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毕方3

Work Text:

你羞愤欲死的扯着自己最后一件遮羞布——早该想到心机鸟会吃儿子的醋,但是你没想到毕方的下限随着感情升温越来越低,无论你怎么软磨硬泡他都要当着儿子面跟你久违的干柴烈火。
“我的羽毛盖着你呢,他不会看到的。”
“你当你儿子傻吗!看不到还听不到吗!”你气的踹了毕方一脚,踹完才后悔的想起毕方本就是在靠羽翼维持平衡。
毕方一直紧盯着你的脸,没有错过你细微的表情变化——他妒火中烧的心因为你的小懊恼软化得一塌糊涂,这个从以前开始就满脑子都是怎么取悦你的妖怪又开始幸福的冒泡:xx是我的,xx生了我的孩子,虽然为了绑住xx在我身边不得不照顾那小电灯泡,但是这样xx就可以永远跟我在一起了,就算xx不爱我也会因为孩子留在这里……以下省略一万字,这大概就是现在毕方发呆的时候想的大部分内容,还有一部分是单纯的“xx怎么怎么样”格式的刷屏。
如果你知道毕方心里在想什么,一定会吐槽——生蛋的明明是你,像个毫无安全感的产妇的那个人,反而是毕方。
但是你现在没法思考——毕方的手指在你的嘴里灵活的翻搅着让你发不出声音。
他刚刚大概是在做点心给你,手指上还有甜甜的蜂蜜味,你来不及躲闪的舌头被他爱怜的逗弄着,唾液很快就控制不住,满溢出来沾湿了枕巾。
胸口的衣服被推到领口的时候,你已经做好了接下来会迎接什么样狂风暴雨的觉悟了——平坦了十几年的圣地终于等到自己哺育后代这一时刻,开始完全不受你控制的日益丰满起来。
这一个月你每天忙前忙后未能及时关照它的变化,此时突然大咧咧的全部呈现在毕方面前,让你竟然像回到了初夜那天晚上,异常羞涩。
毕方没有再用言语逗弄已经因为羞耻快要冒烟的你,而是直接用实际行动去代替无法吮吸母乳的孩子去清空储备粮。
毕方锋利的牙齿时不时会在顶撞中不小心磕在你柔软的乳肉上,你无一例外的被刺激的呜咽一声,夹紧了兴奋着的入侵者,然后换来更加凶猛的对待。
如果不是顾忌着孩子就在床头,毕方可能早早的收了盖着你们的双翼让你自己跨坐在他身上,诱惑着你亲力亲为,然后着迷一般盯着你自己努力攀登顶峰的忍耐神情——你今天倒是省了分力气。
羽翼覆盖的空间过于闷热,毕方少见的展现了交欢中狼狈的一面,汗湿的发丝丝状地贴在了脸侧——大概是觉得汗湿的额前发碍眼,毕方抬起身子一把将它们捋到头顶。
你本来被折腾的拼命咬着手指才能控制自己不发出声音,看见变成背头的毕方,你呆住了,所以在紧接着的一记重顶中没能及时忍住,发出了相当大一声喘息。
然后你俩都跟做贼一样的屏住了呼吸,仔细去听那个蛋的动静。
毕方嘴上说是不在意,其实还是很怂的嘛——你听了半天觉得蛋可能没注意到刚刚的声音,松了口气。

在蛋孵化出雏鸟小妖怪,雏鸟小妖怪又变成少年小妖怪之后的后续小剧场

那个还没出生就围观了活春宫的鸟蛋:
妈,其实当时你跟爸的动静,我全听到了。
你:???
那个拼命维持平衡才没有从剧烈摇晃得像是地震了一样的窝里掉出去的大难不死之蛋:
我还活着,真的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