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分手之后(七)

Work Text:

老爹躺在冷锋的床上,他有些恍惚。冷锋淋浴的水声被房门半遮半掩地挡在淋浴室里,他听不真切,脑子里只想着刚刚和冷锋做的事。

冷锋说出那句话之后,他立时愣住了,直到冷锋的唇附上来,他才想起来自己还有要紧事没做,努力回应起他。

之后就是疯狂的情事,一轮又一轮,两个人都不想先放开对方,于是就纠缠到了现在。冷锋身上都是他留下的痕迹,他自己也被冷锋咬了好几口,床单是彻底不能要了,他们最后一次转移到沙发上做的。他晕晕乎乎地想,冷锋真是想榨干他不成……

然后他帮冷锋换了床单和枕套,冷锋揉着腰进的淋浴室。

他以为这样一场疯狂的性爱过后,冷锋会和他说复合的事,可他什么也没说,披了浴巾就去洗澡了。

他有点彷徨,又不敢自己提复合——毕竟造成伤害的人是他自己——只好看着他的身影离开。

他连现在具体是什么时候都不知道,只知道已经入了夜。

这个时候冷锋放在枕边的手机响了声,他拿起看了看,是条微信。

是Tian发的微信,他的汉语读写能力不强,只是大概能看明白天养生在问他为什么不接电话,还问他有没有查到什么东西。

他没打算打开冷锋手机,只是埋了个疑惑。

之前在店里遇到他的时候他就好像在查一些东西……他到底在查些什么?

不知不觉中水声停了,他连忙放下手机。不多时冷锋就推门进来了,披着浴巾,胸膛上布满了斑驳的欢爱之后留下的痕迹,头发还半湿着,眼里神色被蒸腾的水汽罩着,看不清楚。

“刚刚你手机响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打破尴尬,只能伸手指指冷锋的手机。

“哦,好,”冷锋伸手拿过手机,“你可以去洗了,淋浴间里有干净的毛巾。”

“好好,”他连忙爬起来,“你要是累了你就先休息~”

冷锋抬眼看他急慌慌出去,忍不住笑了下。这人怎么变得这么傻,又傻又可爱。

他拿起自己手机,看见天哥给他打了三四个电话,还在微信上问自己为什么不接电话,脸上微红。

刚才那种情况谁还顾得上接电话啊……

道歉之后他简单回复了天哥的问题:“我之前在老挝见过他,和他谈过之后人就不见了。之前哥你说他逃到了香港,我也在打听他的消息,目前只知道他出现在香港街头过,住哪里我还没有查到。”

回复之后一转眼就看见床头柜上老爹的手机,心思就活络了起来。

老爹性子张扬肆意,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常惹桃花债在身,之前他就经常翻老爹手机查岗……也不知道这家伙这些个月里有没有新欢啊……

他酸溜溜的想着,不消多想就伸手把手机拿了过来。

之前为了查岗方便,他一定要老爹把手机密码定成自己的生日。

不知道他会不会换。

他犹豫了许久,还是输了老爹自己的生日。

不对。

他轻轻把自己的生日输进那四个小小的方格去。

开了。

他觉得自己心里也有些东西和这个手机一起开了。

先推特再脸书,然后是电话微信和信息,熟悉得不行的操作流程。

推特和脸书几乎都保持在他们分手之前的状态——老爹这几个月里一条动态没发,连一个评论都没有,偶尔给公司上级点个赞。最后一条推特是他们分手之前吵架老爹求助:“和男朋友吵架了,怎么才能哄高兴?”

下面的回复大多是戏谑的调侃:

“你恋爱经验不是很丰富吗?”

“让你整天秀恩爱,活该。”

“风水轮流转,山水有相逢啊~”

“我见过的中国人都喜欢金子,你要不带他去金饰店?”

“中国人喜欢玉石比较多吧,翡翠什么的。”

“老大你记得给我们批经费啊啊啊!!!财务部那边在催了啊啊啊!!!”

“你要不问问你之前那些心甘情愿被你骗的姑娘小伙子们为啥被你洗了脑。”

“认错吧,认错能解决一切问题。”

“说认错能解决一切问题的,你扯淡。”

“大白天的不工作在这里聊天干什么?BD度假你们也度假?回去工作!”

冷锋看笑了,笑着笑着心里又有点酸酸的。

微信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他发现老爹这些天一直和一个一个陌生的号码通信。

老爹先是给那个号码打了个电话,然后那个号码就通过短信给他发了一个地址。

然后今天是“我看见你了”“上来”。

冷锋不觉得这是老爹找的鸡或者鸭,单是“我看见你了”就足以说明他们之前就是认识的。

这什么情况?难道是旧情人?也不对啊……旧情人之间连句寒暄都没有?

冷锋在心里默默记下了地址,打算明后天去看看。

老爹洗完澡出来,看见冷锋没换衣服,只穿了条短裤披了条浴巾在床沿上坐着,于是把自己扔在冷锋沙发上的外套拿过来给他:“香港这些天热,但是也不能穿少了,过两天要下雨的。”

冷锋应着接过,两个人一时无话。

“你一个人住这里吗?”老爹问完之后暗自咬舌,这他妈是句废话。

不过冷锋没在意:“是。”

“你回香港——”

“有工作。”

气氛又变得微妙起来,老爹不知道冷锋会不会不愿意和自己和好,他只能鼓励自己:他都说出来“用力爱我”这种话了,肯定是愿意的……吧……

虽然是在床上说的,虽然大家都晓得床上的男人说话不可信……

“我们——复合吗?”

妈的,总算说出来了……

冷锋看着他,眼里有一种很复杂的神色。

“你一定要复合吗?”

老爹连忙点头,之后又摇头,意识到自己在犯神经,开口解释:“我没关系的,你如果愿意的话,我当然愿意;你不愿意我也没关系,我只是……”

“Frank,”冷锋站起身来走向他,很认真地对他说,“我不是不愿意和你复合,只是这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要随意复合比较好。”

他停顿了一下,眼里的光变暗了点:“尤其是你对我做的那件事,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我还是需要时间适应。”

冷锋没有说另一个原因,就是他此次香港之行同样凶险。即使本土作战,胜算也时刻在变,更何况在情况明朗之前只有他一个人行动。

老爹是无辜的,他不能把他搭进来。

男人眼里的希望熄灭了,但是仍然装作没事的样子:“那我过来照顾你吧,反正我在休假,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也不好。你不要说什么一个人也很好,你起码需要一个帮你解决欲望的人吧……”

无论是做情人还是做炮友,他都不想再和冷锋分开了。

“Frank你别这样……”冷锋心疼地回答,“你如果真的觉得这样会开心一些的话,我给你把钥匙。”

老爹听了两眼都在放光,连连点头说好,然后凑过来打算吻冷锋的唇。让他没想到的是,冷锋后退了一步避开了。

“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