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pter Text

這座北方城市今年夏天的天氣格外反常,時不時下場大雨,淋得猝不及防的行人渾身濕透。一出太陽便又晴空萬里,熱風能瞬間烘乾身上滾滾而下的汗珠。

 

今天是雨天,湊崎紗夏望著窗外白茫茫的一片水霧,遠處林立的高樓在霧中若隱若現,頗有些不真實的感覺。想起王家衛電影裡的台詞: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

 

“嗯......”赤裸的大腿內側被不重不輕地揉捏了一下,湊崎紗夏回過神來對上眼前這對幽深漆黑的眸子。

 

“想什麼呢,居然在這種時候走神,”金多賢輕輕蹙眉,似是有些低落,“你後悔了嗎?”

 

“沒,唔......”想要否認的話被突如其來的刺激含混著喘息聲咽下,這人語義上似乎是退卻,手卻不安分地向上摸到腿根,指腹隔著內褲摩挲起來。

 

強烈的刺激讓湊崎紗夏整個人癱軟在椅子里,湧出的液體幾乎要透過薄薄的一層布料把她的手指打濕。餘光瞥見桌面上剛簽好字的協議,認命地閉上眼睛,身下的感受卻更加清晰地傳遞到大腦。

 

湊崎紗夏甚至能感覺到自己腿間的某個部位因為興奮充血而腫脹,被金多賢的指腹輕輕按下又不甘示弱地挺起,有來有往地貼合幾次之後,湊崎漸漸習慣了這個節奏,忍不住跟著微微挺腰。

 

“啊......哈......”下一秒卻是猝不及防地被指尖撞到泉水的入口處,滑膩到內褲都被戳弄進去了些,還來不及出聲抗議,淺淺戳入的手指便開始打著圈磨蹭起來。

 

酥麻的快感直穿脊髓,湊崎紗夏只能勉強咬著牙壓抑著不要發出羞恥的呻吟,卻止不住鼻間哼出的沉重呼吸。

 

那人並沒有就此罷手的打算,食指與中指相并勾弄著泉眼的同時,拇指也貼上了挺立的花核打轉。湊崎紗夏被迫迎合著,直感到身下的熱潮仿佛失控了一樣隨著金多賢手指的動作被引出,一股一股地往外流淌,幾乎都能聞見空氣里充斥著情慾的味道。

 

閉著眼睛時其它感官好像格外敏銳,除了房間裡的氣味,湊崎紗夏還能感受到金多賢上升的體溫,似是為了更好地使力般身子前傾著更貼近了湊崎紗夏,長髮垂落在湊崎紗夏的臉側磨得微微發癢。

 

下意識地抬眼看金多賢,正迎上金多賢垂下眼望湊崎紗夏的眼神,未免太過溫柔了些,湊崎紗夏心裡暗自讚歎。身體卻不爭氣地更加激動,熱燙得幾乎渾身都泛紅。

 

金多賢那張清俊白皙的面容貼近了湊崎紗夏,還沒等湊崎紗夏擔心自己心跳聲大到金多賢能夠聽到,柔軟溫熱的唇瓣便已觸碰到了湊崎紗夏。整個人瞬間都快暈過去了,幸福感衝擊得甚至比腿間快感更加強烈,湊崎紗夏無意識怔怔喚道:“多賢......”

 

金多賢輕聲應著,似是要讓湊崎紗夏感受得更加明白些,輾轉著在她唇上反復親吻。湊崎紗夏被金多賢磨得心癢難耐,忍不住抬手抓住金多賢的小臂。金多賢便明白了湊崎紗夏的暗示,舌尖靈活地舔過唇齒探入口中與湊崎紗夏糾纏。

 

敏感的口腔粘膜和舌尖顆粒被舔舐摩擦,嗚咽聲便不受控制地從唇邊溢出,湊崎紗夏被金多賢親吻得心亂情迷,腰胯無意識地挺動著磨蹭金多賢的手,索取更多舒服的感覺。

 

而金多賢也配合地用右手拇指按住湊崎紗夏的小核與食指中指配合穴口輕輕重重地揉搓,左手握住湊崎紗夏的腰側,保證湊崎紗夏不從椅子里滑落下去。

 

只這樣邊吻邊揉了沒一會兒,湊崎紗夏便低喘著夾緊了金多賢在她腿間的那隻手,只隔著內褲的秘部在金多賢的手心裡陣陣緊縮,甚至能感覺到體內的熱燙液體在往外涌,將那點布料徹底浸濕。

 

高潮后的倦怠感是湊崎紗夏無力阻止金多賢接下來的舉動,當然,根據旁邊桌上擺著的那份協議,我也無權制止。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金多賢將自己的內褲不緊不慢地褪下,那雙眼眸垂下的時候嘴角還微微上揚,湊崎紗夏順著金多賢的視線便看到沾到布料上拖長的銀絲,匆忙移開視線,臉上燒得幾乎要冒煙。

 

不料金多賢接下來的動作更令湊崎紗夏羞得快鑽進地縫裡去,金多賢用手托起湊崎紗夏的大腿架在椅子兩側的扶手上,這樣即便是湊崎紗夏想要合攏雙腿也做不到,而後便跪坐在湊崎紗夏腿間。

 

最隱秘的一切都赤裸裸的被看在眼裡,紅腫的花核挺得更高,剛剛經歷過高潮的穴口還在隱隱收縮著,在金多賢的視線之下又吐出一波花液,沿著溝壑一路滑落到椅子的皮面上。

 

嗚,別再看了,不然僅僅被你注視著就快不行了。想要起身捂住金多賢的眼睛,卻被腿間金多賢湊近呼出的熱氣刺激得瞬間軟在座椅里。

 

最先被輕吻啃咬的是大腿內側臨近根部的薄嫩。輕易地便落下了幾個紅印,而後硬挺的花核也被柔軟的唇瓣含住了。

 

湊崎紗夏實在不敢去看那張平日里清冷淡漠的臉此刻貼著我最私密的地方做著什麼淫糜之事,這份背德感在內心悄然喜悅的同時帶來格外的刺激,讓湊崎紗夏更加清晰地感覺到金多賢的舌尖是如何纏繞著她越發腫脹的花核摩擦。

 

“多賢...多賢......啊!”湊崎紗夏低低地喚著金多賢的名字,猝不及防被下滑的舌尖直直挺入滿溢的泉眼,體內敏感的黏膜被溫柔卻有力地舔舐著,湊崎紗夏已經說不出任何話來,只能發出哀哀的嗚咽。

 

被舌尖侵犯著穴口而氾濫決堤的時候,花核也被不時地撞擊著,湊崎紗夏下意識睜開眼,正看到金多賢高挺筆直的鼻樑,從湊崎紗夏那裡逆光的角度看,金多賢那張近乎聖潔的面容此時此刻竟然認真投入得如受洗的修女一般。

 

現實卻是與我這等俗世之人做著淫亂交歡的勾當,這樣的反差不知為何給湊崎紗夏極大的刺激,這幾乎瞬間就在金多賢的口中達到高潮,恍惚間語不成句地不知叫了什麼,好半天也沒回過神來。

 

癱在椅子上喘息了好一會,才看到金多賢正用面巾紙擦拭被湊崎紗夏噴濕的下頜,羞得想趕緊收回大腿坐起身,卻因為姿勢保持得太久而酸痛不已。

 

金多賢看到湊崎紗夏的窘狀,遞過來紙巾詢問:“需要我幫你擦嗎?”

 

“不,不用了,我自己來。”開玩笑,這種時候被金多賢拿著紙巾擦豈不是越擦越濕,還是自己來吧。

 

努力忽視著紅腫未消的隱秘部位被摩擦帶來的些微快感,想要穿上內褲時卻發現已經濕漉漉的穿不成了。

 

金多賢從衣櫃里取出一條輕薄的白底綠花睡裙遞給湊崎紗夏,“穿這個吧,我送你回寢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