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裙下之臣(4)

Work Text:

 24
  庄森嘴里的红酒味道更好。
  林天诺在吻完她之后这么确认。一瓶红酒见底,两个人喝得都不少,庄森尤其喝得多。原本像白瓷一样的小脸红扑扑的,唇上还沾着红酒的味道。
  “林老师……怜取眼前人啊……”庄森迷迷糊糊地趴在林天诺肩头,整个人像贪睡又粘人的猫一样窝在林天诺身边。
  林天诺低下头去亲她,把她娇小的身躯搂在怀里。
  
  庄森嫌热,把旗袍的领口解开,白皙的脖子上沾染了红酒渍,勾得人想要去尝尝味道。
  林天诺抚摸着她的大腿,一路往上撩起旗袍的下摆,粉白色的蕾丝内裤贴在臀肉上,纯真又性感。
  庄森坐在他怀里,拿着扇子遮着脸笑,扇子挥动舞起的风把庄森身上的香水味送进林天诺鼻子里,比酒香更加诱人。
  
  林天诺伸手去摸庄森被酒汁染得晶莹的唇瓣,庄森的嘴很小,嘴角弯弯的,不笑也自带三分情。
  庄森张口含住他的手指,像是吃棒棒糖一样来回吸吮。十指连心,指尖柔软湿热的触感彻底蒸发了林天诺的理智。
  他把庄森的旗袍全都解开,庄森为了上镜视觉效果好并没有穿内衣,只是贴了两个小小的乳贴。他伸手将乳贴摘下来,用舌头取代了乳贴原来的位置。
  带着少女特殊体香的乳肉软嫩可口,挺立的红豆被舌尖舔弄得轻颤不止。庄森享受地呻吟起来,酒劲让她更加急切地想要追求快感。
  
  25
  所以,当林天诺把她压在茶几上的时候庄森几乎可以说十分配合。
  冰凉的茶几面和刚刚被咬过的乳尖接触,冰得庄森一阵惊呼。旗袍已经被完全解开了,松松垮垮地挂在胳膊上,连蝴蝶背都漏出一大片。内裤也没有完全被脱掉,崩在分开的大腿上,勒出一道红痕。
  
  林天诺握着她的手腕压在她身上,下身进得猛的艹进软嫩的肉穴里,没几下就捣出一摊春水。
  他伸手在两人交合处摸了一把,沾了一手淋漓的汁液,笑道:“女人是水做的,你是瑶池里琼浆玉露做的。”
  说罢,张口含住了她漏在嘴唇外的小舌尖。庄森也回身去吻他,抬高臀部迎合着他的撞击。
  
  林天诺动得不急不缓,坚挺的肉棒一寸一寸磨过阴道的内壁,感受着媚肉紧紧地吸吮。他很喜欢看庄森在酒精和情欲的作用下,从优雅的大明星在他身下沦陷为荡妇的过程。
  “嗯……老师……林老师……”庄森脸颊通红一片,嘴巴被亲地一片水光,胡乱地呻吟着,臀肉被撞出一片“啪啪”地声音。
  
  林天诺把她抱起来翻了个身,仰躺在茶几上。他半跪在地摊上,压着双腿干了进去,整根没入地快感让林天诺爽得头皮发麻,他抬手摘掉碍事的金丝眼镜扔在一边,彻底失去了端庄矜持的风度。
  在她身上,他不想当艺术家,只想当野兽。
  
  庄森完全沉沦在性欲里,大敞着双腿任林天诺操干。如果不是因为红酒是自己的,她几乎要以为林天诺给自己下了什么春药。圆润的奶子被撞得来回晃动,看得林天诺眼晕,他只好用手抓住来回揉捏。原来触感比旗袍之下的想象中更加柔软。
  控制不住的淫水流了一茶几,在玻璃板上和皮肤摩擦出“咕叽”的声音。内裤已经被扯得变形了,还挂在庄森的小腿上,随着林天诺的腰一晃一晃的。
  
  直到林天诺扣着她的腰把滚烫的精液都喷在花穴里,两人才惊觉刚才喝酒喝得好像忘记了避孕套这回事。
  “对不起……都怪我,我……忘了……”林天诺赶紧把庄森从茶几上抱下来跟她道歉。
  庄森抓起手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日期,幸好还在安全期内,遂摆摆手示意他没关系。
  “对不起对不起,下次我一定戴套。”林天诺还是本着自己一个绅士的教养又跟庄森道了一次歉。
  庄森看他内疚地样子觉得有点可爱,笑了起来。
  “知道错了还不赶紧拔出去?”说罢轻轻晃了晃屁股。林天诺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肉棒还插在穴里。
  
  突然失去塞子的肉穴还没有完全合拢,被干得殷红的媚肉微微外翻,翕动了几下吐出一大团白浊的精液来。
  看得林天诺当场呼吸一滞。
  
  庄森却像没事人似的,趴在床上晃着小腿。眼神像带钩子似的瞟向林天诺,坐起来勾着他的脖子亲在嘴角上。
  “你刚刚戴着眼镜的样子,真的让我觉得我像是个在和高中老师偷情的坏学生……”
  “林老师,今天我的作业你还满意么?”
  
  林天诺被她勾得心烦意乱,又狠狠地按着她要了一次才算罢休。
  
  等到事后收拾才发现,不但戏服旗袍被弄脏了,连林天诺的眼镜腿都被摔坏了。
  
  于是第二天,剧组的工作人员惊讶地发现林导百年不遇地戴上了隐形眼镜。而只有服装老师知道,庄小姐的戏服又换了一套新的。
 
  26
  剧组包的酒店很私密,不会有外人往来,庄森索性就搬去了林天诺的房间住。
  两个人工作的时候一起拍戏,下了戏一起出去喝酒,在房间里聊角色看电影,来了兴致就上床,没有兴致就睡觉。
  倒像是一对真的夫妻一样,和睦般配。
  
  林天诺虽然才华横溢满腹诗书,但并不是一个特别活泼的人。庄森时常觉得他沉闷无趣,又会有点想跑去拉萨拍风景的林楠。
  拉萨的旅店网不太好,时常打视频电话过去,说不了两句就会以断网告终。
  
  林天诺去片场了,庄森休息的时候在酒店房间里给林楠打视频电话。
  “你在干嘛呢?”
  “在山上拍云彩。”林楠的话被3g网络卡得断断续续的。
  “好吧,那你忙吧。”庄森有点失望,她有点想念林楠皮衣上淡淡的烟草味了。
  “森森,等我待会下了山,就去把照片寄给你。下次一定要带你一起……”林楠那边的画面非常卡顿,还没等庄森听完他的话,视频就因为网络状态不佳自动挂断了。
  
  庄森叹了口气仰躺在床上,烦躁了一会儿给林了条微信。
  “我有点想你了。”
  
  林楠直到下山才收到庄森的消息。如果不是摄影计划还没结束,他真想立刻买机票飞回北京,跑到庄森身边去抱她。
  他一直都明白,庄森并不是完全属于他的。可是他也无比确信,庄森的心里有一小块柔软又可爱的地方,专门为他而留。
    
  27
  庄森发完微信,把手机丢在一边。穿着林天诺的白衬衣趴在床上接着看剧本。衬衣领口大敞着,宽大的袖子挽起来,下摆只能刚好遮住屁股而已。
  林天诺收工从片场回到了房间。在他身边坐下,把手放在她的腰上轻轻抚摸。
  
  他一直在等,等庄森开口要戏拍。他没和别的演员搞过这种潜规则,但他知道,大多数愿意和导演上床的小花小生,都是为了接戏资源而已。
  可是大半个月过去了,庄森从来没有提过任何关于资源的事情。
  
  林天诺忍不住开口:“下一部戏,女一是个女律师。你觉得行么?”
  庄森闻言回头看他,眯起眼睛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会。才从床上坐起来,抬腿跨坐在林天诺身上。
  “林老师,我早就跟你说过。我对上你的戏没兴趣。”说罢她又倾身过去双手环上脖子,舔了舔他的耳廓。
  “我只对上你感兴趣。”
  
  庄森确实不需要搞潜规则这一套,这一点林天诺。无论是实力、资源还是背景,庄森在演艺圈都不需要求人。排着队求她演女主的导演多的是,她又怎么会为了演戏爬自己的床?
  林天诺笑着摇摇头,他越来越不懂了。庄森越是神秘,他就越好奇。越好奇就越迷恋。他心里也在害怕,如果庄森什么回报都不要,那是不是意味着她随时都可能会离开自己。
    
  两人在床上滚成一团,剧本被挥到地下,连同衬衣内裤扔了一地。
  庄森不得不承认,跟林天诺上床确实是很棒的性爱体验。林天诺稳重深沉,在床上没有那么多花样。但每一次的进入都很实在,粗壮的阴茎经常一晚上能把庄森弄到潮吹很多次。
  
  两人滚完了床单,庄森疲倦地躺在林天诺怀里,闭着眼睛休息。
  林天诺轻轻帮她把凌乱的发丝别到耳后,又不死心地问道:“小森,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专门给你量身定制一个剧本。你觉得怎么样?”
  “不用。”庄森睁开眼睛,又往他怀里蹭了蹭,仰着头看他,“杀青之后我就要休假了,没空。”
  
  “对了,明天能不能加紧拍一下救人那场戏?”庄森玩弄着自己的头发,问道。
  “怎么了?”
  “我后天想请三天假。”
  “干嘛?”
  “去拍一个mv,带带公司的小新人。”

  28
  沈浩然的新歌一直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为的就是能早点拿到发行方的许可。所以经纪公司专门把庄森从剧组叫回来赶着拍好mv送过去过审。
  
  新歌的名字叫《心动情人》,典型的暗恋小甜歌。mv剧情也很简单,纯纯的校园恋爱而已。
  其实庄森一贯走性感成熟的人间尤物路线,和这种校园恋情并不是很搭。但没奈何沈浩然坚持要请庄森主演,恰好两人又是同一家经纪公司,资源不用也是浪费。
  所以当庄森看到给自己准备的小女生校服的时候,还真生出一点久违的感觉。
  
  一切拍摄进行地都很顺利,以庄森的颜值和演技,演个女学生并不是什么难事。难得的是沈浩然的部分拍的也很顺畅。
  沈浩然是歌手,演戏经验本身就不算多,演技也时常被大家吐槽。但是拍mv的时候,导演要求的各种眼神戏和内心戏几乎都是一条过。
  演技进步之快,连庄森都有点惊讶。
  
  直到拍摄进行到最后一幕,庄森才明白其中的原因。
  最后一天拍摄的内容是,毕业了,女孩最后一次看男孩打球,把写好的情书偷偷放在男孩的水瓶下面,转身离开。然后整段剧情以男孩从背后冲过来抱住女孩的腰作为结束。
  
  沈浩然穿着球衣的样子活力十足,宽大的球衣把手臂上结实的肌肉都暴露了出来。他拍着篮球朝庄森的方向招手,一笑起来感觉午后的阳光都更加明媚了。
  
  mv是没有收声的,背景音乐都是沈浩然的新歌。但沈浩然从背后抱住自己的时候,庄森却明明白白地听到了他的话。
  “姐姐,我喜欢你,特别喜欢。”
  
  29
  没有任何女人会对这种单纯又热烈的表白无动于衷。
  好在导演及时的一声“卡”,平息了她翻涌的情绪。
  
  庄森转过身,揉了揉沈浩然的头发。
  “演得不错,歌也很好听。”
  她没有给沈浩然更多解释表白的机会,转身回到了化妆间。
  
  换妆换到一般,经纪人推门走了进来。
  “森森,今晚发行方的刘总约了沈浩然和投资人一起吃饭。你陪他一起去吧?”
  “这种事什么时候也轮到我了?”庄森翻了个白眼有点不满意。
  
  发行平台的刘总她早有耳闻,看人下菜碟儿的功夫一等一,媚上欺下,也不知道骗了多少男男女女上他的床。
  庄森一向瞧不上这种人,哪怕潜规则讲究得也是一个你情我愿,拿利益勒索算是什么东西?
  
  “今晚公司要开总结会,我们几个主管经纪人都没法陪他去。放他一个人去,那不是羊入虎口么?”
  经纪人对于刘总的人品心里也有数,他甚至觉得刘总这次能答应帮沈浩然发歌,就是冲着小孩的姿色来的。毕竟沈浩然也算是同期艺人里不可多得的阳光帅气型男孩。
  
  庄森手上画眉的笔顿了一下,扭过身看着经纪人,笑道:“那你叫我陪他去,就不怕两只羊一起入了虎口?”
  庄森在公司四年了,跟经纪人关系也不错。经纪人知道她开玩笑,马上露出一副谄媚的表情哄着她。
  “哪能啊,那什么刘总才几斤几两,哪敢跟森姐叫板呢?”
  庄森从入行以来凭借着自己的演技实力和情商,混得人缘极好。合作过的名导投资人包括演员都跟她关系不错。更何况还有林耀正明里暗里的维护和扶持。
  所以,哪怕很多人垂涎庄森,却没有一个敢真的得罪她的。
  
  “呸。”庄森笑着白了他一眼,扭回身接着画眉。
  “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七点,金利酒店六号包间。谢谢森姐,小的告退了。”经纪人一看庄森应承下来,做了个鬼脸就溜出了化妆间。
  
  30
  沈浩然听说庄森会陪自己去见发行方,激动得不得了。对于什么潜规则的传闻,钱色交易的龌龊他一概不知,只是想到能有机会和庄森一起吃饭便开心得很。
  庄森换了一双尖头的恨天高,烈焰红唇和高挑的眉峰让她今天看起来极具攻击性。刘总一看是庄森陪着沈浩然来的,顿时僵了一下,陪笑道:“庄小姐,好久不见,又变漂亮了。”
  庄森营业性地笑了一下,说道“好久不见啊刘总。”
  
  沈浩然有点怯怯地跟在庄森身后,刘总看到他,主动招呼:“你就是小沈吧,来,这边坐。”说着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座位。
  庄森却毫不客气地抢先坐了下来,沈浩然只好乖乖坐在庄森身边。
  
  “好久不见刘总了,想跟您挨着坐。”庄森娇媚地一笑,整理了一下头发。
  “诶,好……好。”刘总面色有点不好看,但也没法直说。
  
  菜没吃两口,投资人就开始给刘总找由头搭沈浩然的茬。
  “小沈啊,敬刘总一杯啊。”
  沈浩然乖乖答应,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酒。
  刘总摇摇头,“小孩子还是不懂规矩,叔叔教你啊,敬酒要一整杯的。”
  沈浩然根本不会喝酒,喝一口已经辣的要命,一听要喝一整杯有点懵。
  庄森先笑起来:“他会喝什么酒,刘总,我敬您。”说着端起面前的酒杯就整杯干掉了。
  
  庄森从大学起酒量就很好,很多男生也未必能喝过她。所以酒桌上向来是占着上风。但是今天的酒一入口却觉得有点辣,心里埋怨这酒质量不好。
  “好,那这杯就算庄小姐替你了。你敬酒得到面前来啊,哪有隔着人敬酒的?”投资人还不依不饶。
  沈浩然浑身僵硬地端着酒走到刘总面前,刚想喝酒,手却一把被刘总抓住了。
  “你不是不会喝酒么?叫声叔叔,叔叔就替你喝。”说着就要拉着沈浩然的手喝他杯子里的酒。
  沈浩然心里一慌,手里的被子掉在地上摔了个稀碎,酒全泼了刘总一身。
  
  “你这个小孩还有没有规矩!”刘总恼羞成怒,“你这样还想不想发歌了?我告诉你,别说发歌,我封杀你都是一句话的事。”
  刘总是平台主管,沈浩然一听这话僵在当场,慌了手脚。
  庄森也不知道是醉了还是怎么,头晕得要命。本来就看刘总不顺眼,一看他们吵起来心里更烦。“啪”地一声把筷子拍在盘子上。
  “恶心人的勾当玩到我眼前了?还想让他叫你叔叔?凭你也配。”庄森声音并不高,话说得慢条斯理地。说罢,拉着沈浩然的手就要往外走。
  没走两步停了下来,头也不回地说:“今天我把话撂这儿,他的歌你爱发不发,我自有办法。不过你最好别让我找到你的错处,女人可是记仇得很。”
  刘总在身后气得发抖,却看也确实忌惮庄森的背景和人缘不敢阻拦。
  
  31
  沈浩然跟着庄森走出饭店,却明显看到庄森状态不对,赶紧扶住她。
  “姐姐,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那杯酒里有药。”庄森头晕得要命,感觉身体里像是有火再烧一样。
  “啊?那怎么办?去医院么?”
  “你是不是……傻子,这种药,能去医院么?”庄森意识还算清醒,身体却不听使唤,歪倒在沈浩然怀里。
  “就近找个酒店,别……别被拍到了。”
  
  沈浩然这才反应过来庄森所谓的“药”是什么药。他知道刚才那个作位是留给自己的,那也就是说这酒里的药也是给自己准备的,如果不是庄森替他喝了那杯酒,那现在意乱情迷的就应该是自己了。
  
  沈浩然抱着庄森迅速找了一家快捷酒店。刚一进房间庄森就已经开始脱衣服了,她浑身上下都热得要命。内裤里已经都湿透了。
  仅存的一点良知告诉自己沈浩然还是个孩子,她摸起手机想给林耀正打电话,拨了一个却没有接通。
  
  “姐姐,你还好么?难受么?”沈浩然担心地看着她,用凉水沾湿毛巾敷在她头上,“我该怎么办?”
  她现在这种情况不方便告诉杜磊和林天诺,林楠不在北京,林耀正又不接电话。庄森难受地都要哭出来了,衣衫半褪,眼眶红红地趴在床上,委屈地要命。
  
  沈浩然又不停地凑近她试她额头的温度,搂着她给她喂水。少年生机勃勃的身体更让庄森燥热难忍,都能感觉到自己下身不断有液体流出来。
  庄森实在受不了沈浩然的靠近,挥拳锤在他肩上:“你要么就过来上我,要么……嗯……就出去,别在我眼前晃悠。”
  
  在她现在看来用尽全力的一拳,对于沈浩然来说不过像是猫挠一样的撩拨。其实他看着自己心里暗恋的姐姐欲火中烧的样子早就没了理智。还没开过荤的小男孩裤子里早就鼓胀得不成样子,要不是怕庄森生气,他早想上去帮她解了这份情热。
  “姐姐……你愿意让我帮你么?”沈浩然坐在她面前,问得小心翼翼。
  庄森理智已经被欲望烧掉了大半,有点迷糊地看了看眼前的少年,倾身吻了上去。
  
  干柴烈火,不过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