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莲莲子爱看的文学

Chapter Text

鹤房忘了是从哪天发现,后院里有个小嫂子。

小嫂子安安静静,话也不多,因为不得宠,日子过得紧紧巴巴。鹤房第一眼见时,他身上还穿着被抢来时的那件红和服,连件像样的换洗衣服也没有,也没有仆人,连脏衣服也要自己蹲在那里洗,衣服没洗完,小手先红了一片。

鹤房家里的小嫂子有七八个,景瑚爱去谁房里就去谁房里,个个好吃好喝的养着,鹤房没见过这么寒酸的,小美人洗完了衣服,抱着木盆往回走,鹤房一抬眼,玉颈上是碍眼的喉结。

居然睡了个男的。

鹤房想,他哥可真不嫌脏。

小嫂子看不出这人眼里的嫌恶,鹤房去后院次数多了,小嫂子甚至会给他倒水喝。他就那两件衣服,总穿着一件,晾着一件,穿红色和服时气质娇柔,穿了白色的,又分明是个少年。

他长得着实好看,唇像院子里的晚樱,下垂的眼角含蓄又有种说不出的风情。他话不多,只默默给鹤房的杯里续水,似是一个人待怕了。

“有名字吗?”他又问:“你从哪来的?”

小嫂子没说话,浓密的睫毛扑闪着,什么也没说。鹤房后来才知道,小嫂子是他哥的战利品,有快绝种了的的珍奇血统,他哥抢回来是为了给自己下崽的,结果一时疏忽要错了人。

该被捉来的是小嫂子的妹妹,可惜跑了,景瑚的育崽大计泡了汤,变着法地冲小嫂子撒气。

鹤房再瞎也感觉得出来,小嫂子怕他哥。

景瑚看上去也是真的不喜欢小嫂子,但在性事上却没冷落过他。小嫂子生涩又甜美,身材好得离谱,连被粗暴贯穿时的叫声也是又湿又软的,一声声乖得要命。鹤房撞见过一回二人的情事,隔着门缝看到衣衫半解的小嫂子跪在地板上,伏在景瑚的腿间吃力地吞吐,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和那条粉红的小舌。景瑚似是嫌他生疏,忍了没多久就摁住他的后脑勺兀自动作,小嫂子被顶得狠了,细窄的腰身压得更低,溢出些细碎的呜咽,可景瑚不打算放过他,狠狠抽插了十几下后,任性释放在了温热的口腔。

穿插在金发中的手指稍稍卸力,失神的小嫂子口腔发麻,因为没能都咽下去,唇边泛着淫靡的光泽,景瑚盯了他几秒,扒了他那件红和服替他清理唇的精液。没了布料遮掩,腰臀的曲线一览无余,很快又起了反应的景瑚握住他的腰,把还软着的身摁在了地板上。小嫂子的股间也是湿的,大概是自己做过扩张,景瑚甚至不用牺牲自己的手指,就顺顺当当操了进去。

他性格狠厉,床事也激烈,又加上对方是个惹自己不开心的男人,动作起来完全没了节制。地板凉,躺在上面的小嫂子打了寒颤,又惊又怕地讨饶,两条被分开的长腿在顶撞中无力地晃荡,白皙的胸口在剧烈地动作下动情地红了一片,景瑚低下头,恶劣地嘬咬着他浅粉色的乳尖,逼得紧咬着下唇的小嫂子哭了出来,连哭声也小小的,他在情欲和恐惧间挣扎,痛极了就攀着景瑚的胳膊,修长漂亮的手指不安地收着力,像只在主人面前小心收着爪子的猫。

干净漂亮的阴|茎,被和服上那根漂亮的绸带随意束着,连碰的资格都没有。景瑚每次都能插射他,逼着濒临极点的他遵循本能地讨好自己,胡乱的亲咬自己的嘴唇和下巴,主动权每次都在景瑚这里,他玩够了,才解了绸带插射他,舒舒服服地内射进那具漂亮的躯体。

高潮时景瑚难得念了小嫂子的名字,被门外的鹤房误听去,掺在那些甜腻的呻吟里,再也无法从耳中择出,沾染着洗不净的颜色。

他叫他祥生,鹤房想,原来这是他的名字。

一个温柔的,引人遐想的字节。

云雨暂歇,尽兴的佐藤拣过那件和服,像往常一样擦尽自己的身体,接着像块抹布似的丢在墙角。他不会去亲吻或抱抱祥生,最多好心把他拣去床上,任由自己的体液留在他的体内。

祥生有力气下床时,身侧的景瑚早已熟睡,他下了床,光脚去院子里打水清理,捡起那件沾了白浊的衣服,觉得自己才更像一块抹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