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君清】coincide

Work Text:

清凝还未分化时,老君已经成为alpha了。
不过没人看得出来他是alpha,大家都觉得他是beta,因为他身上真的没什么信息素的味道。只有故意撞进他怀里的omega女性有闻到过一股淡淡的檀香,但那又像是市面上极为常见的香水味道,并且他对那些散发着极为诱惑的信息素的omega似乎没什么兴趣,还十分好意地提醒omega们注意按时服用抑制剂。
但是他身边跟着的那个青年,玄离,是确确实实的alpha。他身上的狗味道(此称呼来自和玄离有过过节的alpha)八百里外都能闻到,当然这夸张了,只是也能看出这人行事有多放荡。不过他没闯出什么乱子,原因也在于老君约束着他,不然也不会有omega在旁边有这么个无时无刻都在释放着信息素的玄离时还会冒险往老君怀中一撞。
这样久了就有传闻说其实玄离和老君是情侣,因为alpha不是只会和omega结合,他们也可能选择beta作为自己的伴侣。
“可放屁吧。”玄离翘着二郎腿在小诊所里对着清凝吐槽,alpha的信息素弥漫了整个诊所,但是清凝对此没有多少感觉。她已经21岁了,却还没分化,相比同龄人清凝分化的迟缓已经慢了不是一点两点,只是本人没什么感觉,老君之前诊过了,说还是得顺其自然。
这个小诊所是老君开的,说到老君,研究室里的人称他为天才,老君现在29,在之前就取得了很多研究,并且岁月在他脸上并没有留下太多印记,看着还是像十几的小年轻,也难怪会有那么多女性omega想要投怀送抱。但他这人随性得很,说是觉得还是得从底层做起,就一卷铺盖在这地方开了个小诊所,诊所里多是看日常小病。
“师父可真是有人气啊。”清凝一边说一边关上乙醇的瓶子,顺势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距离上次通风已经过了十四分钟,清凝掐着点走到通风橱前按下开关,通风橱呼呼地运作起来。
“这样隔一段时间就要通风真的好麻烦啊。”玄离还是在座位上打哈哈。清凝把嘴一撇:“都说多少次了你要控制住释放信息素,不然对病人不礼貌。”说罢寻了个位置填表,边填还边补充:“而且你还要考虑一下我。”清凝意思是万一自己在这里分化,说不定就不好了。
“唉一直收着是真的麻烦。”玄离抽了根温度计来玩,但思索再三还是收敛了一些。
老君现在不在小诊所里,他受邀去参加了一个学术会议,要离开几天,若他在这里,肯定要称赞一番玄离有进步。现在在小诊所里负责看诊的是他收的徒弟李清凝,玄离只是负责看门。

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好巧不巧的,清凝在老君回来前的晚上,分化成了omega。
未知的感受反馈到中枢神经,清凝只觉得身体不断发热,按照记忆中的应对方法吞下两枚服用的抑制剂才有所好转。本来是应该请假的,但是她不放心让狗哥一个人管诊所,于是带上抑制剂照常出了门。

玄离觉得今天的清凝有些奇怪,他的狗鼻子除了信息素其他气味都能很清楚地闻到,所以他只当了清凝身体不舒服。今天的计划是要补充诊所里的药品库存和接老君。因为药品是专门的车运送过来,玄离就干脆让清凝在小诊所里休息,自己去机场接老君。
清凝早上还特意点了一波剩下的抑制剂,数量虽然不多,但是还是够用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需求量特别大,差不多是平常的两倍,于是一个上午诊所里的抑制剂就卖光了。
清凝还存着自己用的那板,想着撑到下午药品配送是没问题的,但是祸不单行,三点时清凝接到电话说今日的药品配用要延迟到明早。然后是约摸四点,一个浑身颤抖的女人走进了诊所,清凝现在能闻到信息素的味道,她知道这是一个omega,而这样随意发散的信息素很可能勾引起其他alpha的欲望,这是极其危险的。她思索再三,觉得不久前刚刚服用抑制剂,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便将自己剩余的抑制剂送给了她。
可是清凝没有想到,分化后的初次发情抑制往往需要更多的量,于是在确认自己体温升高并且伴随着阵阵晕眩后,清凝撑着锁上了小诊所的门,躺在诊所的皮质长沙发上攥着自己的衣角大口呼吸试图缓解焦躁。

老君随着玄离回到小诊所时,发现门被反锁,拧不开,疑惑了一下,从口袋中掏出了钥匙开门。当他推门进去时,扑面而来的信息素味熏得他立马退后顺带将门带上。
玄离被他撞到,缓过来时看见老君在门口捂着嘴喘气,忙问他:“怎么了?”
老君回过头,用一反平常的严肃神情对他说:“你先回去,别进来。”
见老君这样,玄离也知道不该多问了,就说我在旁边奶茶店坐着,有需要就叫我。

老君做好准备后,推开门,进去,关上门,锁上。动作一气呵成,但是他有点后悔,因为这个信息素真的太有吸引力了,是迷迭香的甘甜混着一点点柠檬的苦涩的味道,像是小时候渴求的糖果,又像是曾让他一度上瘾的香烟。
他转过身后确定了,这是他想要的小姑娘的味道。
清凝此刻已经掀起了自己的衣服露出内衣包裹着的丰满乳房,一手在下面隔着湿掉的裤子乱按,还时不时发出想要解脱的呻吟声,整个人乱糟糟的。老君咽了下口水,忍住了释放信息素的条件反射,他轻轻走到放抑制剂的地方,打开柜子才发现原本放omega抑制剂的地方空空如也。老君眨了眨眼,想着也是,要是有抑制剂的话肯定不会弄成这样。
他看向沙发上的小姑娘,下一个冒出的想法是诊所里没有避孕套……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暗骂了自己一句,应该有其他的解决方法,还不至于要到那一步。
还是问问她吧,老君觉得自己能顶住,他服用的抑制剂现在还在起效。他轻轻走到清凝身边,半跪下来,让他俩处于水平位置,此时清凝满脸潮红闭着眼睛,额头上渗出一颗颗的汗珠。他小声呼唤清凝,轻轻拍她的肩膀。清凝睁开眼睛,看清了面前的人后,她终于放松下来,微微扯出一个笑。
“师父。”
伴随着这一声的还有炸裂开的信息素味道,先是清凝的迷迭香混柠檬味,后是老君的檀香味。老君没料到会这样,如洪水一般的混合在一起的信息素在他脑子里叫嚣个不停,唆使他扒下那omega的裤子侵犯她标记她让她哭泣着颤抖着受孕。
他只觉得理智似乎在离他远去,唯一支撑着他的还是清凝,他不知道清凝的想法,如果清凝真的不愿意,他也能撑着离开这间诊所去其他地方找到抑制剂——
清凝此刻已经直起身坐着,她将手搭在老君手上,微微喘着气说:
“师父,来做吧。”

老君三下五除二脱掉了清凝的上衣,饱满的胸部暴露在空气中,老君上手揉捏,是很舒服的手感。但是并没有停留太多,手一路往下,而嘴补上了手的位置,轻轻啃咬吮吸乳头。清凝手抓着老君肩膀,将那块地方的衣服抓得皱巴巴的。老君直接将清凝的内裤连着裤子一起褪下,这样一来清凝全身上下就只剩了脚上那对白袜子。老君这边就脱了自己外套,剩下的只需要把皮带解开裤链拉下来,挺立的性器就从束缚中解脱了。
alpha粗大的性器抵住早就湿的一塌糊涂的穴口,试探性蹭了几下后缓缓推入。意料之外的,omega身体对alpha的渴求远远超过了教科书上所描述的那样,光是推进前面就能感受到腔道内急不可耐的炙热的肉在欢呼着凑上来,并分泌出更多的汁液,为的就是让alpha更加轻松地侵犯贯穿这具身体。老君忍着直接顶到最里面的欲望一点点推进,教科书上说omega能承受较为激烈的侵犯,但是老君还是不想让清凝受伤。
绝大部分性器没入腔道后,老君碰到了子宫口,清凝反射性地一缩,性器被吐出一些,但又被推了回去,不仅如此,老君还尝试着慢慢地把全部性器都按进里面,全部侵入后前段稍稍顶开了子宫口,清凝忍不住嗯啊了一声。老君附身吻上清凝额头安抚她,接下来就着深深进入的状态小幅度抽动,次次都稍稍顶进子宫口,顶得清凝娇喘连连,但是omega的身体需要的是更粗暴的对待,光凭这样的小动作压不住发情期的欲火。
老君何尝不想直接抽出再狠狠捅进去,但是他还是耐着性子一点一点顶撞里面。清凝需要适应,他不确定他疯起来能把这个小姑娘折腾成什么样,还是趁着理智尚存时慢慢开拓,这样对小姑娘的伤害能小一些。
实际上omega的生理构造绝对是能承受的,理论上说omega作为最适合生育的性别,虽然个体之间会有偏差,但是总体来讲omega的身体是能够接受三次及以上alpha性侵的强度。清凝也不例外 ,但是老君始终放心不下,直到清凝双腿缠上老君的腰用力去蹭下面,红着脸贴在老君耳边,用稍带着撒娇的语气小声念叨:想要更多。
老君一下子就加大了动作,他忍了好久了。他支起上半身,掐着清凝细细的腰开始动作,整根抽出再整根没入,因为激烈的撞击挤压而发出的水声与喘息呻吟混在一起。
因为体位的关系清凝的头经常顶到沙发,虽然是皮质的但是想来也觉得不好受,老君就着连接的姿势将清凝揽起来,自己坐上沙发,这样清凝就骑在了他身上,重力使得性器进得更深。老君托着清凝的腰背俯下身将清凝圈在怀里,身下继续着动作,清凝的腿架在老君肘窝随着律动不断颤抖。
老君在清凝耳根顺着颈侧慢慢向下轻吻,最后一口咬上清凝脖子旁那块肉,那里距离颈部后面的腺体很近,老君能闻到很浓郁的清凝的信息素味道,那是令人上瘾的毒品,是最好的催情剂。他就像品尝甜点一般慢慢舔舐啃咬,感受着她怀里的小姑娘因为他的动作颤抖,呻吟着唤他师父,后颈的腺体无规律地散发出信息素。小姑娘的手绕过他的脖颈搭在背部,舒服了就会像猫踩奶那样抓挠几下,当然更多时间还是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抱住他。
老君的信息素是檀香味,檀香安神,但也催情,很快老君就感到怀里的小姑娘身子一僵呻吟也变了个调,里面的肉就像有意识地用力吸他,他差点射出来。不久后清凝身子就软下来了,但是还在不停抽搐吮吸的腔道告诉老君这副身体还想要更多。当然,即使omega的身体得到了满足,老君也不会停下,因为他还没有。alpha要满足omega,omega也得满足alpha,虽然在ao之间的性交没有公平可言,但是现在这个alpha一次都没有到,天平自然是倾向那一边。
小小的诊所里又弥漫起了情欲的味道,第二次被推上高潮的小姑娘被快感刺激得逼出眼泪呻吟带上了呜咽。老君按住不停颤抖的小姑娘深深顶进去标记成结,根部膨大形成的结卡在穴口,将两人暂时固定在一起。

两人气喘吁吁,连接处乱七八糟的都是各种汁水的混合物。老君托着清凝直起腰靠在沙发上,清凝趴在他胸口调整呼吸。老君轻轻捧起清凝的脸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对不起,我待会给你拿药……”他全出在里面了,还是顶着宫口射进去的,现在他动一下就能感觉到里面全是黏黏的热乎的,清凝肯定不好受。
清凝点了点头,将头靠在老君肩膀,过了一会突然直起身子凑近老君,额头贴着老君额头,说:

“你还没亲我。”

老君一笑,覆上小姑娘的唇,小小的诊所里满起淡淡的檀香与迷迭香交合的味道。

……而玄离已经在奶茶店喝掉第三杯奶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