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pter 2 要不要来一发?

Work Text:

像是被蛊惑了一样,在漆黑的阒寂和似有似无的背景音乐里,你缓缓地张开了手。

而夏执作为一个合格的炮友,并没有让你唱独角戏。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带着热乎乎的灼烧感,像是把舌头伸进了你的脑子里。

“徐知然,”他热烈地说,“我握住你了。”

你把掌心抵在充血肿胀的顶端,然后用手指轻轻摩挲着那根东西,全身心地感受着对方给与的温度。

“好硬啊,想要我舔它吗?”

你喘着气点头。

“说出来,我就帮你舔……”对方开始提要求,他巨细靡遗地说,“舔你鸡巴上的细缝和软沟。不光是舔,我还可以把你整根都吞下去。我会努力收缩口腔造成真空,然后拿嘴巴紧紧挤压住你的龟头和阴茎,用力吸吮。一直吸到你在我的喉咙里射出来为止。然后我就把你的东西都咽下去,一点都不浪费。”

臆想中的画面长出泛着光的钩状利爪,在你心里最不堪一击的地方轻轻滑动。就像他要求的那样,你浑身颤栗地说出了些下流话。

耳朵里的声音开始变得呜咽,甚至带着水渍声。

你想起有一次夏执在杜塞尔多夫的酒店房间里帮你口交。他去找你,连空乘制服都没有换掉。纯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领带,条纹肩章。最要命的时候,生理泪水淹过浓密的睫毛,顺着微红的眼角流过他英俊的脸颊。那次是你打探到了对方的航班飞行计划,特地去要给他一个惊喜。一次尚且算得上的惊喜,第二次就惹人厌烦了。可你读取不了夏执的思维路径,所以你始终掌握不好其中的尺度。

此刻,这场不期而至的影院性爱初体验还在继续,耳朵里萦绕每一声喘息,每一句露骨的描述都精准地踩在你欲望的节点上,快感一波一波地袭来,湍流在你的身体里。无法言喻的痛痒感在指尖明灭,让你觉得被含住的不只是下身。在无边无际的浓黑里,你化身成了一颗被蚌肉紧紧包裹住的砂砾,或者是一只作茧自缚的蚕。
“徐知南,给我吧。”

像是得到了上帝的首肯,巨大的满足感让你毫无廉耻的高潮了。坚硬的蚌壳顿时四分五裂,澎湃的巨浪接管了你;蚕茧被厉爪抓破,勾出千丝万缕的瑰丽颜色,毫无章法道理地漫天纷飞。

耳朵里的声音终于平息了,可他带给你的余韵却久久不散。半晌,你抬着湿漉漉的手,看着屏幕上哭泣的男主角,再一次无法抑制地想起了那个人。

这次他出现在被社交媒体疯传的私人视频里。那里面人很多,但你还是在一张张被情欲控制的脸里一眼就看到了夏执。他正在和另外一个人同时进入一个年轻纤细的男孩子。男孩子目光迷离地扭过头去,像觅食的小鸟一样在夏执的嘴唇边上轻啄。镜头此刻呈现出特写的角度,近得让你甚至可以清楚地看见夏执嘴边的细小绒毛。你记得自己也尝过它们的味道,是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