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渊殓】潮

Work Text:

殓迹把冻渊拉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年长者温暖干燥的指腹刮过学生的眼廓,他笑了笑:“今天戴了隐形眼镜?”
“……嗯,为了能看清。”他显然是回想起了上次的光景,耳尖有点泛红,这话显而易见是暗示了。殓迹的嗓音变得黏糊起来,用了点巧劲将怀里的人颠向自己一些:“哎,该怎么夸你好呢。”冻渊被他屈指摸着越发不自在,清澈的眼睛不自觉眨了眨,下一瞬便被温热的吐息和湿软的触感弄得头脑空白。
殓迹低下头亲在冻渊左眼皮上,手扶在他后背,这样一个举动只需再近半厘便能转为实质的暧昧。
被殓迹的气味笼罩了。冻渊撑着椅子的扶手,表情微露茫然,脑海里有短暂的念头划过:但是,竟然能清楚看到那粒泪痣……
他听到殓的气音在很近的距离响起,粉色头发的年长者揉着那柔软的耳垂叹道:“你看,没有眼镜碍事了。”冻渊于是凝眸看着他,勾起的嘴角,精致的喉结,视线随着锁骨没入领口,他心头一跳,将目光重新锁牢了殓的眼睛。这样近的距离无法掩饰心跳,亦不能略过细微的表情。
殓迹对他眨了下右眼,冻渊欲言又止,他这位老师有惊人的洞察力,同时也爱好保持掌控的节奏。殓迹托住冻渊的脸颊,开始吮吻柔嫩的上唇,有技巧地逗引学生伸出舌尖,与之交缠。溢出的津液从两人唇沿滑落,“唔嗯……”冻渊茫然地睁着眼,不住地喘气,他缓了阵儿便寻回殓迹嫣红的唇吮吻上去,凭着先前学来的经验与直感,闭了眼去侵入柔嫩的口腔,稍显粗粝的舌苔刮过敏感的上颚。
“哼嗯……”殓迹脸颊泛上红晕,抱着他腰的手臂紧了几分,感觉某些脆弱的屏障已经断然无存,他勾着冻渊的腰,腰胯小幅磨动,薄薄的西裤面料之下,性器顶端已沁出湿润的痕迹。
冻渊听到他的呻吟,被身躯里升腾的快感与细密的情感捏紧了心脏。衣料摩擦声中,殓迹又启唇含住了冻渊通红的耳廓,细细舔弄,有意发出了啧啧水声,在自己的节奏中满意地感受到学生紧贴下腹的变化。
冻渊手指攥着殓迹的肩膀,他的性器半勃起,鼓鼓囊囊一团顶在裤裆里,殓迹的手指覆盖在上面,毫不客气地揉捏了一把。
这时候房间里的座钟当地敲了一声,淹没了这片区域所有异样的声响。冻渊栽在殓迹怀里,捂着嘴抑住叫喊,眼里起了雾,他想让殓迹不这么对待他,但他不知该怎么措辞,或者说他内心深处隐隐在期待发生些什么。殓迹把他放在椅子上,矮身半蹲下去,拉开了裤链,冻渊没来得及阻止,就看到了更为血脉贲张的一幕。
“又见到你了,小家伙。”殓迹嘀咕着,手指贴着内裤的边缘不住滑动,摩挲饱胀的布料隆起处,他随后很快地褪下了束缚,湿软火热的唇舌凑上去轻吻伞端,他不断流连在那粉嫩挺立的茎身上,虎口娴熟地上下撸动,把它弄得精神奕奕。一旦做起这种事来殓迹更没边际,他本人有洁癖,却由于冻渊的反应实在有趣,便故意舔弄出了煽情的水声。
冻渊看着他的发顶,间或看到那嫣红的唇吞吐着他的东西。他觉得自己被劈成两半,一半的理智深陷于未知的漩涡之中,一半的本能叫嚣要去进攻与侵占。他在此刻想到了更多的不堪入目的画面,但回过神来只过了短短的几秒。冻渊摸了摸自己滚烫的颊侧,突然抚着殓迹的下巴令他稍微抬头,年长者果真是一脸浓浓的欲念,他蹲在冻渊的双腿之间,脸颊因包裹了性器而鼓起来,稀薄的体液沾在他的嘴角,殓迹眯着眼看他,像是因为被打断而疑惑,但眼中深处却燃着奇异的火光。
冻渊手臂打着抖,他哑着声音,手背贴了自己额头说:“殓,嘴角。”
殓迹张开嘴把他那玩意儿退了出来,他将那滴液体用指腹刮下来,慢慢地伸舌舔了干净。冻渊看见他对自己笑了笑,那竟然是极柔软亲和的笑容。

 

书桌腿在极小幅度地颤动,殓迹后撑的手无意识掸落了一只钢笔,冻渊抵着他光裸的腿根,将自己一点点挤进那窄小的蜜穴里。他们上身的衣服还算齐整,然而在交缠间不免弄出了些褶皱,冻渊的手垫在桌沿和殓迹的腰眼之间,那箍紧的穴壁总有一种吸力令他自然地发力去顶撞这具贪欲的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