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养猫是一种什么体验|01

Work Text:

到底是崔始源有耐心一点,养猫这件事最后还是落在他头上。应该是一只油光水亮的豹猫吧,冬天到了,毛发格外蓬松些,从床上落地的时候如果碰巧有暖风吹过来,一身毛都要轰的一下炸开的。

崔少爷格外喜欢给猫顺毛,可是猫不喜欢。只有浑身不听话的毛发里四散着委屈,才会允许少爷给轻轻的捋顺了,不过还是用完就跑,头也不回的去做早上的清洁。

猫是什么时候来的呢,少爷其实不记得了。突然有一天就就红着眼睛跳进自己怀里了。毕竟猫这种生物,追是追不到的,等你连他每一根毛发的样子都记得,轻微的触碰也能立刻从梦里起来给主子揉肚子顺毛呼噜头顶,他才勉勉强强给你凑近的机会。

少爷想再摸两下水滑的皮,就从床上起来追着猫儿去。他手还没放在猫儿身上,那厮已经炸起到房间的另一角了。崔少爷好整以暇的撸了两下袖子,蓦地扑到那个角落,严丝合缝的把猫围堵在墙和自己的胸膛中间。终于能摸到了。

少爷的手顺着猫的脊椎一路敲啊敲,那双眼睛里有一点烦闷,又有一点点施舍的意味。果然,等到顺着骨节一路走到腰胯,还想多揉几下,猫儿又细软的一塌腰,从少爷手下溜走了。

“早上了哦,马si要努力工作了呢。”

后脚踢在前脚跟上,他转头扔过来一个不羁的笑,脚步轻巧的推门离开了。

猫都这样么?少爷有点想不明白。明明昨天晚上还黏腻腻的缠在人身上,把欲念都化作轻喘,再一睁眼,就又是片叶不沾身的洒脱了。还是喜欢晚上的猫。

那晚上的猫儿是什么样的呢?

没有开灯的房间里,猫儿的眼睛还是亮亮的,眼里是细碎的来自街上的灯火。爪子温热,好整以暇的窝在层层叠叠的被褥里。少爷头上有一根翘起的呆毛,身上有窗棱在车灯里奔跑的影子。这多好玩,对猫儿来说仿佛是最好玩的东西。他用手去揪那撮毛,又隔着被子去都弄捉不住的窗格。揪着揪着让人把作乱的爪子捉住了,他用腿踹了人两下,放开啊。

才不呢,大晚上捉着猫儿对自己这么兴趣深厚,从头道脚快摸了个遍。翻身把不听话的那个压在身子底下,用鼻子勾勒对方脸上的轮廓。你怎么能期待猫会乖乖不懂呢,他偏要扭来扭去的不给人碰,扭到嘴唇都不小心送上门了,叫人抓住把柄一口噙住。要给他买润唇膏,少爷心里想着,不耽误口齿伶俐的用嘴唇感受猫小又柔软的双唇。他笑起来的时候像一颗爱心,能不能把对我的爱也装在这心里呢。少爷的唇舌撬开了猫的唇舌,迫着细软被追逐玩弄。他呜咽呜咽的说不出话,小爪子在胸口不住的推,又被少爷捉着定在头顶。少爷整个把猫笼在床上了,一只手就握得住的爪子在手底下扭动,少爷的手掐着腕子把挣扎化作徒劳。

另一只手呢?另一只手去给猫儿卸防了。猫儿很瘦,后颈有一块明显的骨头,顺着往下摸,后背的皮肤微凉,有血脉路过的轻微搏动。那只手画着圈一路走到藏着糖果的秘境。猫儿扭的更厉害了。

有谁用力让他拱起腰肢,下体撞上危险的地方,在唇齿的撩拨和手指的骚扰里,逐渐和那处硬碰硬起来。氧气不太够的昏沉,让这种感觉更加模糊了,有什么东西着急的需要人扶慰,他开始忘记最初的较劲,碰在一起的那里隔着布料轻轻磨蹭。猫吗,想要被摸的时候,就会把娇软的地方都露给你。少爷懂得暗示,大手从身后绕到身前,嘴唇离开已经红润的猫嘴,在轻微的颤抖里,握住那话儿。猫很舒服,腰肢拱得更高了,脚也在床上蹬来蹬去的,百爪挠心的现在是猫儿自己了。大手顺着头部勾勒形状,又在柱体上流连忘返,力度轻的像抓痒似的让猫儿更不耐了。再快点!少爷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