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某某】续105章车 同人文

Work Text:

同人文!新手上路开车不稳!
微博:渴望呆毛君的沐木
lofter沈醨

盛望原本还是想拒绝的,可是随着江添的亲吻,他没有说出来的回答也全部变成呜咽。
盛望口中的空气一点点被汲取,缺氧的眩晕感慢慢的蔓延上来,江添感受到了盛望在逐渐无力的回吻,江添也将亲吻的部位也从嘴唇到下巴,到脖颈,这时的盛望才有机会扬起了头喘息,盛望的脖颈白净细长,江添忍不住咬上了在呼吸时均匀起伏的血管,牙齿轻轻的摩挲着,想将眼前这个人生命的气息融入自己的生命,他再一次真真实实地拥有了望仔。
此时的盛望的双手堪堪搭在江添的腰上,还没来得及反应到他哥今晚的疯狂,就被他哥突然抱起,盛望的双手一下子悬了空,只能双腿勾住了江添的腰,臀部也自然而然的碰到了他哥胀起的欲望,江添带着他快步走向了卧室,期间盛望的股缝也一直隔着几层布料磨着江添的欲望。
卧室中两人齐齐摔倒在大床上,床也不负重压的吱嘎几声,江添撑起上身,之前他冷静清明的眼睛此刻变得炽热疯狂,盛望不敢直视他哥,手背一直压在自己的双眼上,也生怕他哥看见自己眼中的兴奋,原来和自己哥哥这样做,是这样的感觉。
江添拉开盛望的手掌,对上了盛望带着惊慌的眼神,盛望想撇过头,下一秒他的眼睛再一次被阴影覆盖,江添吻上了他的眼角,伸出舌头舔舐着,逐渐向下,江添推开了盛望的上衣,舌尖在胸前的红晕上不停的打转,微微用虎牙刺激着胸前的敏感,另一边也没有被冷落到,江添略带凉意的指尖在揉捏,盛望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刺激,身子在抖动,下身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想要被人触碰,想要他哥多碰碰他。
盛望的手在自己的潜意识下,不断的往下伸去,江添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终于停下了胸前的动作,微微起身,脱下了盛望棉质长裤和贴身内裤,内裤上已经有着湿痕,江添弯下了腰含住了盛望的性器,盛望脑子一下子被下身这湿热的感觉而一片空白,看着胯下耸动的脑袋属于他哥,他才懵的反应过来,天哪,他竟然和他哥哥做这样的事!盛望的身份已经在刺激下使不出力气,江添在吞吐着盛望的性器,舌尖在马眼附近打转,手也不忘按摩着囊袋,牙齿偶尔碰到了,盛望更是会腰身紧绷一下,性器前的小口已经开始分泌着液体,全部被江添吞咽了进去,盛望的手插进了江添的黑发之中,想要推开哥哥,可是不知怎么,想要推开的动作却成了拉近,希望江添离自己更近一些更近一些。
盛望没多久就感觉自己马上要到巅峰了,这时后穴突然被一个硬物入侵,是江添的手指,在这个认知下盛望终于忍不住射精的欲望,江添还没来得及撤开,就被射了满嘴,还似乎被呛住了,江添撇开头咳嗽,盛望支撑这高潮过后虚软的身子,拍着江添的背说着“快吐出来”
可是江添喉间一动,便尽数吞了下去,“望仔的味道真甜,还能继续吗”江添眼角挂着几滴被咳出来的生理性泪水,也压不住他现在眼里的欲望,盛望现在光溜溜的坐在他的面前,刚刚释放的性器搭软下来,私密处的耻毛带着不怎么的液体,不知道是前面流出的还是后面流出来的,江添又想起他刚刚手指入侵的那个湿热,而自己连衣服还完整的穿着自己的身上,想到这刻,江添彻底忍不住了,三两下将自己的衣服除去,重新将盛望压在了身下,皮肤互相感受着对方的温度,江添吸允着盛望平坦的小腹,手指继续进入着盛望私密的禁区,盛望白净的皮肤上已经有着零星的红印,双手无助的抓住床单,身下的刺激说不上来是疼还是痒,身子也会在江添的某个动作下,突然颤抖。
盛望受不住了“哥,进来吧”江添想着第一次扩张要时间久一些要不然容易受伤,而他才扩张的三根手指,江添停下了动作,手将盛望抓着床单的手松开十指相扣,盛望感觉到了江添带着青筋的性器在他的大腿上微微的摩擦,江添却依旧耐着性子和盛望说“第一次肯定会有些疼,疼就喊我,也可以咬我”江添说到咬我时,还在盛望的耳尖轻轻的咬了一下,盛望绯红的眼角看着江添,点了点头。
江添看到了盛望的回应,将盛望的一条小腿挂在了自己的小臂上,缓缓将自己的欲望送了进去,刚进去了一点点,江添不由得长呼一口气,太紧了,在自己进去的一瞬间,盛望握着自己手的力度又加了一分,小穴也开始收缩,江添没有停下来,继续的,慢慢深入,湿热的小穴包含着与自己尺寸不符的异物,只能努力的吞吐着,盛望感觉到了疼痛的袭来,没想到哥哥的性器有这么大,和刚刚手指的尺寸不能相比,盛望下意识的咬着自己的下唇,想要分散这种痛苦,江添低沉的嗓音对他说,别咬自己咬我,盛望便咬上了江添的肩膀,江添在一点点探索中深入,他的脑海中一波一波的刺激也在这探索中不断兴奋,他现在只想着如何能干自己眼前的这个人,他开始抽插,稍微抽出一点点就马上再插进去,从慢慢的尝试到开始九浅一深的插入,江添感受到自己肩膀上的疼痛开始停止,盛望已经在抽插中感到了刺激,张开着嘴喘着气,自己刚刚释放的欲望又开始抬起来头,江添知道盛望感觉到了舒服,便开始大开大合起来,每次的抽插都差不多全部退出,又马上全部重新插入,盛望感觉自己的小腹也在有规律的隆起,腰身也在律动中起伏“哥,太深了,要坏了”江添已经不似之前,仿佛积压已久的想念,在此刻化作了无尽的欲望,江添猛的将盛望翻了个身子,将枕头垫在盛望的腰下,抬起了他的臀部,囊袋打在屁股上的声音格外的清脆,盛望的性器许久没受到照顾,小口也在抽插中一直吐着水,突然盛望的腰一下子弓了起来,忍不住的呻吟,充斥在江添的心中,于是江添开始对着那穴到里的敏感点摩擦,每一次的进入和退出都特意碰到那里,感受着盛望一次次的颤抖与收缩,盛望脑中射精的欲望再一次达到巅峰,突然江添松开握住他腰的手,握住了他的性器,恶意的用食指压住了小眼,射精的欲望一下子被打断,盛望那种从巅峰掉下来的感觉很难受,他扭动着自己的腰,想要逃离江添对他的钳制,可是他刚有动作,就被江添的另一只手扯了回来,刚刚挪出一点的性器又重新插进了深处,江添握在他性器的手一下子加大了力度,前后的双重刺激让盛望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力气,全身的支撑点仅仅靠着江添的一个手臂。
“哥,哥,江...添,让我射”
盛望断断续续的说了出来,脱力的喘气也没有停。
江添哑着嗓子“望仔乖,等我一起,好不好”
江添根本没有给盛望回答的机会,就继续抽插起来,摩擦的水声,肉体的拍打声,两种喘息声,在这个小小的房间中混杂着,隔绝着外面的一切。
在短暂的一秒安静中,两人同时释放,两种不一样的腥膻混合在了一起仿佛也成了那年没有吃到的蛋糕的香甜。
他们迷茫过,后悔过,悲痛过,但从来不是拥有过,因为他们从未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