会相信他的话,即便他喊痛的时候非常真情实感,“打架的时候不怕疼了,到处给我惹是生非。”
“柊一飒——啊啊啊啊啊!”甲斐根本不知道自己一时逞口舌之快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是他一直都知道,柊是个看重礼貌的人,身为学生直呼老师大名不管怎么看都是不符合道德的行为。身体里最敏感的地方被不断撞击的快感让甲斐头脑失真,嘴巴却还强硬地说出触碰男人逆鳞的话。
“我要……打死你……啊……”“有本事跟我放狠话,怎么次次都要我帮你收拾烂摊子?”柊的声音冷酷无比,可阴茎却热情地在甲斐体内作恶,仿佛从自己的学生身上尝到了什么甜头似的,这更让甲斐觉得屈辱。
“给我滚开,我不……”“不什么?”“我不会听你的!永远都不——呜啊——”
“我警告你,”柊在甲斐圆翘的臀瓣上狠狠扇了一下,复又掰开让阴茎进入地更深,“你再说一句,我就多干你一次。”
这句话其实只是吓吓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校霸,没想到是真的起到了作用。甲斐不再出声了,甚至安静地让柊以为自己在干着一个有生命的玩偶娃娃。成年人的性欲总带有这么点粗暴的意味,纵使是柊这样在学生们看来温柔、脾气好到有些软弱的人在性事上也是如此。这些没有经历过社会考验的高中生们,看人只会看外在,单纯地简直不像话。
甲斐当然是这些人里最为嚣张的一个。每次打完架之后都会顺手拨通柊一飒的电话,用懒洋洋的语气叙述一遍事情的经过,末了肯定会加上一句“就是这样,小飒你来救我吧”,然后也不等答复,就挂掉电话坐在路边,带着伤等着他赶来。柊没有一次推脱或者故意不来,他或许是真的担心自己的学生。
但甲斐却把他的真心当成了玩笑,这是柊最无法忍耐的。
这次甲斐把事情闹得很大,因为柊是从警视厅里把人领出来的。一名警察站在甲斐身边,直到柊急匆匆推开门才把甲斐推搡过去。明明犯事的是甲斐,事情却演变成了柊一迭声给警察们道歉,甲斐却一脸不关自己事的表情躲进柊的车里——然后就被柊带到了这所房子里。
“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啊,小飒。”甲斐拉长语调,抚摸着脸颊上的一点伤痕,“有没创可贴啊,还有,我饿了。”柊没有回答他,也没有去给他取治伤的药品或者是吃的,只是盯着他,一言不发。直把甲斐看得发毛,“你有病啊——喂!”
柊突然想到了什么,没和他僵持多久,“来里屋吧,我给你上药。”然后打算伸手去拉他,却被不知好歹的男孩一巴掌拍开了,“我可不吃这一套。”
话虽然这么说,甲斐还是乖乖地随着柊进了里屋,边走边抱怨衣服都被弄脏了、下次一定要找那些家伙算账这类话。
“喂,你不是说要帮我上药吗?药呢?”甲斐对柊一点也不见外,大喇喇往床上一坐,“你有病吧,锁门干什么——哦,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柊踱步到甲斐跟前,男孩仰起头,碎发在细长的睫毛上扫来扫去,青涩的脸上毫无惧色,“不就是想单挑嘛,你该不会以为你能打得过我吧?”
柊又是一言不发。这种冷不丁就不说话的人实在是让人讨厌,甲斐心想,本能地想出言讽刺,甲斐动了动唇,最后还是作罢——
柊拧住他的手腕,将他掀翻在床上。整个过程甲斐的头脑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不过他看柊这样,倒是立刻放下了心,似乎是笃定他不会做出什么来,“我说你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啊,放开,我要回家了。”
柊把不知天高地厚的高中生桎梏地更紧。甲斐有些羞恼,柊压在他身上,他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就连腿都被男人更加有力的小腿按得死死的。最糟糕的是,就在刚才激烈的摩擦中,甲斐有了些异样的感觉。
“明明是这么好的男孩子,为什么总要去做一些让别人苦恼的事情呢?”双手抚摸着自己学生身体,奶色的肌肤、柔和的线条,细看起来身上还是有几块大大小小的淤青,柊按了按,果不其然换来甲斐的闷哼。
“会痛?”
甲斐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也不敢再出声。因为他只要一不合他心意,这个该死的老师就会发了狠地操干自己。想不通,还是想不通。甲斐拿准了柊是个好欺负的才敢这么放肆。人的性格真的可以发生这么大的转变吗——不,他只是摘了面具吧。
新一轮的性交来得突然,甲斐几乎没做好准备就被压着翻了个身。这次的激烈程度远远超乎他想象。被揉捏吸吮过不知多少次的乳头、射过精而有些疲软的性器,还有已经被调教地食髓知味的软穴,快感堆叠在一起不断冲刷着男孩的头脑,柊不管男孩究竟是因为无法消受还是屈辱而落泪,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终究是能激起同情心——以及施虐欲。
要么就求饶吧,他会饶过自己的。甲斐这样对自己说。
“老……老师……”许久没教过这样带有尊敬意味的称呼,甲斐的语气竟然有些生涩,趁着柊顶弄的间隙艰难拼凑成完整的字句,“停下可以吗,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听你的。”
“这样啊。”柊俯下身亲吻男孩的眉眼,最后碰到嘴唇的时候,只要一想到刚刚就是从这里泄露出一声声惑人的呻吟,柊就忍不出闯进去,直到把男孩吻得晕头转向。尝够了嘴里的香甜,下身就又开始毫不留情的撞击。
“什么都听我的——好啊,第一,以后要尊敬我。”
“唔啊……老师……”
“第二,不可以再打架。”
“我知道了——慢点……”
“第三——”
柊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甲斐摸索半天,只是攥紧柊的小臂,刚刚强忍的呻吟再也压抑不住一丝一毫,“啊——老师我不行了——”
甲斐声调已经变了样,柊知道这场荒唐的性事已经快接近尾声了,往小家伙温暖的身体里狠狠一顶射了出来,甲斐的下体已经红肿不堪,性器可怜兮兮地吐着白浊,滴到柊的身上。就着高潮余韵,柊抱紧甲斐,小家伙闭着眼睛在他怀里瑟缩颤抖,很冷吧,原本身上套着的白衬衫已经被撕成了好几块散落在床上。看着凌乱的房间,柊有些烦恼该怎么处理,但他还是决定先安抚怀里这个利爪受伤的小猫咪。
甲斐昏睡过去之前最后的记忆是老师温润的唇抵在自己耳畔发出的几个音节,明明是温柔的话语,却让人不寒而栗——
“老师原谅你。”

 

 

第三,这样的“教学”,是第一次,不是最后一次。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