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丁糖】满糖主义(三十一)

Work Text:

(三十一) 痊愈、温泉和不能多玩的年龄梗

日子走得极快,一眨眼十一黄金周又在不知不觉中临近。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丁航的重感冒牵扯了二十多天才慢慢好转,并成功地在十一之前恢复成了无比健康的老男人。

“所以丁总这是完全好了?”某天栾书培来上班时看到正在意气风发地整理西装的丁航不禁一脸诧异地询问。

“好啦。”丁航郑重地拍拍他的肩膀出门,“好好活着,加油,年轻人!”

栾书培被拍得整个人懵在原地,并发自内心地质疑老总裁是不是病疯了。但当他看到唐堂捂着腰龇牙咧嘴地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一瞬间明白了什么。

“你看我干嘛!”小糖块面对栾书培有点猥琐的眼神小脸一红,下意识地拢了拢衣领企图遮住某些痕迹,“快点工作!不然我要扣钱了!”

“好的老板。”栾书培知道他不好意思,憋着笑边在心里感慨丁总真是老当益壮边钻进更衣室里换衣服。

 

“太坏了,太坏了。”唐堂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扒着衣服看着锁骨上几乎连成片的红痕,联想到丁航昨晚的暴行,气得脑子里几乎要炸开小烟花,“坏叔叔,臭叔叔,下次就让他病着!再也不要好起来了!”

正在开会的丁航又是一个喷嚏。

“住手!我已经好了!你们谁敢给小嫂子发短信我扣他工资!”

长桌两边的所有人几乎同时停下了摸手机的动作。

是人吗?我的员工都是人吗?再次觉得自己是件消费品的老总裁先生看着底下一群人面兽心的人欲哭无泪。

吃过中饭,给几个预约的客人做好饮品,唐堂正抱着周五坐在沙发上看书,忽然听见门上的风铃一阵轻响。他抬起头看见一半头发多一半头发少的高喜英盘着核桃进来,第一反应就是憋笑。

“诶,爷们儿你来了?”栾书培从厨房里迎出来,“又来讨论十一去哪玩了?”

“对。”高喜英点点头,在小沙发上坐下,“我寻思老丁这不是感冒刚好,咱们也别往远走,就在近处找个温泉洗一洗吧。”

“那也行。”栾书培转头看着唐堂,“你的意思呢?”

“行,都行。”唐堂只顾着竖起领子遮羞,完全没有听清他们说些什么就跟着点头答应。

“他居然答应了。”栾书培悄咪咪跟高喜英咬耳朵,“你可真会选地方,还挑个温泉,你知道么现在丁总简直如狼似虎——你是真的不想让糖糖回家了。”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高喜英正经地看着他,满脸纯洁。

当连着三天发情期被丁航折腾得快散架子的唐堂在9月29号被拐到近郊那家著名的温泉入住时,才明白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但他看着其余五个人满面红光的样子,也只能咬咬牙舍命陪君子。

 

小心翼翼地挨过两天大家一起泡澡的和谐日子后,国庆那天,唐堂终于还是在晚饭后不可避免地被丁航抓进了私人小池里。

“叔叔……。”明知道自己逃不过却还围着块小浴巾坐在池边迟迟不肯下水的小糖块抢先服软,“咱俩商量一下,就一次好不好?”

“糖糖,其实我还真没想怎么着——。”老总裁看着他的模样耸耸肩一脸无奈,语气里却大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意思。

 

“我不信,你这么说过好多好多次了!”唐堂解了浴巾滑进池子里,并刻意与丁航保持一定的距离。

但没一会儿,他就完全沦陷在浓郁的乌龙茶香中,并很没出息地主动爬进了丁航怀里。

“叔叔……。”浑身散发着甜腻气息的小糖块躺在老总裁胸口,伸出手有一搭没一搭地划拉着温热的泉水,睫毛上挂着湿漉漉的水汽,连声音都仿佛含饱了水,生出些许潮湿和黏腻。

丁航迫不及待地摸上他怎么也摸不够的小胸脯,指腹揉捏着小粒软软的乳头,又绕着乳晕不停地打转,以最快速度将唐堂成功引入状态。

“叔叔……。”唐堂软乎乎地叫着丁航,尽力翻个身爬起来,将已然挺立的小乳尖送到他嘴边,“……亲亲。”

一向对媳妇儿有求必应的丁航奖励式地亲亲那枚可爱的小红果,又包进口中吮吸啃咬,胯下的硬挺不住地戳着唐堂的小屁股。这样明目张胆的撩拨让被情欲冲昏了头脑的小糖块更加兴奋,大胆地扭着屁股想要得到更多实质性的爱抚。

“糖糖的身体还是这么诚实啊……。”
“不许说……!”小脸爆红的唐堂搂着丁航的脖颈严丝合缝地吻住了他的双唇,还主动伸着小舌头勾住了他的舌尖。在老总裁的悉心教导下,他不仅学会了如何换气,吻技也飞速进步,甚至能把丁航亲到腿软。
丁航搂着他的小腰享受着这个舒服的亲吻,手指顺着水流探进了松软湿润的小穴,轻车熟路地找到那个敏感点开始按揉。

“啊……。”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唐堂细腰一软,匆忙结束了亲吻半张着小嘴发出一声呻吟。

小恋人在情事中向来坦诚,而这种坦诚又无疑是最好的催情剂。老总裁裹着他的锁骨,在尚未退却的吻痕上再加深一重。

修长的脖颈向上扬起,白皙的小手反而沉入水中,主动握住丁航胯下的巨物上下动作,将那根本就粗壮的阳具引逗得又大了几分。

“宝贝不怕含不下么?”老男人勾勾猫嘴,眯着眼睛在小爱人的耳边轻轻开口,声音低沉沙哑,间之一种别样的性感。

“你小瞧我!”小糖块撅着嘴不示弱地瞪他,赌气似的抬抬小屁股自己扶着那物慢慢坐下。但温热的泉水并着硬挺的性器一同闯入的滋味的确不太好受,进到一半唐堂就有点招架不住,哼哼唧唧地蹭着他亲亲老公的脸撒娇,“老公太大了……帮帮忙。”

 

已经无比满足的丁航摸着唐堂的头发一脸赞赏地看着他,忽然起腰狠狠一顶,将身下的挺立完全没入了他的身体。

这是他们第一次在水中做爱,温泉水本身的顶托已经让唐堂坐立不稳,再加上丁航的东西实在太大,他觉得自己好像悬浮在半空中,浑身仅有的支撑就是身体里那根炽热的巨物。

“宝贝,我要动了。”
“嗯……。”唐堂吐着粉嫩的舌头微眯着眼睛小口喘着气,忽然回过神来制止丁航的动作,“我动!”
老总裁十分费解地看着异常主动仿佛转了性的小糖块,一时有些搞不明白小家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唐堂别别扭扭地看着他脸上的疑问,僵持了一下干脆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他才不要承认这种泡在热水里浮浮沉沉像是坐旋转木马的感觉似乎有点好玩所以就算拿不到主导权他也想多玩玩。

飞流的热瀑顺着池边造型逼真的假山源源不断地汇入池水,蒸腾起袅袅的水雾。Omega两条嫩藕样的小胳膊架在alpha的肩膀上,骑马似的抬着腰卖力地摇晃,肉感十足的臀瓣在水面处若隐若现。

“嗯嗯……啊……叔叔……呜……”夹杂着一丝痛楚的欢愉让唐堂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很快红了眼圈,坐在丁航身上一边浪叫一边还真情实感地嫌弃着他的尺寸,“你怎么……越老越大……?”

“我他妈——?!”丁航听到这个扎心的问题强忍着爆粗的欲望猛地掐住小东西的腰窝,打桩似的狠干了数下,成功地把唐堂更多带着傻气的疑问顶成了又娇又软的破碎呻吟。

“老公你慢点……受不了……呜呜呜太快了!”
“我不信,你这么说过好多好多次了。”
“大坏蛋你学我说话……哼嗯……啊……呜呜……”
“小坏蛋,”丁航忽然用力翻了个身,把唐堂按在了池壁上,用大手把他的双手禁锢在头顶。因为体位的变化,那物在唐堂的身体里转了一圈,并准确无误地狠狠碾过敏感点,让小糖块还没来得及反驳就先舒服得抖着小腿儿浑身打颤,前端越发挺立并渗出些透明的液体。

丁航看他可怜兮兮的模样也不好再欺负,干脆俯下身去把人搂进怀里,边啃着胸口的软肉边加快身下的动作。唐堂的敏感点不深,既能使他以最快速度获得快感又将不经意顶到生殖腔的可能降到了最小,所以现在两个人的房事几乎不用戴套,也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老公……。”唐堂贴着丁航壮实的胸肌,不断收缩后穴绞紧他的硕大,却又无法避免泉水的渗入。一来二去,小糖块觉得自己小腹鼓胀得厉害,这种快要被灌满的感觉更羞得他满脸通红,只好闭着眼小声在老总裁耳边轻声嘟囔,“呜……舒服了……。”

两人又陆续换了几个熟悉的体位后,丁航干脆让唐堂躺在自己身上,搂着他软乎暖和的小肚皮从背后一下下温柔地顶进去。某个小朋友此时已经完全想不起骑大马那茬事,他像是躺在一辆颠簸的船上,黑黝黝的头发蘸透了水,湿淋淋地贴在颊侧,看起来又乖又招人疼惜。

又一次深入后,丁航忽然停下了动作。唐堂正闭着眼舒服得直掉眼泪,被突如其来的冷落激得一哆嗦,侧着头就去亲老alpha挺拔的鼻梁,试图换来更甚的快感。

“嗯……叔叔动动……要……”
“不许叫叔叔。”
“老公……老公我要……”
“也不对。”

小糖块费力地转动本来也不怎么灵光的小脑瓜,终于想明白他的坏大叔是还在计较刚才那句“越老越大”。

看来以后年龄梗真的不能多玩,玩多了受罪的还是自己。

 

想通之后,唐堂尽力从他身上坐起来,换了个姿势半倚在丁航胸口,抬手撩了一把滴水的额发,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用他能放到最软的声音黏糊糊地喊了一声:“哥哥——。”

老总裁瞬间如同过电般眼神都亮了一个度,并抱着小糖块从水里一跃而起,把他压在身后那座假山上结结实实干了个爽。

凌晨四点半,栾书培在去洗手间的路上偶遇了丁航。老总裁下身裹着一块浴巾,露出无比结实的胸肌,怀里还抱着他家那块被糖果色大毛巾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对白白净净的小胳膊搂着他脖子睡得正香的小糖块。他看到栾书培兴奋地一点头,用口型说了句“加油,年轻人。”然后精神抖擞地带着从里到外都被吃干抹净的小妻子回了卧室。

栾书培回到房间看了看表坐在床头就开始发呆,终于把高喜英呆醒了。

“大培,你干嘛呢?还早着,快睡觉。”
“老高,我怀疑丁总是大种马。”
“什么?你说《基督山伯爵》是他写的?”高喜英已经在困顿中丧失了听觉。
“……睡你的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