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澄澈(2)

Work Text:

chapter 2
简单的回忆

我哥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儿,动了动嘴想要说什么,但他又忍住了,最后什么都没说,放手让我离开

我匆匆回到房间,狼狈地爬到床上躺着,不断回忆这几年的过往

我到底为啥老针对我哥啊

我记得我刚懂事的时候,我还很喜欢这个温柔帅气的哥哥,不同于我需要被管教的年纪,他经常会偷偷塞给我想吃的零食,还会用铅笔把我烦的要死的口算练习填上答案

他做这些说明他当时不也挺喜欢我的吗

那我和他是怎么变成现在这种敌对关系的?

别墅里静悄悄,窗外连汽车驶过的声音都没有,我没开灯,蓝白相间的月光投入天花板,时间好像在寂静中停止了

好像,只是我把他当做了我的假想敌,他始终是那个温文尔雅的兄长

这个想法着实吓了我一跳

我再长大几岁后,那个女人开始做一些很奇怪的举动
她经常把我和我哥对比,我哥去上寄宿学校后,这个家里就只剩下这个疯女人和不怎么回家的我爸

但每当我哥从学校放周末回家,我爸都会回家,一家人一起吃顿晚饭
餐桌上我哥会向我爸讲述一周来的学习情况,还有一些零碎的生活琐事

这像一种检阅,即使内容极度生活化,从我哥嘴里说出来不知道怎么就是有一种汇报公事的严肃感

可能这就是遗传吧,但没遗传到我身上

大口吃饭的我偶尔会分一只耳朵给我滔滔不绝的哥哥,我也会很羡慕他说的那些列居高位的考试名次,还有经常出现的各种荣誉

那个时候还是蛮和谐的,直到我上了初中

那天下午,我和我哥都放假回家了
我们刚考完入学后的第一次小考,老师让我们带着成绩回家过周末

看着成绩条上可怜的数字,我倒没觉得什么
学习不好怎么了,我们家不是有我哥吗

事情根本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晚上一家人一起吃饭,听完我的的成绩,我爸根本没说什么,甚至还鼓励我,说他小时候成绩也不好,尽力就行了

但我哥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秀,不过我爸也没表现什么夸奖,可能他已经习惯了

他开玩笑说,以后都不用跟我讲了,哪天你没拿第一再告诉我吧

吃饭者无意,听者有心

疯女人吃完这顿饭就疯了

她不知道怎么说服了我爸让我办理走读,每天晚上都可以回家睡觉,一开始我还觉得高兴呢,不用和舍友挤在一个房间里

可我回了家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地狱

疯女人对成绩这种东西有一种近乎疯狂的痴迷,她每天都会看着我写作业,一旦哪里写不对就会冲我发火

她还不停地问我为什么不如我哥,为什么不能考个第一回来

我说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就算我没我哥优秀我爸也不会把你赶出家门,这又不是宫斗,你以为要母凭子贵呢?

但她好像根本听不进去我说什么,语言行为也日积月累变得暴力

渐渐的,我哥开始和挨打挂钩

只要我哥放假回家,就是我下一个周噩梦的开始

我开始抗拒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