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鵺x你】保护者失格

Work Text:

黑发的青年以黑夜为幕,于深浓的墨色掩藏下潜行至你的屋内,身姿轻巧如落燕,声息静默如沉水。行动熟稔亦如其挥刀时干净利落,盖因他不是第一次如此夜行。
鵺在漫漫眠夜中,早已数十百回立于你的床前,守护他视为珍宝的睡颜。在你深陷无知无觉的美梦时,一开始鵺只是站在窗外月光照不到的暗处,遥遥的望着你便能知足。只是逐渐的,克制的凝望已经不能满足他的心。
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也许是从鵺心里借口为你盖好被子的那天起,距离就被打破了。他带着薄茧的指腹无意间略过你白皙的肌肤,便被柔软的触感捕获、被温暖的温度渗透。你细密的睫毛、滑落的发丝以及探出被外的纤指,随呼吸的小小起伏一次又一次撩过他的心,白日里明媚如阳的灵动尽数在黑夜里化为隐秘的诱惑。
鵺作为守护者,就在这长久的注视中产生了私藏宝物的渴望。这渴望与其他被视为偷盗者的欲念并无两样,甚至因鵺的有意压抑而反弹,在驱逐了大部分的“作恶者”后,日益高涨。
终于,鵺明晰了自己对你的情愫,那不仅仅是恋慕,还有深黑的独占欲。他得出这份结论时,内心平静得令自己都意外,仅有一种“原来如此”的了悟——原来如此,他本质也是个贪婪而邪恶的妖怪啊。他只是不知该何时捅破这层窗户纸。
如果鵺承认自己的监守自盗、承认自己本性的恶劣,你会作何反应呢……
今夜,月光格外的敞亮,照见鵺复杂的心绪与无法抑制的渴望。
鵺悄无声息地坐到了你床侧,他骨节分明的指带着些夜露的凉意,握住你露在暖被外的细腕。按照以往,鵺会温柔地将你的手放入被中,但是现在他不想那么做。
鵺故意遮挡住月光,将你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似乎这样便能隐藏自己将要做的事。他的手指确认了你的沉睡后,向前滑过你腕部微突的关节,顺着你手掌的细纹寻到了纤细的指,然后轻巧地插入了指缝间,使二人的手看上去是相扣的模样。
这如同恋人般的亲密表象,使鵺想更进一步贴近了。
而你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这份安静默许了鵺的“得寸进尺”。于是他慢慢地俯下了身,头埋向你的颈侧,弓起腰背,以拥抱的姿势将你揽入怀中。黑暗中的无声拥抱使鵺感受到了满足,近似占有的感觉使他不想放开,他无意识地收紧了力道把你圈得更紧。
“鵺。”极轻的女声突然响起在鵺的耳边,那是你的声音。
鵺被惊得瞬间绷紧了身体,下意识想退开三尺,相扣的手却被你握紧,腰间也被你另一只细软的手迅速攀上 。
你的力量明明是柔弱的,却使慌乱的鵺无法脱身。就这样,你在极近的距离将暗自做坏事的小熊猫抓了个现形。
“鵺,”你再一次叫出了他的名字,清朗的声音毫无睡梦的迷蒙,彻底昭示了你的清醒,“你这算是在夜袭吗?”
鵺僵了僵,还想狡辩:“我只是在帮你掖被角。”
“原来鵺也是会说谎的吗?前几天我就觉得有点怪怪的,一直睡不好……今天可算是抓住你了。”你有些好笑,总算松开了鵺。
“抱歉!”鵺被放开后马上以标准的土下座跪在了地板上,态度诚恳地认错了。
你没想到鵺会这么郑重,但是你想要的可不是道歉啊,于是你忍住扶他起来的想法,继续说:“除了道歉以外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次是我逾矩了。打扰了你的睡眠确实罪孽深重,对此我愿接受惩罚,任凭发落。”鵺没有抬起头来,使你看不到他的表情。
“重点才不是这个!都到了这一步你为什么还不能诚实一点!”你对鵺还不肯承认喜欢你表示不满。明明鵺望向你的眼神之炙热众妖周知,而你……你也对他有着超越朋友的好感,所以才纵容着他发挥蛮不讲理的独占欲,把你的生活完完全全填满他的影子。但是鵺始终没有主动告白,这到底算什么嘛!
“我才不想惩……”话到一半,你突然意识到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强势的鵺平时可不会这样放低姿态,你不如借此机会刺激刺激他,在他臣服的时候放肆一把。
你心中已经有了捉弄鵺的想法,于是迅速地改了口:“受罚可是你自己说的,那接下来你可得乖乖听我的命令,不能反抗。”
鵺终于微微抬起了头,紫眸扫过你带着调皮笑意的脸。他的眼神有些晦暗不明,但是口中不带犹豫地答应道:“好,我听从你的命令。”
“坐起来,然后将你的武器给我。”
鵺依言直起了身,干脆利落地将斩魂刀、短刀连同腰带一并奉上。
鵺这样的乖顺,无疑助长了你的气势。你将腰带和刀放在床上,拿起本该束在鵺腰间的白色系带覆上了他的双眼,说:“在我下令之前你可不能动。”
随后鵺的视线便被白布遮挡,彻底变为黑暗了。
失去视觉,其他的感官便被数倍放大。鵺敏锐的触觉和听觉感知到,你的手拉紧细带在他脑后打上牢固的结,然后手指下移,在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音中褪去了他的披风与围腰。过了一会,你似乎捣鼓着什么,绕到了鵺的身后,拉起他的双手向后并起,用长绳状的东西将他的双手绑在了一起。
重新坐回床上的你,借着明亮月光打量鵺现在的模样。就算是双手被别扭地束缚在身后跪坐着,也无法改变鵺挺直如松柏的身姿。他毫不挣扎的态度似乎满是从容不迫,唯有随你的声响而颤动的耳尖暴露了他内心的紧张。
你忍不住垂下头去,对着鵺的耳朵吹了口气,那耳尖便抖得更厉害了,并且爬上了不易察觉的红色。
真是意外的可爱啊。如果是原型的小熊猫的话,说不定满身的毛都炸起来了吧。
你这样愉悦地想着,嘴唇飞速地掠过鵺的脸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一触即离。
在鵺来不及想清楚那是什么之前,你就直起了身。然后你抬起一只光裸的脚轻轻蹬在了鵺的胸膛上,脚趾顺着他身体的线条下移,足底感触着衣料下结实的肌肉轮廓与模糊的体温,最后准确无误地落在了鵺腹下三寸处,微微用力踩住那团凸起的部位。
“唔!你在做什么?”鵺一直巍然不动的身形终于晃了晃,眉头皱起似要挣扎起身。
“我在惩罚你啊~这样很过分吗?很痛……还是说是很舒服呢?”你稳稳踩住那处敏感又脆弱的部位,前后移动着脚踝摩擦起来,在黑暗中施加给鵺成倍扩大的性刺激。
不等鵺回答,你就自己接话了:“肯定是很舒服吧。毕竟我可是早就发现了哦,这个地方刚才就有些兴奋了,所以现在只是稍微碰碰就马上变大了呢。”配合着话语,你灵活的脚趾扣住鵺愈发明显的棒状凸起,不断地碾转玩弄着。
“鵺真是过分呢,一直用要把我吃掉般的可怕眼神盯着我,赶走我身边所有的生物,控制我的生活,然后却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只敢偷偷摸摸夜袭,你这样不是比其他妖怪更可恶吗?为什么你不直接说喜欢我呢!”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后,你一把解开了鵺眼睛上的布条,让他看清你在做什么。
“为什么我会喜欢你这样的家伙啊……”你瞪视着鵺的眼睛,几不可闻地自语。
鵺平常总是泛着冷光的眼睛不知是因为受压迫还是因为情欲而发了红,那双眼睛无暇顾及其他,只是直愣愣地看着你,内里细小的血丝随扩张的瞳孔微微颤动着,满是不加掩饰的欣喜与激动。你的呢喃没有逃过鵺的耳朵,所以他准确地提炼出关键词:“你……喜欢我?”
“你喜欢我。”鵺再次重复,言语带上了欣喜若狂的肯定。
“不,我讨厌你。”你嘴硬道。而脚丫更加用力地欺负起鵺膨胀的性器,提醒他注意自己此时屈辱狼狈的状态。
鵺这才被迫去看自己被捉弄的下身。女性白嫩纤巧的玉足毫不客气地踏在他的胯间,却无法遮挡黑色西裤下挺立紧绷的欲望之物。时轻时重的快感混杂着羞耻反而成为最直接的兴奋剂,使鵺更硬了一分,并不自觉地打开了双腿去方便你的动作。
“哼,变态……”你轻骂,心里却也觉得这样的场景使人脸红心跳,有些情热意动。
你眼角瞄到一旁的刀,突然有了别的主意。
于是你暂时收回了脚,坐在床沿从鞘中抽出斩魂刀。这把弧度流畅的金属利刃在月色下反射出冰冷的银光,尽现锋利与冷酷的美感。然后你看向床边还保持双手缚于身后、跪在地板上的鵺,他正微微抬起头仰视着你,呼吸有些不稳,却没有对你动用他的刀发表任何意见。
你在上、鵺在下,你面上游刃有余而他眼角泛着情欲的红。明明是一幕绝对支配与臣服的场景,但是鵺依旧挺直的脊梁骨与在背光处闪动着冷光的紫眸,使你对接下来要做的事并无把握。毕竟你手中的控制权是鵺主动交付的,他若是动用武力反抗便可轻易逆转局势。而你即将施与鵺的,是更过分的、恶劣至极的行径,是对他骄傲武士道的彻底折辱,或许会导致他这只蛰伏的野兽暴怒而起,将你撕碎……
但是那种展开也不错,不是吗?打破鵺对你近乎偏执的良善定义,展现人类的混沌复杂,这种冲动使你兴奋得心跳加速。
暗夜催生邪念,使你恶向胆边生。
鵺只感觉到你似乎浅浅地笑了一下,气氛忽而有些不一样了。“恶意”——敏锐的感觉将这样的信号传入鵺脑内,但是立马被他自己否决了,他绝不允许自己质疑你的纯洁善良,一秒都不行。
然后鵺就看到你将斩魂刀的刀尖对准了他。
“还不可以动哦。”你微笑着如此说。不等惊讶的鵺出声,锋利的刀尖已经贴上了他的领口,调转角度向下挑断了扣子的缝线,使严密闭合的马甲与衬衫向两边无力散开。
你对刀的精准控制还要多亏了鵺的训练呢。二人不约而同想到了这一点,各自心情却千差万别。
此时鵺对你的成长即骄傲又懊恼,而他恍惚分神的这一秒,你已经将刀行至他的西裤了。他胯间因你足底的玩弄而勃起的性器还持续硬挺着,撑起了布料,于是你就借着这点空隙,刀尖贴着他的下腹运手反挑,轻易地破开了他的裤子,释放了下面兴奋的物什。
“啪”,带着热意的柱状肉物轻轻打在了冰凉的刀背上,激得鵺深喘了一口气。而你没有收回到刀,继续让刀尖向下定入了地板中,迫使鵺的性器紧贴着刀背竖立而起。
你就这样支着刀,双脚分别踩上鵺张开的大腿,歪着头用惑人的双眸盯着他道:“鵺,拜托你就这样蹭给我看,可以吗?”
因着你岔腿而坐的姿势,睡裙下的风光大大方方地展现在鵺眼前。紧敷住肉阜的轻薄内裤已经被内里流出的爱液洇湿出一块深色的痕迹,隐隐透出粉嫩的肉色与神秘的凹陷,勾动男性本能的好奇心与探索欲。你身体情动的证明正对鵺发出无言的邀请,似乎暗示着他只要乖乖听话就能得到一点甜头。
没有人能拒绝这份诱惑。
鵺的喉头滚动、心脏狂跳,上涌的欲念压制了心中的耻辱感,诱他放弃了反抗,并鬼使神差地挺了挺腰。
勃起的肉茎在冰凉的刀背上缓慢地蹭动,坚硬细窄的接触面带来异样的刺激。鵺说不清是否有快感,只是他的视线被你细白的腿肉锁住、鼻尖萦绕着若有似无的女香,使他跳动的欲望越发兴奋、胀痛难耐。挺腰的动作不再只因受到了命令,还因渴望疏解的本能。
你看到的是怎样一副场景呢。鵺平日里一丝不苟的衣着变为破碎的布片,结实紧绷的肌肉盛着细密的薄汗,干净的男性巨硕从整齐的黑毛间探出,在月与刀的冷光间暴露无遗。淫邪的肉具与斩杀邪恶的利刃相贴摩擦着,柔软与坚硬、热烫与冰冷、赤红与银白产生强烈的对比,护刀油与铃口滑下的透明黏液汇成同一股光泽,是绝无仅有的色情。
谨慎缓慢地蹭动金属无法消解肿胀的欲望,鵺的行为只为满足你的猎奇心理。而你被这刺激的场景催生出混乱的干渴与湿意。
你们二人同样的意乱情迷,同样的渴望对方,眼神相触的一瞬间便知再无法忍耐了。
下一秒,被用于奇怪场合的斩魂刀被掷在了床上,就连最爱护它的主人此时也无心留意它了。因为他的视野被你完全侵占,无法转移哪怕一丝一毫。
你从床上滑下,自然而然地落坐在鵺腿上,月白色的双臂环住他的后颈,使饱满的胸脯与汗湿的肌肉隔着轻薄的睡裙相贴。柔软的凹陷骑上硬烫的棒状物,如果不是小小的内裤勉强阻挡,制造快感的器官已经紧密的契合在一起了。
微微蹭动间,似麻似痒的快意迅速窜上头皮,带起彼此反射性的收缩与跳动,强烈渴望着吞入与突进。
“真的可以吗?”鵺用仅存的一丝理智问出口。
“鵺不愿意吗?”
“我愿意。不,是我期望。我期望你能允许,允许我奉上我的全部。我的忠诚、我的荣耀、我的生命,以及我的爱恋,这一切永远只属于你。”鵺喑哑的嗓音诉说着热烈的情感,坚毅的眼神被温柔软化,盈满夺目的光彩。
“当然,我允许。而且我的一切也早已经属于鵺了……”你垂下眼眸,将对话终结在吻里。
嘴唇相触便再也无法逃开了,压抑了许久的鵺终于展露了侵略性,他不用手便轻易地控住了你的节奏,含咬、吮吸,凶狠得像是真的要把你吃掉似的。
在缺氧的晕眩中,你感受到身下也在被用力碾磨着,青筋搏动的肉柱隔着内裤逗弄敏感充血的阴蒂,带来足以让你颤抖的快感。鵺有些失控的粗鲁动作满是急切,似乎光是用蛮力就可以破开内裤的防线。
你艰难地分出一点注意力,向下伸出手拨开了湿透的内裤,过分润滑的性器一下子就嵌合在一起。
“哈啊……”插入的刺激使你们二人同时停顿下来,借适应的时间交换空气。
你体内的窄腔不自觉地收缩蠕动,用力夹紧突然闯入的大家伙。让鵺敏感的龟头被凹凸不平的湿热软肉噬咬吸裹,激烈的快意如火烧般灼人。
“呼……放松一点,让我全部进去。”鵺的声音被爱欲侵染,带上低低的喘。
你听话地控制着肌肉,试图抑制小穴本能的动作。
被夹紧的肉棒感觉稍微松快了一点,立马被鵺挺腰向上的动作送入了深处。
“呀啊——”被撑开的陌生体验与性器摩擦的感觉是如此的清晰,使你惊叫出声。
鵺的双手还被束缚在身后,却仅靠腰部的力量就抽插顶弄起来。先还只是试探性的缓慢出入,几个回合间逐渐掌握了施力点和挺进的方向,速度便越发的快了起来,进入的也越来越深。直到圆润的蘑菇头撞上了花心,结构迥异的两处敏感点相互挤压摩擦着,使浪潮不断一级一级地攀升。
然后轻柔的摩擦已经不能满足,抽插变得大开大合起来,肉棒毫不留情地挤开妄图闭合的壁肉,准确地击打着最深处的脆弱靶心。一下,又一下,用力地欺负那块敏感的软肉,以致不断碾出丰沛的汁水来。
你四肢如柔软的藤蔓,紧紧地缠住鵺的身体。唯有用紧全力抱住他,才能防止自己在不能控制的上下颠簸间软倒在地。但是就算在丧失平衡与快感刺激的混乱状况下,你仍不忘舒张自己的耻尾肌,放纵鵺作乱的性器在腿间出入。被压平撑薄的肉唇勉力吞吐着巨大,可怜无比。
在啪啪啪的肉体拍打声中,肉棒将带出的交合液研磨成白沫,溅满了两人的耻部,又顺着腿部曲线流下污浊的痕迹。
越是做下去,就越是显出力量的差距。鵺维持着别扭的姿势,灵活的健腰毫无迟滞地持续挺动着,力度和速度不减,仿佛永远也不会疲倦。
而你已经难以攀附,交叠锁住鵺后腰的双腿不断滑下又试图夹紧,然后又滑下,只有小小的脚趾在快感刺激下缩成一团。你只能无力地央求:“鵺,呃嗯……鵺,我不行了。快、快一点射出来吧。”
男性怎么可能答应这种请求呢?
所以鵺更是被激起了好胜心,强忍住上涌的射意,驱使硬胀到极点的肉物将你顶得只能无助颤抖。
“咿呀……啊啊啊——”最致命的敏感点被龟头狠狠欺负着,没过多久,你就在尖叫中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一瞬间,你的身体抽搐起来,脚趾胡乱地踢蹬了两下,手指无措地抓挠着鵺的脊背。强烈的快感甚至让你忘记了呼吸,唯有剧烈蠕动的穴肉绞紧再绞紧。
“唔!”鵺也无法再忍耐下去了,他咬牙顶入最深处,扩张的铃口用力抵住嚼动的穴肉,把一股又一股温凉的液体激射在花心上,把粉色的肉腔标记上他的颜色。
交代完最后一滴精液的柱体慢慢软了下去,不再带给你压迫感极强的饱胀感,然后随着下坠的混乱体液滑出了你的身体,这才总算是结束了。
你瘫软在鵺怀里,艰难地从窒息中拉回意识,张开嘴灌入更多的空气以调节呼吸的节奏。
鵺下巴抵在你的发旋上,餍足地蹭了蹭。他静静地等你平息下来,才问:“我的手可以解开了吗?”
“嗯?……好,我帮你……”你还有些迷糊,没有起身,而是直接坐在鵺的身上朝他身后摸去。胡乱摸索了半天都没有找到结扣,只是你的脸在鵺的胸膛上蹭来蹭去罢了。
“哈哈——”鵺被你的动作逗得低笑两声,“我自己来吧。”
只听“嘶啦”一下,束缚住鵺的绳索就被轻易崩断了。果然如你所料的,鵺不反抗只是对你的纵容。
鵺活动了两下手腕,反手便握住了你的手。他温柔地将你的手举到眼前,低头逐一亲吻你的手指、掌纹与小臂内侧,间或轻轻啃咬,亲昵十足。
你任由鵺动作,小小的抱怨道:“做这种事好累啊,而且会变得黏黏的……鵺也不喜欢这种感觉吧?所以抱我去洗澡好不好?”最后你撒了个娇,料想鵺肯定不会拒绝的。
但是鵺一手稳稳地将你抱起后却是将你放倒在了床上,他伏在你的上方说:“可是我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啊。你也休息的差不多了,继续吧。”
你这才注意到鵺眼里的欲火光芒依旧强烈,而劲腰下柔软的性器又快速精神起来,进入了硬挺的备战状态,似乎可以再战不少次。
你有些慌乱道:“我、我已经累得动不了了!”
“不,你的体力极限我可是比你更清楚的,还早得很呢。再说……你只需要放心交给我动就好……”鵺隐含骄傲的语气满是势在必得。
是你给了保护者进行掠夺的权利,那么他的欲望将再无法被约束了。
明月高悬,距离鵺将他自己的一切全都献给你,还需要很久很久,唯有将你吃干抹净才算将将点上逗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