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贺文|圣诞树小兴兴

Work Text:

小兴是棵圣诞树。

这是小兴出生的时候,圣诞星球的长老们都没想到的,大家苦口诚心地保佑祈祷,希望他们一万年才能拆一次的精灵礼物,出来的会是拯救苍生的精灵仙子,或者是圣诞老人的继承人,再不济也是小麋鹿精灵。

但是大家期待了很久,屏心气神地听精灵礼物抖抖索索地颤动,“咻!碰!”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顶开了盒盖,白皙的小脸蛋探出来,又伸出白花花的小手,戴上了一顶圣诞树的小尖帽,头顶还不忘插上颗闪闪的星星。

“怎么…怎么会是圣诞树…”大长老头两眼一黑,当场晕倒,伴随着圣诞星球其他长老和平民的簇拥和哭喊,此起彼伏。

小脑袋疑惑地东望望西望望,带着大大的问号。

人群中走出一个金发青年,穿着标志的红色长袍,带着礼帽,他弯下腰,冲小脑袋温柔地笑了笑,“你好可爱,你叫什么呀?”

小脑袋刚看到这个奇妙的世界,还不会说话,支支吾吾道,“阿…阿拉兴神灯…不…”

金发青年笑意根深,抚摸着他小小的圣诞树帽子,又捏了捏顶头亮闪闪的星星,“什么?”

小脑袋感觉头上痒呼呼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气地拔高了音量,“阿…阿拉灯神兴!神…神兴!”

“啊,小兴啊,真可爱的名字。小兴以后就和我住吧!”

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圣诞星球的王子会喜欢这样一个精灵也不是,平民也不是,甚至人也不是,只是一棵树幻化成人形的家伙,还早出晚归都带着他,牵他手,抱着他,像照顾亲生弟弟一样。王子殿下是要继承王位,做下一任圣诞老人的,老带着个拖油瓶怎么行?众长老成天嘀嘀咕咕着犯愁。

但当事人可开心了,他喜欢小兴,第一眼就喜欢他,那个羞红的笑脸,说话的时候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和若影若现的酒窝都可爱极了,王子每天都要看着小兴入睡才能睡得着。

…到后面真是变本加厉,他要抱着小兴才能睡得着。小兴是个娃娃倒还好,可是…十年过去了,小兴快成年了!他开始躲着王子殿下了,因为,因为小兴每次被抱着的时候,都感觉浑身痒痒的,心脏都跳得好快…听身边的人说这是喜欢的表现,小兴不想喜欢上王子,因为王子要做下一任圣诞老人的,但小兴只是一棵圣诞树。

这样想着,小兴又难过了,垂着眼泪,圣诞树帽子上的枝桠都垂下了,星星也黯淡了光泽。

“小兴!你为什么躲着我!”

每每这个时候,听到王子殿下在王宫里到处找他的声音,他总会悄悄藏起来,躲在树丛中,这样他就找不到自己了,或许过几天,王子就会忘记了自己,而自己也应该去做该做的事,当一棵圣诞树,老老实实的,陪在圣诞老人身边,哄小孩子们开心。或许,当自己真的去做一颗树的时候,王子已经继承做了圣诞老人呢?这时候就可以一直看着他了,也没有难过,圣诞老人和圣诞树就应该保持这样的距离呀。

胡思乱想着,小兴的生日到了,十八岁的生日,格外隆重。王子准备了十层超大奶油蛋糕,布置好了整个庄园,到处都有铃铛、圣诞颂歌、五颜六色的礼物,还邀请了麋鹿精灵、长老、精灵仙子等一众宾客前来庆祝。小兴也换上了一顶新帽子,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帽子,郁葱葱的圣诞树,挂满了色彩缤纷的铃铛和糖果,还有颗好亮好亮、好闪好闪的星星耶。

王子小心翼翼地把帽子戴在小兴头上,亲吻了小兴的脸庞。小兴一怔,羞羞地低下了头,他好开心,心里有小鹿在乱撞,他真的好喜欢王子殿下…小兴看着远去迎宾的王子,内心默默做了个决定,反正一定要分开的…那就不要留遗憾吧。

美妙的宴席终于结束,夜幕悄然来临,王子殿下失了神,因为他又找不到小兴了,他焦急地找遍了整个王宫却一无所获,只能无奈地回到寝宫。

他点亮烛灯,只见小兴躺在自己的床上。

王子开心坏了,他立马冲上去抱住小兴,却发现小兴居然什么都没穿,帽子也没戴,就这样缩他的被窝里,脸上两道水痕,好像哭过了。看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王子好心疼,“小兴怎么啦?今天你生日,你不开心吗?”

小兴别过头也不回答,亲手亲脚地帮王子解开衣领,一颗、两颗、直到肚脐,两只嫩嫩的小手被抓住,“你怎么了?”王子盯着小兴的眼睛,喉咙沙哑,好像想探寻什么。

“我…我想把自己献给王子殿下…”终于还是说出了口,小兴整张脸红地冒烟,眼睛仍然是不敢看王子,但手上却没停,轻轻地帮王子褪去了衣衫。

“你是认真的吗?”

王子再次抓住他的手,看他不回答,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看自己。小兴看没地方逃了,只能对上王子深邃的双眸,说到,“嗯…认真的。”好像是鼓起勇气一般,他扬起脸庞,嘟着嘴,浅浅地吻上去。

小兴的嘴唇很丰满,粉嘟嘟的,像果冻。轻吻换来的是粗暴的掠夺,王子把小兴的双手举过头顶,压住他的双唇,舌尖蛮横地探入,汲取甜美的津液,在找到小兴无处可藏的软舌后,不断吮吸,缠绕流连。双唇离开,发出一声很响的“啵”声,还带着透明的津液。

吻的太深入,小兴都没发现自己的津液流到了嘴边,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气。王子把纤长的手指放入小兴的口中,灵活地搅拌,小兴的唾液沾满了手指,还有不断津液流下。他支支吾吾地发出断断续续地喘息。

王子眸色一沉,三下五除二脱掉衣裤,掀开被子,把小兴的腿扛到肩膀上,欣赏这动人的春色。稚嫩的身体每一处都洋溢着青春豆蔻的气息,细嫩紧致的皮肤,柔软的肚皮,微微隆起的酥胸,纤细的手腕,紧实肉感的大腿,每一寸都好让人沉迷。王子俯下身,从脖颈的喉结亲吻,到含住乳头,再在小肚子上留下吻痕,浅粉色的花茎,最后亲吻未开苞的小穴。

“唔…好痒…唔唔…”

小兴受不了了,每次亲吻他都感觉全身火辣,特别是被含住乳头舔舐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胸都要爆炸了,明明没有接触过这一切,却感觉好敏感,他无时无刻不想叫出来,但不希望让自己的叫声扫兴,就哭着掩住,结果眼泪越流越多。

“不要哭,我想听你的声音。”

王子舔去小兴的眼泪,他一把握住小花茎,来回撸动,小兴惊呼,看他可爱的反应,王子更用力了,加快节奏感受小兴喘息的频率。

“啊!啊…”没过多久,小兴就泄在了王子的手里。王子噗嗤笑了,“小兴还是个孩子呢,这么快。”

好像被嘲笑了,小兴愤愤地撇嘴,他也握住了王子的那根,好像是报仇一般毫无节奏的磨擦着,“我也来帮你!”较真似的,小兴捏捏翘起的龟头,有撸撸茎身,最后摸摸囊袋,毫无章法的乱摸乱掐,换来的只是更加的肿胀和硬挺。

“怎么会…”看着手里不断变硬和变大的那根,小兴害怕地缩回了手。王子窃笑,又亲了亲小兴的肚皮,把他的腿分得更开,刚才小兴泄出的白浊均匀的涂抹在花穴内,探入两指扩张,“小兴真的要帮我吗?用这里吧。”

“啊!”好奇怪的感觉,他身体向后倒,却无奈腰被王子锁住,无法动弹。王子加深了抽插的频率,探到一个凸起的肉粒,不断按压,只听小兴尖叫连连,“啊,那是什么,啊…”叫声到后面只剩下酥软的喘息,王子笑了笑,是这里了,“我进去了哦。”

他一把贯穿到底,又全部抽出,再次直冲到底。小兴哪受的了这样的刺激,大声叫了出来,王子朝着那个肉粒再次俯冲,小兴的尖叫变了味,尾音全是暧昧的呻吟。

“呜呜呜,太快了,啊!小兴…小兴不行了,呜呜…”

呻吟太撩人了,王子喘着粗气再次深入,加快速度,小兴的腰随之起伏律动,声音开始带着舒爽的快感。水声,呻吟声,喘息声,交叠着使得气氛变得暧昧,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舒服吗?”

“舒服…好舒服…嗯嗯…”

王子把小兴调了个头,卡着他的屁股,抱着小兴柔软的肚皮,从后进入。柔软的小穴发出清澈的水声,扑哧扑哧,缠着人别走,小肚皮光滑弹嫩,没有任何体毛,王子捏着肚皮,更加快了速度,“小肚子这么软,多生点宝宝好不好?”

“呜呜…好…好…”

小兴已经是欲仙欲死,王子说了什么都黏黏糊糊地应答。速度愈来愈快,王子一个挺身,白液尽数洒进温暖的穴中,本来平坦的小肚子隆起,里面鼓鼓囊囊的,好像真的怀孕了似的。王子抱着他的肚皮,再次亲吻舔舐,小兴抬起湿漉漉的眼睛,“不要舔了…好饱…太多了…”

他的话真是让人欲火中烧,“还没完哦,小兴多吃点,才能生很多很多哦。”说着,王子掰开小兴地肉肉的屁股瓣,又开始新的一轮耕耘。

太痛了!

小兴很苦恼,本来想第二天清晨就溜走的,但是实在是太痛了!屁股,腰,腿,还有那不可言的地方,太痛了!他根本动不了。

还有个动不了的原因就是,王子抱着他的肚皮,这个脸埋了上去,根本挣脱不开。

但是长痛不如短痛,当时做下的决定不能犹豫。小兴一鼓作气挣脱开王子的怀抱,也顾不上穿衣服,只是戴上圣诞树的帽子就往外跑,他跑的好用力,浑身在痛也不停,他哭的好大声,但风掩盖了他的哭声。王子,会成为最棒的圣诞老人的,小兴许愿,小兴相信。

又是几年过去了,众望所归王子登基,圣诞星球庆典欢腾,昔日王子现在是大家都喜爱尊敬的圣诞老人。他穿上红色长袍,戴上圣诞老人帽,黏上白色假胡子,牵着雪橇麋鹿,在大街小巷里腾空穿梭。圣诞老人是传播快乐和爱的使者,但民间传言,这届地圣诞老人并不快乐,他的笑脸背后是无尽的忧郁。什么原因呢?据说,他好像是丢失了别人送他最重要的礼物…

圣诞节的颂歌在每一个角落传唱,圣诞老人把礼物给最后一个小孩后,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小鬼头们却不愿离开,还是挤在一起叽叽喳喳,“谢谢圣诞老人呀!”“圣诞老人你的礼物嘞?”“圣诞老人,你收到什么礼物了呀?”

他抱起小孩,刮了刮她的鼻头,“我呀,我收到了最珍贵的礼物。”

“什么礼物呀!我也要!我也要!”

“他…是一颗树。”

“一颗树?”

“对…一棵叫做阿拉灯神兴的树。”

“圣诞老人你骗人,一棵树有什么稀奇的?我们走!”

小朋友们呼啸着结伴离开,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他回到王宫,却发现一个纤细的青年背对着自己,脑袋上有个非常熟悉的圣诞树形状的绿帽子,帽子有点脏了,但顶上的星星还是闪闪烁烁,格外明亮。

“小兴?”

青年转过身,露出熟悉的微笑,和那个永远不会忘记的甜美酒窝,“嗯,圣诞快乐,圣诞老人先生。”

“圣诞快乐,圣诞树先生。”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你是我收到最好的圣诞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