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六元一斤虾

Work Text:

  “小眉,”今夏蹑手蹑脚的走进房里,轻声将小眉唤了进来,“小眉,快来!”

  “夫人,有何要紧事吗?”小眉小步急匆匆的走近。

  “这样,你去城东北水镇去帮我取点东西。”今夏低声交代给小眉后又不放心嘱咐道,“切记天黑前务必赶回来。”

  小眉听闻顿时脸红了一片,“是,夫人。我即刻去办。”

  今夏点了点头,随即脸上乐开了花,“哈哈哈哈,陆绎,跟小爷我斗,你还是太嫩了……”

  今日今夏特地早早回到府院,梳洗打扮了一番。乖乖坐在书房里等大人回家,平日里陆绎待到六时便可到家,最晚七时也可到家。

  今夏在书房里左晃晃右晃晃,饶是无聊至极。便翻出一本书来看,大概是今日六扇门的公务太过沉重,没看一会便睡过去了。

  门外有人在小声交谈随即门被轻轻推开,今夏闻声揉了揉眼,站了起来,“大人,你回来啦~”

  陆绎走了过来,满脸心疼的看着今夏,“今日夫人怎么如此疲累。”

  “没有没有,哪里哪里。”今夏讪笑了一声,“大人才是,今日辛苦了。”她走过去环住他的腰,将小脸贴在他的胸膛,“大人,我是想着我近日一直在忙公务,怕你我夫妻感情生分了,所以今日特地早回等你,我好想你~”

  “好,那我们今日好好地 '畅谈' 一番。”陆绎轻笑了一声,顿时今夏皮紧了一下,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陆绎拉着今夏的手,走出书房。“今夏,你且回房等我,我去洗漱一番便回。”

  正合我意,今夏心想。于是乖乖的点点头转身便大步飞似的冲回房里,“小眉,东西拿回来了吗?”

  “拿回来了。”小眉把东西交给今夏 欲言又止,“夫人……”

  “怎么了?”今夏接过东西,便拿出杯子仔细地将粉末融了进去,并未察觉到小眉欲言又止。

  “无事……夫人。”小眉低下头略带紧张的回道。

  “好,你先下去吧。”今夏笑着打发走了小眉。待小眉出去后,美滋滋的脱下外衣,又打扮了一番。随后坐在床前的椅子上乖乖的等陆绎回来。

  一想到马上就能出远门了,今夏笑逐颜开,乐出了声。“夫人在乐什么?”

  一句低沉的话在耳边炸起,今夏立马弹了起来。“哪有哪有。”今夏转身看到陆大人一袭白衣,整整齐齐的站在那。

 “大人累了吧,来喝口水。”今夏狗腿的边笑边呈上刚刚精心调制的水。

  陆绎接过杯子,淡淡的看她一眼,今夏亮晶晶的眼眸一脸期待的望着他,陆绎端着喝了一口,没等到今夏的笑容淡去便抱住了她一口吻住,将水全部喂了进去。

  “呜呜,呜呜”今夏刚反应过来,瞪大眼睛,推搡着陆绎,唇齿间开始模糊。

  “今夏,”笑意在陆绎的嘴角散开,“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今夏忽的明白了,“你怎么知道我里面放了药!”

  “夫人是在质疑锦衣卫的情报网?”陆绎一脸得意道,随即又喝了一口,扣紧今夏的脑瓜,又强喂了一口进去。

  “陆言渊,你个登徒子!陆绎你……”还没把话说完,今夏顿时感到浑身燥热,有气无力。

  “今夏,你怎么只会骂这两句。”陆绎搂紧她的腰,淡淡的笑了,没有下一步动作。

  “唔……”今夏难耐的拱起身子,努力攀住陆绎的颈子开始呜咽,“我好难受……大人,陆绎……”

  今夏的意识开始一点点的涣散,“呜呜呜陆绎我好热……”今夏轻声嘤咛了一声,便咬住了陆绎的细白的颈子开始舔咬,手也不安分的开始扒拉陆绎的衣衫。

  陆绎会心一笑,抱着她放在床上。却怎么也挣不开她的拥抱,今夏扑住他,在床上翻滚了半圈,将陆绎压在了身下。

 

 “今天小爷我要好好的宠幸你一番。”今夏意识不甚清明的说着,边说边跨坐在陆绎的腰腹上解他的衣衫。

  陆绎并无动作,任由她的摆布。但在今夏吻舔他的耳朵胡乱摸他时,陆绎再也忍不住了。

  陆绎将她反压在身下,轻轻细吻住今夏的眼睛,嘴唇,颈子……一路向下,衣衫随着床上的动作一点点的涌下了床……陆绎一到家就在门口撞上了小眉“鬼鬼祟祟”便逼问缘由,一知道今夏差小眉秘密去城东买烈性春/药时,陆绎就猜到了她的目的,怎么养好小野猫真是个世纪难题。

“嗯~嗯……”今夏轻声嘤咛,热烈的回应着陆绎的动作,但现在这些还远远不够……今夏将双腿攀上陆绎的腰腹,脸上一片红晕,“哥哥~哥哥……我要……”

  陆绎得到反应后,随即撞了进去,两人同时低吟了一声,今夏用力地夹紧陆绎的腰腹,随着他起伏……

  “今夏,夏儿,放松……”陆绎低声诱哄着她,实在是太过紧致,夹的他发疼。

  “嗯……哥哥…嗯…”今夏随着他的起伏,脑瓜也开始一片混沌。

  ……

  陆绎将今夏两腿挪在颈上,开始最后的冲刺,今夏的呻吟无疑是最好的春/药。终于,陆绎释放自己,两人一同攀上云之巅,情事过后,两人大口呼着气,陆绎将今夏往自己怀里揉,慢慢亲吻她的眉眼……

  今夏意识逐渐清晰,怒嗔道:“出去!”

  陆绎抽出自己,些许液体随着陆绎的动作滴落在今夏的大腿根部,陆绎并没有说话,继而将她翻过身……

  今夏预知他的想法,在翻身之时用膝盖顶住他的胸膛,随即想爬下床。

  “夫人的精力怎么如此旺盛?”陆绎喑哑的声音响起,犹如一束烟花炸响在她的耳边,没等下床,就被陆绎一把捞回怀里。

  “陆绎!你怎得向他人打听我的隐私!你早就知道了,还故意想看我笑话是不!”今夏劈头盖脸的问。

 

 “今夏,你欲下药谋害亲夫的这件事怎么算。”陆绎笑道,“不过今晚看你的表现,表现好的话我就可以原谅你。”

  “陆绎,你无赖!”今夏欲哭无泪,论倒打一耙陆绎从来都是王者。

  “今夏,你刚刚说小爷我要好好宠幸你一番。”陆绎没等今夏再回应,将她翻身,吻上了她的耳朵,下身则轻轻摩擦着她……

  “嗯~”今夏忍不住娇喘了一声。

  待到足够湿润后,陆绎将自己沉了进去。“今夏,这个姿势喜不喜欢?”

  今夏不断地轻哼,热情地回应着他的动作。“今夏,喜不喜欢,舒不舒服?嗯?”被温热包围的陆绎一时间飘飘然,慢慢的放缓动作。

  “嗯~快,快点!”今夏难耐的低吟,“哥哥,你还行不行了~”

  陆绎的眼神暗了暗,随即加快了抽送速度,惹得今夏连连呻吟……

  

  一轮又一轮的热潮涌来。今夏疲累的随着陆绎的动作晃,“不要了,哥哥,我不要了……”

  陆绎在她耳边呢喃,“你说我行不行……” 一边亲她的耳朵,一边用力的挺动。

  

  哎……怎么忘了呢,陆绎在她的事情上都是十分较真的。刚才自己说的是什么话?!

  

 “行,哥哥你最行……哥哥,哥哥我累了……”今夏突然夹紧他,想让他退出来。

  “嗯~”陆绎闷哼一声,差点早泄……“夏儿,你怎么忍心用你后半生的性福做赌注?”

  “陆绎,大人,好哥哥,我真的累了……放过小的吧……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完结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