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柯南】 夜裡/赤新

Work Text:

 

 

*老梗,赤井中心,OOC通常運轉
*個人解讀有,無深度,就是個節日想看人甜蜜蜜的復健
*和〈巷內〉同一脈絡,然而單獨閱覽應該沒問題

 

*大約R-15吧。

 


 

 

青年接去他遞出的水瓶時,指尖觸及他拇指,殘留一許沐浴後的濕潤熱氣。

 

熱度稍縱即逝,僅剩得淺薄濕感。注視著喝水中青年的他以食指輕輕,反覆塗抹,使其更加稀釋,於滿溢乾燥暖氣的室內消逝殆盡。

手指上的濕潤散逸極速,然而剛沖洗後的青年周身就不是這樣了。尚未擦拭透徹、也未來得及被蒸散的溼熱,浸潤上身那件短袖白T,使其正隨青年仰頸喝水動作,服貼上泰半軀體。

他目光依附在衣物勾勒的種種起伏線段,順流而下;就在即將抵達青年的深灰平口褲頭前,先讓上衣盡頭露出的小範圍腹面給絆住。

 

「赤井先生?」

意欲阻止他的迷惑嗓聲,遲了數秒才姍姍來遲。青年嗓音蘊有和其體表同般的潤澤,滑溜游進他耳道,持續、持續,鑽至更深更窄小的管道內,騷動其內奔馳的血液:「有甚麼不對嗎?」

「只是想起一件事。」

「……跟我有關?」

他稍稍頷首,「可以過來嗎?」

縱使青年臉上仍然有一絲難得困惑,還是依著他邀約,踏近他落坐的雙人沙發跟前。兩人本就沒離得太遠,約莫是從普通距離踏入開始顯得親密起來的範疇。

他向停在一步之遙的青年伸去手。

「再靠近一些,小朋友……」

 

也許是進一步的這道要求透漏什麼,彷彿意識到他的想法,青年抿了抿水溫烘得紅潤的唇,朝他抬起手的方向邁進,卻無視他停滯於半空的手,直截踏入他因放鬆坐姿而自然敞開的腿間。同樣僅著平口褲的赤裸腿身,被青年的腿側擦撞磨過。異於自身的溫熱,令他感覺頗為舒服。

甚至傳來極短的電波麻痺效果。

 

「所以、」青年搭扶上他肩頭、俯近上身、唇齒裡迸出的問句給壓低聲量和語速,所有一切都慢條斯理地:「是需要這麼近才能說的事嗎,赤井先生?」

最後的稱呼更被降低聲調,沉地噴吐過來,敲擊上他,使他盪出仿如微笑的波紋。

他微笑凝視青年的注視,收回被忽視的手臂,轉而撫上青年後背,形成困住單側的鐵壁;另只手則毫不客氣地探入衣襬,觸及其內的暖濕腰際。久違的肌膚觸感喚醒疲憊及繁多工作程序積壓深埋的衝動,還加上青年聲線先行挑起鬆動的不平,一波一波,沖擊上他內心腦中。

如浪潮,接連不斷。

背光的青年瞳色不若平時明亮,深藍色澤潮濕地靜謐地圍攏住他。

 

他望著那雙夜裏的海,讓手指依憑記憶和細微變化去摸索;青年左腹那道舊時傷口並不非常突出,但他依然照著經驗記憶,遊走辨識出其所在。

拇指按及左側舊傷跡處時,他清晰捕捉到那道海平面晃蕩一瞬,隨即恢復平靜,任他以指腹搓揉瘀傷般的呵護力道,輕輕兜著圈子,緩慢地揉著該處。

直至那片海面開始擁有和他相近的騷動。

 

本來輕鬆搭落在他肩頭頸側的手指們,不知不覺地陸續不安分且顯得沉重起來,模傚他的行動及施力,隨機施作於他頸線耳廓。或是摩娑,或是按捻。那些攻勢微弱地撼動不了他,撼動不了他手指持續朝對方上身胸口潛行的決心。

上抬手勢連帶捲拉起青年上衣,使更多身軀展露出來,使他扶在其後背的手掌得以越過衣物,直截貼上肉身,讀取青年背脊所產生的起伏細細。

與不再純粹、滲入汗液的潮溼。

青年噴吐出來的呼吸也已不再從容,逐漸縮短頻率及加沉,一回一回,掠過他臉頰髮梢。

然而青年嗓聲尚能維持未被騷動侵蝕的表象。

 

「在我看來,其實赤井先生壓根沒要說什麼吧。」

混著熱氣的話語徐徐噴落他眼旁。縱使青年依然倔強地維持站姿,但他們之間距離已所剩無幾。「只是欲求不滿。」

他暫停下動作,表達自己對於青年發言的重視。「你是這麼想的……?」

「我不認為還有其他可能答案。」

「喔……」

 

他慣性的悠哉發語詞使對方促狹地挑起了單側眉峰,更像是某種催化某種宣告開端的鈴響。

 

青年雙手突然轉而扶捧住他臉頰下頷,手勁溫柔,不帶半點脅迫性質;可對方壓近身軀的氣勢與衝勁十足,連他本來坐得還算直挺、因對方而稍微傾前的上身,也被那般氣勢領著,順勢後仰倒往沙發靠背上。

他沒打算提出半句辯解或反問的口,讓緊壓上來的親吻給嚴密封住。

 

在身體他處所接收到的任何細節抵達大腦前,他專注於對方主動帶來的短暫唇舌交流。

青年的吻一向不很躁進,溫和徐然;拜此所賜,他能複習更多對方的滋味,直到相濡以沫的發起人率先收兵為止。

他看著青年以手背抹去殘留於彼此之間的黏著,看著青年唇角浮現的角度,看著青年眼底映照出的朦朧自身唇畔彷若也有那種幅度。

──很美味、卻不太饜足的幅度。

 

當然,他也不認為數個月的空白,是單靠一記簡短親吻就能填補的程度。也不認為他們下腹的慾念會就此消退弭平。

即便青年所給出的答案還是不夠全然正確,但他不在意。他真正想做的事,確實含括於慾望之內。

況且青年脫去被捲起泰半、顯得礙事的上衣後所袒露的身軀,正奪走他心思。

尤其光潔左鎖骨下那道已然癒合的眼生褐痕,更是滿佔他目光,吸引他手指。

 

臨時修剪得過短的指尖,賦予過淺過輕力量,撫過該道由陌生犯人所留下的新痕跡,他沒顯露太戀棧於斯的表現,手指轉瞬回歸熟悉路徑,沿著身板線條下潛,尋覓到胸膛上特立獨行的淡褐突出。

指腹點上小巧乳頭時,青年周身劇烈繃起明顯,撫摸他頸背髮際的雙手也縮緊一瞬震盪一瞬,扯得他也隨之吃疼一瞬。

不過這不影響不妨礙他側歪去脖。

在青年察覺到他的行動目的前、在青年再度不受控地緊抱或扯拉他髮流前、在青年因他舌面接觸而發出難以抑制的嘆息驚呼前,他將瞄準鎖定的目標物含入口中。

 

對方身軀因此而起的大幅震彈,多數被他抵在青年身後的手勢給削減作用,殘餘部分則反應於青年傾壓於他身上腿側的重疊處,和他吸吮住的部分,沒導致太大波瀾。

受口腔及舌面濕熱包裹,被刺激得飽滿昂然起來的乳尖,越發挺立、便越得以讓他使著牙面舌葉舔弄刮搔,於被撐緊的薄嫩表層施加溫和卻刁鑽的刺激。

以及品嘗。

青年胸膛品嘗起來,大多時候僅是和自身同般的沐浴劑香氣;只有偶爾,會竄出一絲悄悄的隱密的、對方獨有的肉體氣息。

一種、能夠稀釋掉溶解掉他的。

誘使他的氣味。

 

「赤井先生,停咿、停一下……」

本來以手背防堵被舔出的任何喘息的青年,終於再也忍俊不住般地鬆口。喊他的聲線裡,嘶啞比例增加不少,亦含有難以忽略的哆嗦幅度。哆嗦起伏沒很激烈,也不到難以持續;惟在他稍微嚙咬含括乳頭及微突乳暈的大範圍面積時,中斷剎那。

聽來尚有餘裕,然而肢體語言卻不如表象從容。

單膝跪於他腿間空隙處的對方敏感地繃緊周身,幾處貼合他抵著他的手臂及身體範圍,皆危顫地清晰可辨。

 

他應聲暫停下執著單一處的吸吮,但沒就此罷口。唾沫潤澤過的唇瓣滑溜移行,一次停頓便是一次吮咬,持續,漸次,朝向那道新痕跡延展粉色痕跡點綴範圍。

單純撫著青年腰身的手也順勢移動。

朝下方探尋的他無視青年下著褲面已讓慾望撐脹突出,無視另一種黏稠於其上湮漬出依稀可辨的水痕,無視渴望撫慰的瑟窣顫動。無視青年下身種種反應的掌心,直截就著被前方撐得毫無餘裕的平口褲,一併,捏握住單側臀瓣。

長時間熱愛足球運動鍛鍊出的臀肉結實,裹著不太乾燥的濕黏褲面,形成貼合手感的弧線,加以他刻意讓拇指深陷聚蘊汗水水氣的溝壑,溫柔地,捏揉出過尖過短過促過軟的,一聲飽滿稠密的嗚咽。

如此近似高潮時的。

 

他貼近喘動頻率偏高的青年,將聲量壓製成夾帶呼息與溫度的安靜電流,送入潮紅滿滿浸淫的耳裡;「走得動嗎?」

儘管知曉青年今晚抵達,儘管知曉有擦槍走火的可能,然而他沒有在誰都可能進出的區域放置必須輔助品的好習慣,也沒有將此弄得一塌糊塗的打算。

「所以才喊停啊……」他不意外靠著自己肩頭的青年於散亂濕髮下,投來一記白眼。「請赤井先生擔起這個責任。」

「我想小朋友應該也得負起一半的責任喔……」他所暗指的,是率先撲吻、挑起開端的部分。

顯然自知理虧,青年抿著唇,溫潤光澤甫垂蓋方才因羞恥與不滿而尖銳起來的眼神,隨即被他移動的雙手舉動和發言給勾去目光。

「不過、我會先負起我的部分。」他說。

垂手撈起青年的過程迅速,對方亦立即隨之反應、雙臂攬住他穩住平衡,促使一切行動更加順利。

 

無論想法或行動,他和青年之間各方面的默契,不曾讓相隔兩地的距離及時間長度消磨掉。

那麼、他想,對方是何時察覺到的?

察覺他因那記新傷痕而湧升的各種想法,各種衝動?是從讓他親眼見到那時起……不,或許是、從更早開始。

從青年輕描淡寫地告訴他受了傷的那個當下。

 

對方難得主動投吻,雖然也許和他同樣具有欲望催化的可能;也或者多少和此相關。

而那些心境,也和他同般。

 

好好擁抱住對方時,青年周身的濕氣高溫相仿的,使他一瞬聯想重疊至最初那夜裡的事。那樣的念頭使他再度微笑。

「雖然得要負責,可是赤井先生心情似乎很好。」

發現他微笑的青年嘟噥,泰半聲音糊在他髮際耳邊,然而聽來毫無任何埋怨氣息。

甚且藏有些許相近的開懷,與期待。

「或許是……」踏進寢間前刻,他仰首,將輕吻和著低語一併,印於青年泛紅眼旁:「能夠這樣抱著你,跟你親口說『聖誕快樂』的緣故,新一。」

 

自背後投射來的唯一光源朦朧稀薄,映照於垂落來的工藤新一面上,浮現依稀的相同情緒。

 

「你也是……」工藤新一抿著紅潤的笑意,向著他,向著他眼尾邊上,賦予同樣滋味同樣情感同樣慾望的吻。

「聖誕快樂,赤井先生。」

 

 

踏入淋浴間前,他稍微停步。

 

盥洗用的半身鏡能映照的角度無法含括完全,但已足夠他端詳。

端詳腰部以上的各種溫紅未消痕跡。

拋卻理性拋卻思考拋卻無所謂羞恥的,飽含戀人愛意與佔有欲的殘留物。

 

也許返回日本後,會有一段時間的不方便,但他不在意。

 

淋浴間裡的水聲被轉停歇同時,自拉門後踏出的男人乘著熱霧濡濕,於狹小空間裡和他擦身時,於他額上輕輕啄了一記只存在瞬間裡的吻。

在直截回吻赤井秀一的唇後,側過身的他明確地,輕輕地,瞥過男人胸前錯落的各色暗赭淺褐細點。以及、

 

以及,自熱霧氤氳侵蝕的鏡面映出的,背脊抓痕。

 

 


 

 

先祝各位聖誕黑皮。

 

蠻長一段時間沒更新,總之有各種三次元的事,這裡就不多言

這篇有部分元素,和尚未完成的昴柯〈癮疾〉其實非常重疊,事實上這兩篇也有一些關聯;但是目前還是能視作單獨一個篇章來看待的。

最後還是謝謝看到這裡的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