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安全性爱协议(pwp)

Chapter Text

安全性爱协议:陌生人,性癖,隐私,环境选择,健康保证,取向狙击

Shaun Emery掸了掸西装外套的下摆,用俱乐部寄来的磁卡打开了房间门,那个先来的女孩没有开空调,但房里也不是非常冷,闻起来是让人放松的水果味。Shaun身材高大、肩宽背阔,肌肉饱满而不突兀,他的手很大、骨节很硬,冷空气让他的脸颊有些红血丝,他的鼻子非常挺拔,留着短短的褐色卷发。他的脸没那么绅士,不是红茶奶油华尔兹的那种英国男人,酒店的地毯太软,他的皮鞋几乎走一步陷一步。
他穿着黑色西装,看起来礼貌内敛,也把他的身材优势展示的很好,他希望这能让那个女孩放松一点。Shaun是个非常英俊的男人,毕业于不错的大学,有着漂亮的履历表和美满的家庭,女儿出生后他选择了去参军反恐,在军队他表现的也很好,这几乎掩盖了他基因里的暴力。
他有时觉得人类的施暴欲比繁殖欲更强烈,专制与自由都是暴力诉求,而爱欲在其中显得无比卑微,或者说,爱、独占欲和性都是是暴力的表现形式,并且它们都给人带来快感。
Shaun的脸部轮廓有点刻薄,像是被北海冰冷的海水稀释了生命力的海妖,似乎只有最充沛的爱欲才能证明他还活着,他的性感散发在空气里。
今天是个阴天,很多人喜欢阴天做爱。

安全性爱协议在成年人之间是个公开的秘密,一团糟的人生总需要点酒精、幻想和水性润滑剂来调节,大部分人很高兴有这样的组织,花花公子们除外。花花公子分为两种人,一种是爱神,另一种是纯粹混蛋,爱神喜欢亲自猎艳,混蛋则随时随地都能发现自己新的取向和性癖,互助组织在他们眼里太过死板。
【红头发】?长得像Eddie Redmayne一样吗?Shaun勾选这个项目只是因为它被推荐在第一行,后殖民式的性癖,对爱尔兰血统的性幻想。他们又白又瘦,脆弱娇艳,惹人怜爱,也能极致地激起人类的凌虐欲。Shaun没再选其他选项,他现在只想找个人疯狂做爱。

那个女孩棕红头发,绿色眼睛,有点苍白,满脸雀斑,确实让人想到Eddie Redmayne,Shaun不合时宜的瞎想。

他走进酒店房间,入眼是客厅,右转是卧室,那个女孩已经换上睡衣了,发梢还是湿的。她穿的很少,Shaun可以从她睡裙外看出屁股的轮廓。
她转过身看见Shaun,也向客厅走来。她只穿了一件香槟色的丝绸吊带睡衣,这让Shaun有点别扭,他打扮的太拘谨了,而女孩小小的乳头顶在睡裙上痕迹都很明显。有点遗憾她没有穿深色,她那么白,酒红色和黑色会更性感,墨绿色一定也很好看。
“你看起来不像个坏男孩”
女孩的表格填写的取向或许是【不良少年】【未成年罪犯】之类的,看到西装革履的Shaun,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外,与此同时,她也掩饰不了浓烈的失控的喜欢。

Lily Wegener,年轻的天才画家,评论家夸赞她的作品把丹麦乡间的孤独感体现的淋漓尽致,沉默清冷地洗脱了世纪末的颓废和绝望,广告公司的包装宣传让她赚了不少快钱。像所有艺术家一样,Lily活泼又孤独,她拿到第一笔卖画钱就立即从丹麦跑去了巴黎,她还想去意大利,想去美国,想去夏天,丹麦的那些冰冷透骨的树影和水池让她窒息,她觉得自己在画自画像。她爱过很多人,男孩、女孩、她对生命有着无限的热烈情感,被摔碎、伤害别人,都是她快感机制的一部分。
英国和丹麦一样阴冷湿润,来这里只是为了看看上流文明的话剧,英国好看的男人总是温柔拘谨,比如这些以话剧为荣的著名演员们,完全不见当年做海盗的祖宗们的风范,难看的男人都像俄罗斯酒鬼,英国人最像欧洲人的一点就是他们也有很多酒鬼。
选择取向时,除去身高外貌,她备注了【古典悲剧】,她不确定后台工作人员懂不懂哲学或美学,她总是爱上破碎的人,美好的无憾的东西总是让人忍不住去撕碎,她热爱献祭。

当他看到Lily,他是个天生温柔的人,是世界把残酷传染给他的,他从没想过要伤害他人,人们总会这么说,这样他们就能和自己构成的残酷的“世界”撇清关系。Lily从外貌上看起来甚至有点像他,他们都有着脆弱的颧骨和眉眼,泛白的、不性感的肤色,少年时期他也像Lily这样又高又瘦,她让人想在做爱的时候捏碎她的膝盖骨。
“我刚出狱四天,如果你想要个坏男人的话。”
Shaun带着点鼻音,他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他从来没这样正对着自己的炮友产生眼花缭乱的性幻想,Lily看起来只适合精致性爱,丝绸袍子、清水玻璃瓶、新鲜的玫瑰和天真漂亮的处女,他担心自己弄伤她。
他无比想要弄伤她,他想让她变成自己的战利品,把她从漂亮的花园里偷出来,他会把她的阴道撕裂的鲜血涂抹在她薄薄的胸口上,就像她的红头发。
“Shaun Emery,”他叹了口气,温顺地微笑着和Lily握手。
“Lily”,Lily握着Shaun的手掌,Shaun emery看起来像个婚前焦虑的大金毛犬,他的脸和声音都在传达着鲜明的大丁信息,他的头发剪的很短,打卷失败的头发有点乱,他笑起来非常温柔。生殖欲操纵人的激素水平,爆发的繁衍本能让Lily夹紧了双腿,如果Shaun现在再说点关于“出狱四天”的事情她可能会湿。Shaun在床上是不是很凶,他会不会穿着三件套做,裤子沾湿会留痕迹吗,想看他鼻尖冒汗、闷哼粗喘的样子,他会不会把避孕套顶破。Lily顺势给了他一个拥抱,“我已经清理好了,你要去洗澡还是吻我?”她贴着Shaun的耳朵问,带着点不太顺滑的口音,轻轻亲了他的耳垂。Shaun僵硬了一下,他的耳朵尤其敏感,Lily贴着他的身体。他按住她的屁股,把自己半硬的阴茎抵在她的小肚子上,睡衣有点短,他索性开始揉Lily的屁股。Lily对他突然变禽兽的手法有点意外,仰头看着他,笑眯眯地和他接吻。

他们熟稔的像普通情侣,又急躁的像世界末日。
Shaun有点迷恋女孩这种毫无防备的放松姿态,从战场回来他就再也没有放松过,他本以为自己会患上性功能障碍或者接吻PTSD之类的疾病,而他现在在掀人家的睡裙,还没忍住撕了她的内裤,这在她的大腿内侧留下了一道红色的勒痕。Lily被他摁在床上乱摸,他的手很大,有点凉,抚弄她的脚踝、小腿,她翻身坐在他结实修长的大腿上,光着屁股,不知道有没有弄湿他的裤子,帮他解开领带脱掉上衣,又伸手去弄他的腰带,却始终不得要领。Shaun能感觉到Lily发热的手掌在他裆部撩拨,他硬的很快,他解开腰带,抓着她的手隔着内裤撸自己的大家伙,Lily看起来有点抗拒,Shaun重新掐住她的下颌骨,强势地和她接吻,像个饥渴的强奸犯,比这更严重,他是个饥渴的杀人犯。
Lily勾着他的脖子躺下,Shaun已经把手指塞进她的阴唇里了,摸到一手液体后还兴奋的亲了一下Lily的额头,像是得到什么奖励,他没有体贴地揉一会儿她的阴蒂,而是直接找到了高热的阴道口埋了进去。他的指甲修剪的不够短,进去的时候让Lily很疼,小穴紧涩地挟着他的中指,却被捣了几下就又滑出白带,她被Shaun按到了敏感点,猝不及防地叫出声。Shaun的中指向上顶着,指根连带着手心都湿滑粘腻,他抠弄着Lily的阴道,看着她闭着眼睛喘叫,她的颧骨很红,睫毛颜色很浅,像率真的小梅花鹿,他抚摸着她的脸颊,Lily睁开眼睛,湿漉漉的,他让她的脸上也蹭到了淫水,Lily揉了揉他的头发,学他的动作抚摸他的脸,“我想要你操我”,说着分开双腿,还用脚背蹭他的屁股。
Shaun翻出床头的避孕套,利落地给自己戴上,浅浅地往Lily的阴道里戳,里面太窄了,玩出这么多水也还是很难进入,他不得不压着Lily的大腿,一边道歉一边细细亲吻着她的眉头,才把整根阴茎都送进去。Lily又痛又爽,Shaun的大东西直直顶过她的敏感点,他的阴茎微微上翘,她觉得自己要被顶穿了,阴茎的头部抵在她的小腹里,细微的动作也带来可怕的酸胀感,Shaun被湿热的甬道绞的受不住,闷哼着开始钻研。他顶了十来次,里面没那么紧张了,才敢放开动作,蜜穴里饱满又滑嫩,挤压吮吸着他的阴茎,Lily那么瘦为什么肚子里这么软,他毫无章法地乱捣,每一下都很重,Lily说不出话,只能贴着他的手臂小声呻吟尖叫。 “Shaun,轻点,啊”,她和Shaun的身体配合很完美,但是她怀疑自己要失禁了,小腹的酸胀感层层累积,不知道怎么才能高潮,她想停下来缓缓,但又想一直被Shaun这样操。她的小穴吐了许多淫水,她和Shaun的下半身都湿透了,Shaun揉着她的后背把她抱到自己身上,从下往上顶弄着,她腿软地跪在他的阴茎上,阴囊拍打在她屁股上的声音好像更大了。她努力直起身,按着Shaun的小腹,试着自己掌握节奏,上下小幅度地扭腰吮吸。
Lily像个淫妖,她看起来那么易碎,却跪在Shaun腿根处自己晃着屁股。这个角度让Shaun能够揉她小小的乳房,Shaun坐起来,连带着阴茎也顶到了最深处,Lily重心不稳地被捅到子宫,Shaun把脸埋进她的乳房,用鼻子蹭她的乳头,认真地吮吸它们,腰部也没忘记继续顶。Lily呻吟的声音越来越难以抑制,Shaun再次顶到最深处的时候,她颤抖着潮吹了,一泡淫水从身体里冲出,浇在Shaun乱捅的巨物上,小穴痉挛着吮吸,Shaun被她吸的头脑空白,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压着Lily死命地抵着里面射了,就着灌满精液的安全套又挺弄了几下才退出来。

两人交缠着抱在一起,Shaun才发现Lily的肩膀被他咬了一个牙印子,胸前也红痕斑驳,好在他没有掐红人家的屁股,Shaun的手很大,他揉着女孩的蝴蝶骨,手掌几乎包裹着她的肩膀,女孩赤裸着贴在他怀里,有点黏人地啄着他的下巴,鼻子里朦朦胧胧地哼哼,没什么情色意味,却让Shaun心脏酥痒。他一手搂着Lily的后背,一手掐着她柔韧的腰,趴在她上方吻她,把她整个人圈在自己怀里。他随心地把舌头伸进她嘴里,他们像两个初中生在尝试着接吻一样,青涩地挑逗对方,凭着本能地爱抚、舔舐、舌吻。Lily的舌头好软好烫,她无意识地轻声喘叫,手臂挂在Shaun的颈后,Shaun几乎被她瞬间喘硬,他的阴茎上还留着他们刚刚弄出来的淫水和精液。她的小穴还肿着,阴唇湿漉漉地充血,阴蒂也被Shaun的耻毛磨的涨红,他之前顶进去的时候总是全部没入,还边顶边磨,碾的Lily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Shaun第二次没有那么急着进入,他想认真地和Lily接吻,感觉太好了,他的大手移到Lily两腿之间,满手湿滑,他吻着她的侧颈,舔她的耳垂,在她耳边粗喘,低低的叫她的名字。他没有把手指塞进去,也没有揉捏她的阴蒂,他只是轻轻抚摸着她的阴唇,另一只手抚摸着她后背的骨头和皮肤,Lily向上拱着腰,喘叫渐渐大声起来,胡乱说着要他进来,几乎哭出来,“Shaun,Shaun,操进来,操我”,Shaun玩够了才送了一根中指进去,几乎刚进去就被不正常地绞紧着吮吸,他艰难地动了两下,Lily哭叫着喷水。Shaun又惊又喜,高潮完Lily几乎脱力,Shaun亲吻着她脸颊的雀斑,又吻了她的额头,却不由分说地抬起她的双腿,趁着小穴柔软,再次没入,Lily抽噎了一声,眼泪哗的滚出来,Shaun忍了很久,进去就忍不住开始动作,尚未从指奸的快感里恢复的Lily没被顶两下就再次哭着潮吹,小腹紧绷,那根粗大的阴茎死死抵着她的宫口,太硬了,她受不住,却怎么绞也榨不出精,她埋在Shaun的肩窝里亲他,断断续续埋怨着,“疼,你太硬了,我疼”,她的鼻尖也有小小的雀斑,蹭在Shaun兴奋到发红的皮肤上,Shaun亲了亲她湿漉漉的眼睛,低声道歉,“抱歉,”他的声音温柔又低沉,就像晒太阳的、吃饱的大猫,“我会尽快射的好吗”,他揉了揉她的红头发,Lily停下了抽泣,呜咽着点头,抱住了Shaun,小穴已经裹不动了,只能自暴自弃地承受着捣弄、不住喷水。
Shaun觉得有些大脑过载,Lily的肉体让他食髓知味,她全然的信任让他觉得自己像一个胎儿,被母亲温暖的子宫和羊水保护着,而且他可以为所欲为,Lily已经被他操开了,他现在摆什么姿势女孩都不会反抗,她的阴道温顺又饱满,Shaun完全不想从她身体里出来。Lily的身体出了一层薄汗,Shaun想舔舔她,他把Lily圈在身下,吮吸着她的脖子,他感觉到Lily身体里又浇出一泡淫水,泡在他的阴茎上,他爽的头皮发麻,掐着Lily的胯骨冲刺了十几下后抵在里面射了,他没戴套,弄了好多进去,射完整个人压在Lily身上不想动,天好像已经黑了。Lily好像已经累的睡着了,Shaun觉得自己脑子不太清醒,他不该在床上就拔出来,淫水混着白色的精液把床单被子浸湿了好大一块,他把Lily横抱起来,淫水顺着屁股大腿流到他的手臂上,他应该抵住到浴室再拔出来的,这样好清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