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沉沦

Work Text:

        醒来时昏昏沉沉的不知白天黑夜,鼻腔里是一股从未闻到过的腥味夹杂着淡淡的香气,房间里温度正好,但是下身有一点点凉意,小腹间有点痛。
        你试着动了动腿,它好像被什么东西钳制住了,后知后觉,好像有人握住了你的脚踝。这一认知使你突然惊醒,但身体的疲倦感丝毫未减,引起一阵猛烈的头痛。好不容易睁开眼睛,昏暗的灯光照亮房间——这不是你的房间。
        你艰难地呼吸两下,嘴里哼哼两声,意识逐渐清醒后才发现身边有人。
        “醒了?”熟悉的声音让你突然安心,你“嗯”了一声,想要动动躺得有些僵硬的身子。下体突然的异样让你有些警惕与茫然。
        你揉揉眼睛,这才看清他没有穿衣服,一丝不挂。当然,你的下身也没有穿衣服。而钳制住你脚踝的,正是他的手。这些,加之身体里的异样,让你下意识地想到了不好的事情。
        像是看透了你的心思,哪吒挺挺下身,性器在你体内又探入了些许。像是在告诉你,你没有想多。
        “哥……”你眼中只剩下茫然。
        哪吒应了一声,欺身压上来,手指整理了一下你散乱肩头的发丝,“我在。”
        “你……”你试着想要说话,却发现嗓子有点哑,后面的话语尽数被堵了回去。哪吒轻笑着,心下了然,顺着你的话说下去:“你学过生理知识,我在干什么你知道的。”
        他舔了舔你干涩的嘴唇,从嘴角轻吻至耳根,感受到你身体的颤抖又恶意地在你耳根吹着气,“该怎么说?性交?做爱?还是……我在操你?”他的语气没有起伏,就像平时问你有没有按时吃饭那样自然。
        或许是因为哪吒生来就给人一股压迫感,你感到呼吸有些困难,胸口仿佛燃烧着一团火焰,要点燃沉闷的空气。
        潜意识里你明明记得睡前哪吒照例给你热了一杯牛奶,喝过牛奶你们便照常各自睡去。
        为什么现在你会在他的床上?为什么你现在浑身无力?他又为什么在做这种事情?
        更可怕的是,你潜意识里并不抗拒。或者说,不想抗拒。
        你刚来到李家的时候,就被他生人勿近的气场吓得一个寒颤。而这么多年,他很照顾你,照顾到让你开始依赖他。情窦初开的年纪,你第一次对他的拥抱心动,那时你便意识到,他已经不单纯是你的兄长了。至少在你看来,不是。
        这份感情被你小心翼翼地隐藏着,直到你在等他放学时看到女孩子羞涩地向他递上礼物,心底泛起的酸涩至今让你无法忘却与忍受。
        哪吒是你哥哥。这个事实不断地提醒着你,总有一天,他会给你带个嫂子回来。
       在这份感情笼罩的阴影之下,你不再是自然而然地依赖他,而是有目的,甚至自私地黏着他。你自以为隐藏地很好,因为哪吒从来没有拒绝过你的任何要求,甚至肢体接触。
        哪怕你把他推倒在床上,手从衣服下摆探进去撩拨似的摸他的腹肌。他任由你的指尖顺着腹肌线在小腹游走,只在你的手碰到他挂在胯间的裤腰时抓住你的手腕,哑着嗓子说“差不多了,你哥还有事儿要办”。
        你听出他委婉的拒绝,也明白再玩下去很可能玩脱。离开他的房间,哪吒很快便把门关上并且反锁起来,生怕你再去打扰他似的。
        哪吒不知道你的失落。你也不知道,那扇门后,他回想着刚才被你触摸的感觉,自己解决了一发。
        而现在他正企图在你的身体里解决。这简直匪夷所思。
        “你在想谁?”他用力挺动一下,粗大的性器被你的穴道紧紧包裹着,向更深处探去。突如其来的痛感让你不禁咬着牙挤出了一声呻吟。
        在哪吒听来,你在告诉他,很舒服。
        “在你哥的床上,还敢想别人?”
        他对你的否认将信将疑,勾唇笑道:“我该给你下春药的。”
        春药?
        “你……给我下药了?”
       “对身体没有害,让你睡得沉一点,没什么力气而已。”他边说着,边动手解开你上身的衣服,“只是我没想到,你会醒得这么快。”
       他手指一勾,凉意便覆盖了你的上身,刺激你的乳头很快挺立起来,变得有点硬,而哪吒笑着用两指捏住其中一个把玩。
        “哥……”你慌乱地叫住他。
        “我在。”与你截然相反的冷静。
        在他应答后,你一时间想不出什么话来制止他。因为你知道,这是只有恋人才会做的事,潜意识里你想和他做。
        可你认知里的事实告诉你,你们是兄妹,你们之间永远有一条道德的红线。理智占了上风,你抓住哪吒作乱的手,声音颤抖着:“哥……停下,还……还来得及……”
        哪吒手中的动作停滞了片刻,随后他俯下身亲吻你的眼睫,舌尖勾走一颗摇摇欲坠的泪:“宝贝儿,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我爱你太久了。
       你的拒绝刺激到了哪吒,话音落下,他的动作突然变得凶狠,性器在你体内大幅度地进出。像是怕你推开他,他紧紧按住你的手腕,牙齿咬住你的乳头,舌尖舔舐着顶端,不时拉扯着。听到你带着哭腔的喘息,又心疼似的吮吸,饱受折磨的乳头裹上一层水光,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地异常色情。
        穴肉被抽出的性器带着翻出些许,你的身体颤抖着,腿间泥泞不堪。交合处的液体顺着腿根往下流,浸湿了床单。
       他的一声“宝贝儿”击溃了你的心理防线,你不再拒绝,浑浑噩噩任他宰割,本能地随着身体的感觉发出腻人的喘息与叫声。这些对哪吒而言就像是催情剂,你亲手一针一针地输进他体内,逼得他逐渐失控。
       你叫着“哥哥”,让哪吒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怒火。性器整根抽出,再整根插入,囊袋挤在你的穴口,如此往复很多次,他逼你睁开眼睛,对上你满是情欲的视线,呼吸滞了滞。
        “喜欢吗。”他说。
        你迷迷糊糊地应和着。他对你的敷衍有些不满,皱了皱眉,“喜欢什么。”
        “喜欢……你……”
        喜欢你。
        他听过好多遍了。平日里你可没少说这些来讨好他。
        不排除现在也是讨好。
        哪吒捏住你的下巴,痛感让你清醒了些许。冷漠许多的目光直落你布满水汽的眼睛,“再说一遍,喜欢什么。”
        “喜欢哪吒……”你真诚地回答着,甚至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直呼他的名字。
        哪吒。
        不是“哥哥”。
        最后一根弦被挑断了。
       与你接了一个禁忌的吻,舌尖湿润唇瓣,描摹唇纹,探入口腔,与你的舌头纠缠着,来不及吞咽的津液从嘴角流下。哪吒近乎疯狂,却又那么虔诚。
        性器终于碰到了敏感的软肉,你下意识地抱紧哪吒,牙齿咬在他的下唇。他感受到你敏感的反应,用力地撞在那处软肉。放开你,居高临下地看着你被送上高潮。
        “哪吒……哪吒……不要……”高潮的一瞬,你的体内涌出一股水来,浇在他的性器上。穴道收紧,哪吒晃神间射在了你的体内。
        回过神哪吒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潮喷了。他被你夹射了。
        并且,你高潮时,叫的是“哪吒”。
       哪吒舔舔唇,抬起眼眸看到你回避他的眼神,赌气似的又抽动着性器。
        “不要……”你下意识地拒绝。
        他太凶了,只要了一次便让你感到精力被抽走了大半。
        哪吒捂住你的嘴,整根抽出,任浑浊的液体从你体内流出。他低头看着,脸上染上了笑意。
        这是事实。
        你是他的人了。
        “不许说不要。我向你保证,这是第一次,”他敛去笑容,又将性器狠狠撞进去,“但绝不是最后一次。”
        我要把你灌满,让你身上都是我的味道。
        你是我的。
        只能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