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耳鼠6

Work Text:

现在走还还来得及,真的:)

 

 

 

 

 

 

 

 

 

“第……第二窝?”你差点没有找到自己声音。
“对呀,这几个宝宝们再过几个月就要离开我们了,”耳鼠说着捧起一只吃饱了的儿子亲了两口,小老鼠吱吱叫着用短小的四肢抱住爸爸的下巴,像在回应他的期待一样两只小豆眼冒光。
“几个月??”你简直不敢相信,这四块身上掉下来的肉不等你来得及表现母爱就要离开了吗?!
“我们繁殖周期可是很快的,”耳鼠把小老鼠放回你的胸口,后者又娇滴滴的吱吱叫着,在亲昵你这个妈妈。
你搂着毛茸茸的儿子们,眼泪差点因为这番话掉下来。
虽然知道动物跟人不一样,一想到他们这么小就要离开家谋生活还是难过了起来。
“所以啊,”耳鼠拿过一大捆被子横在你肚皮上,小山堆一样高的被子阻挡了你和小老鼠们的视野,与此同时,你有了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我们还是快点生新的一窝小老鼠吧!”
上半身有儿子守着他不敢动,这被隔开的下半身……要糟。
一个月未曾被异物入侵的狭窄路径似乎变得更加紧实敏感,耳鼠只是轻轻用粗壮的蹭了几下你就觉得那张毫无廉耻的小口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发出“咕啾咕啾”吃不饱似的贪婪水声。
妈的!几个儿子还在这里呢你这个禽兽!
你刚想骂耳鼠无耻,两只刚刚一只在熟睡这会醒过来眼睛还未睁开就摸索着找乳头,胸前被小老鼠爬过的麻酥酥触感和耳鼠已经越来越熟练的技巧像一把熊熊燃烧的火把,片刻间点燃了你理智的草原。
耳鼠找准位置,重重的撞了进来,你被他的粗暴刺激得简直要从床上弹跳起来,偏偏胸前的小崽子还如饥似渴的含着乳头吸吮乳汁,小小的牙齿还时不时磨到你脆弱的皮肤带起一阵又一阵颤栗。
“混蛋……!”你想抓着床单分散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不让它们击溃你的意识,又只觉得全身都在晃动怕儿子们被甩飞用手虚搂着——很快你就意识到不止你在晃,整个木板床恐怕是都要塌了。
你上身动弹不得,下身却早已被肏的熟透了,耳鼠变着花样的戳弄让你完全放弃了抵抗把自己交给他处置,却让为所欲为的这个家伙越发得寸进尺。
你刚刚攀上一次顶峰,意识还是一片空白,忽然觉得胸前一空,是耳鼠把四个小崽子抱走了,你大开着酸软的腿连合拢都做不到,不想耳鼠飞快的回到了你身边,连通报都没有一声就又急急的把自己送回温暖的通道。
“好羡慕宝宝天天都可以霸占xx的这里。”耳鼠终于有资格扒开棉被握住了你的两团,他一掌握在手啧啧有声的吸吮起来,原本就因为喂过四只小崽子奶水已经所剩无几,耳鼠却不满足似的用力吸吮它们,像是寻找残羹冷炙的乞人一样不吃饱不罢休,你被他各种意义上鞭挞得几次哭叫出声摇着头哭喊不要继续下去了,耳鼠却打着xx每天喂小老鼠时间那么紧只能趁小家伙们睡着了努力怎么可以随意放弃的口号完全不肯放过你。
接连换了三个姿势,体内的精液已经多到只要耳鼠抽出来就会流一床单的地步,后者却还蠢蠢欲动着有再来一发的意愿。
“上一窝宝宝是每天都交尾得到的,”耳鼠不安的摸着你注满精液的小腹,自言自语着,“三次到底够不够xx再次怀上呢,要不要再来一次呢。”
你的腰身大腿已经酸软得抽筋了好几次,你不得不求耳鼠今天放过你,你保证明天会后天和大后天也会找时间配合他交尾,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继续了。
“嗯,xx的话,无论多少小老鼠都会为我生的吧?”耳鼠搂着你,毛茸茸的脑袋在你下巴蹭来蹭去,蛰伏在你体内的物件也随着他的动作在你体内转了个圈,激起你一声受不住的呜咽。
一个月后,你又一次顶着半隆起的腹部坐在了育儿室里,怀里是四只嗷嗷待哺的幼鼠,屁股却坐在耳鼠越发坚硬的某个部位上,你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耳鼠说你怀孕了只蹭蹭不进去,但你深刻的怀疑他这话真实性。
没过五分钟,你就确认了自己的判断没有误差。
你被耳鼠坐在椅子上自下而上凶猛地顶得不住抽噎,两只小老鼠被放进婴儿车里午睡,另外两只还随着你身体颠动的幅度紧紧扒着你的乳肉吸吮乳汁,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被甩飞出去——它们已经习惯了妈妈时不时就要高难度喂奶的“爱好”,只当是妈妈喜欢这么做,完全没有考虑谁是让妈妈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
“抱歉啊xx,一想到你在怀着我的小老鼠同时给已经生了的小老鼠喂奶,我就……”耳鼠的声音带着哭腔,“呜呜,xx,我是不是因为太幸福了所以变得任性了啊?xx不会因此讨厌我,离开我吧?”他说这话的时候还在你体内狠狠搅动了一圈,让你低声抽泣的声音拐了三个弯。
你顾不上回答了,全身心都放在了体内那根让你快乐得不知所云的东西上——你隐约觉得自己可能这一生都要被老鼠彻彻底底的缠住了。
无论是正在侵犯你的大老鼠,还是你怀里抱着的嗷嗷待哺的幼鼠,又或者是距离产期不到二十天的新生儿。
“耳,耳鼠——”
“xx?”
“拜托,更多的——呜呜!更多的给我!让我给耳鼠生多少小宝宝都可以……呜呜呜,拜托了,给我更多……”因为耳鼠分心,连着两次都没有攀上顶峰的你哭着摇头,发丝全部被汗水黏在身上难受极了。
被你刺激得更加兴奋的耳鼠将你放在桌子上准备新一轮入侵的的时候,你突然想通了一件事。
你早就堕落了,还是心甘情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