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四号和谐列车

Work Text:

  闻星尘显然也没想到路景宁叫他来看的居然是AO片,当全息画面出现在跟前的时候,因为太过刺激的视觉冲击,让他在周围信息素的撩拨下很快也有了感觉。

  这时候路景宁的眸底因为生理关系而笼着一层薄薄的水汽,这让他的神色看起来有几分迷离,又比平日里带着一丝更浓烈的欲望。

  闻星尘心头一热,俯下身去,在他的腺体上轻轻地落下了一个吻。

  感受着路景宁在他的怀里隐约颤抖了一下,闻星尘不由地把头埋在了他的脖.颈间,好不容易才强行控制住了自己的理智,声音低哑地问:“这就是你要找我一起看的片子?”

  路景宁这时候显然也意识到了眼前在播放着的到底是什么,身体随着这个吻不可控制地微微抖动了一下,也不解释。

  他可以感受到闻星尘的信息素也已经被他彻底勾了出来,此时正无形地笼罩在他的周围,越是这样,越是让人情难自禁。

  在莫名的烦躁感下,路景宁终于忍无可忍地一翻身,将闻星尘反按了回去,用力地在领口处一扯,藏在下面的腺体就这样彻底地露了出来。

  他眸底光色一转,直接将光洁的脖颈送到了对方的嘴边:“闻哥……想不想要……”

  奈何闻星尘还记得他们现在身处的环境,在这样极致的撩拨下竟然还强撑着最后一股理智,视线避开了那尽在咫尺的腺体,安抚道:“现在我们在你家里,乖,忍一忍,我去给你找抑制剂,好不好?”

  “不好!”

  路景宁全身上下都像是火烧,早就已经烦躁的不行,这时候眼见闻星尘居然无动于衷,自己干脆就直接上手了。

  他抓着闻星尘的衣领用力地一扯,只听“滋啦——!”一声,原本还整齐的领口顿时在这样绝对的力量下被彻底撕裂,露出了锁骨逛街性感的弧度。

  闻星尘也没想过路景宁居然会这样直接。

  他眸底的神色隐隐一沉,随着路景宁在他喉结处一点一点往下落去的吻,到底还是控制不住了,轻轻地在他那突起的蝴蝶骨上揉捏了一下:“别太凶。”

  只是这样轻轻的一下,路景宁却是被摸得浑身发烫,一股酥麻的感觉从体内涌出,原本还如狼似虎的样子瞬间彻底瘫软了下来,舒服地沉吟了一声。

  然而他手上的动作还是在不甘示弱地继续着,顺着闻星尘的胸膛一点一点地往下,最后停留在了身下的某处。

  闻星尘在他这样的举动下闷哼了一声,Alpha的信息素就这样张牙舞爪地彻底炸开了。

  路景宁在这样过分具有侵占力的气息下整个人都仿佛化成了水,却强忍着内心疯狂冲撞着的欲望,轻轻地在他的耳边吹气:“闻哥,你硬了,你也想要我。”

  他的声音前所未有的轻柔,伴随着全息影片中若隐若现的沉吟,成为了催发欲望的背景音。

  在那双手的套弄下,闻星尘的呼吸声也不可控制地越来越重,终于忍无可忍地掐住了路景宁的腰身,将他反压在了身下,顺势轻轻地揉捏了两下:“就这么着急?”

  “嗯啊……”

  此时的路景宁可以说是敏感至极,虽然只是这样简单的接触,依旧足以让他感受到极致的快感,双腿伴随着这样的动作微微地绷直了几分,下意识地缠上了跟前这个男人的腰间,下意识地蹭动着。

  他动情的时候完全没有平日里放纵肆意的样子,像一只充满欲望的野猫,美得愈发惊心动魄。

  闻星尘手上的力量由轻往重慢慢地递进着,早就已经经过过几次磨合后,他似乎越来越懂得在做爱时候怎么样才能让他的Omega得到享受。

  所有的情欲不知不觉间被挑弄到了最高潮,就当准备肆意爆发的时候,却是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显然,谁也没想到路空斌会在这时候找上来。

  所有的动作下意识地停下,可以感受到暧昧的空气静静地盘旋在周围。

  路景宁双颊绯红,紧贴在一起的胸膛不可控制地微微颤抖着,虽然他大概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是身体的本能反应让他对这样的戛然而止感到极度的不满。

  他试探性地挺了挺腰身,肌肤的摩擦让他的呻吟下意识地滚到了嗓子口,却是被闻星尘的手紧紧地捂住了。

  到了嘴边的声音彻底卡住,可越是这样,体内的欲望却在这种场合下被酝酿到了极致。

  过分挠心挠肺的感觉下,让路景宁下意识地就想要索取,这样的念头一旦酿开,使他整个人就这样朝着闻星尘的身上蹭去,双手更是肆意地顺着身体两侧抚过,一点一点地落到了对方的背部,轻轻抚摸。

  他可以感受到这个背脊完全紧绷了起来,在这样几乎算是偷情的极致场面下,过分的克制使得转眼间就泛起了一层薄汗。

  越是无声的氛围,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越是如同滔天的浪潮,疯狂地肆意纠缠着。

  所有的呻吟都被死死地锁住了嗓子口,过分的克制下,让闻星尘垂眸看来时,眼角都不可避免地带上了一丝源自于情欲的猩红。

  直到外面的脚步声渐远,所有的禁锢和枷锁仿佛被彻底解开,一切的压制自此铺天盖地地席卷而至。

  闻星尘的声音传来,过分的隐忍下,已然克制到了极点:“好玩吗?”

  路景宁在这样的撩拨下,自己却也早就已经陷入了彻底混乱的边缘,此时将他一把揽了过来,几乎撞在一起的过近距离,让他沉重的吐息从闻星尘的鼻息间吹过:“星尘,标记我……”

  闻星尘没有回应他。

  下一秒,路景宁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他可以感到自己在巨大力量的牵引下彻底翻了个身,整张脸就被彻底埋进了柔软的被子里。

  只是肌肤和被褥的摩擦,就让他的身体隐约地颤栗了一下,双手抓住了床单,紧紧地拽进了掌心。

  闻星尘跟前,这具赤裸的身体一览无余,此时,路景宁过分白皙的肌肤上可以看到刚才爱抚过后淡淡的泛红的痕迹,从腰间到臀部,落入眼里却反倒带有别样的诱惑。

  就当他俯身探入的时候,因为过分舒适的感觉,这样诱人的身体轻轻地颤抖了两下,仿佛蝴蝶隐约煽动的翅膀,在下体突然涌入的滚烫感觉下,路景宁轻轻地呜咽了一声。

  闻星尘缓缓地将他压在身下,听着耳边这样沉重的喘息声,徐缓地身出手去,摸索到了对方的手背,十指紧紧地扣在了一起。

  手指间传来的温度有些过分温暖,让路景宁原本紧绷的身体下意识地松懈了下来,腰身也瘫软下几分,彻彻底底地将自己全部地交托给了这个男人。

  闻星尘从背后半搂着他,长驱直入,一点一点地开拓着新的战场,一点一点地宣誓着这里绝对的占有权。

  完全的融合下,终于让两人的情绪达到了最高潮。

  这样的穿插变得愈发剧烈了起来,激烈的动作让路景宁吃痛下闷哼着咬紧了唇,随后,只感到一股热流汹涌地冲撞而来,让他下意识地拽紧了手,只感到极度的快感也跟着席卷而来。

  猛烈的欲望冲到了顶点,终于,得到了共同的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