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求你让我包养叭 中 片段

Work Text:

07
“我艹你妈!我草你妈!我艹——”

“宋亚轩你给我起开,你要是敢上老子,老子绝对让你后悔一辈子!”

……

宋亚轩哪里有半点理会他的意思,一只手就从睡裤里掏出那话儿,转头找了找,直接弯腰捡了一瓶刚刚从行李箱里掉出来的面霜,拧开,挖了一大坨,涂到自己下身,不急不忙地撸动了好一会,才又弄了一坨随意涂在了张真源股缝间,也不管张真源不停晃动着挣扎着的身躯,狠狠地往那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声音低沉冷郁:

“我到要看看是谁后悔。”

说罢便把已经勃起的阴茎往那股缝里塞,触碰到那灼烫的质感,张真源浑身一颤,才明白今晚怕是真摊上事儿了,拧着头声音都有些颤:

“我艹宋亚轩你给老子松开,”他咽了口唾沫,喉结上下不自然地跳动了下,语气倒开始缓和,“我以后不招惹你了行了吧——”

“晚了。”

宋亚轩冷冷一哼,捏着他的屁股,对着那中间红润的入口就往里面一个挺身。

“什么晚……啊!我艹你妈!”

即使用霜体的润滑,那不经人事的入口依旧有些干涩,宋亚轩抽回身又挖了一块面霜毫不犹疑地用手指捅开那洞口,在里面搅弄了半天,直听见里面发出滑腻的细声,才撤了手对准那开合的洞口,狠狠一贯到底。

“我……嗯……”

强烈的痛意让张真源根本就说不出话,他闷哼一声,便要用绑起来的手去阻止身上开始撞击的人,奈何一个猛烈的撞击直接让他的脸在地上狠狠地摩擦了几下,碰得脸都有些僵疼,只能用手趴在地上支撑着身体。

晦涩的甬道经历粗壮阴茎的摩擦,缓缓渗出丝丝淡红色的血水,和着应激产生的生理性液体,将穴口染得又红又艳,肿胀的一圈肉紧紧包裹着宋亚轩的炽热,一种前所未有的生理快感让他大脑在那一刻似乎要炸开——

“噗呲—噗呲—”

水声在室内盘旋,宋亚轩迈出一只脚踏在地上,另一只腿仍旧紧紧地压住张真源的双腿,往里狠狠地操干,直捅得更深。

“怎么——现在不说话了?”

他一边把下身往张真源身体里送,一边狠狠打着他又圆又翘的屁股,张真源身上还穿着刚刚酒桌上那身黑色的西装,在地毯的搓揉之下已经发皱,领带紧紧勒着脖子,隐隐的竟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他脸涨得通红,有气无力地道:

“宋、宋亚轩,帮我、帮我松一下领带——”

宋亚轩哪里会听他的,操干着一个平时总是高高在上的娱乐公司老总,那种征服感充斥着大脑,他狠狠地往里肏入,极尽可能地羞辱他、掠夺他,生理和心理的快意攀升而上,这是一种极为可怕又让人欲罢不能的快感。

张真源只觉得吸进的空气越来越少,大脑陷入短暂的缺氧带来的一种奇怪的感官之中,身下所受到的撞击越来越明显,青筋剐蹭过的内壁格外敏感,摩挲着身体的某个特殊位置,传来一阵又一阵奇怪的酥麻。

他像触电一样颤抖起来,快感从尾椎倏地往上攀升,炸得脑中更加不清醒,“求、求你——”

窒息感和快感铺天盖地地袭来,像一滩深不见底的黑水,直接将张真源湮没,他艰难地伸出手,想要扒拉紧绷的领带,本就承受着不间断的撞击,加之手臂早已酸麻,他手颤抖的厉害,根本连领带在哪都摸不到——

如潮水般的快感之下是前所未有的恐惧,他眼角已经开始分泌出生理性的泪水,从睫毛上往下滴落,“啪啪啪”的声音在耳边轰鸣,他只感觉下身早已蠢蠢欲动起来,胀痛得难以忍受,“宋——”

宋亚轩才开始感觉腿有些酸麻,抓住张真源的腿便把他翻了个身,让他躺在了地上。眼前原本已经开始变黑的视野突然出现了天花板上的亮光,鼻腔也能吸入冰冷新鲜的空气,张真源狠狠地喘了一口气,积压的快感也陡然升至顶峰,竟然直接就被操射了出来。

他面色潮红眼神难以聚焦,眼角更是噙着隐隐的水光,被绑住的双手无力地摊在头顶,双腿被宋亚轩狠狠压开,小腹上方的黑色西服上还涂着刚刚射出的浊白液体,宋亚轩眼睛发红地瞧着他,把还挂在他腿上的裤子扒掉一扔,嘴里戏谑道:

“想不到张总竟然被我干射了。”

张真源怔忪着没有回话,愣神间下身又被狠狠贯穿,他脸上被羞辱的表情一闪而过,修长的双腿无力地垂在地上,伴随着一下又一下的撞击晃动着,搅动着暧昧的灯光。

大腿根已经酸疼不已,张真源眯着眼睛干喘着气,像一尾被困在水滩里的鱼。

身前的宋亚轩疯狂地在他体内抽插着,发出一声声满足又压抑的低喘,平日清冷的脸此时泛着红光,额头的汗液刷刷地往下巴流,发丝被汗打湿,平时清亮的眼睛幽深不见底,直勾勾地舔舐着张真源脸上的任何表情,目光肆虐而深刻。

这种感觉像吃了罂粟一般让人着迷,宋亚轩沉溺于张真源肉穴所带来的紧窒的压迫感,还有征服了一个长久以来让他颇感烦恼又有些束手无策的人的胜意,下身的快感逐渐增强、放大,像漩涡一般将他整个人都吸了进去——

直到他最后几个挺身,把灼烫的精液悉数射进了张真源的体内。

宋亚轩撑在张真源身上,深深地喘着气,他闭着眼缓神良久,才想起来他竟然把张真源给上了——

身下的人眯着眼微张着干涸的嘴唇,意识已经陷入了迷离。

灯光朦胧,这真是一个极度荒唐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