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裙下之臣(3)

Work Text:

  16
  到拍摄地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四十了。比预计的时间晚了十分钟。
  林楠提前到场等着,一看庄森来了,立马推着她进化妆间。
  “大小姐,又迟到。”林楠亲昵地捏捏她的脸。
  “稍耽误了一会不碍事的,你去给大家道个歉,顺便给大家都定点奶茶来喝。”庄森娇纵归娇纵,做人办事的礼数从来不落,所以在圈里很讨人喜欢。
  
  “那你喝不喝?”林楠拿出手机给大家点外卖。
  “不喝,我最近都胖了。”庄森画好了妆,在更衣室里自己换衣服。
  林楠一撩帘子走进去,抱着她的腰来回捏,“我看看哪胖了?”
  “讨厌。”庄森被弄痒了,打掉他的手。
  “明明没胖。”林楠在她的小屁股上揉了两下,抵着额头索了一个吻才算罢休。
  
  “今天是你给我拍么?”
  “不是,杂志方请了摄影师。”
  庄森看了他一眼,歪头埋怨道:“你可好久都没给我拍照了。”
  “那今晚有空么?我新给你买的衣服到了,要不要试试?”
  庄森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表示赞同,等着高跟鞋就走出了更衣室。
  
  拍摄进行的很顺利,林楠调教出来的模特,基本上不用摄影师指导出片效果就很棒。
  下午三点钟收工。林楠带着庄森回了公司。
  
  “森森,然然的新mv,你考不考虑接一下?”经纪人拿着日程表放在她面前。
  沈浩然和庄森是同一家公司的艺人,用当红花旦捧新人几乎是每个经纪公司必备的操作。
  “我怕没时间。后天《海棠春晚》就要开机了。”庄森坐在一边,随手刷着微博。
  “mv拍摄期短,一两天的功夫,你跟林天诺说一声不就行了。”
  
  庄森还没答话,经纪人接着说:“沈浩然可是来我办公室磨了一天,说什么都不要,就要你演女主角。而且你们俩的cp势头正热,趁还没糊赶紧炒炒。”
  “那行吧,你让他找林楠对日程好了。”
  
  躲在门外偷听的沈浩然暗暗捏了捏胜利的拳头,心里早就已经高兴得跳起来了。
  
  17
  庄森从经纪公司出来,就跟着林楠去了他的画室。说是画室,其实自从林楠转行摄影之后,除了偶尔充当影棚之外就不怎么用了。林楠之前住的时候的装修都还在,于是自然而然成了他和庄森寻欢作乐的好去处。
  路上庄森接到了一条林天诺的微信,问她在干嘛?
  庄森没有回,随手划到了一边。
  她知道,时间是情绪最好的发酵剂,上赶着的不是买卖。
  
  一进画室,林楠就递给庄森一个快递盒。快递盒上的牌子庄森很熟悉,是一家比较小众的情趣内衣店,专做各种定制款。林楠给她在这家店定衣服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林楠的画室有个保险箱,里面既没有珠宝也没有黄金,而是一个厚厚的相册,全是林楠给庄森拍的各种情趣内衣和cosplay写真。
  
  从护士服到水手装,从猫耳朵到兔女郎。照片有多少种造型,两人就玩过多少款式。
  今天的衣服明显比较特殊。纯黑色的bra和丁字裤之间用两根皮质的细绳连起来,黑色的长筒高跟皮靴一直到膝盖处。内衣的设计很像是枪带,乳房包裹在里面若隐若现。
  庄森本就性感的身材被这一身皮衣勒出一道深深的事业线,胸口嫩白的皮肤被黑色的皮革衬得更加吹弹可破。
  
  庄森换好衣服从衣帽间走出来,就看见林楠光着身子,单膝跪在地上,低着头,将手里的一根皮鞭捧到她面前。
  “主人,恭候多时了。”
  
  庄森演戏历来很认真,她扬起头,用手指拈起那根辫子,不轻不重地打在林楠身上,红印立时显现在胸膛上,无比色情。
  辫子和衣服都是林楠设计特制的,皮衣看似很紧但质地柔软贴身,皮鞭打在身上也不会有实质的伤害,效果却十分鲜明。
  
  庄森坐在盖着毛毯的沙发上,抬起一只脚踩在林楠肩膀上,尖细的高跟正轻轻地戳在胸口的位置,危险和性感在她身上交织,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美丽。
  她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手里轻轻抚摸着那根皮鞭,抬眉看着跪在脚下的林楠,似笑非笑。
  
  林楠举起相机,给她拍照。从这个视角看过去,庄森像是真正的女王一样残忍又强势,带着绝无仅有的诱惑,让人臣服于她。
  
  庄森很爱拍照,也很喜欢这种有新鲜感的角色扮演。
  她还记得刚跟林楠在一起没多久的时候,她拿着林楠给她设计的镂空旗袍站在镜子面前比。
  “年轻的时候就应该把最好看的样子留下来啊,你说对不对亲爱的?”
  “当然,你永远都是最好看的。”林楠特别爱在镜子面前搂她,好像看着镜子里相拥的两个人就能获得极大的满足。
  “那你说,我穿什么最好看?”庄森也回身抱她,纤细的腰身在怀里来回扭动,蹭得林楠当时就起了反应。
  “不穿最好看。”
  
  18
  林楠抱起她的皮靴,从鞋尖开始顺着吻上去。皮革散发着特有的气味,和庄森身上淡淡的体香融合在一起。
  庄森另一只脚踩在他赤裸的下身上,特制的靴底并不坚硬。相对柔软的触感好像是真实的皮肤一样,紧紧地压迫着林楠高高翘起的阴茎。
  林楠忘情地吻着庄森的大腿,享受着下身庄森有技巧的踩压,他甚至能感觉到皮靴里面庄森脚趾的小动作。
  庄森坐在沙发上,一条腿被抬起来,丁字裤那点细小的布料根本遮不住打敞开的下体。从花穴里分泌的汁液把沙发都洇湿了一小块。
  
  庄森左脚踩在林楠的肉棒上,把皮鞭挝成一个圈,抬起林楠的下巴。林楠跪在地上,满脸都是即将高潮的舒畅。
  
  “说,我是谁?”庄森一贯引以为傲的嗓音此时显得低沉又性感。
  “庄森,森森……”林楠显然已经被快感冲得忘记了角色扮演的事。
  “啪”一鞭子抽在胸膛上,又是一道鲜艳的红痕。
  
  “再给你一次机会,我是谁?”庄森说着也停下了脚下的动作,大有一副答不对不许他射的架势。
  林楠被一鞭子打得回了神,下身憋得快要爆炸,也不敢主动去蹭庄森的脚。半长的小马尾有点散落下来,被汗水沾湿在脸侧。
  
  “主人……”林楠喘着粗气,望向庄森,“你是我的救星,是我的神明。”
  庄森满意地微笑,俯下身子和他接吻。
  
  白浊的精液喷发出来,射到了庄森黑亮的鞋尖上,分外扎眼。
  林楠主动低下头,像是捧着绝世珍宝一般,捧起她的靴子,舔掉了靴子上沾染的精液。
  
  “真乖。”庄森赞许地拉起他,把他搂在怀里,“过来,你的奖励可以领了。”
  
  19
  两人又在沙发上真枪实弹地做了近一个小时,直到都气喘吁吁地瘫在地毯上,今天的角色扮演才算正式告终。
  “森森,喜欢今天的衣服么?”林楠抱着她,揉揉她已经散乱的长发。
  庄森累得要命,趴在他怀里点点头。
  
  林楠帮着庄森把身上还剩下的靴子和丁字裤脱去,吻了吻她身上被衣服勒出的淡淡痕迹。
  “去床上帮你上点药吧。”两个人经常玩道具和制服,身上留痕迹是难免的,所以画室里常备着各种消肿化瘀的药膏。
  
  庄森看着林楠身上刚刚被自己抽出的红印也有点心疼。主动凑上前帮他抹药膏。
  “疼不疼?”庄森有点后悔了,刚刚干嘛一定要抽他。
  林楠摇摇头,“鞭子是特制的,不会疼。”说着凑近她脸侧,咬着耳朵说,“你抽我特别爽,主人。”
  
  刚刚还女王气势全开的庄森脸腾地红起来,角色扮演都结束了还被他这么叫惹得庄森羞耻得不行。
  庄森扭扭身子钻出他的怀抱,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不去理他。
  
  “宝宝,过来。”林楠把她从被子里扒出来,圈在怀里,“帮你下面上点药吧,刚刚操的时候都肿了。”
  两天之中,做了四次。庄森确实觉得自己下面有点微微肿胀,于是乖乖点头趴在他怀里,等着他给自己上药膏。
  
  林楠拉开庄森的腿,用指腹沾了药膏轻轻地涂在红肿的穴口。被反复摩擦的嫩肉显出了艳红的颜色,像是开得正好的花。
  清凉的药膏冰得庄森颤了一下,穴口又隐隐流出淫水来,紧紧地吸着林楠的手指。林楠稍一活动,庄森便忍不住泄出一声闷哼。
  “你这两天去哪儿了,玩得这么过火。”林楠有点心疼地看着庄森被艹肿的肉穴,轻轻帮她揉了揉辅助药膏化开。
  “他们也不知道心疼你。”林楠表面看起来不在乎庄森的声色犬马,但实际上知道自己的宝贝儿跟别人翻云覆雨心里还是有点酸酸的。
  
  “你心疼我,不该上也上了?”庄森翻了个白眼,有点不高兴。她很烦男人这样婆婆妈妈地磨叽。跟她在一起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她也给他们权利随时结束这种关系。到头来又何必说这些。
  
  林楠看她有点不耐烦了,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讨好着上前搂她,帮她把被子盖好。
  又抱着聊了好一会儿天,两人才都沉沉睡去。

  20
  《海棠春晚》剧组很快开工了。
  庄森工作起来无比认真,这也是她能在短时间红起来的重要原因之一。
  进组的头一个周基本上都在对剧本的过程中度过。演军阀和书生的两个男演员都不是庄森喜欢的类型,所以除了正常的工作之外也很少和他们打交道。
  而导演林天诺呢?时常向庄森递出的橄榄枝都忽视,但庄森看向他时意味深长的眼神又让林天诺确定庄森不可能对他没有那个意思。
  
  两人就在这相互的僵持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暗流涌动。互相都在等,看谁是先憋不住开口求欢的那一个。
  
  林天诺终于憋不住打算先开口邀请庄森。一次排练休息的时候,他打算去找庄森约她看个电影之类的。
  刚走过去就看见庄森一个人坐在躺椅上,对着手机笑得正欢。
  
  林耀正一周没见庄森,刚完了一笔大合同,正清闲。知道庄森在北京拍戏便打算来剧组探班看看她。
  
  “宝宝想我了么?”林耀正开车到了剧组拍摄地,坐在车里给庄森发微信。
  “没有哦。”庄森平常都只有自己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回微信,没想到这次刚好赶上下戏休息,几乎是秒回了过去。
  “秒回还说不想我?”
  “耀正哥哥要娶新嫂子了,还有时间给我发微信?”
  “又胡说。”
  “你不是去相亲了么?怎么样?”
  “你还说!”林耀正想到庄森在手机屏幕前嘚瑟的小表情气就不打一处来,“我那天顶着一脖子的吻痕去相亲,高小姐脸都绿了。”
  庄森想到当时的场景,笑得前仰后合。
  
  “你让她弄几个新的上去,不就扯平了?”
  “我看你是又欠操了。”林耀正捏着手机,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剧组把人抱回家。
  “那你有本事来呀?”
  “出来,我在片场门口。”
  
  庄森有点吃惊他居然真的来了。刚站起身想出去看看,却被走过来的林天诺叫住。
  “这么开心?”
  “也没有,跟朋友聊聊天。”庄森把手机一按放进包里。“林老师找我……有事?”
  “今天晚上我有个朋友的电影首映礼,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林天诺扶了扶眼镜,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庄森却不吃他这一套,走到他面前,俯身贴近他的耳朵,“林老师……就只是想请我看个电影?”
  “不然呢?”林天诺笑了笑,心想庄森真是狐狸精变的,机灵得要命。
  “哦~这样啊。”庄森故意拖长了音调,“不过我对看电影没什么兴趣。”她双手搭在林天诺肩上贴着他,说罢亲在他脸侧。
  “我只对你有兴趣。”
  
  21
  不等林天诺再说些什么,庄森就撩了撩头发,走出了片场。
  庄森一出片场,就看到了林耀正的迈巴赫停在那里。她拉开车门坐进去,还没说话就被林耀正拉过来,搂在怀里亲了下去。
  庄森被亲得气喘吁吁,才挣脱他的怀抱。
  “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我的宝宝,有问题么?”
  “心情这么好,生意谈成了?”庄森平常并不关心男朋友们的工作,但是也大概知道林耀正最近在跟德国谈一笔生意。
  “嗯,昨天刚签合同,想要什么礼物?”林耀正和德国钢材厂商签了长期合约,往后每年节省下来的预算可是不小的一笔数目。
  “什么都不想要。”庄森靠在副驾驶上,抓着林耀正的手来回捏着玩。
  “你怎么这么乖啊?”林耀正以前也有过女朋友,无一不是喜欢自己买着礼物哄着来的。像庄森这样,每次什么都不要,自己来找还爱答不理的,他还真没见过。
  不过不得不说,他就是被庄森身上这股无所谓的拽劲儿吸引的,反而让她年纪轻轻就有一种看淡一切的成熟女人的魅力。
  
  “我想休假……”
  “那现在就休,违约金多少?我帮你付。”林老板财大气粗。
  
  “不是现在啦。”庄森啪地一声拍在他手上,“等拍完这部剧吧。我们出去度假好不好?”
  “行,都听你的。”
  
  庄森下午还有戏,并没有遂林耀正的心愿跟他回家。坐在车上亲亲抱抱够了就返回了片场。
  
  22
  下午的戏拍到了军阀强娶海棠过门。演军阀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演员,虽说演技不错但是性格内向慢热,平常为人也很严肃刻板。
  演起这种大范围肢体接触的亲密戏怎么都找不到感觉。
  “卡,大帅感觉不对!”林天诺叫停了拍摄,“你是征战天下的大帅,娶个小妾你害羞什么?”他走到两位演员中间,拿着剧本讲戏。
  “你刚才的感觉像害怕她似的,动作很僵硬,畏首畏尾。”林天诺指着坐在喜床上,旗袍领子都被扯开的庄森说。
  “对不起对不起……”男演员也知道自己刚才这两三条都不到位,有点羞愧地跟大家说抱歉。
  
  庄森看林天诺有点着急了,出来打圆场。
  “不全怪他,我刚才状态也不好,词都差点说错了。林老师,我们再来一条吧?”
  男演员看庄森替自己说话,更是感激,想着不能再连累庄森加班了,于是开口请求道:“能不能麻烦林导帮我示范一下,我找找感觉?”
  
  林天诺只好赶鸭子上架,帮这男演员试戏。
  “既然来了大帅府,以后也就别想着走了。”林天诺披着男演员借给他的军装外套,演起戏来一本正经颇有点大帅的风范。
  “是,大帅。”庄森跪在他脚边低着头,一副委委屈屈的小媳妇模样,声音软得能掐出水来。
  林天诺按照剧本的提示一把将庄森从地上抱起来,丢到床上,欺身压上去。两人的身体纠缠在一块,林天诺掐着庄森的小脸吻下去,小歌女海棠被欺负地害怕了,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伺候好了我,锦衣玉食少不了你的。”林天诺表面上还在念台词,实际上庄森挣扎时微微晃动的腰身和紧贴着自己的柔软胸部都让林天诺热血上涌。
  
  试戏的部分差不多就到这里。在林天诺起身的前一秒听到庄森抱着他的脖子在耳边小声说:“林老师,你下面硌到我了……”
  
  林天诺赶忙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以免自己的鼓起来的裤子被别人发现。
  回头看庄森还是那副委屈又纯良的表情,好像真和戏里的海棠姑娘一样。
  “明白了么?动作要自然一点,就想着她真的是你的小妾。”林天诺对男演员说,说实话刚刚有一瞬间他真的觉得庄森是他的所有物,可以供他为所欲为。
  “好的……谢谢导演。”男演员半懂不懂。
  
  又折腾了两条,最终还是林天诺亲身换上戏服,帮男演员做了替身,后期又补拍了脸部镜头才算罢休。
  一整个下午男演员不在状态,林天诺在和自己昂扬抬头的小兄弟作斗争,也是心不在焉的。这场戏一排完,林天诺就宣布了收工。剧组人员一哄而散,纷纷离开了片场。
  
  23
  剧组包的酒店离片场不过三分钟的剧里,庄森从来都习惯自己回房间再换衣服卸妆。她在休息椅上坐了一会,看了看沈浩然每天早晚给自己的问候微信,随便和他撩了两句就弄得沈浩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林天诺看她还没走,走过来跟她搭话。
  
  还没等他开口,庄森先问道:“林老师这是要去首映式了?”
  林天诺愣了一下,才想起中午自己邀请她去看电影的事。
  “算了,不去了。”言下之意很明显,你不去我也不想去。
  庄森挑眉看他,笑道:“既然晚上没事,不如去我房间喝一杯?”
  
  林天诺一直认为,旗袍是最能显现中国女性气质的服装,不至于过于暴露而显得低俗,也不至于过于臃肿而显得土气。精致的腰线和随着步伐轻轻摆动的裙摆都是特有的中国风韵。
  而庄森是他见过穿旗袍穿得最好看的女人。只有她真正做到了袅娜娉婷,步步生莲。
  
  回到酒店房间,庄森没有立刻换衣服卸妆,只是随手拆掉了头上的发髻。波浪的长发披在肩上,让她更显得慵懒有韵味。
  她从自己的酒柜里拿了一瓶红酒和两个杯子,放在茶几上,又打开电视选了一部经典的电影播放。
  
  “既然今天没去看成首映式,不如在我屋里看看电影吧?”
  庄森递了一杯酒给林天诺,兀自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坐了下来,高跟鞋被丢在一旁,抬头看着林天诺。
  林天诺也遵从她的意思坐了下来,电视上播的正是《花样年华》。
  张曼玉穿着旗袍的身影逐渐和身边的庄森相重合。林天诺没有喝多少酒,可他觉得有些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