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失而复得番外——婚礼

Work Text:

一大清早,昆萨王城中便飞进了几只喜鹊,站在窗框边,喳喳地叫着。
“喜鹊鸣叫,好意头啊。这么多年了,蔷薇也终于要嫁人了。”临时的卧室里,怜风温柔地看着正在梳妆的蔷薇。作为蔷薇最亲近的长辈,怜风得以以娘家人的身份,在婚礼开始前陪在蔷薇身边。
“怜风阿姨......”蔷薇有些害羞地唤了怜风一声,此时的她已经画完了妆,绾好了发。一点朱砂点在蔷薇的眉间,与她的妆容相互映衬着,掩去了蔷薇眉眼间的锐利,而以几丝温婉柔媚代之;后脑绸缎般顺滑的发丝自然地垂落在她的腰际,上半的发丝则被编成了辫子,在脑后织出一个好看的结,精致的发簪点缀其中,看上去格外俊秀俏丽。蔷薇有些愣怔地看着镜中的自己,思绪不由自主地飞到了某个恶魔那里。凉冰化好妆了吗?见面的时候,她会觉得——
“我美吗?”
“女王,尽管放心吧!很美!”看着神色紧张的凉冰,语琴笑着安抚道,“蔷薇王上看到以后也会这么觉得的。”
“希望是这样......”凉冰极力控制着自己摆弄额饰的冲动,“可是我还是觉得我的眉毛画得太粗了,还有口红会不会太淡,还有......”
“女王,您这是心理作用。”语琴无奈地打断凉冰的碎碎念,“再怎么说,您和王上的婚礼可是筹备了整整两年,无论是化妆师设计师摄影师都是找的最顶级的,所以,尽管放一百个心吧。”
“离正式开始还有多久?”
“2个小时。”
凉冰看着镜中的自己,咽了口唾沫,只觉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先前,为了保证婚礼仪式感,负责的礼官强烈要求两人在婚礼前的一个月分房而居,不要见面也不要联系。一个月下来,老恶魔早就对她的小女孩思念得紧了。穿上婚纱的蔷薇,会是怎样的模样呢?
这对新人各自紧张着,而在梳妆房之外的地方,魔人们也是忙碌不休。毕竟,莫甘娜女王与卡特琳娜王上的婚事,对整个宇宙来说都是大事。一艘艘载着贺礼的运输船停泊在昆萨机场,来自宇宙各地的暗通讯响个不停。几乎所有有交情的文明都派了人来参加婚礼,一些关系密切的,像是烈阳文明,天使文明,地球文明等等,更是主神们亲自到场,见证一对璧人的结合。除此之外,雄兵连蔷薇曾经的战友们,也都纷纷出席。
“时间过得真快啊,弹指一挥间都六万年了。”贵客专属的包厢里琪琳感叹着。
“那可不,蔷薇妹子终于也要结婚了。”刘闯的声音依旧爽朗。
“我倒是没想到小伦也会来。明明当初一直喊着要消灭莫甘娜。”蕾娜打趣道。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面对前队长的调侃,葛小伦无奈地笑道,“莫甘娜不是万恶之源,我确实花了很多年才明白这一点。”
“那......你对蔷薇现在是什么感觉啊?”炙心露出不怀好意的笑。
“打住!炙心你可别坑我啊!我老婆在这呢!”葛小伦赶紧表忠心。
“哼。”金发的天使王哼笑一声,“谅你也不敢再想些有的没的。”
岁月如梭,当年的雄兵连战士早已各有归宿。像现在这样能够解除身份束缚的机会可不多,于是,连众人不约而同地把主神守护神之类的身份丢到了九霄云外,只如纯粹久别重逢的老友般闲聊叙旧。不知过了多久,外边越发地喧闹了,迎宾的魔人敲开包厢门,邀请众人入席——婚礼要开始了。
婚礼的场地选在海边,椰子树高高伫立的沙滩上。场地早已布置好,饰物,桌椅,酒水,一应俱全。宾客就坐后,礼官出现在了场地中央,作为司仪宣告婚礼的开始。
于是背景音乐响起,早已准备好的花瓣柳絮从天上纷纷扬扬地洒下,控风的魔人引领着它们,随着音乐的节奏在场地中翩翩起舞;原本平静的海面上升起了一道道水柱,海水在空中化作了各种动物,骏马飞驰,龙腾虎跃,凤啸九天,浪涛声声为它们伴奏,漫天花瓣水雾与它们共舞,力与美的交融此时淋漓尽致地体现。在这些动物的奔跑跳跃嘶鸣啸吼中,一座水做的桥渐渐升起,最终悬浮在半空中,化作一座精巧的冰桥。桥边无数水珠汇聚冻结,聚成各种美丽的图案。最终,一块巨大的浮冰从海面缓缓升起,最终与冰桥完美地嵌固在一起,形成一座悬空的美丽浮岛。
“下面,有请新娘新娘入场!”
于是浮岛上冰桥两端的空间中泛起波纹,下一刻,身穿婚纱的时空神与恶魔出现在了场地中。魔人们发出阵阵欢呼,宾客席上传来了潮水般的掌声。
“请新娘新娘牵手!”
这座冰桥十分陡峭,站在两端的两人并不能看见对方的模样。于是两人踏上冰桥,一步一步地走上桥心处。两人的脚步声在对方耳中越来越清晰,连带着心脏的鼓动声也越发激昂,心中的悸动与期待越发饱胀,终于,在终于看见妻子模样的那一刻,这一切轰的一声在心中化作了烟花。
蔷薇从未想过凉冰可以美得如此圣洁,凉冰从未想过蔷薇可以美得如此妩媚。一时间,她们仿佛巧舌断尽,情火攻心,一切的言语都显得无力,她们只是痴痴地看着对方,一步步向着心仪之人接近。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凉冰从前从来不信永恒,她生性桀骜,热爱自由,而永恒不变的东西总是意味着束缚。但是,在遇到蔷薇的那一刻,她心甘情愿地为自己套上枷锁,心甘情愿地画地为牢。
如果对象是你,我愿意与你结上同心锁,从现在直到永远的未来,都与你绑定。
凉薇的目光始终交织着,在一步之遥的时候,两人定定地站住,时空神露出一丝浅笑,竟是率先伸出手来。恶魔愣了一下,露出有些不服气的神情,握紧了时空神的手。
在这一刻,无论是欢呼着的魔人,还是交谈的宾客,都不约而同地静默下来。原因无他,只因时空神与恶魔的神情太过幸福,叫人只是看着都深受感染。在这样的安静中,礼官的声音缓缓响起了:
“魔人文明的领袖,昆萨的卡特琳娜,威名远扬的时空战神杜蔷薇,您是否愿意与昆萨的摄政王,皇家科技学会会长,无与伦比的女王凉冰共结连理,作为她的妻子,与她组建家庭,永远尊重她,守护她,从此同舟共济,共度风雨?”
“我愿意。”
“昆萨的摄政王,皇家科技学会会长,无与伦比的女王凉冰,您是否愿意与魔人文明的领袖,昆萨的卡特琳娜,威名远扬的时空战神杜蔷薇共结连理,作为她的妻子,与她组建家庭,永远尊重她,守护她,从此安危与共,分甘共苦?”
“我愿意!”两人的手紧紧交握着。
“愿苦难与悲伤永远离你们而去,愿幸福与快乐永伴你们左右,礼成!”
礼官话音刚落,礼花炮的声音就响起了。彩条在空中飘扬,亮片在阳光下闪着七彩的光,御兽的魔人指引着喜鹊叽叽喳喳地飞向天空,热烈的气氛到达了顶峰。魔人们高唱起昆萨国歌,宾客的掌声如山洪海啸。如果说先前的掌声是应付居多,那么,现在的每一份掌声都或多或少地带上了真心。
纵使魔人们已经最大程度地做到了浪漫温馨,但是,王的婚礼,终究避免不了地会染上政治色彩。因此,接下来的一整天时间里,恶魔和时空神都在四处向宾客敬酒,说着各种烂熟于心的外交辞令,直到天彻底黑下来,最后一位宾客也离开昆萨以后,婚礼才终于进行到最后一步:入新房。

新房当然是两人的寝殿,阔别一个月再度回到这里,寝殿的摆设不曾变过,色调却已经截然不同,处处都透着喜庆。
“唔嗯~~累死我了!”关上门后,凉冰一屁股坐到了床上,“蔷薇你累不累?”
“累。”时空神同样坐在了床上,觉得离恶魔太远又悄悄挪近了一些,然后从虫洞取出冒着热气的两碗面来,“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先吃一点?”
恶魔有些啼笑皆非地接过面碗,暗自腹诽爱人的不解风情。
面上卧着青菜鸡蛋,清清淡淡,入口却透着咸鲜,正适合喝了一天酒的两人。于是两人暂时地陷入了沉默,一边吃着面,一边偷瞄对方。
“蔷薇,朱砂很好看。”吃完面后,恶魔含情默默地看着她的结发妻子。这样的炽热让时空神再次羞红了脸,正准备回应,恶魔忽然朝时空神身上倒下去,
时空神心里一惊,眼疾手快地接住她,然后,接下来的一切,都仿佛镜头慢放了一般——
恶魔带着妩媚的笑容,撩拨般地摘下时空神的发簪,蔷薇红色的发丝霎时如同波涛滚滚的瀑布般散落下来。得逞的恶魔笑着赖在时空神怀里,眉目含春,伸手抚上蔷薇眉间的朱砂。
“薇薇。”凉冰持续而专注地注视着蔷薇,“我的妻子。”
时空神的嘴唇颤抖着,眼中泛上一层水光:“嗯。”
是啊,今天以后,她们就是彼此的妻子,彼此的家人,从此永远地相互守护了。
从恋人到家人的转变,意味着什么呢?其实她们还不完全明白,但是没关系,她们还有很多时间一起探索。
至于现在,洞房花烛夜,该干正事了。
时空神揽着妻子,小心翼翼的解下恶魔的发饰,不知不觉间,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直至最后唇瓣上传来对方的温度。
同居五年,她们早已了解彼此身体的每一寸角落,于是她们尽情拥吻,尽情地与对方共享这一刻欢愉。她们的唇舌紧紧交缠,手脚同样开始动作,不多时两人的衣物都被褪尽蹬到了床下。她们的身体紧紧贴合着,花园处的芳草摩擦着彼此的身躯,撩拨得两人的欲火越发旺盛,她们暗自较劲着,又一次开始主动权的争夺。
争夺主动权是她们每一次亲密时光前都乐此不疲的环节,五年来双方互有胜负,而这一次,时空神险胜。
恶魔被呈“大”字型按在床上,胸口的山峰随着她的喘息微微颤动着,花径的入口在刚才的前戏的刺激下已经微微湿润。
“薇薇......”情欲之下恶魔的声音比起之前更为低哑,令人着迷。
魔人从不掩饰自己的欲望。于是蔷薇跨坐在凉冰的小腹上,俯身含住胸口的蓓蕾,手指不轻不重地拂过双腿之间长长的峡谷。
蔷薇的指尖附着一层老茧,划过秘境激起阵阵让人喜欢的电流,凉冰发出舒适的呻吟,溪水自秘境汩汩流出,仿佛在欢迎着访者的进入。
可是时空神却不着急,她一手继续挑逗着峡谷处的柔软肌肤,一手轻轻抓住恶魔山峰下的梯田——恶魔最为敏感的地方,大拇指顺着肋骨的方向轻轻摩挲着。
“唔嗯.......蔷薇......”凉冰的喘息越发浓重,身体不自觉地随蔷薇的动作开始扭动颤栗起来,“进来......”
看来是时候了。蔷薇换了个姿势,跪趴在了凉冰的身上,膝盖分开了凉冰的双腿,原本挺立的双峰按上了凉冰柔软的腹部。她啃咬着凉冰的锁骨脖颈,两只手也尽责地耕耘着:她一手在全身无规律地摩挲,一手拨开因沾染露水而凌乱倒伏的草丛,这样,秘境的入口得以暴露。她伸出食指探入这片圣境,指腹不轻不重地搅动着内壁,看着爱人随着自己的动作摆荡,心中涌起一阵一阵的满足感。
想要占有她,想要给她更多,想要她的心里眼里都装着自己。蔷薇将中指也送入温暖湿润的甬道,有节奏地旋转抽插按压,每一下动作都激起凉冰无穷无尽的快感。
“哈啊......”重重刺激下凉冰抱紧了时空神,被分开的腿不自觉地曲起,带动整个身体往下,蔷薇的手指随之进入了更深邃的地方。感觉到恶魔的渴望,时空神顿时加大了力度。
就像一波波的浪潮推着小船,凉冰只觉得越飞越高,快感从腿心处延伸到了头顶,终于,秘境处的泉水倾泻而出,恶魔到达了巅峰。
时空神并未立刻将手指抽出,她的手掌轻轻按揉着秘境,帮助爱人平复着情潮的余波。
“薇薇的技术越来越好了。”良久,平复下来的恶魔饱含爱意地看着她的发妻,开始总结过去展望未来,“我还记得第一次的时候......”
“!!!!!”时空神一把捂住恶魔的嘴,“不许提第一次!!!!”蔷薇瞬间涨红了脸。
那是时空神绝对不想提起的黑历史,因为太过害羞根本不敢看那一片花园,用手指盲目探索半天找不到入口甚至差点进入后庭和排水系统,最后还是恶魔抓着她的手说“到这里来”什么的......往事不堪回首。
恶魔无辜地眨眨眼,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嘴巴这才得以自由。凉冰看着气鼓鼓的爱人,轻声笑起来。
“蔷薇。”
“干嘛?”
“我爱你。”不待时空神反应,恶魔将妻子一下子扑倒,又翻了个身成为后入的姿势,“接下来,到我了。”
“......嗯。”时空神的用手肘撑着床,坚决不承认这样看不见爱人动作的姿势让她有些......兴奋和期待。
凉冰温暖的手掌抚上蔷薇的后颈,顺着脊柱往下拂过臀瓣间的股沟,激得蔷薇颤栗之间竟不自觉地打开了双腿。恶魔不禁轻笑出声,这让蔷薇一下子羞红了脸。下一刻,一双洁白的羽翼从凉冰的肩胛处展开。天使羽翼巨大而厚重,此时却轻柔地罩盖在蔷薇赤裸的身体上。紧接着,羽翼动了起来,羽毛随着羽翼的动作不轻不重地扫过蔷薇身上的每一处肌肤,就像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被温柔爱抚着,温暖而舒适。
感受到蔷薇身体渐渐放松,凉冰凑上蔷薇的后颈,品尝着蔷薇的肩窝,膝盖蜷起顶上蔷薇腿间的软肉,一下一下地研磨起来。随着凉冰的动作,蔷薇的呼吸越发急促了,她将脸埋进手肘之间,腰却不自觉地动起来,配合着凉冰的动作。
被爱人的动作可爱到的凉冰拍了拍蔷薇挺翘而富有弹性的臀瓣,手指伸向心心念念的宝藏所在之地。
“凉冰......”喘息之中蔷薇忽然低低地喊了一声,嗓音饱含着眷恋,软魅得全然不复平时的清冷。
“蔷薇,我属于你。永远属于你。”随着凉冰的话语,蔷薇的花径紧紧绞住了凉冰的手指,伸缩间竟是将凉冰引向幽深之处了。
于是凉冰持续刺激着花瓣,越来越多的花露随着凉冰的动作逸出花穴,翅膀抖动的频率改变,羽毛扫在身上带来一阵一阵的痒意。多重刺激之下,蔷薇最终迎来了高潮。
凉冰爱怜的轻轻吻上蔷薇的额头,抱着她一下下地摩挲着后背。
夜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