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裙下之臣(4)

Work Text:

 32
  两人不是没有拍过吻戏。可是在全剧组监视下,照着剧本上演出来的吻和酒店床上实打实接吻感觉完全不一样。
  沈浩然心跳得像打鼓一样,含着庄森的嘴唇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庄森下面痒得要命,迫不及待地需要一场性爱,主动地帮他脱衣服,三下两下就扒了个精光。
  
  少年人的身体还是很不一样的。肌肉结实线条漂亮,一小滴的汗水滴在腹肌的沟壑上,闪闪发光。浑身上下只剩一条内裤的沈浩然脸涨得通红,都不敢直视庄森的眼睛。
  “最后一件都要我帮你么?”庄森忍得难受,从酒店床头柜抽屉里甩了一包避孕套在他胯间。
  沈浩然赶忙自己脱下内裤,拆开避孕套。根本没有实战经验的小男孩其实根本没摸过真的避孕套。何况酒店的套子尺寸还稍稍小了一点点,他折腾了半天还是套歪了。
  庄森心里笑他真是个纯情小男生,伸手帮他把套子戴正。
  
  沈浩然把庄森压在身下,凭着感觉去找她的穴口。他既不敢看又不敢摸,捅了好几下都没有找对。庄森实在不耐烦,翻身把他压在床上,抬腿就跨坐上去。
  
  坊间传说:世界上最硬的东西不是钻石,而是男高中生的鸡儿。
  庄森心想果然没错。沈浩然刚刚高中毕业没有两年,下面硬得简直像钢管一样。她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再被一根烙铁艹穴,又热又硬,烧得自己都快要化成一滩水。
  沈浩然咬着唇仰躺在床上,庄森坐下去的那一刻,他爽得都快要昏过去了。原来女生的里面这么湿这么紧,他用力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啊……唔,好硬……好舒服……然然……”
  庄森在沈浩然把自己填满的那一刻,身体里堆积地欲望彻底爆炸了。春药的操控下她像蛇一样来回摆动着腰肢,骚穴用力地夹紧身体里的肉棒来回吮吸。
  她放纵着自己追寻快感,彻底沦为欲望的奴隶。
  看着日思夜想的姐姐就骑在自己阴茎上来回扭腰,雪白的嫩乳还在眼前跳动,沈浩然觉得自己简直是上了天堂,见了仙女。
  
  庄森拉着他的手按上自己的乳头,沈浩然弹琴时间久了手上有一些磨出来的老茧,刮在细嫩的乳肉上就成了让人颤栗地快感。
  庄森自己掌控着节奏和速度,没过多久就到了高潮,潮吹的淫水滴滴答答流在沈浩然小腹上,弄得一片晶莹。
  沈浩然也实在忍不住,抖着身子射了出来。处男二十年的精液又浓又多,避孕套都被撑得鼓鼓囊囊的。
  
  33
  庄森的郁热稍稍缓解了一点,才觉得腰腿疲累。她从沈浩然身上翻下来,在他身边躺下。
  沈浩然笨手笨脚地把套子摘下来丢进垃圾桶里,像个小鹌鹑一样凑近庄森旁边。
  “姐姐,你好点了么?”他搂着庄森的腰乖乖地问道。
  庄森看他的样子觉得可爱极了,捏着他的脸笑起来,一口亲在侧脸上。
  “表现很好,姐姐很满意。”
  
  沈浩然年纪轻火气旺,初尝人事一次哪能够,被这么亲了一口连不应期都跳了,才刚刚低头的肉棒又迅速地立了起来。
  “还挺厉害嘛。”庄森惊喜地看着他的小弟弟,那手指戳了戳。
  “对不起姐姐,我……我忍不住。”沈浩然委屈地眼泪都出来了,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谁让你忍了?”庄森勾着他的脖子让他压在自己身上。
  “然然,艹我。”
  
  沈浩然得了许可,也不再矜持。拉开庄森的腿压上去。
  刚刚已经完全被艹开的穴内黏腻一片,肉棒一戳就发出“噗叽噗叽”的声音 。沈浩然年纪还小,腰力却惊人。把庄森一条腿扛在肩上,操得又快又猛。
  
  纯情处男不像其他的床伴,根本没有技巧可言,除了一味地埋头送腰之外什么都不会。但是每一次几乎是整根拔出来再用力操进去,三下两下就把庄森的腰捅软了。
  “啊啊啊……好深……”庄森感觉下面的骚穴都要被艹裂似的又疼又爽,“慢点慢点……嗯……要坏掉了……然然……然然……”
  沈浩然却充耳不闻,腰上像安了马达一样操起来没完。边艹眼泪边止不住得往下掉。一滴一滴地都落在庄森被揉得艳红的乳头上。
  
  粗重的喘息和小声地呜咽交叠起来,回响在房间里,庄森捧起他的脸吻他。
  “哭什么?”
  沈浩然摇摇头没说话,用手抹了一把眼泪,阴茎抽插地更快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哭,太爽了?太激动了?自责?害怕?
  也许这是他最后一次接近庄森的机会了。庄森以后一定会厌恶他这个趁人之危的男人。
  
  庄森勾着他的脖子把眼泪吻掉,勾在腰上的腿缠得更紧。
  “笨蛋,你都快把我艹散架了。我还没哭你哭什么?”
  
  “姐姐……姐姐……”沈浩然抽噎地喊她,声音有多软,插在穴里的肉棒就有多硬。
  “姐姐……我好喜欢你”
  
  沈浩然第一天开荤,庄森又被下了药。两个人在床上滚了一夜才算完。套子都用了一整盒,一直做到了凌晨三四点,才精疲力尽地睡去。
  
  沈浩然再醒来已经是中午了。凌乱的床边空无一人。他迷迷糊糊地坐起来找庄森。环顾四周却没有庄森的身影。
  床头放着一张纸条和五百块钱。
  上面写着:
  醒来去把房费结了,然后乖乖回家。昨天的事情不许跟别人说,发歌的事我来解决。
  
  34
  庄森揉着自己快散架的腰坐在出租车上,心想年龄真是不饶人。自己不过也就比沈浩然大了五岁而已,这小男孩的精力真是吃不消。
  她正想着回家补眠,手机却响了。
  
  “宝宝,昨天给我打电话有事么?”林耀正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昨天我在跟市场部的人开会,手机落在办公室了。”林耀正的声音听起来也有点疲惫,“听他们吵了一晚上,刚刚才在在办公室睡了两个小时……”
  “有点事,我当面跟你说吧,你在公司么?”
  “在,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说。”
  
  “司机师傅,去望京的林氏大厦。”
  
  “宝宝过来。”庄森一进门就看到林耀正坐在总裁椅上,像个小孩一样朝她伸着双臂索要拥抱。
  她走过去把他揽在怀里,林耀正把头埋在庄森柔软的胸脯里,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大家都知道他身为林氏总裁位高权重人生赢家,但是却不知道总裁的工作比别人要更难更累压力更大。
  吸一口怀里的小娇妻是他为数不多的解压方式之一了。
  
  “怎么累成这样?”庄森亲昵地揉了揉他的头,在他怀里坐下。
  “马上有个大项目要竞标了,市场部调研一直做的不好,几个副经理吵了一晚上。”
  “你电里说有事跟我说,什么事?”庄森先问了他。
  “你马上要生日了。我想给你办一个生日晚宴。”林耀正说着捏捏她的腰。
  “你知道我不怎么喜欢过生日的。”庄森一向不爱过生日。这个日子除了证明她又老了一岁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我知道……其实我是想接你的生日宴联系一下其他合作方。”林耀正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出了实情。
  “按规矩我们在竞标前是不能私联的。但是你是明星,而且我们的关系不在明面上。以你的名义请他们,比较方便。”
  
  庄森很快就明白了林耀正的意思,给她过生日是假,谈生意是真。
  “没问题,你想怎么弄你来就好了。”
  “你同意了?”林耀正看她答应的这么爽快心里一喜。
  “能帮你,我为什么不同意?”庄森笑了笑,去喝他办公桌上凉掉的咖啡。
  林耀正抱着她狠狠地亲了一口,喜出望外。
  “你放心,宴会的事都交给我。你到时候只要负责露面敬一杯酒就行了。”
  “没问题。”庄森笑着,“你的事解决了,谈谈我的事?”
  “对,你昨晚打电话怎么了?”
  
  “帮我联系一家音乐发行公司。”
  “你要发歌?”
  “不是我,公司里的一个小弟弟。”
  “什么弟弟啊,这么上心?都找到我这儿了……”林耀正搂着她话说得酸溜溜的。
  “昨天饭局上我骂了他的发行商。他的歌发不了可就成了我的责任。”庄森捧着林耀正的脸撒娇,“我不管,你必须给我把这事儿处理好。”
  “行,不就是发首歌么,小事儿。”林耀正顺从地被庄森亲了一口心情大好。
  “说吧,你这弟弟叫什么名字?”
  
  “沈浩然。”
  
  35
  庄森在剧组又拍了一个月的戏,才正式迎来了杀青。
  林天诺送了最大的一束花给她。
  “以后……”林天诺想开口,又怕说以后。
  “这些日子辛苦林老师了。”庄森捧着花站在他面前,身上的旗袍勒出漂亮的腰身。
  “你真的很美。”两个人的话驴头不对马嘴。
  “我知道。”庄森没有像林天诺意料中的表现出谦虚或是羞涩。
  
  她点起一根细长的女士烟,烟丝很少,薄荷香味却很浓。
  “很多人都这么说。”庄森轻轻吐了口烟圈,把花放在桌子上,“林老师,你不是第一个。”
  林天诺看着眼前风情万种的女人,突然感觉三个月的拍摄好像像梦一样。他日日夜夜和她在一起,肌肤相亲。直到今天他才发现,他根本不了解她。
  她像是从他的电影剧本中走出来的,走了这一遭,转身便又要回去了。
  
  庄森摆弄了一下身上旗袍的披肩,莞尔笑道:“林老师,这身戏服我可以穿走么?”
  林天诺点点头,茫然地盯着她看,好像看得够久这份美就会刻在自己眼睛里似的。
  庄森看了看表,“啪”地一甩折扇,在脸前轻轻晃了晃:“这次合作很愉快,我先走了,再会。”
  说罢转身袅袅婷婷地往出走去。
  
  “我还有机会再为你拍戏么?”三个月过去了,林天诺已经不再是当初端着架子的大导演,他只是庄森美貌的虔诚信徒。
  庄森回身看他,没有回答。只是躲在扇子后面带笑的那双眼睛,让林天诺永远难以忘记。
  
  林楠已经收拾好东西,开车在片场外面等她了 。
  一月未见的男友晒黑了不少,肌肉却更结实有力了。好像从拉萨回来就从男孩长成了男人似的。
  她坐进车里,拉着林楠的领子就吻了上去,小别胜新婚,这一吻急切又炽热,像是要把他心里的思念也一同掠去似的。
  
  两人气喘吁吁地松开彼此,林楠伸手去抚摸她和旗袍紧贴的身段。
  “林天诺没送你出来?”
  “没这个必要。”庄森挑眉笑道,“接下来去哪里?”
  “回公司。”林楠一踩油门发动了车子,“沈浩然在等你一起做采访。”
  
  36
  有了林耀正的操作,沈浩然的歌很快就在另一家平台发布了,不但如此还被推成了榜首。
  宣传新歌的各种采访如约而至。
  
  “这三个采访你和庄森一起做。”经纪人把日程表放在他面前,语重心长地嘱咐“在她面前你好好表现,小奶狗人设给我立好了。现在的粉丝就吃这一套。”
  “哥……”沈浩然犹犹豫豫地开口,“这样会不会不太好?炒cp森姐会不会不高兴啊?”
  “什么高不高兴!你们这是工作。既然炒cp流量这么大,与其让她跟别人炒,不如跟你炒。”经纪人翻了个白眼,嫌弃小男孩的不懂事。
  “可是……我不想蹭她的热度。她那么好,我配不上她……”沈浩然的声音越来越小。
  “同公司的艺人,她带你叫理所应当。”经纪人懒得跟他解释这些,看了沈浩然一眼接着说道:“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对你森姐那点小心思,要是能在镜头面前表现出来一半,我保证你俩是今年年度最火的cp。”
  “可是……”沈浩然还想说什么,却被打断了。
  “别说什么可是。你森姐今天杀青,现在应该快到了,去门口接她。”
  “可是采访记者还在外面,会被拍到吧。”沈浩然低着头嗫嚅地说。
  “你还真是靠脸进的娱乐圈,一点脑子都没有。就是为了被拍到。”经纪人说着把他推出了休息室。
  
  沈浩然一出门就看到了庄森的车开了过来,他走上前去迎庄森。还没有换掉戏服的庄森里面穿着暗红色的绣金旗袍,外面裹着一件羊绒大衣,盘着发髻,就像是民国将军府里蕙质兰心的军阀夫人。
  “姐,你今天真漂亮。”沈浩然把庄森牵下车,盯着她的侧脸小声说。
  庄森听了回头看他,两人相视而笑,门口响起一片相机拍照的快门声。庄森伸手主动挽上沈浩然的胳膊,平常艳压四方的大花旦,此时倒像是依偎在男朋友身边的小女生似的。
  
  庄森回化妆室换好衣服之后就出来和沈浩然一起参加新专辑的发布会。问题主要是由沈浩然来回答,庄森只要美美地坐在一边朝镜头微笑,偶尔深情款款地盯一下身边的小男孩就足够了。这套操作她不能更熟悉。
  
  “沈浩然,今天这张新发布的专辑叫‘心动情人’是有什么来历么?”记者的话筒递到沈浩然面前。
  “也没有什么来历,就是传达一种心动的感觉吧。”沈浩然说着,眼神不自觉地飘向庄森的方向。
  “那然然现在是已经有自己的心动情人了吗?”
  沈浩然犹豫了一下,咬了咬嘴唇才轻轻摇了摇头:“没有。”谁都能看得出来这是假话。
  “那能不能说说什么样的女生会让然然心动呢?”打探八卦一贯是媒体的专长。
  “嗯……我喜欢很有气质很优雅知性的女生。”沈浩然说着,看到庄森坐在旁边嘴角偷偷弯了一下。庄森一贯的定位路线就是气质高贵优雅知性,而且他边说还边偷偷往庄森那边看,傻子也会知道他说的就是庄森。
  
  “森姐这次跟然然合作有什么感受能分享一下吗?”
  庄森撩了撩头发,轻咳了一声,盯着沈浩然笑道:“然然很厉害。”
  沈浩然一听她这么说立刻想起了酒店那个夜晚,庄森也是躺在他身下,软绵绵地说:“然然很厉害。”语气跟现在一模一样。想着想着脸就红到了耳朵根。
  “夸你还不好意思了。”庄森伸手捏了捏他泛红的耳垂,接着说道:“然然创作能力很强,之前很多被删掉的片段我也觉得很好听,他自己还不满意非要做到最好。”
  “森姐还听过之前的版本是么?”记者追问。
  “恩,”庄森娇媚地笑了一下,“可惜你们都听不到了,只有我听过。”
  
  采访本身就充满了暧昧气息,经过剪辑之后的播出版本更是充满了粉红泡泡。公司买了大把的通稿炒两人的cp,娱乐版头版头条连着两三天都是然森cp的各种报道。虽然经过这一番炒作沈浩然的专辑飙到了榜一,但是另外一个人显然不那么开心。
  
  37
  “林总,庄小姐来了。”秘书进来通报。
  林耀正盯着电脑屏幕上娱乐版庄森挽着沈浩然的手,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平常不关心娱乐新闻。可是今天不小心挑出来的弹窗上,庄森漂亮的笑脸实在让他不能忽视。
  “沈浩然”林耀正在心里默念着三个字,想起来就是庄森前几天找自己帮忙发歌的小男孩。一想到自己的情敌还是自己帮着捧起来的,林耀正心里更来气了。
  “我忙着呢,让她坐外面等会儿。”林耀正冷冰冰地说。跟在秘书身后的庄森却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庄森一到公司就听秘书说了林耀正看娱乐新闻的事,她就猜到林耀正又在为了这事吃闷醋。她让秘书出去,径直走到林耀正面前。也不管林耀正刚刚说了什么,抬臀就在林耀正怀里坐了下来。
  “坐外面?外面哪有你腿上舒服?”庄森轻轻扭了扭屁股,就感受到了身下林耀正迅速起了变化。
  她看了一眼屏幕上还没来得及关的采访视频。
  
  “原来林总就是忙着看我的采访啊?”庄森专门打趣道,“怎么了?觉得我真人没有屏幕里好看吗?”
  说着,勾起林耀正的下巴就吻了上去。林耀正也不甘示弱,把她扣在怀里像发泄似的狠狠吻住。
  两人气喘吁吁地分开的时候,林耀正的领带已经被扯乱丢在椅子下面,庄森的露肩裙子也被从背后解开了拉链。
  “你们这怎么回事?”林耀正指指屏幕上盯着沈浩然看的庄森,酸溜溜地问。
  “炒作啊,怎么啦?林大总裁现在连二十岁的小男生的醋都要吃?”
  “二十岁?你是嫌我老了?”还没过三十岁生日的林总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确实老了。
  庄森也不看他,若无其事地伸手去解他西装裤的皮带。
  “你老不老,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眼看着一场刺激的霸道总裁的性裁就要开始,办公室的门却被敲响了,门把手甚至都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