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分手之后(四)

Work Text:

老爹再次往嘴里塞进一颗口香糖,草莓味从嘴里爆开。
她突然想起来,冷锋最看不起自己喜欢草莓味的东西了。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喜欢草莓味儿啊,”狼崽子从他手里拿走牙膏,“啧啧啧,真没看出来。”
他顾着刷牙没理冷锋,冷锋使坏拉他另一只手臂,他只好任冷锋扯着自己手臂晃悠:“你理我一下嘛啊啊啊~”
他吐掉嘴里的泡沫,漱干净口,毛巾擦干净,就着冷锋的手劲儿凑过去吻了上去。
他把气喘吁吁的冷锋拉进怀里:“就算我喜欢草莓味也不妨碍我把你亲成现在这样——”
“更不妨碍我晚上把你操到哭。”
冷锋笑着使劲掐了他一把,伸手推开他,忍着笑绷着脸去够远处的漱口杯,结果被老爹从背后抱住紧紧抱住,脸上的笑一下没忍住:“你放开我!”
“不。”
然后两个人搂搂抱抱地结束了清晨的洗漱时间,转向黏黏糊糊的早饭时刻。
老爹已经习惯了大脑里时不时的闪回,但心情再一次阴转小雨起来。
他恶狠狠地吐掉嘴里的口香糖,走开两步,又回去拿卫生纸捡了起来扔进垃圾桶。
糟糕的心情让他随意选了一家茶餐厅吃午饭,后果就是品尝到了一份糟糕的龙虾伊面。轮到以前他自然是什么都能下口,然而自己的胃早就被冷锋的好手艺养叼了,半数吵架的原因就是冷锋抱怨他现在吃个东西还要挑挑拣拣。
他放下筷子,扔下钱就走了,右手不自觉地在衣兜里找烟。
看来烟瘾现在是压不下去了。
他打算去买个新的打火机。
正好路边有家中等店面的Zippo专卖店,他进了店,和店员客套两句之后开始了选择困难症的犯病时间。
纠结了半天他终于选定了和之前相似的一款,正准备掏钱付款的时候听见了从柜台后面传来的泛着奶甜味道的粤语。
围观的群众可能听不出来这点奶甜味,但是当这个声音日复一日每天晚上在你耳边动情地轻叹低喃甚至哭求的时候,这点奶甜味就被滤镜放大了十倍几十倍。
先闻声而不见人的声音来源从后面露了身影,跟在经理后面。他又瘦回三年多之前的精瘦身材,穿着黑T牛仔裤,披着军绿色外套,一双眼睛依然炯炯有神。
好不容易把他养胖了,怎么现在又瘦成这个样子了?他心疼地想。
冷锋抬头,看见了对方。
两个人眼神对上就没再分开过,直到经理插话打断。
“冷先生,你们认识吗?”
冷锋转过头率先开口:“不,我们不认识。”
老爹付了钱,佯装试新打火机,坐在一边偷偷听冷锋和经理说话。作为北方人,冷锋的粤语几乎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老爹也听不太懂,只能用耳朵感知两个人的对话。冷锋似乎在打听什么事情,问的很细,经理这边汗如雨下,连连应和。
冷锋朝那边笑得灿烂,却吝啬地不肯往这边投来一个眼神,和经理告别之后利落干脆地出门。
他猛地站起来,敷衍地朝店员摆摆手,跟着冲出店门。
他开始了熟悉的跟踪,身前的冷锋离自己始终只有十几米。
他知道冷锋在等自己跟上去。
这边的冷锋拐进自己的安全屋所在的单元楼,走到房门前,掏钥匙的动作慢了下来。
他从胸前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点着了火。
身后上楼梯的脚步声传来,他深深吸了口烟。
烟圈刚被吐出来,烟卷就被高大的男人从背后拿了走。
“别抽烟了。”
冷锋没理他,掏出来钥匙拧开门,转过身复杂地看他一眼。
“进来坐吧。”

冷锋的嗅觉有时候敏感到了老爹想象不到的地步。烟味酒味当然不用说,最令他奇怪的是,他连自己身上的古龙水味道都不喜欢——即使他只用了一点点。
“你又喷古龙水了?”冷锋皱着眉,“以后那东西少喷点儿。”
“我就喷了一点儿,”他委屈地反驳,“没喷多少……”
冷锋看他委屈,轻拍他的肩:“你还是少喷点儿吧,我嗅觉比较敏感……”
他更头疼了,原本白人身上的体味就比黄种人身上重,他已经算是体味轻的了,还是习惯每天喷一点。
结果冷锋真是属狼的,狼鼻子敏感得不行,一点点都能给他闻出来。
他想了半天,洗澡的时候喷完古龙水,之后用了香氛沐浴露掩盖,然后拼命冲刷,保证自己身上只有皂香和一点儿香氛味道,结果做睡前运动的时候被情动的冷锋闻了出来:“你是不是又用古龙水了?”
他开始用力顶弄起身下的冷锋,企图蒙混过关,但沉浸在欲望中的冷锋却不依不饶:“你就是喷了,对不对——操你轻点儿~”
老爹抱着冷锋一边动作一边和他咬耳朵,“你鼻子怎么这么灵啊?那你能不能闻见现在你自己身上的味道啊~”
冷锋红着眼睛听他调戏自己,用力咬了下他肩膀,下一秒就被他大力操弄云端,彻底忘记了自己之前的质问。
但之后他并没有逃过冷锋的“惩罚”,情人节的时候冷锋送的是一瓶香水,还是有点偏向女香的中性香。
“你不要嫌弃它是中性香嘛,我试了好多个柜台,才挑出来这瓶我闻着不难受的……”冷锋使出了杀手锏——朝他撒娇,再加上练的炉火纯青的令他无法抗拒的眼神,冷锋知道百试不爽。
老爹果然只好笑着接受,然而过了两天又有点喜欢起来这个味道,于是也不在乎它是什么香,天天喷在身上。
只是一起工作的朋友和上下级们闻到了这股有点像女香的味道,都用震惊的眼神看着沉浸在身上的香水是恋人所赠的甜蜜氛围中而不自知的老爹。
难道BD才是下面那个?不可能吧……
但是这香味……和之前比确实有点甜啊……虽然之前也够骚包的……
后来大家才知道这香水是他小男朋友送的,众人才恍然大悟。
啧啧啧,BD这家伙,没看出来他还这么宠自己男朋友啊……
作为老爹的同事,公司的人竟然没多少人见过冷锋——甚至连照片都没见过。有几个八卦的去问雅典娜他们几个亲近的,几个人都是讳莫如深地转过头去,嘴巴闭得紧紧的,脸色却有些暧昧——这当然是老爹吩咐的。
老爹一开始的说辞是冷锋是军队的人,他们两个的工作可能会有相冲突的地方,不让公司知道可能会好一点。几个人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于是守口如瓶。
到了后来,情势变了——某个中国国企把他们公司给收购了……老爹的身份就从敌对势力变成了半个自己人——这也是天养生不再反对两个人恋情的一个原因。
这时候几个人的讳莫如深就完全是因为——老爹护食,觉得自己的小男朋友这么可爱又招人喜欢,万一被人拐走了可怎么办?
几个人听了一脸严肃的上司这么认真地担忧一个根本不可能的问题,纷纷扶额,互相看了看,一齐叹了口气。
“所以冷哥你送BD偏女香的香水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小温偷偷在私底下问冷锋。
冷锋嘿嘿笑了:“有是有一点,不过我看他还挺听话的嘛,就偷偷联系他们几个下属告诉他们别让他们公司的人瞎猜了。”
小温暗自心里赞叹:冷哥果然御夫有术,牛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