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段子舞黄合集

Work Text:

黎朔X周谨行舞黄小段子
那自然是赵锦辛倒霉。

“黎……啊,黎哥——”
掺了黏腻的呻吟仿佛被拉的过紧的琴弦般颤抖着,尾音因过分深入的顶撞猛然上扬,带上些甜腻。
黎朔钳着身下高大男人的腰,看着那被汗液浸润的背脊和下凹后腰随着顶动起伏,弯折出叫人口干舌燥的弧度。他听了那声极勾人的呼唤,到底压住征伐的冲动俯身去温言询问:“怎么了?谨行?”
那原本紧抓着床单的手缓缓抬了起来,周谨行撑起了身子,修长手指探入已经被滑液和汗液淋的一片湿滑的腿间,轻夹住了尚还埋在体内的、勃发硬热的性器底端。
那张因混血颇带了异域风情的俊脸转过来,茶色的眼蓄了水,白皙皮肤上泛起潮红。他半眯着眼,挑起的眼角掺着绯色,金棕的发湿漉漉地塌下来,看着即像是只饕足的猫、又像条驯良的花蛇。
“胀……”那长睫毛抖的厉害,湿漉漉的。
这人平日里俊逸迷人下藏着的净是些鬼心思,这会儿看着却像是叫人操软了的小动物,乖巧温顺的厉害。黎朔也懒得猜测这温顺迷人之后是不是又有点什么,手指拂过聚了两汪水的腰窝,顺着脊线一路抚上去,揉上对方的发:“一会儿就好了。”
“黎哥……”周谨行眯着眼任他抚摸宠物一样触摸,声音放的极软,“前两天……赵锦辛给你打电话了。”
搁这儿等着呢,怪不得这段时间一点赵锦辛的音讯都没有——倒不是说希望有音讯,只是没有不正常。黎朔眼皮一跳:“你又背地里弄他了?”
前几天和父亲聊天,听说赵锦辛被赵荣天丢回国内去了,说是什么熟悉国内拓展业务,也不知道周谨行又跟黎父或者赵荣天说了些什么——自打周谨行和黎朔确认关系,他跟两边老人相处的好到异常。
“……我不乐意你还接他电话,几次了。”
天地良心,这所谓的几次就是接了,硬邦邦两句话,然后挂断。

结果干什么了就给绕过去,直接跳到小怨妇似的低声嘟囔。
……
男人的下半身被抓住的时候一般都毫无办法,黎朔想着。他这会儿还埋在周谨行体内,被人又湿又热的甬道紧紧吸附含吮,根部还被那修长手指摩挲着。
他除了更用力点干他,还能有什么办法,拔出来现场给人思想教育?他甚至一点脾气都升不起来。

最后这事儿又以赵锦辛一人倒霉,周谨行第二天没爬起来做早餐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