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澄澈3(限)

Work Text:

There is something wrong in her head.

她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就像某种ptsd,之后我一看到我哥的脸,马上就会回忆起她对我的虐待

但我哥在我幼年时留下的美好记忆也在顽强斗争,和那个女人强加于我的厌恶叠在一起,两种情绪形成一个焦虑的漩涡,我深陷其中

上了高中没多久,我爸就把那个女人送进疗养院伺候了

我哥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一如既往地对我温柔备至,百依百顺

我哥对我的好是处于各种因素考虑的,但是我之前一直把他假想成仇敌,他对我的好让我受宠若惊,感激涕零

我无法自拔地爱上了这个男人,这个对我仅施小恩小惠却被我视为救赎的亲兄弟

或许这就是斯德哥尔摩吧

我想和我哥成为爱人,地下的那种也行,我不贪心

整夜我都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不出来一个好方法让我哥和我上床
直接说他肯定会拒绝我的,我也不能装成别人和他约炮

再退一万步,他还不一定喜欢男的呢

欲火焚身,别无他法,我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天亮起来,听着我哥离开家去上班的动静

浑浑噩噩过了大半天,我对我的未来一片茫然
我不愁衣食,唯一的遗憾就是没处理好我和我哥还有我爸的关系

去倒水的路上,我路过我哥的房间,透过半掩的房门,能看见深黑色的床上散落几件衣服

一个大胆的念头浮现在我脑海

今天是我的生日,过生日的人做点过分的事情,不过分吧

我偷偷溜进我哥的房间,从墙角的脏衣篓翻出一条换下来的内裤

这是我第一次干这种变态的事,即使现在离我哥的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我还是抑制不住地颤抖

一半兴奋,一半恐惧

我捧着这条有些污渍的男士内裤,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想着小电影里的痴汉情节,我先凑到鼻子下,轻轻嗅了几下

哥哥常用的男士沐浴露和他肉棒的味道混杂侵入鼻腔,这味道,又刺激又爽

我转身跳到哥哥的床上,把体恤掀到乳头以上,短裤和内裤褪到脚踝,双腿m字打开,幻想我哥正在粗暴地攻占我

我太想被我哥操了

欲念折磨得我夜不能寐,在床上不停地翻身。我脑海里不断幻想我哥把我压在身下,用他引以为傲的肉棒狠狠贯穿我,入侵我最隐秘的地方,碾碎我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

我抓着阴茎快速的撸动,在我和我哥的爱中,对亲哥的性欲肮脏又惊世骇俗,堪称火上浇油。
随着虚构的交媾中来自亲哥的内射幻想,我也跟着射出了一股股精液,落在我哥的床单上,黑色映衬白的,看起来格外扎眼。
我回味半天,意犹未尽。

男人射精的那一刻确实很爽,但是身体越舒服,心里就越痛苦。

我太爱我哥了,但我永远得不到他。

想到这,我有些难过,但这并不妨碍我变态
我把我哥的内裤套在头上,像这个房间的主人一样大大咧咧地摊在床上,意淫着我哥平常都会在这张床上做什么

他会手淫吗?他手淫的时候想的是谁呢?

射精后的疲惫让我不想动弹,我只想休息五分钟就藏回自己房间的,在这之前还要帮我哥把床单洗掉换上新的

没想到的是,我睡着了

就好像上学时按掉闹钟又不小心睡过去一样,当我再睁开眼时,总有些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我是被我哥上楼梯的脚步声吵起来的,大脑在0.1秒内全部恢复,也清晰地分析出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哥已经上到楼梯尽头,正冲着他的房间,我要是现在出门不可能不被他撞见

更何况还要去放内裤

我只好手忙脚乱地把内裤从头上扯下来,在我哥进来的一瞬间用被子盖住半干涸的精液和赤裸的下身,企图蒙混过关

我哥走到床前,我假装刚睡醒迷迷糊糊睁开眼

“小宴,你怎么在我床上?”

“哥,我好像发烧了,你能给我拿点药上来吗?”
先发制人,只要我把我哥先支走,我就能把我干过的龌龊事隐瞒到最小
这理由是有点牵强,但短短几秒这已经是我能想到最实际的方法

我不知道我说谎的时候是什么表情,可能我的声音也有点不对,我只知道当时我哥的表情很奇妙,很复杂

他原本只想掀开一点点被子摸摸我的额头,可我紧张过度,死活抓住被子不松手,我哥这么敏锐的人,一下就察觉到了什么

他抓住被子,用力一抽,看见了所有我想藏住的东西

那条被我拿来自慰的内裤被他拎在手上,打量一番,眼神在我暴露的肉棒和他床单上白色的不明液体之间几个来回后,他已经明白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