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危险关系

Chapter Text

危险关系 第一章 all槟
基本女性角色都性转 槟槟这么好看 为什么没有粮呢
栗娜说他们都不懂也不擅长爱情。何赛有些心虚。他曾经也有过接近爱情的时候,可是发现他爱的人就在他触手不可及的地方。那个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什么关系都好,只要不是恋人!情人也罢炮友也罢,我可以给你的都可以给你。除了感情!”
大一的时候罗槟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学生会主席,奖学金一等奖,最可亲的班长。可他们之间在外人面前不那么亲密。但是私下里做的可亲密多了。年少气盛的时候彼此用手替对方打出来。这是他们的秘密。何赛想他或许因为害羞所以保持距离。他们不住在同一个宿舍,但也只有一墙之隔。寒暑假宿舍的人基本走完了。何赛就是北京的,回趟家带些好吃的慰藉一下罗槟那个少爷胃。他一直觉得的他养尊处优,是个少爷脾气。就连宿舍都挂满了蕾丝的帷幔。也多亏他的颜值和可亲的性格宿舍的人才不至于嘲笑他。可何赛第一次见到时还是忍不住慨叹:“这简直是个公主!” 可事实证明他私下只是个灰姑娘。没有替他洗衣服的阿姨,看着他在水房,冬天冰凉刺骨的凉水中搓洗衣服。何赛居然有了恻隐之心。他悄步走过去,罗槟未反应过来,不经意间回头才发现旁边的何赛。
“哎呀我天!何赛,你走路没有声音的吗?下次能别这么吓人吗?”他沾着肥皂水的手抚着自己的胸口平复自己的心情。何赛怎么就鬼使神差的握上去,“你在这儿干嘛呢?”
他倒是没躲开,或许是舍不得何赛带来的温暖。“明知故问!”
“你还自己亲自洗衣服?”
罗槟抽回了手,翻了个白眼,“我不自己洗,难道谁还能帮我洗吗?”
窗外的大风吹进来,何赛忙着脱下自己身上的棉袄把对方裹起来,“冷不冷?”
他有点摸不着对方在想什么?心想:我不冷你干嘛脱衣服给我?不过此时他渴望这嘘寒问暖被人关心的感觉。于是语气里有些委屈,“当然冷了。你刚才不是摸了我的手吗?手都快被冻僵了。”
何赛一时有些心软,连忙拉过他的手从睡衣下摆伸进去。冰凉的温度让他打了个寒颤。罗槟想抽回双手,却被对方握得更紧。“别动,我给你暖暖。”难得何赛这么强硬的语气。“今天开始我帮你洗吧。”
“啊?”罗槟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
“我们是不是朋友?是不是哥们?好兄弟就该互相帮助!”
“那我要帮你做什么?”
“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在我身边就好。”
“这不太好吧!”
“在我身边做我的好朋友就好。你,是我唯一的好朋友。”
“何赛,你.......你是个好人。”
大二的那年暑假,何赛回家盛了一饭盒酸梅汤,骑着自行车就赶过来给罗槟尝尝鲜。往常这个是汗他都在睡觉,何赛悄悄推门而入,却听到异样的声音。窗户旁的高低床剧烈摇晃,蕾丝帷幔看过去是两个人的身影,他听到剧烈的喘息,肉体碰撞的声音。罗槟不经意间泄出的呻吟和满屋子麝香味道,何赛不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屏住呼吸退了出去。愣了好久好久回到自己宿舍,隔着白色的墙壁,他甚至感觉到罗槟的声音在耳边无限放大。他像溺水的人屏住了呼吸。终于在最后发泄出来,急促的大口喘息的时候,他突然觉得他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之后他还是会给他送好吃的,会照顾他的生活,可是他们之间的秘密很少发生了。何赛也自认为不是那么旺盛的人,可是却每日渴望见到他听到他的声音。开学后他们找到了一家律所实习。实习一周后晚上一起吃饭,有个男生不请自来。他坐在罗槟的旁边的位置,揽住他的肩头,宣示主权一样的介绍自己:“我叫蓝鸿,是罗槟的男朋友。很高兴见到你。”出于礼貌地伸出手,何赛伸出右手对方却撤了回去。那一瞬间罗槟祝愿到了对方的神情。“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呗!”男人亲密的举动让罗槟有些不自然。“我家槟槟有没有说我坏话?你可不能保密啊!”
何赛一脸茫然摇了摇头,诚实的他说着诚实的话:“他没有跟我提到过你。”
“你这么不乖?居然不跟你的好友介绍我,看我回去怎么惩罚你。”
“回.....回去再说。我去一趟洗手间。”
剩下两人,蓝鸿从容的点了一支烟,烟灰弹到桌面上,长吐出一口烟圈。“你喜欢他?”如同猎豹盯住了猎物,眼神里都是挑衅的发问。
“我......”
“你的眼神骗不了别人。何况你不会说谎。不过,你和他不太可能。”
“日久见人心。”
“所以,你上过他。”
“当然没有!我们是......好朋友。”
“所以你还太年轻。你知道他有多浪吗?在床上他很需要我,之后我才能满足他的需求。你是个好人,不该跌进这深渊中。回头是岸。”
“回什么头!我不要回头!”
“不懂?都是男人,那就开门见山吧。我不会和他结婚,顶多就是肉 ti关系。他的男人也不止我一个。他其实就是个人婊子!只要你给他需要的,他就让你操,操多久都......”
一拳头过来,蓝鸿嘴角出了血。“你丫有病!”
“我不准你侮辱他!”
蓝鸿也不是吃亏的主,上去扯着他的T恤挥拳头。一时间饭店里的人都站起来,有的看热闹,有的上前劝架。何赛不是他的对手,只能抱着头,用自己的后背去迎那些拳头。
罗槟赶来连忙拉开了蓝鸿,“你干什么!”他上前去看何赛的伤势,多处已经青紫甚至开始渗血。他掏出自己的手帕替他嘴角擦血。何赛疼的右眼角抽搐了一下。蓝鸿更加生气,“你问问他,他先动的手。”
“那你也不能把他打成这样。”罗槟全神贯注的处理伤口,根本没抬头看他一眼。
“廖佳敏交代的工作你完成了么?”
“没有。”
“那就和我回去。你知道她的脾气。”
罗槟听着叹了口气。看着已经站在门口吸烟的蓝鸿,他掏出两百块钱塞到何赛手里。“去医院看看。晚上回宿舍我去看你。”
他握着那钱,望着罗槟离去的背影,刚才近在咫尺的呼吸,他可以闻到他身上清冽的味道,温柔的替他擦拭伤口,他有那么一瞬真的挺享受这个场景。
回去的时候去医院开了些药。在宿舍将瓶瓶罐罐放在桌上。将罗槟给的钱叠的整整齐齐的揣在兜里。连那块手帕都已经洗的干干净净搭在床头。罗槟回来的时候已经熄灯了。水房声控灯下忽明忽暗的灯光,和他温柔的手法,近距离的呼吸,何赛觉得又要溺水了。心跳加速,连垂在两腿边的手指都在颤抖。
“你怎么能打架呢?如果被处分了怎么办!你这辈子还想不想做律师了!”他说话有些急躁,但他听得出来都是来自于罗槟的关心。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你干嘛!怎么也开始八卦了?”
“没有,就是没听你提起过。而且......”
“而且什么......”
“我觉得他配不上你。所以长痛不如短痛!”
“宁拆一座庙,不毁一门亲。”
“你别误会,我不是因为今天打了一架就报复他。我是觉得你值得更好的人关心你照顾你。”
“何赛,谢谢你。”
大四的那个寒假,罗槟喝得酩酊大醉。
何赛在旁边陪着他。半梦半醒罗槟喊着痛。蜷起身体不住地喊着疼。他以为他胃疼,问他哪里痛,却被罗槟拽着手放在心上,“这里......这里好痛!柔软的触感隔着睡衣都感受得到。他的手掌感受到心在跳动,而他的耳边却是自己心速加快的声音。看着他的菱唇一开一合的说着话,然后夺走了他的全部呼吸。他开始化被动为主动,衔住那饱满的唇。他喜欢他的唇,一开一合间说着这世上最毒舌的话,可是吻起来那么柔软。他喜欢他用这张小嘴舌战群儒的样子,喜欢他撒娇委屈的模样,喜欢他对他笑,喜欢他对他的毒舌,喜欢他的温柔,更喜欢吻起来的样子。他剥去他的长裤。所有经验来自于中学的生理课本。可被他忘得一干二净。他胀痛的阴茎只想感受他。才进去一下,罗槟就痛的流下了眼泪。何赛吓得退了出去,急的满脸通红,不住的说着对不起。罗槟反客为主,从床头拿出润滑,用食指挖出一些,戳进自己的后穴,何赛看着这一切的发生,身上的那个人真是无比诱人。他自己套上了套子,随着罗槟慢慢坐下来,上下挺动。他抚摸着他的双腿的肌肤,手感太过美好。之后他射在套子里,丢进垃圾桶。罗槟已经睡着了。何赛抹掉他脸上的泪。轻吻在额头,相拥而眠。
第二天他早早的起来,替他买好了早餐。过了几台呢他兴奋的提着行李搬过来。
“你要干嘛?”
“和你一起住。”何赛快乐的连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
“何赛,忘掉那晚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为什么,槟。你单身,我也是单身啊。”
“何赛,你是我唯一的最想珍惜的朋友。你应该懂我在说什么。”
“不,我不懂。我只知道那晚我们都很开心。所以我该对你负责。”
“负什么责?就因为我们睡了一觉所以就要住在一起?我不是女人,我不需要你负责!”
“槟,”
“什么关系都好。除了感情,我什么都可以给你。我们之间情人也好炮友也好,除了恋人。”
在那之后,有些东西变得不一样了。何赛依然关心他,但是他们再也回不到那个亲密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