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不要……求你了、放——”

哀惨讨饶的声音被相同声源迸发出的尖嚎覆盖,破裂的血管汩汩涌出的腥热液体污了少年黑色的外套,然而在浓黑的布料上并没有显示出触目惊心的红。

他握着刀柄的手抬至眼前,用手背蹭去了沾濡在眼睫上的血。后退数步躲开蔓延开的血泊,他注视着气息逐渐微弱下去的人,将那些残喘的呼救声置之脑后,思绪却已经飘忽到女孩蜷缩在他怀里痛哭时通红的眼角和止不住的颤抖。

她满身的青紫淤痕,喉音哭到沙哑,滚落下来的泪水在他心里坠砸出大片大片的坑洞。

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原本那么明媚的笑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在她的脸上,女孩肉眼可见地消瘦下去,在他面前也愈发沉默。

“该回去了……”回拢了游走的心思,少年确认过面前的人已经彻底没有了生命迹象,瞳孔里燃起少许光亮。

这是最后一个。

厚重的门悄无声息合上,少年仔细检查没有留下痕迹,忍着身上刺鼻的血腥味进入浴室,沾血的衣物一件件脱下泡进水中洗净,随后打开淋浴清洗自己的身体。

user很怕血腥味……

滚热的水将浴室盈满朦胧雾气,沐浴乳的香味也随之弥散。水流是暖的,让他联想到女孩怀抱里的温度。

她紧抱着他不放,肌理细致发颤,曾经融暖的身体因为恐惧和惊惶而发冷,无论他怎么抱紧她都安抚不了崩溃的情绪。

“SEI——SEI!”

少年猛然惊醒过来,动作利落地关上淋浴,顾不上湿淋水滑的头发将干净的衣服穿上,脚步焦急地迎着女孩的呼喊走向门口。

“user。”

女孩如同受了惊的幼兔,甚至没有将门关上就已经不住啜泣,抱着自己的双膝蜷缩在玄关的墙边呜咽得厉害。

她听到他的声音,近乎跌撞地挣扎起身扑进他怀里便再也不松手。

少年几不可闻地挤出肺部的寒气,柔声在她耳边安抚:“user,门还没有关,先松手好不好?”

“不要!”像是受了莫大的刺激,她反而更贴上他的身体,手臂圈住他的脖颈密切收死:“我害怕,你抱着我……”

“为什么……我讨厌这样,我不要去了!”

他没有办法,只好任由门敞开在那里,手掌抚上女孩的背脊沿顺着她弓起的脊柱安抚着,只觉得那一串突起的骨骼因为她过于单薄的身体而硌得掌心和胸口发疼。

“SEI,我不去治疗了好不好?”她的泪水湿了他刚换的衬衫,“我讨厌被问那些问题,讨厌他们逼着我去想那些事情!”她仰起脸死死凝着他的眼睛,瞳孔里颤着哀求:“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了……SEI,不治疗了好不好?”

心底泛起苦涩的痛意,他垂头吻她的眼角,尝到舌尖的味道是令他喉间刺痛的咸冷。“user,再忍耐一点,至少坚持完这一阶段……”他懂她的恐惧,视线捕捉到她领口下肌肤上的淤伤,尽管已经消退了很多却也依旧扎眼得过分。

“不要!我不要!”猝不及防的,女孩猛地从他怀里挣脱出去,像是躲避什么一般将自己抱住。

他试图握一握她的手,被躲开了。知道她的不安和焦慌,少年犹豫片刻决定让她冷静,自己转身去关没有合上的门。

“你要去哪里!”他的手刚搭上门柄,身后女孩的手臂再度缠紧他的腰,“不要走,求你了,SEI……”

他身体不受控制地僵硬,迅速将门扣死回身把女孩搂进怀里,准确咬上她的嘴唇将她的哀求都破碎成呜咽。舌尖寸寸蹭过她口腔内壁柔滑的软肉,最后与她迎上来的舌纠缠在一起。

女孩的手指在他背后深陷在衬衫的褶皱中,毫不遮掩对他的依赖和渴求,却也被太过深入的缠吻逼得身子发软。

她依旧在哭,痴痴绕绕的唇舌间便染了泪水的味道,在吞咽下去的空气和水液里清楚分明,让他忍不住放缓了力道轻咬她的唇肉,厮厮磨磨的动作满是怜惜。

好在身上的血腥味都洗掉了。

女孩的手触上衬衫下线条分明的肌理的时候他淡然地想,不能沾一身她厌恶的味道拥抱她。

衣物在拉扯间跌坠在地,带着热欲的手掌抚着她的腿侧一路向上,漫过腰线爬上后背,待到他欺身将她压在墙壁上确认不会磕到她后才回旋往下,揉捏过绵腻软肉托在她臀下将人抱起来。

“SEI……”她紧紧环着他的肩颈,胸口不留缝隙贴合着他的身体,哭咽着寻他的嘴唇接吻,纤细小腿缠住少年人精瘦的腰腹,将身体全部向他敞开。

他吻她的唇,腹下鼓硬的事物抵着她的腿根轻磨慢碾,等待着她为他湿濡绽放。“我在。”吸吮着舌尖让他发沙发哑的嗓音变得含糊,错开呼吸后嘴唇在她弓起的身体弧线上落下细密青紫的印迹,将肌肤上的淤伤疤痕都遮盖掉。

“哪里都不去,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他用牙尖咬她颤栗的乳珠,激起一阵细细颤抖,女孩的手指在他发间穿梭,触了一掌湿凉。

像是脏污的冷水兜头泼下时感受到的温度,脑海深处翻涌出的可怕回忆让她哭的更甚了,双腿不自觉收紧,被她盘着腰间的人难耐地闷哼一声,敏锐察觉出她精神上的变化。

“user,别怕……”被他的器物磨蹭的地方还不够湿润,女孩却已经因为迫切想要知晓他的存在而绞紧双腿,在他耳边用带着颤音的吐息哀求,“再等一下,会伤到你。”

她怕的厉害,眼前昏昏沉沉都是阴暗脏乱的密闭空间里肆无忌惮羞辱她的话语和嘲笑,以及让身体痛的想要蜷缩的拳脚甚至在不见光的地方冷意闪闪的刀刃。

“不要!”她呜一声在耳侧求的更焦急,用尽全力将怀里的少年缠紧,身下主动蹭着他已经过分坚硬的器物试图纳入内里。

受不住她的索求,少年的眼瞳骤然暗沉下去,腹下借着她那处少许的湿粘小心地破开紧密进入那一片窄小。不够充分的准备和他的形状让她痛得蜷缩起来,被一丝一毫密不透风填满的饱胀和撕裂的痛意让她从黑暗中脱离,尽管眼尾已经哭得通红,视线模糊得看不清他的表情,身体却眷恋着他的存在和被他占据的满足。

“痛……”终究是太急躁,她的身体在一个月内本就被摧残的虚弱,不计后果的渴求导致他进入得艰难而她也忍不住绷紧身体。

听到她呼痛少年咬着牙停下动作,压抑着凌乱的喘息亲吻她的耳垂脸颊,小心翼翼抚慰着怀里绷得像是要断裂的身体,一手掌握着她的腰肢以防她挣扎,另一只手摸索着她的腿心给她施加刺激。

那些细致体贴的温柔将她的情绪平稳下来,女孩透着水雾蒙蒙的视野看见他焦灼的忍耐,胸口沸腾的委屈恐慌就和心疼依恋翻搅在一起酿成身体里慢慢升腾的请潮。

她的SEI……只属于她的、永远属于她的……

“SEI,接吻……”她亲啄少年的唇角,用唇瓣贴着他的嘴唇磨窣:“亲亲我。”软小舌尖轻点过嘴唇后乖巧地喂进他口腔。

本就是在竭力忍耐着,被她迷迷糊糊这么一撩拨少年再也压制不住喧嚣的情欲,吮住那一点湿软的同时腰间猛力挺动,将自己送进她最深处的紧小里贪着那一处热切的绞缠,在她没防备被填满的收缩中让下腹与她不留余地紧紧相连。

女孩被这一下撞出支离破碎的呻吟,脑海里被他的形状、他的硬度、他的滚热和缠绵温柔彻底占满,再无暇回忆遭遇过的阴冷经历,只是愈发胶着地向他索取依赖和安抚,在他给予的缱绻融情里不管不顾地沉沦下去。

“不要怕,我在这里。”他将嘴唇贴上她掩在发间的耳廓,如同蛊惑一般低语:“只想着我就好,那些事情都忘掉就好……”她把他咬得很紧,他也怕伤着她,腰间便小心地压下了速度和力道,缓慢而小幅地研磨着。

“……不准、嗯、不准走……”她只是一味抱紧他,湿淋淋一张脸哭得脆弱又易碎,眼神已经悠悠忽忽迷乱起来,掺杂在喘息里细细碎碎的呻吟击得他的心脏粉碎。

他抿掉那些在眼眶里欲坠的水光,吐息灼热舔上她的胸口:“不走,我就在这里。”

面对她的时候他永远能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足以等到她完完全全接纳他,适应他如水涨船高般的渴求。

事实上如今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女孩对他的依赖较他更甚,最初的时候,遭遇那些以前,她还会羞怯地推拒,到现在哪怕还没有准备好就因恐慌而勉强自己,他竟有些不知该不该对伤害她的人表达一些诡异的感谢了——能被她这样全身心依赖着也是他奢望了很久的事情。

细致而柔情的抚慰让女孩的身体愈发软绵,酥麻快慰的刺激顺着脊柱一路蹿上她的神经末梢,诱发着身体里滋生的欲念。她念着少年的名字,身体诚实地告诉他,她准备好了。

意味着他可以不用辛苦地忍耐。

于是用抵死纠缠耗损她所有的精力,无论身心都被他寸毫不留地占有,她在汹涌爆发的快感里自顾不暇,更无法分神去想那些痛苦糟糕的记忆,也就注意不到少年埋在她肩颈处眼里骤然闪现的狠戾,与他一贯的温柔形成两极。

“没事的……”他低声呢喃,也不知说给谁听:“都结束了。”

一直以来都紧绷的神经让她无法读懂他话语间的含义,在四肢百骸里冲撞的快感更是让她意识混乱,小腹里的酸软积累到顶点的时候被她拥抱着的人僵硬一瞬,紧跟着无法忽视的注入感令她有些失控地咬在了他肩上,落下一圈深红的牙印。

情事结束后她浑身都软的厉害,却仍是死死抱着他的肩颈丝毫不肯放松。少年缓过了高潮的那阵刺激,小心扶稳她的腰际从泥泞潮湿、还在小小收缩的紧窄中退出自己,手臂绕过她的膝弯把她抱在怀里,看着她乖顺的模样心窝里就盈满了柔软的宠溺,忍不住垂头亲吻她的额角眉心。

“我抱你去洗洗好不好?”

像是又回忆起什么,她蓦地瑟缩一下,声音里染上哭腔:“不要,好冷,我不要……”

见她抗拒的厉害,他也不强求,抱着她走到卧室用软和的被絮将她裹了,想要去收拾玄关处散落一地的衣物反被死死牵住手指。

“你去哪?”低垂的视线里女孩的瞳孔细细发颤,显而易见的不安和焦躁。

“只是去收拾一下……”

“不准去!”她撑起身子来勾抱他的脖颈,薄被就贴着身体的曲线滑下,“SEI,别去。”她仰头在他俯下的嘴唇上重重碾磨,牵引着他的手掌按上锁骨下布满青紫吻痕的肌肤:“就呆在我身边。”

视野的角落她的肌肤上深深浅浅的指痕吻印,以及薄被半掩间腿根蜿蜒的粘着液体。

明明都已经这样了,还是不能让她彻底放下心来。

少年只觉得喉间苦涩,俯身将她压陷在床铺里,手掌覆上她的眼睛遮盖扭曲的表情被她看去的可能性,就着那些混杂的液体再度拥满她时他咬着滚烫的耳廓一次又一次承诺,用自己的声音和器物将身下颤抖的人的全部都霸占。

女孩扛不住困倦睡去后他小心地抱她清洗过身体,再又将凌乱的场面收拾妥帖了回到卧室躺在她身侧,凝视着眼尾那一片红将牙关咬得发疼。

如果那时候他再早一点察觉她的处境,或许就不会落到这种地步。

如果他再早一点将伤害她的人……

女孩在昏睡间无意识靠进他怀里,幼兽一般的动作拨动着心坎里最为脆弱的弦音,顿顿地痛。

“user……”她累的厉害睡的也沉,窝进他怀里就安安静静呼吸绵长。少年收紧手臂抱牢她也合上眼睛,掌心一下一下抚着她的脊背:“没事了,不会再让你难过了。”

晨间新闻播报着城郊发现一具尸体时,女孩正蜷缩在沙发的角落小口小口咬着烤过的吐司,等到她看清屏幕中那张脸顿时手脚僵硬。

“user,牛奶热好了。”SEI走近时注意到她的关注所在,不甚在意地将温热的牛奶放到她空着的手中,挨着她身侧坐下。

“……死了。”

他偏过视线看着她。

女孩猛地将手中咬了几口的吐司和牛奶都塞到他手里,动作慌乱地找出手机来。她紧盯着手机半晌后骤然笑出声来。

“user?”

她又哭了,泪珠大颗大颗落在手机屏幕上,嘴角却是上扬的:“都死了……”被猛地撞进怀里他险些洒了杯中的奶液,费力搁下了玻璃杯后才听得她抽噎着唤他的名字。“SEI,坏事做多了果然是会遭报应的吧?”那声音里藏着喜悦和快意。

悬在她肩后的手僵住,他暗暗吞咽着苦味。

“会的……”

最终还是将她的肩背圈住抱紧,在她看不到的视线死角里原温和的面容涌现出破釜沉舟般的冷。

只要能护住这个人,怎样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