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深海沉溺 ·六】——早餐

Work Text:

那是一片熟悉的海,少年的自己曾在这附近的礁石上,第一次见到那使人炫目又可恨的海妖,然后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用羞辱的方式把自己吃干抹净。误以为试炼要打败海妖的自己,竟然在锻炼了几个月后,不怕死地架着小船,又一次给对方送上门。

“你难道爽上头了,想再来一次吗?”

回想起自己第二次见到髭切,当时那海妖简直气笑了,随便哼了几声曲命令自己把剑丢到海里,但是当时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那剑虽说即将脱手,却又给自己重新抓牢了。

接着自己被拖到浅滩上,一人一海妖就那样浅浅地泡在海水里,海妖沉重的尾巴整个压在身上,然后…

 

吃早饭的时候还是不要思考这种事为好,不然兴许会吐出来。膝丸望着这充满了孽缘的海想着。

神他妈有一天自己竟然在这里住下来了,虽然心底谩骂着这奇怪的命运,不过好歹来时,他船上带着的生活用品被髭切一件不落地好好送到了岛上,不像他旁边那位表弟只有人被直接拖下了海。

岸边也有现成的洞穴可以居住,虽然这也很方便髭切过来突袭。

话是这么说,但膝丸自知,若是他这次皇室所谓的试炼,带走他的海妖不是髭切,他现在连给煮的早餐粥里撒把盐都做不到,因为多半是被咬得半死不活,然后进了谁的肚子,对,就像现在那谁正在啃的活鲑鱼。

熟练地用小刀撬开几个牡蛎,然后也扔进了锅里,膝丸一转头就看见髭切嘴里那条血淋淋的鲑鱼,髭切张口又撕下一块鱼肉咀嚼着,海妖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金色的尾鳍在沙滩上闪耀着光,慢慢晃动着,看上去正因为饱含脂肪的肥美鱼肉很满足的样子。

也许换个场景膝丸还有兴致和髭切聊聊鲑鱼的食用心得,毕竟他自己也很喜欢这种食物,如果髭切吃的时候,那条鱼没有一边抽搐着一边吐着泡沫的话。

“你不觉得动来动去抓着手滑吗?不如先去了头。”总觉得与那条鱼同病相怜了起来,膝丸不忍心再看,把头转了回来,刚想看看自己的粥咋样了,就见那条被啃了半拉的惨不忍睹鱼又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

“海妖可没人类那么讲究,鲜活的感觉不是更好吗?”髭切是笑着说这话,膝丸听着却觉得背后脊梁骨凉得一激灵。

“不如你帮我处理一下?看起来你很擅长的样子。”

膝丸接过那条快断气了的鲑鱼,上面留着海妖毫不留情的可怖牙印,和口水,他无意识瞥到了自己的手腕,上面也残留着一个形状相同,却明显口下留情的痕迹,或者说他身体上上下下还有很多这样的痕迹。这些只是昨天刚出现的,前天的痕迹早就没了踪影。

但不是说没了就好。

膝丸利索地给鱼去头放血挖内脏,然后切了片放在稍大的叶子上。给髭切递过去的时候,膝丸看见他又抓了只什么鱼在啃的满嘴是血。原本膝丸是想讽刺他好好一条鱼怎么吃成这样,却见髭切放下那条新的受害鱼,接过精心处理的鱼片脸上却一阵惋惜,还念叨着这样就没味儿啦,但是勉强吃吃还是行的。

那讽刺直接梗在了喉咙里,这一瞬间膝丸觉得自己以后的下场,恐怕也不会比那些被髭切啃过的鱼好到哪去。自己是人类,对方是海妖,如今虽说自己对对方没什么厌恶的情绪,具体的感情尚不明了,但眼前的海妖却是能把食欲和性欲混为一谈的肉食恐怖分子。

但他又觉得这似乎又没什么不好,虽说他是觉得有这样的想法自己怕是疯了。那些曾经喜欢自己的将领们,虽说在自己小时候十分热情,但随着他长大也慢慢疏远了起来。另一方面,从这几年来看,髭切释放在自己身上的感情,比自己唯一的亲人,那位把自己无所谓地抛到这里的父皇强得太多。

哪怕他完全不知道这浓烈的感情从何而来,髭切也从来不打算提起的样子,少年的他曾受尽这份感情的苦,而现在他却因为这份感情活了下来。这么多年过去,自己仍然完全没法摸透髭切看自己的眼神,里面包含的东西似乎太过陈杂,又太过深邃,但有一点他很清楚,髭切总会在自己试图反抗他时露出欣喜的眼神,虽说那些反抗从结果上来讲毫无意义。

膝丸把烧好的粥从锅里盛到碗里,想到今日的惯例安排,原本吃惯了的海蛎粥放进嘴里突然没了滋味,哪怕海蛎是髭切特意搜罗来的极品,虽然当时本人说这很容易找到,还现场用手给他开了一个。

真是可惜了,膝丸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