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某某】“别的方式”

Work Text:

盛望本来的意思是“可以进来了......”但是他虽然买的下手套子却还没有脸皮说得出这种近乎放浪的话,于是说完那句“行了......”昏暗的卧室里就只剩下了粗重的喘息声——他的,和江添的。

接着盛望就感觉到了江添凑过来时的薄荷味,盛望没有抬眼就闻到了他熟悉的沐浴露的味道,不同的是,这次的味道里掺染了浓浓的情欲。

江添自然知道盛望是什么意思,他也知道盛望为什么说不出口。这么多年他都熬过来了,好不容易失而复得,在这种关头,他绝对舍不得身下这个人受一丁点委屈,有哪怕一丁点的不
情愿。

于是细细密密、温柔绵长的吻带着一丝霸道、几分珍惜落在盛望的腰,背,侧颈和他微张着不漏出一丝呻吟的唇瓣上。

盛望本来就被那几根手指伺候的舒舒服服,又被江添吻到腰都塌了下去,嘴里哼哼唧唧的说不成话,心里却暖和柔软到一塌糊涂,六年来无数次牵引着他心弦的人,正带着厚重的爱意和无边无际的牵挂在吻他。他感觉安心极了,虽然大少爷脾性没改,还是会生床,这里的空调也没有自己公寓的强劲,但是只要有身后这一抹体温,有这一个个的吻,他就感觉他可以放心的把自己交出来,要笑要闹要怎样都可以,他哥在呢。

江添吻了好一阵,久到他感觉身下的人似乎整个身体都烧了起来,线条流畅光滑白嫩的背现在却变成了粉色,似乎在诉说着主人的难耐的欲望。江添伸出手,在盛望早已高高翘起的柱体上撸了两下,成功引得盛望闷哼了两声。

仅仅这两声呻吟,江添就知道了盛望已经做好了迎接他的准备。

他不再犹豫,双手掐住盛望细白的腰把他摆正了位置,就握着自己剑拔弩张的欲望顶在穴口,他听见身下传来了今晚最粗重也是最撩人的一声急喘。

盛望肯定不知道这一刻的自己有多性感诱惑,干净白嫩的脸从枕头中露出来,两颊的绯红不轻不重却格外勾人。一双眸子早已失神就连睫毛上都沾上了细密的水珠,眯起眼睛喘息的样子又惹人疼爱又想让人狠狠地欺负他。

这一声叫的江添一阵头皮发麻,废了很大劲才忍住了一插到底的欲望,顶着额头上一层汗珠一点一点缓慢的,顶了进去。

江添的家伙盛望也是见过多次的,尺寸直径绝对算得上优秀,甚至…有点超标。把它握在手里的时候盛望也曾偷偷想过这样一个粗长的东西进入身体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他很快就放下了这种想法,一来是他觉得江添不会同意走到这一步的,二来...他确实有点害怕。

但是现在,他在被江添一寸寸进入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和难受,前戏很到位,扩张的足够,江添也很温柔耐心,似乎是决心不让他这场性事中有任何的不舒服。都这个时候了,少年时第一次亲昵时的那种慌乱和害羞又缠上盛望,让他不好意思发出声音,可是被进入,被填满,被爱意紧紧包围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盛望便也忍不住了......

先是“嗯...嗯....啊...”这种低低的喘息声从唇边溢出来,后来等到江添终于整根没入之后,肌肤相接的那一瞬,就变成了“啊.....啊....啊!”这样包含着欲望和依赖的长长的呻吟。每一个音节都随着江添的顶入抽插的动作忽高忽低,尾音也不自觉变了调.....

江添只觉得穴内的软肉紧紧地包裹着自己,又热又紧,低头一看,所有褶皱都被自己的阳具撑平了,隐约之间还有丝丝缕缕的肠液渗出来…本来对于未经情事的他来说,这种刺激已经足够强烈了,偏偏身下传来盛望压抑不住的呻吟,一想到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人正全身心地接纳自己,纵然是江添,也有些受不住了。

他保持着双手掐着盛望腰的姿势,大口喘着粗气,一边努力克制自己先别动,一边仔细观察身下人的情况。

身心都被填的满满的,盛望在这种极度舒适和有安全感的情况下居然可以腾出脑子来回想起他曾经努力研究过的“爱的教育”,多多少少知道了自己怎么做才能让他哥更舒服,同时也.....更兴奋。

于是他趁着江添喘息的空档,慢慢地尝试收紧了一点后穴,嘴里也懒洋洋地喊了一声:“哥....”。这一弄不要紧,本来缓的差不多的了江添直接防线全面崩塌,理智被突然收紧的肠壁和后穴吸的飞出天外,掐着盛望腰的大手似乎也使上了狠劲,腰胯飞速挺动,次次带着风,粗长的性器拔出来时还带出一小截粉嫩的肠壁,刚一露头就又被插了回去。

盛望刚刚还能抽空撩他哥,这会就被他哥操的张着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巨大的快感把他拍上了欲望的浪尖,又随着江添的抽出落到海里,他感觉自己所有的感官都失效了,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两人交合处硬的发烫的铁棍擦过内壁时又爽又麻的触感。

片刻之后回过神的盛望,根本无暇顾及所谓的面子和害羞了,一声又一声的呻吟和求饶不受控制的跑出来:

“啊...啊.....嗯..嗯嗯....哥...”

“哥...唔啊...啊.....哥...”

“哥你饶了我......我不行了.....唔…”

“啊!别....嗯....别这么深.....太深了....”

一声声的求饶和喘息在江添听来,与春药无异。

他怎么会不知道盛望现在正是最爽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停下来,等下口是心非的小少爷肯定要找他算账。他低下头,想看看他的爱人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盛望保持着一开始跪在床上的姿势,膝盖随着江添的抽插被床单磨红了一片,脖子微微抬起,耳根和颈侧的红晕一览无余,虽然从江添的角度看不见眼睛,但是想也知道,肯定是一副水汽氤氲被情欲浸泡的样子。

江添想看看他的脸,于是一只手扣住盛望的脚腕,一只手掐着腰,稍一用力,那处还保持着相连的状态,伴随着盛望的一阵惊呼,盛望整个人就被他哥翻了个面。

那根烙铁一样的性器磨过内壁的快感实在太过强烈,他似乎都能感受到柱身上的每一个突起的位置和每一条蟠踞的青筋,他被顶的眼前发黑。

“啊!.....唔!别.....我不行了....”

盛望的背刚一接触床单,江添就一把抓住他疏于安慰的阴茎,不同于他们有过多次的“互相帮助”,江添这次颇有技巧的安抚揉捏,每一次动作都带着浓浓的色情的意味,似乎不把他搞得立马射出来不死心。

前面的手忙活着,身后的顶撞和抽插也没停。
跟刚刚带着狠劲和强烈占有欲的动作不同,江添似乎终于找回了一丝耐心,深深浅浅的抽插了几下,似乎在寻找什么。

突如其来的双重刺激加上更加温柔耐心的顶撞,让盛望整个人好像进入了云彩里,浑身无力又欲仙欲死,偏偏说话又好像让江添更难以自持,盛望就只能嗯嗯啊啊的,呻吟喘息接连不断......

“嗯...啊....啊!!别动这里...啊!!”
身下人不知被碰了哪里突然开始扭动挣扎起来,江添知道,他找到了,盛望的敏感点。

一向寡言的江添在性事上也寡言,直到现在才松开紧抿的双唇说:“为什么不能碰呢?明明很爽,不是吗宝贝?”
说完马上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

听到这句话,盛望的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本来就昏昏沉沉的脑子噼里啪啦的像炸开的烟花……江添刚刚叫他什么?
“宝贝”二字对盛望的刺激非常之大,不自觉的,后穴突然收紧,肠壁也跟着收缩起来。

江添感觉到了他的变化,顿时起了坏心,他按着记忆,一边朝着刚刚发现的敏感点发起攻击,抽插之间,次次都擦过敏感点,一边在盛望耳边沙哑着嗓子低声喊他:“宝贝...宝贝...”

“哥....啊...唔....啊!!...啊!!!”
这刺激实在太大,盛望一个没留神,就抖着身子射了出来。浓稠的白浊撒在他好看的腰腹上,还有一部分射到了江添的小腹,两人相连之处,透明的前液、淅淅沥沥粘稠的肠液混合着刚刚射出来的白浊,泥泞不堪,连耻毛上都带上了星星点点的液体…

江添缓下节奏,盛望刚刚高潮过的身体异常敏感,这个时候做的太激烈会不舒服。他一边缓缓的抽插着,双手一边在盛望身上温柔的游走,安慰着他高潮过后紧绷的身体。

盛望闭着眼,等待脑中那一片白光和灭顶的快感过去之后,又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感受到身体在他哥的爱抚之下渐渐放松下来才缓缓的睁开眼。

他眼中还有未消的快感余韵,在睫毛打下来的阴影中带上了朦胧的水汽,眼皮懒洋洋的耷拉着,衬着眼角的那一抹红更加明显。

“哥...”

此时的江添也撑不了多久了,见盛望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开始了新一轮的挺腰送垮,加快了抽插了节奏。不大的房间里回荡着啪啪的肉体拍打声还有黏黏腻腻,咕咕噜噜的水声…让谁听了都会脸红心跳。

“嗯…嗯…唔…嗯…”

“哥...怎么这么深...啊...好舒服...”

“慢一点...太深了...我受不了了....”

刚刚释放过的盛望恢复了一些体力,想到他哥还憋着呢,就顺从的配合起来,一句接一句,有意无意的呻吟和求饶不断传来,打在江添耳膜上,一浪接一浪地也把他送上了快感的顶峰。
最后时刻,江添用最后一丝理智,把阴茎拔出来快速撸动几下,射在了盛望心口的位置。

片刻,两人都在大口大口喘着气,却也都不计较身前身后这一片混乱,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盛望还是像以前一样,使坏的吻着他哥的喉结;江添也还是像以前一样,吻在心上人的侧颈。

这一夜,他们睡的很好,好像所有的心结都解开了,所有的过去都真正过去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矛盾和不得已,只有他们,两颗紧贴的心和两个相爱的灵魂。

他们无坚不摧,他们无所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