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烟罗

Work Text:

烟罗犹豫着自己是否真的该进去。
在时而虚幻时而化实的烟雾一番挑逗下你的身体已经摆出了完全欢迎的姿态,甚至摩擦几下还能听到小嘴吃不饱似的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烟罗被吸吮的难耐不堪,发狠着用力磨了几下,引发熟睡中的你含着哭音的呢喃声。
烟罗像像自我折磨一样期待着你突然睁眼看见眼前的一切,又害怕你会苏醒与他的关系降到冰点。
最后他还是没能跨过那条界限,逼迫着自己抽离射在了手心里——虽然他想让你在剧烈的颠簸与快感中被他生生从梦境中剥离,在你恐惧的低泣声里强迫她看向已经被你强势挺入的交合处,用自己充满肮脏欲望的物件捅开她未经人事的狭窄甬道,在她耳边威胁的低语如果不配合就全部射进去让她生下妖怪的孩子,最后在畅快淋漓的释放中欣赏她的表情让自己的占有欲得到极大满足。
但他没有。
烟罗一直记得,你是他的心上人。
是他这个毫无存在感的烟雾的心上人。
他对你有欲望,但是他不会选择两个人一同堕落,比起你哭泣着在自己的身下承欢,烟罗更希望看到你的笑容,和你主动送上来的亲吻。
每天神出鬼没的操纵烟雾出现在你面前,他何尝不是为了引起,再引起,恨不得把你的注意力全部夺过来据为所有——他还要继续忍耐下去,试探你的心意,为了人类最愿意接受的两情相悦而将自己的爱意按捺下去......
等烟罗真正从这次自导自演的考验中恢复神智,天边已经渐渐亮起来了。
他将你的睡衣睡裤穿好,抱枕赛回你的怀里——末了还局促的检查了一下自己有没有情难自禁的在哪些明显的地方留下痕迹。
最后,他一直待到了你的睫毛微微颤动,即将苏醒的那一瞬。
你睁眼的瞬间,一切已经烟消云散,在晨曦中勉强可见的稀薄雾气中,你迎来了新的一天。
“奇怪,为什么有烟罗的味道?”你梳洗打扮的时候闻了闻自己的袖口,不知昨天那只袖子是怎样在被烟罗抓着手疏解自己的时候受到了“肆虐”,自言自语道,“算了,肯定是我太想他了……”
这家伙什么时候才会跟你告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