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思春期少年

Work Text:

01
迪奥的腿非常漂亮。

尽管称赞同性的腿“漂亮”什么的非常奇怪,坐在座位上的青叶却是由衷地这么想,他正对着电车门,恰好可以看见站在门边抓着扶手的迪奥。周末的电车被人群挤得水泄不通,在林立的大腿小腿中,光线发生微妙的折射,从门口处投射到青叶的眼睛里。

恰好将迪奥的身姿映射在他的视网膜上。

迪奥像刚来70年前时那样,穿着白色的吊带露肩长袖针织衫,下身是深棕色的百褶裙,初春时节的气温介于微妙的温暖和寒冷之间,于是迪奥的膝盖以下是厚厚的泡泡袜,接着是女学生常穿的皮鞋。

裙子和袜子之间露出的真空,是被称作“绝对领域”的存在。可一小截白皙的大腿直接过渡到了毫无形状可言的泡泡袜也未免太让人觉得可惜。

但是青叶却不这么认为,毋宁说,他的脑内已经完整地勾勒出迪奥从大腿到小腿的曲线,就像补全一副拼了大半的拼图那样容易自然。

毕竟他已经见过很多次了。

间接的是迪奥穿着白军装的正常姿态、穿着便服去采购的休闲姿态和从Bradyon出来的贴身驾驶服姿态;直接的是在夏威夷基地玩水时的泳裤装束、一次误打误撞进了浴室刚好碰到只裹了一条毛巾的迪奥,还有就是……

呃,在这么多人的电车里想什么呢!?

回过神来的青叶脸一红,如果此刻迪奥知道了他心中的想法,一定会直接给他一拳然后气呼呼地走人吧。青叶紧张地瞅了瞅门边的“少女”,见他只是紧盯着右边的街道、一次也没往这边看过,青叶不免偷偷松了口气。

于是,他任由自己的思绪飘浮着,从迪奥被泡泡袜包裹的小腿一直飘到了Cygnus上。迪奥从下方直直地望向自己,那双浸泡在欲望之海里的眼睛也没有减少一分不服输的干劲,结实的小腿紧夹着他的腰,力度之大几乎要把他从中间一分为二。他们每次打架都是普通的吵架,每次做爱才是真正的决斗,直到把对方弄得奄奄一息伤痕累累才罢休。迪奥总是最先站起来离开的那一个,他固执地不说一句话、也不需要青叶做清理工作,宁可自己慢吞吞地套上裤子,他的长腿拥有新雪般的洁白、透着健康的粉色,光是从背后看着,青叶就全身发热,也不顾自己已然筋疲力竭的事实,把迪奥又拖回了床上。

人群前后晃了一下,不知不觉电车停了下来,是某个站,离他俩要去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

02
迪奥的身子晃了一下。和鞋子无关,纯粹是因为自己在电车上硬站了两个多小时,期间抢到座位的青叶不止一次劝他和自己交换位置,迪奥也都不屑地拒绝了。

“笨蛋,我的体力可比你好多了。”

De-Coupling的事后表现完全是意外,但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早在训练机关的理论课上,迪奥就知道“接受”的那一方消耗的体力更大。每次他从驾驶舱下来,看上去都像个饱受摧残的实习机师。最初他对自己为何不是发出请求的人感到委屈不满甚至气愤,但后来总算明白了艾维拉他们的苦心。毕竟渡濑青叶没有接受过任何系统性的训练,身体各方面数据还不清楚,这等工作托付给记录一片空白的平民就完了。而他,迪奥.温伯格,是Cygnus号的王牌机师,他的队友更需要依赖他。

拥有极高自尊和军人自豪感的迪奥以此说服了自己。

这是任务,不要意气用事。

即使他俩的关系已经发展到现在,迪奥也还认为青叶是自己的保护对象,地位要比菲欧娜低一些,形象要比行动不便的菲欧娜更无能一点。

没想到走动的一瞬间还是有点发软。

青叶走过来扶他,第一次被迪奥甩开了,他又固执地第二次贴上来,这次迪奥怎么甩也甩不掉,索性随他去了。迪奥低着头,觉得脸上有点热,很容易想象打扮成女高中生的自己和青叶在一起在路人眼里是什么样子,来到过去一周,多多少少习惯了短裙下面凉飕飕的感觉,但还没有习惯镜子中和旁人眼睛中自己的模样。

何等羞耻啊。

迪奥只敢死死地盯着地上的砖石,好像视线可以变成刀刃把路面切开让他潜进去似的。

“迪奥,你先坐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买两瓶水来。”

“诶等等,我不需要……”

明明已经可以看见热闹的商业街入口,不如快点买完东西快点回去。何必要浪费时间呢?迪奥本想回绝但没能成功,这边运动神经超常的青叶已一溜烟跑没影了。迪奥也只得接受他的善意,乖乖坐在街心公园的长椅上边揉着小腿边等着他。

才刚坐下不到一会儿,就有几个人围了上来。

“可爱的小姐,你一个人吗?”

“多孤单啊!”

“要不要和哥哥们一起去玩?我们知道很多有趣的地方哦。”看上去像是这伙人的头目的人笑得刻意而虚伪。

“……”

迪奥连一个字都懒得吝啬。

他站了起来,毫不畏惧地盯着他们。

那是充满勇气的眼神。

对方第一时间被震慑了,反应过来后立刻恼羞成怒。迪奥察觉到站在自己后面的人靠前了些,而正对着自己的人要从腰间抽出什么。

他也绷紧了肌肉,隐隐摆出一个近身格斗术的步法。

“抱歉抱歉!”

一个不读空气的少年莽撞地冲到这边来,生生挤进暴风圈的中心,并把包围圈撞开了一个口子。

“她不是故意惹到你们的,实在对不起!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少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转身飞奔。

“喂青叶!停下!”

“不要!”

“我、说、停、下!”

“我拒绝。”

渡濑青叶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只会固执地做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包括现在也是一直拽着迪奥拼命地向前跑,即便被抛在后头的某群人已经彻底变成一团黑黑的云雾,逐渐变薄消失。

什么啊,这样自己看起来不就是被庇护着的弱者吗?

迪奥拼命甩着手,但青叶并没有放开他。

他们还是一直在跑,初春的寒风像冰片一样砸在脸上,皮鞋在石板道上敲出急促的嗒嗒的声响。

“渡濑青叶!你真的是个笨蛋!无药可救的笨蛋!”

也不知道跑到哪里,迪奥终于从这种惯性运动中停下来,顺带像刹车阀一样拉停了青叶。

“你以为我打不过他们吗?我可是堂堂正正的自由条约联合军的少尉,比半路出家的人不知道好了多少。”

“迪奥,你没看到他们有刀吗?”

“看到了,然后呢?”迪奥挑了挑眉。

“迪奥,我不希望你受伤。”

“我怎么可能……”

正准备驳斥的迪奥冷不防被一个深吻堵住了话头,不算特别高明的吻,但就从初吻以及随后练习的对象都是彼此这一点上,迪奥也没有资格嫌弃青叶或是嘲笑青叶。他们像打仗一样争夺着主导权,虽然不过是类似于两只小狗在草地上翻滚着玩耍程度的战役。

“迪奥,对不起。”青叶先停下来,他诚恳地望着迪奥,“也许是我只在乎自己的感受。你是对的,迪奥很强,以一敌十也没问题;但是我不行,我没有赢过他们的自信。但我也是个男人,也会想要保护喜欢的人啊。这就是我的方式。”

确实是……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

注视着那双纯净的松石绿的眼眸,迪奥突然变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反而觉得自己至今为止的过度保护是一种罪恶行为。

怎么办,心脏怦怦跳得好快。

他避开了青叶的视线,装作找路而四处张望。糟糕,迪奥发现这是一条深不见底荒无人烟的小巷。

这时青叶的脸再次凑上来。

 

也许是因为穿着女装,也许是因为就在外面,也许是因为刚刚经历了一次天涯海角的逃亡,迪奥已无力抵抗青叶这般热情的吻。他也不想抵抗。

青叶的手从裙子下面探进去,顺着泡泡袜顶部抚摸着他未着一物的大腿内侧,迪奥像过电一样全身都哆嗦起来,发出不成调的呻吟。那是自己和青叶无数次验证过的敏感带之一。

“迪奥,我刚刚有一点小小的高兴,又有一点小小的骄傲。”青叶的左手又探入迪奥的上衣,沿着肌肉骨架线条游走,他的右手倒还在下面,但已不满足于腿部,直接向内裤包裹的东西发起进攻。

“诶……什、什么?”

“迪奥的这里是我的,”他捏了一把乳尖。

“这里是我的,”右手用力揉了一下臀部。

“这里也是我的,”啃了一口露出的锁骨。

“还有这里,这里也是我的。”

青叶笔直的视线盯着的是自己心脏的位置。

“你、你在说什么傻话!”

“不承认的话我们就来问下它好不好?”

青叶直接拉下他的底裤,高涨的欲望猛地弹出来。青叶恶意地笑了笑,又快又猛地帮他套弄起来。

“啊啊……青叶……你难道要在……这里做?”迪奥瞪着他,虽然是生气的表情但是毫无魄力可言。

“不行吗?我想要迪奥,现在就要。”

小狗一样可怜巴巴的眼神。真是败给他了。

 

迪奥背抵在墙上,腿交叉着像考拉一样挂在青叶的身上,释放以后的青叶会变得特别不想离开他。现在也是,他的欲望还塞在迪奥的体内,和那些释放出来的液体一起把里面填得满满的。

青叶趴在他的肩头平复着呼吸。

“呐,我说迪奥,你还是不要再穿女装了,就穿我的好了。”

上街买衣服却变成这样?迪奥觉得有些不爽。

“也不是我想穿的,因为是任务……”

“别管什么任务不任务!迪奥这样穿太可爱了,一点不希望被别人看到。”

青叶抓住他的手指,亲昵地吻了吻。

“……青叶你这个变态!滚出去!”

“迪、迪奥,别乱动,我、我又会想做的……”

 

0-0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