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心瘾

Chapter Text

刷爆了的信用卡也就在刮粉的时候还有点用,Mike吸掉了两条铺在镜面上的可卡因粉末,脱力一般向后倒在床上。Ransom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站起来去了浴室。

Ransom的卧室很大,现代风格的浅色装潢让空间更为宽敞,他没有像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那样在天花板上做石膏吊顶,原生的墙面雪白平整,折角分明,恍惚间竟和Mike的房子有几分相像。前妻带走了所有家具,Mike的卧室里只剩下一张床垫,边上垒起一摞摞法条和案卷,如同画地为牢。嗑药嗑嗨了的时候,他就躺在那张床垫上,盯着天花板发愣,就像现在这样。

纯白色在药物加持下,像是粘稠的液体在流淌,从天花板滴落,顺着四壁流下,慢慢淤积过来,淹没他的手脚、胸腹和口鼻,只剩下一双眼睛仍在望着一片雪白。Mike能尝到沙沙的咸味,颗粒感很强,也正因如此才显得粘稠浓厚,压得他喘不上气。

在被参议员拒绝的时候,Mike曾经认真地考虑过,彻底戒掉毒瘾。可卡因的生理成瘾性并不算强,比起阿片类药物,戒断反应不严重, 他只需要面对心理的依赖。

他原以为自己能做到,当初选择可卡因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在给自己留后路,但当他一次次被不听使唤的双腿拽着走向药贩子,当装着白色粉末的自封袋成了他安全感的来源,当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哭却又觉得可笑,千万种情绪搅成一团浆糊不知如何表达时,他才发现,原来是高估了自己。

在严重受损的肝脏面前,脆弱的鼻黏膜已经不值一提,Mike站起来,用手背蹭掉鼻子下的血迹,抽了两张纸草草擦拭腿根。

“一千五百万美金。”Ransom撕给他一张支票,Mike伸手要拿,Ransom手臂后撤,他抓了个空。

“怎么?”Mike皱眉。

“我听说,Thompson公司的法务部门投了两千五百万,我会给你三千万。这一半今晚给你,另一半……”Ransom看看Mike上唇沾到的白色粉末,撇开视线。“……戒了毒就给你。”

Mike对此的回答是一把抽走他手里的支票:“滚你妈的。”

 

日暮时分的街角公园,零零散散站着几个戴兜帽的人。Mike从另一头拖着脚步走过来,径直走向穿红色冲锋衣的瘦弱男子。

“老样子?”

Mike点头,塞给男人几张钞票,接过一个小袋子。

男人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心的汗,才拿了纸币,胡乱叠两下揣到衣兜里,刚抬头,就看见几个戴口罩的黑衣男子从Mike身后快步走来。

“Mi——”话没说完,为首的男子撩了一下夹克,露出别在腰间的枪,男子的惊呼就“咕咚”一声被咽了下去。

Mike还没反应过来,一个黑头罩就剥夺了他的所有视觉,几条手臂勒住了他的四肢,还有一只有力的手死死捂住了他的嘴巴。

“我……我应该报警吗?”几个黑衣人把活鱼一样挣扎的Mike扛走了,红衣男子茫然四顾,周围人纷纷回避他的眼神。他站在原地,捏了捏另一个衣兜里的钞票,戴上兜帽快步离开了。

 

Mike恢复意识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漆黑,他眨了眨眼睛,感受到纺织物的摩擦。

是眼罩。

他坐在一把椅子上,双手被固定在两侧的扶手上,双腿被固定在椅子腿上,禁锢他的不锈钢扣锁凉冰冰地贴着皮肤,他花了半分钟时间动来动去,才不情不愿地确认,剥夺视觉的眼罩是他身上唯一一片布料。

意识慢慢回笼,他能够想起的最后一个记忆片段,是他在车上试图和绑架者谈条件,被一掌劈晕。

Mike扭了扭脖子——后颈还在疼——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在街角公园活动的人,没有几个收入高的,证明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他Michael Weiss,选择在那里动手,是因为那里没有摄像头,在那里游荡的毒贩和走私者也不太可能报警。

如果他们就是冲着他来的,就意味着他与药贩子固定交接的时间地点都已不是秘密,他们必然对他的生活轨迹进行了排摸,既然如此,他们就该知道,Mike Weiss一穷二白,耗掉半条老命换来一千五百万,还在前天打给了Jeffery和Paul。这就证明绑匪并非图财。

绑匪从头到尾没有理会过Mike,表明他们只是拿钱办事,幕后还有主使;这个主使除了Thompson公司,Mike想不出其他答案。

安静的斗室里连时间都是凝固的,Mike打算等送饭的人过来,从他嘴里打探些消息,焦躁地等了好久,才隐约觉得手臂发凉——静脉里插着一只留置针,液体正在缓慢注入他体内。

应该是葡萄糖吧,Mike舔舔嘴唇,辛辛苦苦把他绑过来,并不是为了把他饿死在这的。

时间过了不知道多久,Mike已经能从彻底的寂静里听出若有若无的嗡鸣时,门终于打开了。

“你知道我是谁。”

来人“嗯”了一声,手里悉悉索索的,不知道在倒腾什么。

“你是Thompson的人。”

那人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Mike听到乳胶手套的声音,然后是镊子放进解剖盘里,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

“你要干什么?”他紧张地吞口水,然后感觉到一只手指摁住了他的喉结,先是柔滑发凉的乳胶,然后隐约感受到透出来的体温。手指慢慢下压,软骨压迫着咽喉,Mike挣了两下,换来的是扣紧他后颈的另外四根手指。喉结被轻轻地拨弄着,越折腾Mike越紧张,越紧张越想吞口水,喉结却被恶劣地抵着,滑不下去。

等到Mike嗓子发痒,咳了两声,那人才放开了他的喉咙。

屋子里静了片刻,Mike竖着耳朵试图听出那人的动作,那人就故意作弄他似的蹑手蹑脚,以至于Mike垂在腿间的性器突然被握在手里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吓得一抖。

Mike先是感受到酒精棉球的擦拭,然后细细的管子带着润滑油的凉意插进了性器前端的小孔,尿道被一点点顶开的感觉让Mike本能地往后躲,后背紧紧贴着座椅靠背,小Mike还是稳稳地被那人捏在手里。

“别紧张,”性器里面埋着的小管子轻轻转了一下,尿道就传来灼烧一般的痛感,Mike弓着腰大口喘气,那人安抚地拍拍他的大腿:“放松就不会痛了。”

无法反抗,又无处可逃,Mike只能强迫自己深呼吸,放松肌肉,任由凉冰冰的小管子探进了自己身体深处。管子在尿道内口顶了几下,伸进了膀胱,尿道口被撑开带来了误导性的尿意,被导管堵得严严实实的尿道却不能容许液体溢出,Mike还在和这种诡异的感觉周旋,那人按了一下气阀,伸进膀胱内的那一截管子就膨起一个小球,卡在尿道内口。

“滴注营养液有一段时间了吧?”塑胶手套被剥掉扔进解剖盘,那人却不急着走,在Mike对面坐下来。

Mike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注射进体内的营养物质被吸收,液体却都从血液中透到了膀胱。膀胱里塞着小球,饱胀的感觉来得比想象中更快,本应顺畅无阻的导尿管却没有丝毫将液体引流出去的迹象。

“特制的,前面加了个小阀门。”

脚步声接近他。

“一个问题。”

他的下巴被人捏着托起来。

“答案让我满意,就允许你放一次水。”

“我不会——”

“上次用药,是什么时候?”

Mike愣了一下:“周二晚上。”

“那就是四天以前。你最长能坚持多久不用药?”

“五六天,不超过一个星期。”

“现在离开庭还有二十三天,第二十天的时候我会放你出去。”

Mike咬了咬嘴唇,笑了出来:“Ransom?”

“Mike。”

“Fuck you。”

“随时奉陪。”

“你他妈的为什么就那么执着?”知道不是Thompson的人,Mike稍微放松了些,“我戒毒不戒毒关你屁事啊?”

“我外祖父,你知道吧?”

“Harlan Thrombey,谁不知道?”

“知道他怎么死的吗?”

“不是自杀?”

Ransom凑近Mike的耳朵,热气在Mike微微发凉的皮肤上凝成细小的液滴:“我杀的。”

不知是因为视觉被剥夺所以皮肤过于敏感,还是被轻易吐露的真相惊到,Mike感觉自己靠近Ransom的那半边身体都起了鸡皮疙瘩。

“小护工为了哄他高兴,偷偷给他用超出医嘱剂量的吗啡,之后他没有一天断过药,直到我把药换了。”Ransom把Mike的下巴托在手心,摩挲着他短短的胡茬。“把来源不明的药物弄进身体里,不觉得危险吗?”

Mike像是想明白了什么,悚然一惊,抬起脸“看”Ransom:“你是说……”

“你的药贩子被指认为目击证人,进警局没多久就招了——这次给你的药是Thompson提供的,他收了两百美金,负责把这份特制可卡因送到你手上。刚刚化验出的结果,你这份的纯度是通常的四倍。”

他原本的计划是买了可卡因回家,全部注射了之后和他的性爱治疗师来一炮,然后继续看案卷。

如果他按照原计划执行,恐怕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