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宛若星辰

Work Text:

“青叶,你就不能快一点么?”

“我有在努力啊!”

渡濑青叶慌慌张张地把衬衫塞进皮带里,然后苦大仇深地研究起领结的打法。迪奥这么一催,他索性胡乱地绕了一圈,像平时捆绑物品那样系了个死结。

“你还真是笨手笨脚的。”

迪奥实在看不下去,他上前一步,修长的手指灵活地解开那个敷衍的“绳结”,认认真真地系了一个标准的领结,并把翼状立领拉出,折了两个标准的小三角。

“好了。”他半是嫌弃半是满意地说。

“哦哦,迪奥你好厉害!”

“那是当然。”

身姿和穿戴各方面毫无纰漏的贵族公子理直气壮地接受了这一赞美。

晚上是联合在夏威夷基地的庆功宴,庆祝前一阵子对敌基地空袭作战成功,因为不止是Cygnus号停泊在此、别的高级船舰也还没有返回自己的基地,庆功宴的规模不同于Cygnus的青叶欢迎会那样的小打小闹,因此特别要求所有人员都正装出席。

所谓正装,也就是礼服装,无论是什么阶层的士兵都会为了应付各种各样的场合而准备一套。当然渡濑青叶,这个来自过去的少年是没有的。体型相近的迪奥只好把自己的黑礼服借给他,自己穿了那套(一直觉得)非常娘娘腔的白西服。

但某个笨蛋还是不知满足,对着穿衣镜扭扭捏捏地左看右看,“迪奥,会不会有点怪啊,果然我还是不去了吧……”

迪奥没理他。

“青叶,过来。”

“男生用香水什么的好奇怪啊不要——”

 

青叶还是被迪奥拽出了房间,他像被送到宠物店打针的小狗那样僵硬地跟在迪奥后面,时不时想回头又被迪奥拽住,最终还是乖乖走到了人声鼎沸的会场。

第一个遇到的熟人是真由佳,画着淡妆穿着粉色小裙子,结结巴巴地和他们打招呼,“青、青叶君,今晚的礼服很、很适合你哦……还有迪奥也是。”

“3Q啦,我第一次穿会不会很奇怪,一直在紧张呢……”

“啊呀呀讨厌,温伯格少尉也好帅,弗洛姆也好帅,我到底选谁才好~”硬过来插话的是亚涅莎,被她挽着胳膊的弗洛姆简单地喊过他俩名字就权作问候了。

“对了,你们看到雏了吗?”青叶越过人群四处张望着。

“雏.里亚赞?在那边的说。”弗洛姆指了个方向。

“谢啦。”

一眼就看到倚在窗边的身影,青叶也顾不上许多,逆着人流就挤了过去,他像复读机一样不知疲倦地一声又一声叫着她的名字,兴奋得仿佛好不容易收起来的小狗尾巴马上要蹦出来。

“对、不、起、啊,迪奥。”

直到确定青叶已经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弗洛姆才做了个道歉口型,但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很难让人怀疑他不是故意的。

迪奥并没有看向他,反而一直望着青叶离开的身影,精致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他俩最终随便吃了点什么就逃出了大厅,因为还是少年人的体型,被高大的成年人阴影掩护着,溜出来的时候异常顺利。

一到了人少的地方,渡濑青叶就迫不及待地扯开了领结。

“青叶,我觉得那样子也很适合你呢。”雏有些惋惜地说。

“诶,可是很热嘛,透不过气很难受。”

“噗,说得也是,还是在孤岛时那种狼狈的样子比较适合你。”

完全没想到雏会和自己开玩笑,青叶一时语塞,但看到她得逞的开心地笑着,他又把诸如“好歹我也救了你啊”之类的话咽了回去。

“雏,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

“留下来吧,舰长也同意你可以留在这里。我说过的吧,Cygnus的人们都很好,一定会接纳你的。况且,留下来的话我也可以照顾你什么的……”

“谢谢你,青叶。”

弓原雏露出了疲惫却感激的笑容,她紫宝石似的眼睛里好像有星星在跃动,一时间渡濑青叶觉得心跳有点快,是比赛结束前一个决定性的三分球在篮框处摇晃将进未进那种的紧张的心跳。

他不好意思地避过了她的目光,“我也没做什么事啦。”终究隐去了哀求、争辩以及拍下胸脯保证(甚至要写军令状)的那一段。

“那,时间不早了,晚安,雏。”

“嗯,晚安,青叶。”

她站起来把青叶送到门边,再次恋恋不舍地说了声明天见,青叶点了点头,这才惊觉他进了少女的房间(这是第一次)、并且和她坐着床沿聊了这么久。于是他冲着雏有点抱歉而又害羞地笑起来,并等在门口,直到雏切实地关上房门。

 

“渡濑青叶。”

那是迪奥,似乎已经等了好一阵子。他站在拐角阴影处,表情晦暗不明。

怎么了?他们这些机师的房间确实在同一层,但青叶明明记得迪奥和自己不同,是住在另一侧的。

“迪奥,我明天把衣服洗干净了再还你。”

迪奥摆了摆手,示意不是说的这件事。他朝这边走来,走近后青叶才看到他脸上的红晕,不止脸颊,那红晕还蔓延到耳根和脖颈处,迪奥的皮肤本来就偏白,更衬得那片红色如火焰一般。

喝了酒吧?还喝了不少的样子。光站在那里就已经摇摇欲坠了,青叶忙上前把即将倒下来的迪奥扶住,一靠近酸腐的酒气就冲鼻而来。

哇。

青叶皱了皱眉,但随即又露出了然的微笑。迪奥这种严于律己的人平时是不会这样放纵的,攻打佐基里亚基地的协同任务成功完成,增加了新队友,连迪奥也会感到高兴吧?在庆功宴上多喝一点也是很正常的,只不过自己和雏偷偷溜出来罢了。

“迪奥,我送你回房间。”

青叶把同伴软软的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另一只手扶住迪奥的腰,刚要走就被迪奥拦了下来。

“青叶,我,我想去你那儿……我有话要跟你说。”

 

一进门还未开灯,迪奥立即把门锁上,速度之快完全不像个醉汉的样子,青叶吓了一跳。

“迪奥你怎么了嘛。”

金发少年没有正面回应,他直直地望向青叶的眼睛,提了另外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青叶,我问你,你对我和雏都怎么看?”

“啊?突、突然说这个……迪奥是个好人,帮了我很多次,雏的话,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不是问这个!”他像是被冒犯了一样,突然生气地抓住青叶的领口,“我想问的是,你更想和谁coupling!?”

“诶,我也……”

青叶迟疑了,难道醉鬼的第六感都那么敏锐?他听艾维拉说过他和雏coupling的时候指数更高、他自己也感觉行动起来更加灵活,但是对迪奥而言,无疑相当不公平。

青叶觉得很棘手。

如果不得不选一个。

“我不知道。”

青叶只得实话实说,他不喜欢欺骗别人。

“是么。”

仿佛得到了预想之中标准答案的回答,迪奥反而笑了,是那种如释重负的笑容。

“做吧。”

青叶完全跟不上他转换话题的速度。迪奥已经把手中的外套扔到一边,从裤袋里掏出一个瓶子丢给青叶,开始解自己衬衣的扣子。青叶呆呆地望着他,他的手中是迪奥丢过来的润滑剂。

见青叶不为所动,对面的人立刻扑过来气势汹汹地脱他的衣服。

“迪奥!等等!你要做什么啊!”青叶手忙脚乱地护住自己,大喊道,“你今晚好奇怪啊!”

“你不是最喜欢这件事么?”

迪奥一点点凑上去,青叶一步步往后退,最终被逼到了角落里,眼睛对着眼睛,鼻尖几乎要贴上,他低声笑道,“你不是最喜欢我的身体么?一直都对我做着过分又糟糕的事呢,这副身体早就变得奇怪了……”

这么近的距离,那股清爽的海洋香气,被酒气盖过的同款香水,终于冲进他的鼻腔,若有似无,隐隐约约,和他自己身上的味道混合在一起。

青叶眨了眨眼睛,整个人都愣住了。

迪奥伸出手,一把握住他的下体,青叶倒吸了一口气。那一瞬间他脑海里闪过的是雏的笑容。

“等等,迪奥,我真的没有那种心思!”

青叶的分身正如他所说一般毫无精神地耷拉着。他把手搭在迪奥的手背上,“迪奥,我们不要再做了吧,总觉得有点奇怪……”

“是吗,是因为她的存在吗?我连这种价值都没有了?”

迪奥抓住他的领口大喊。

“和雏没关系吧!我只是需要想想……”

青叶也觉得自己说话毫无底气,此刻他虽然直直地看向迪奥,但他在害怕那双蓝眼睛会看透一切。

“够了,我知道,我全都知道。”

迪奥放下手来,不再纠缠,而是捡起自己的衣服转身往门口走。他的步伐沉重,转过身的瞬间表情有些落寞。

“迪奥你到底怎么了嘛,不要哭。”

“我没有哭,才不会像你一样爱哭呢。”

青叶拽住他,迪奥转过脸来,那是万里无云的碧空一样的眼睛,没有下雨。

他又一次天真地揣测了迪奥,以为他哭了,但是他并没有。

正如同那次拍摄宣传影像的时候,他遇到了危险,以为开着量产Valiancer的迪奥不会来救自己,但是他也没有。

“迪奥,今晚和我一起睡吧。”

 

“啊啊,我就知道你在这边。”

“……”

“这样真的好吗?”

迪奥虽然起了个大早,但还是被弗洛姆抢了先,后者已经在走廊上抱胸等他。

“啊,当然。”

他把最后一个扣子扣上,然后仔细把衣服拉平。在他身后是熟睡的青叶,他们第一次什么也没做、单纯地相拥而眠,这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安心感。可这种安心感从现在起就不再属于他了。

他的脑波已经不适合参加需要Coupling的战斗,没有办法和青叶以外的人连接对于Cygnus号乃至联合军毫无意义,现在重新接受相关训练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

但不去尝试是不行的。

迪奥深知这一点,他已经写好了调职申请。

“你真的舍得离开青叶嘛。”

弗洛姆来送他,他非常感激,尽管他不会过度表现出来。但自己没有理由向弗洛姆说多余的私人事务。因此他并未回话。

迪奥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眼神清澈,全然没有酒醉的样子。还真想知道他昨晚到底有没有喝醉呢,借着喝醉的理由临阵脱逃可是太狡猾了,从小浸泡在西餐用酒里长大的温伯格少爷啊。弗洛姆突然笑出来,捶了捶他的胸口,“你也是一个观星爱好着呢,迪奥。”

像是承认,又像礼貌道别,迪奥只是小幅度点点头,留给弗洛姆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如果喜欢一颗星星,不能把它攥在手心里,只能仰望它的光芒’么。”反复念着不知何时不知何地不知何人说过的话,同期生沉沉地叹了口气。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