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把绿茶情敌娶回家 by白日葵

Work Text:

顾朝阑一下子忘了自己要说的话,盯着施聆音开合的唇,想吻她,被躲开了。
  施聆音换了个姿势,重新跨坐在顾朝阑膝盖上。
  “不能接吻,接吻信息素混得太快,我会受不了。”施聆音两手抓着顾朝阑的衬衣,一颗颗的解开扣子,“但你可以亲其他地方,任何地方都可以……”
  扣子只剩下最后一颗时,顾朝阑伸手抚摸起施聆音的侧脸,指腹压着她唇角,略微用力的沿着柔腻肌肤,划过下巴,再往后,摸到施林聆音后颈的腺体。
  施聆音之前做了祛疤手术,把浑身的伤疤都去掉了,只有腺体那里还留着。
  疤痕,以及那个烙上去的六芒星。
  顾朝阑摩挲着那块凹凸不平的肌肤,隔着一层薄薄的肌理,隐约可以碰到微硬的腺体。
  施聆音停下了解扣子的动作,身体微僵。
  顾朝阑一手掌着施聆音的后颈,低声开口:“把衣服脱了。”
  施聆音顿了一秒,随即笑起来:“好啊。”
  她勾着掉在手臂上的肩带,一点点下拉,脱出一条手臂。
  睡衣布条轻软,下掉时轻轻搭在了她丰挺的胸上,一侧的酥胸半露,而另一侧的肩带好好的穿着。半遮半掩,反而更加勾人。
  顾朝阑声音发哑:“继续。”
  施聆音一手环着胸,把另一边的肩带扯下,只用手按着睡衣。
  “然后呢?”她故意问。
  顾朝阑盯着她,沉默。
  灯光昏暗,浅淡的酒香与信息素香气在空气里缓缓浮动,萦绕。施聆音垂着眼,在暧昧的静默里与顾朝阑目光交织。
  顾朝阑抓着施聆音的后颈,忽然将她拉了下来。
  她想吻施聆音,又想起不能接吻,于是微干的唇落在施聆音的下巴上,浅吻了一下,再分开唇瓣,轻轻咬了一口施聆音的下巴尖。
  施聆音抬起下巴,顺从地露出脆弱的脖颈。
  顾朝阑埋在施聆音侧颈里,鼻尖从施聆音温软的肌肤上蹭过。她嗅到了更加浓郁的信息素香味。
  这味道瞬间点燃了顾朝阑的欲望。
  她捏着施聆音的后颈,变得湿热的唇亲在了施聆音的锁骨上。
  施聆音扶着顾朝阑的肩,轻轻哼了一声。
  顾朝阑的信息素味道泄出来了,浅淡微冷,带着寒冬般的凛冽气味,刺得施聆音身体发抖。
  她往后缩了缩,却被顾朝阑牢牢掌控着纤弱的后颈。
  顾朝阑咬上了施聆音的胸,隔着一半的睡裙布料,发烫的舌尖蹭到一点柔嫩的肌肤,睡裙布料很快被染湿,黏在肌肤上。
  施聆音难耐地弓起了后背。
  然后,顾朝阑隔着衣料,咬住了她的乳尖。
  “嗯……”施聆音一下子抓紧了顾朝阑的肩。
  顾朝阑含着那逐渐变硬的地方,抬起眼,盯住施聆音情动的脸。
  哪怕到现在,顾朝阑眼神仍旧是带着冷的,像是狼,在情欲里享受和掌控猎物。
  施聆音发着抖,无力的弯下脖子,像是被拉进了情欲旋涡的纤细天鹅。
  “朝阑……”她轻声喊。
  顾朝阑捏了捏施聆音的后颈,好似在安抚,但下一秒,她又抓住了施聆音的另一边乳房,抓揉了一下,直接拽下施聆音故作遮掩的睡裙。
  施聆音下意识的夹紧双腿,想把自己缩起来。
  顾朝阑却反而拉住了她跨开的大腿,指腹用力,陷入白嫩软滑的肌肤里。
  施聆音弯着腰,鼻尖清晰的闻到了顾朝阑的信息素气味。
  那味道带来的刺痛与施聆音舔咬她乳尖的快感混合在一起,让施聆音浑身颤抖不止。
  “疼……”施聆音发着抖喊。
  顾朝阑放开了施聆音的乳尖,盯着施聆音迷乱的脸,手指滑进裙摆里,指尖划过敏感柔软的大腿内侧,引起施聆音的一阵颤抖,最后抵在施聆音腿间,落在未经触碰,却已经充血的阴蒂上。
  那里已经湿透了。
  顾朝阑指尖沿着那湿腻的轮廓,上下划动。
  “疼?”她问。
  施聆音剧烈地颤抖起来,她咬紧了唇,用力摇头。
  顾朝阑整个手掌贴上去,隔着底裤布料,将指尖抵进去。
  “啊……”施聆音抠紧了顾朝阑的肩,身体发软的直往顾朝阑身上倒。
  顾朝阑压着她后颈,让她依靠在自己肩上,指尖浅浅的插了几次,又抽出来,顺着缝隙上滑,压住充血的软肉,左右转着圈的按压。
  施聆音脸埋在顾朝阑肩上,不住的发抖。从下身爆发的快感如潮,瞬间淹没了她。
  “更湿了。”顾朝阑一偏头,唇便贴在了施聆音耳边,呼吸灼热,“你听。”
  施聆音流太多水了,把顾朝阑半个手掌都打湿了,她指尖转动,按压里,那水声黏腻又清晰,浪荡至极。
  施聆音摇头,张口喘息。
  顾朝阑的信息素味道渐渐浓郁,顺着施聆音的低喘被吸入身体,腺体的痛感也逐渐剧烈。
  可偏偏这时顾朝阑加快指尖的动作,反复揉压着那充血肿胀的花蒂,快感剧烈又汹涌,顾朝阑低叫着高潮了。
  她小腹一阵痉挛,又涌出大股蜜水,彻底软在了施聆音的怀里。
  顾朝阑贴在她耳边笑:“好快。”
  施聆音又爽腺体又疼,没力气和顾朝阑斗嘴,她手从顾朝阑敞开的衬衣里探进去,摸着顾朝阑紧实发烫的侧腰:“你要吗?我给你舔。”
  施聆音顺着顾朝阑腰线,摸上顾朝阑的右胸。
  顾朝阑胸比她小,乳尖已经挺起了。
  施聆音坐起身,想去含,但顾朝阑挑开了她的底裤,指腹贴着湿透的缝隙,缓缓往里插。
  施聆音身体瞬间僵住了,情不自禁的夹起腿:“朝阑……”
  顾朝阑哑声道:“等你好了,再碰我。”
  手指入侵的触感分明,由快及慢地摩擦着湿滑的软肉,更加强烈的快感迸发出来。
  施聆音失声叫起来,水液哗哗涌出,淋漓的水声清晰得令人无地自容。
  快感凶狠,施聆音绷紧了腰,软肉缩紧,她又要高潮了。
  Omega的信息素香味也迅速浓郁,几个呼吸间便冲垮了顾朝阑的理智。
  她的信息素跟着失控了,那强势而又凶猛的冷冽气味,一下子把施聆音从欲望的顶端击落下来。
  痛感爆发,而同一时刻,高潮的汹涌快感一起抵达。
  施聆音尖叫了一声,双腿直抖。
  顾朝阑抽出了手指,另一只手用力的按紧了施聆音后颈。
  她在努力克制,克制标记施聆音的冲动。
  施聆音缩在她怀里,还在细细的发抖。
  顾朝阑将她抱起,放在床上,用床单裹上,而后打开了换气系统。
  使人失控的信息素很快被抽走。
  顾朝阑蹲下身,扶着施聆音的后颈:“疼吗?”
  施聆音目光有些散,过了一秒才慢慢聚集视线,她拉着顾朝阑手腕,低低地撒娇:“疼……”
  顾朝阑皱眉,施聆音又道:“但也很爽。”
  她不怕死的还敢用指尖勾蹭顾朝阑的手腕:“没想到上将技术这么好,人家舒服死了。”
  顾朝阑盯着她看了一会,说道:“你高潮的时候,很乖。”
  没有骚话,也没有故意的撩人,只是软软倒在怀里,一边发抖,一边叫顾朝阑的名字。
  像个脆弱又可怜的Omega。
  施聆音羞耻得脸上发热,于是蹭着靠进顾朝阑怀里:“那我下次再乖给你看,好不好?”
  床单下滑,露出她半个雪白的后背。
  顾朝阑看着那片光腻的肌肤,低声应:“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