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luminouse watch for you

Work Text:

Luminous Watch for You
只有一千字,我只写一千字。去你妈的我写了四千!!

 

嘿,神威,有时间吗?我想给你个东西。

 

平时一向内敛低调的男人靠在墙角,柔软的黑发服帖的贴着他的脸颊,瘦削而轻薄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款式简洁的金丝边玻璃眼镜,镜框在苍白的脸颊下泛着金属特有的冷光。今天他难得穿了一身白边的黑色运动衣,修长的腿撑地,整个人像一只岔开腿的圆规。

神威眨了眨眼睛,快速扫描他身上的可疑物,红外线中的男人不自在的推着镜托,尽管看不清面部表情,但他能感受到这个人看他时表现得有多神经质。男人突然动了起来,左手插进上衣口袋慢慢攥紧了一团在红外线中显示为绿蓝色的东西。可惜他不是侦察型的构造体,没有配置那种检测内容物的扫描仪,扫了两秒什么也解析不出来便只能放弃。扫兴。他默不作声地关掉扫描,等待缤纷的色彩慢慢填充满整个视觉系统,完全恢复视力时他才发现指挥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凑了过来,带着血丝深蓝色眸子里闪着无端的兴奋,他向下瞄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团一坨鼓鼓囊囊的的东西,在灰鸦指挥官过于清瘦的身材和修身运动衣下显得更为明显而可疑。
完全不加掩饰的黄鼠狼给鸡拜年。神威咽了咽口水,轻轻抬起胳膊拿开男人不知何时揪上他领子的爪子,抬起头:

 

哦,这不是灰鸦的指挥官吗!听说你要找我?

 

皱着的眉头在靠近男人的瞬间舒展开,神威换上一副惯常的拿手笑颜。这个世界还没有人能拒绝他灿烂的笑容,对于这点他可是清楚地很。

 

按照赛利卡他们制定的休整计划,我记得现在应该是您的就寝时间了?就算是beta这个时间点出来也不太妙哦,毕竟不是所有alpha都像我一样遵守秩序。

 

别耽误我事儿啊,回去晚了真的要睡地板的。

他装作不在意地扫了一眼自己的腕表,漂浮屏幕膜中的23:00像是无声的敦促,又像是给两人各自补上一刀。这个时间聚在这个偏僻的小角落怎么可能会是些稀松平常的小事。

唯一称得上麻烦的估计在神威这边。他偏过头,尽力无视他的内部通讯频道中提示音的狂轰乱炸,在男人炙热的注视下平静的按掉手表,临时给加密频道做了屏蔽。不用脑子想也知道这是谁发来的——这个加密频道只有两个人使用,一个他一个里。这个频道还是后者提出并紧急做出来的。就这么在意别人的看法吗?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抬起头继续应付在外游荡的可疑男人。反正他不能对我做什么,缺了我他连考核都过不去。他高兴地在心里吹了口哨,继续猜测男人口袋里是一些家具币什么的。毕竟那个男人无钱不欢。

 

虽然你您送我礼物我很高兴,不过我更建议身为beta的您现在去休息哦!不早休息的话你头顶会越来越冷的!

 

说着比了个自认帅气的wink,一只脚脚尖已经偏向了走廊出口。也许是注意到他故意在beta这个单词上加了重音,也或许是注意到空气忽然弥漫起来的夹杂着诡异的烈性芝士海盐香味儿,男人一直紧绷的身体细微地轻颤了一下,但很快就调整回状态,从口袋里缓缓抽出来一个方盒子,包装极简陋,只用一层薄薄的黑白相间的素格纸堪堪包住,更没有男人送女性构造体们经常加的手写香水贺卡。果然男性构造体只是你上战场用的工具人吗。他耸耸肩,伸手接过来。不过有总比没有强。他强迫自己不去嫉妒女生宿舍豪华的装潢。

 

哇,这里面是什么?游戏机吗?我记得上次我跟你念叨过SLXXX这个型号,嘿,指挥官,你不会是送了那个给我吧?谢谢你啦!

不是游戏机,是比游戏机更爽的东西。我亲手为你做的,好好收着,用完你会回来感谢我的。

 

神威一挑眉,暗自觉得这还真是稀奇,一毛不拔视财如命的铁公鸡居然有心情给他做礼物?于是他低头就要拆包装,却不想被男人忽地钳住了手腕。指挥官咧开嘴,露出一个稍显病态的笑:

 

现在不要拆,你回宿舍再说。

 

你脑子是被感染了吗?他嘀咕着,心说这人真是病的不轻,比他看过的中二动画男主角还要有毒。也许是声音太大被男人听到,完全不生气的,男人反而扯起一个极为兴奋的笑容,说:

 

相信我,你不会有亏吃。哦,用完记得去我的个人网页写个好评。

 

他拍拍神威的肩膀,带着看实验小白鼠即将为科研事业献身一样怜悯的眼神,男人最后看了一眼神威,意味深长地转身离开,走的时候嘀嘀咕咕着什么:XXXX全保障,宿舍家装不用愁,开箱紫光不怕非,白毛白毛你莫急,还有十单就升级……

这人绝对是疯了。神威认为现在他完全有理由怀疑今天灰鸦指挥官没有注射血清就跑了出来。本着对人类负责的第一原则,他随手点通了丽芙的通讯,一边低头撕开包装纸一边把beta指挥官的神必行为无一例外的回报给队里的辅助侦察型构造体。这绝对是以德报怨。他从一堆礼物纸中抽出那个黑盒子,想也没想就打开了盖子。

然后他愣住了,连丽芙的问话都不再应答,他几乎是瞬间把盒子丢了出去,方盒摔在金属墙壁上,里面的内容物掉出来,莹绿色的光芒幽幽的在他眼瞳里闪烁,把恐惧与羞愤放大到极限。但他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无论遇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不应该这样慌张。片刻的慌神儿后他关掉通讯从地上弹起来,皮球一样蹦到盒子面前光速收拾好了礼物,并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确认安全才鬼鬼祟祟的把盒子塞进腰包,佯装淡定从容的重新走进走廊,混进来往的人流中。

而这一幕又恰好,没错,恰恰好好被刚从实验室出来的里逮了个准儿。颤抖着手,里掩盖住内心的极大震慑关掉了已经是第47次内部通讯接通申请的间隔信号提示。然后,他手指扭停通讯请求,闪身躲进拐角,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意识海剧烈波动默默劝说自己不要怀疑自己的命定爱人和那个混蛋指挥官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来往。

也许只是单纯的人情来往。最后一班夜班已经到了交接的时间,看着越来越多形形色色的人涌进走廊,里皱着眉,也转身回了宿舍。

我这是倒了什么血霉。

两个人在心里暗想。

 

 

这事儿决不能就这样让他完了。

里带着满肚子的怀疑和愤怒再加上醋意推开自己的宿舍门,毫不意外看见那人已经在房里等着他了。尽管他们这段时间不怎么见面,但是神威一旦来了空中花园的灰鸦基地就一定会蹭里的宿舍。他们向外宣称是神威不喜欢普通客房的床,而实际上,嘿,就靠神威那张嘴你也能明白,就他们之间那点儿掩盖措施聊胜于无的PY关系早就被灰鸦的女孩子传得人尽皆知。

神威今天把宿舍的墙壁设置成了都市夜景,从里资料库的短时匹配中分析可知这片夜景来自于百年前一个叫纽约的地方。著名的不夜城卧室背景,设置者脑子里想的什么一目了然。

心倒是挺大。他环抱手臂走到模拟窗户边上,犹豫着是直接拍肩还是咳嗽两声以提示自己的存在。

哪个都不是。

也许是太久没有接触自己的命定alpha,他几乎是刚站到神威身后就发觉了不对劲。无论是自己身上突然爆炸的榛果咖啡味儿,还是神威身上的那股子孩子般的海盐清香,交织在空气中的甜香无一例外都指向了一个事实——他因为闻到命定alpha的信息素提前发情了。

怎么回事?他几乎是第一时间摸向自己的后颈,阻隔项圈正发出嗡鸣,想也不想就知道现在阻隔环的呼吸灯闪得有多快,但真正构成的呃威胁的,是阻隔环里的备份抑制剂紧急注射系统,在这个危急关头失灵了。更确切的说,他忍着刺耳的警报声读取了资料库瞬间找到资料:备用阻隔剂槽剩余毫升数为零。

与意识海沸腾同时闹起的还有仿生神经系统的蜂鸣,他的精神系统正在逐渐罢工,甚至可以听见每一个齿轮螺丝都在活动着叫嚣着,像是整部机体被分解重组,整个机体都被切换成情爱服务模式,更可怕的,完全没有经过他的中央处理系统批准,他的机械下体却已经开始自觉渗透浅蓝色的合成液,黏糊糊的液体顺着他光滑细腻的仿生涂层滑落,蹭到他制服裤上,濡湿了一片。如果有谁现在摸一摸他的裤子,就能立刻知道这突然发情的劲儿有多大。
实在撑不住了,他捂着后颈,夹紧双腿跪在地板上,倒地的前一秒撑住床面,头低下去,浑身抽搐,像是那些临近报废的废品机器人。

命定alpha永远是第一个感知他情况的,所以在他意识迅速抽离时,他能看见本在调整墙壁投影的神威喊着他的名字三步并两步扑过来,按住了他的后颈,蛮力扯开他的颈环用他尖利的犬齿刺穿了自己的后颈涂层表皮。

下一秒,大量咸甜的芝士海盐味人工腺宿合成液注入他的内循环系统,和已有的近乎失控的榛果咖啡味儿腺素合成液混合到一起,瞬间缓解了过激发情引起的感官系统失灵。一分钟,两分钟,或许没有两分钟,腺素爆炸慢慢平息的里头一偏,彻底昏了过去。神威接住爱人的已然一塌糊涂的机体,可与奢靡情乱的场景形成反差的还是里自己,将自己全然交付给神威的机体脖颈后仰,曲起的弧度宛若濒死天鹅。神威默然,在一片逐渐中和甚至渲染成自己信息素气味的卧室中维持着守护的动作。沉睡的公主需要骑士的安慰之吻,他想,然后俯首,冰冷的唇贴上另一人的唇瓣,他虔诚地吻着这副已经负荷过载的机体,像是多年前他在一处破败的教堂里在神父的邀请下亲吻圣经。待一吻终了,他带着万分柔情起身,啪嗒一声一个东西从口袋里掉出来,神威怔了怔,眼神随即暗下来。

沉睡中的里并不知道自己将面临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睡得并不舒服,于是他呢喃着什么动了动身体,脑袋抬起往神威怀里蹭的更近一些。

 

再醒来时并没有想象中的一塌糊涂,躺在自己身边的神威甚至都没脱衣服,困惑中里看了看自己身上,一丝不挂情况并不存在。他的制服好好的穿在身上,阻隔环也好好的环在他的脖子上,尽职尽责的保护他脆弱的腺体。他们什么都没做?刚才是我单方面昏迷吗?忽然想起来什么,他颤着手解开环带,后颈处掩藏在仿生涂层下的腺体光滑细腻,完全没有被侵害的迹象。

这是怎么回事?他明明记得他有被……难道是他一进门就睡过去了?那现在是几点?

他抬起头想看墙壁上的数字表,却惊讶的发现表盘所在的墙壁被侵占了,那片华丽繁盛的夜景铺满整个墙壁,扑面而来的震撼让他的分析系统一时间陷入当机状态。

 

还是关灯比较有氛围。

 

他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于是卧室里的照明灯应声而灭。他歪回头,发现神威还在用一个形状极其诡异的手表型终端调整着投影,正对着大床的逼真城市夜景被每隔几秒就出现一次的波浪线割裂开,倒有点旧时代那些80%都在胡说八道的科幻电影味道。见他清醒过来,神威也转过头,对他嘿嘿一笑:

 

你醒啦?不过你得等我一会儿,这个机器好像有了点小故障。
嗯,你的终端是怎么回事?我从未见过这个型号。
你别碰你别碰,等我整完就给你随便拆。
什么东西这么神神秘秘的。
等整完你就明白了。
……

 

傻狗的思路和空中花园的条条框框一样不可理喻。里扫兴地嗯了一声,靠着枕头将自己全部注意力都放到那片被逐渐点亮的璀璨都市夜景上:星星点点瀑布一样的楼厦铺满了半个虚拟落地窗,画面逼真到能看见远处的莹绿色信号灯在一片夜色中一闪一闪的亮着,那光芒还挺像神威有一套涂装的眼睛,一样的翠绿而迷人。他的手捂住脸,却舍不得并拢手指,于是稍显刺眼的绿色信号灯的光就这样闪进他的眼睛。这对他的眼睛不好,太多这样高频度的色彩信号会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他的视觉系统。

最突出一点就是会让他想起一些早应该被删掉的不愉快的事,像是那个令人在意的盒子,还有那个可疑的莹绿色的光芒……

 

啊,我整好这个预设程序了。咱们开始吧!
开始什么?
啊?例行做爱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多想做,刚进门就湿成那个样子。
原来不是梦?
哈??你居然以为刚才那个是做梦吗?!亏我还绅士地帮你换睡衣换阻隔环,嘿,你知道我不喜欢睡眠强奸。
你就没想过我可能不讨厌?
我只知道现在的你不可能喜欢。
……

 

吵不过。他认命地闭上眼睛,听着神威窸窸窣窣地褪掉他的裤子,他也配合的抬起腿。不对,有点不对劲,他怎么忽然没了那种自己进来对神威生气的感觉了。然而情况并不允许他继续分析思考,裤子落到地板上时他的小腿条件反射般环住了神威的腰,甚至脚趾蜷缩着轻轻抓挠着恋人的背部涂层,并依此换来一阵隐忍的低喘。神威拉起他的脚踝低声警告他,

 

悠着点,我可是被你招的有些快易感期发作。
那不是正好,我发情,你易感。你再怎么操我我也不会反抗,反正爽的是你,权利也都在你,没人会因此埋怨你。毕竟,交配是命定AO的机械本能。
你错了,这只是写入了我们的执行程序,本能是人类才有的东西,而我们都不是人类。
那你倒解释一下你那些冲动行为是否遵从了空中花园预先写入的构造体条例优先执行程序?
……

 

败给你了。神威叹了口气,俯身过去握住里的手腕拉起他的胳膊放在自己脸颊上,比一般构造体还要高上几度的仿生材质触在他面庞上,温和的刺激感令他忍不住蹭了蹭,惹得身下人发出一阵被肉麻到的抱怨。他弯起眼角笑着,干脆把那只手拉到唇边,从手腕开始轻轻地吮吻,牙齿轻咬,在那一层白皙的涂层上留下一串又一串细密而暧昧的吻痕,他知道里舍不得用新的涂料掩盖住他这些任性的小占有欲,于是吻的变本加厉。

再怎么毒舌也抵不过爽的事实,神威心情颇佳地看着里情不自禁地咬住手背以降低自己喘息的音量,他便使坏地把自己的手指也伸进他的嘴里,高热的口腔内部似乎暗示这部机体的热量循环系统以及处于濒临暴走的状态,他笑笑,手指毫不留情地在一片湿热中翻搅着,使得身下人的颤抖更加剧烈。他瞟到Omega脖子上的阻隔环,忽然不耐烦起来,他本来是为了不影响自己调整终端才给他戴回去的,现在倒像是给自己多下了道坎儿。

 

嘿,脖子抬一下。
唔……
取下来了,呜哇,味道好浓,是不是我走的这段时间你连自慰都没有?
……没……呜!
……算了

 

神威其实并不需要他解释,他把手腕上的手表一样的东西解开,褪下来一个僵硬的环。里被他的动静惊扰,刚睁开眼睛就看见命定伴侣竟然把那个诡异的手表给……掰直了??

 

你在干什么???这到底是什么??!!你你你你解释清楚?!
啥啊,新型带监测器的安全套啊,还是荧光的呢。
什么?!他怎么还会发光?!!
说了是夜光的啊!这个夜景好不好看?这个也是这个安全套自带的小情趣哦!你喜欢吗?我看你一直在看应该是喜欢吧。
你说这个夜景也是这个玩意儿做出来的??
对啊!
对啊你个脑袋!这不科学!!手表怎么能变安全套!?
错了错了,是安全套变手表!
哈?!等等,你怎么还真的戴上了??!卧槽怎么真的可以戴上啊?!
因为这是安全套啊,你在想啥啊里哥。
别叫我里哥!你你你离我远点儿,我不会让你戴着这玩意儿操我的!!
诶?可是你底下都湿透了啊,放着这么多合成液明天床单你洗啊。
一直都是我洗的好吗?!……不对,啊!你别拽我!我不会让这东西插进来……啊——!

 

 

……
神威的动作也太过了,里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条飘摇的船,在欲海中颠簸浮沉,那根莹绿色的阴茎在他的甬道里横冲直撞,蹭过他每一个敏感点,最后有意向他的生殖腔模组撞去,当然就算他撞开内射里也不会生孩子的,这只是仿生的一部分。

但是涂层仿生就很他妈操蛋!

里崩溃的看着那根巨物在他的小腹起起落落,每一次深顶都透出一个莹绿色的尖儿,一旦神威力道凶狠了,就是整根在自己肚子里发光。谁他妈想出来的这玩意儿?他几乎要痛骂。

 

喂!啊,轻点儿,疼……喂,喂!你就,你就不觉得的你现在是在操一只萤火虫吗?
我有感觉,但是萤火虫象征空气质量好,四舍五入咱们的交合让空气质量变好了,这是好事。
……????
不对吗?
神威。
我在。
下次辩论赛你替指挥官去。
为啥?
因为你就是传说中的逻辑大师。

 

这件事的结局很正常了,里次日起来就是把那个夜光手表型安全套拆了净,然后组装成一个阴茎形状的夜光运动手环回送给指挥官,并通过赛利卡的帮忙成功让指挥官带着这个阴茎手环绕着空中花园灰鸦基地跑了两个星期。顺带一提,里没收了指挥官所有的作案工具,并禁止他和神威有任何除战斗以外的关系。虽然,这引起了神威和指挥官的双充不满,但是……

 

但是,里厉声道,那股愤怒的模样足以载入灰鸦历史,你们这些满脑子黄色废料的人到底会不会体会一下0的感受啊?!

 

总之,夜光手表型安全套的生产计划是彻底流产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附送甜饼:

神威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拿起崭新的阻隔环从里的前方绕过来,这个动作就像是从拥抱他。他轻柔地将金属环两端搭扣扣上,将还在昏睡中的Omega转过身,看着他阻隔环上刻着的obey,不禁心疼了几分。其实他完全不需要遵守什么,尽管空中花园不会允许他违背规则,但至少在他们两个之间,在爱情面前,他不希望他有什么地方让他觉得束缚。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圆环,手指不自觉就滑到里的锁骨,形状完美精致的锁骨在柔和的暖光灯中可口诱人,尽管构造体不会出汗,但是他恍惚觉得这俩块凸起的涂层上似乎真的落了几滴露水,吸引他去品尝。于是他附身,伸出舌尖缓缓地舔过那姣好的锁骨,他亲吻,他吸吮,他虔诚的啃咬,每品尝一口都觉得自己的灵魂(如果他被允许有这种东西的话)得到了一分净化。

也许这就是命定的魅力,也许这就是他要遵守的准则,里就是他的准则。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