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圣诞快乐

Work Text:

晚安。

女孩看着他眼瞳的光略略黯淡,然后有些失落地给了她一个轻柔的吻落在眉间。

她便忍不住将眼神藏起来,连同里面暗暗的偷笑一起。

她知道他期待了许久,早早就开始规划着要如何将她工作结束后的闲余时间充分利用到极致,却没料到被她一句“我从来不过西方节日”给浇灭了满心热情。那话轻描淡写,还不及一缕云烟有重量,杀伤力却是百分百。

她知道自己有点过分,但是他委屈兮兮又连半分不满都不舍得给她看的模样的确令她噬毒般的上瘾。

SEI到底还是迁就着她,在她“我忙了一天好累不想动”的哀怨眼神里默不作声地收拾好了心里排的满满当当的计划表。

他素来如此,体贴,温柔,永远将她放在任何事件的第一位置。

难道这些还不足以让他获得一份圣诞礼物?

女孩将薄绒外套披上肩膀的时候克制不住嘴唇弯曲的弧度。拉链的锯齿咬死的时候发出了窸窣动静,轻弱到难以察觉,她却联想到了那人吻她的嘴唇间遮掩的叹息。

那么好的一个人,当然值得她把所有都尽数装进礼物盒送给他。

“SEI。”被呼唤声打断了思绪的少年应声回头,视线相对的一瞬间瞳孔就瑟缩。

她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季节!

灰色的外套尽管绒软又暖和的样子,他还是一眼从布料裹出的身体曲线看出了那份单薄,更何况除了盖住腿根的外套他再看不到其他的衣物,那双腿赤裸着露在冷空气里,激起心里的紧张慌乱。

“user,现在是冬天了。”

女孩一字一字琢磨着他话语里有几层含义,后肩往门框上靠住,面上笑容还是浅浅的:“我知道,所以你来帮我涂身体乳。”

“有的地方我自己不好涂……”眼见着他顺软发丝里的耳尖沁出了瑰色,女孩刻意收声停顿,两三个呼吸后才补完前半句:“后背什么的。”

心口的躁动被她撩拨得按捺不住,作弄他的人却已经转身回到了房间里,门都没有掩上,暧昧鹅黄的柔软光线落了满地,在木制地板上铺散得像是流淌的蜂蜜。

“SEI――”糯糯的尾音拖长了随着光线绕出门扉,少年僵了片刻,还是乖顺地将客厅的灯和暖气关上,循着她的声音进到房间里。

女孩正抱着枕头趴在被褥间,视线下垂读身体乳瓶装上的字样。房间里暖气开的很足,难怪她那么畏寒的体质也敢只套一件薄外套。

“我还是第一次买这种的呢,”她仰起脸,眉目间满是娇态:“紫丁香的,你很喜欢这个味道吧?”

被她掌心捂得温热的小瓶塞到他手里,女孩翻身坐起,怀里还箍着绵软抱枕。她晃晃自己的腿:“要不腿上也帮我涂了?”理由是不想手上黏腻腻的。

乳液是雪脂样的白,在光线里混入了鹅黄,偏凉。

等他坐在床沿,女孩已经自觉地将一双小腿搁在他大腿上,一瞬不瞬看着那双骨节细致分明的手掌抹开了乳液贴上皮肤。

盈了满怀的香。

少年专注着指腹下的手感和温度,暗想这么足的暖气她的腿上还是沾了寒意,不自觉动作就变得缓慢,用掌心暖她泛着凉的皮肤。抹开的乳液很快淡出视野,只余下相触的部位间拉扯点点黏滑,他没忍住加了力度,在纤细的踝骨到小腿肚上摩挲一把。

女孩将下巴搁在抱枕上,自然觉察出这人有意或无意的小动作。那双手带着湿滑在膝弯以下反复打转,酥酥麻麻的痒让她禁不住晃着小腿躲,果不其然他的呼吸就错乱一瞬。

“别乱动啊user。”

“啊是吗,”她弯起膝盖,把自己的脚踝从他手里挣脱出来,转而用足跟脚尖隔着裤面布料在他腿上磨蹭:“我以为你想我做点什么呢?”

视野里轮廓精致的面孔如期泛出异色,女孩嗤嗤笑出声,将腿蜷了双膝着落在床褥上,伸直了手臂将他的脖颈圈住,身体顺势就依靠过去:“在想什么?你的脸都红透了。”她啄他的面颊:“还在为不能和你一起去约会生气吗?”

少年依稀感觉到她胸口的柔软贴上来,咬着牙龈将视线从几乎敞开的领口挪走,才缓了自己的呼吸回了她一个吻在唇角:“没有,怎么会生你的气。”

“别逗我了,”他环住她的腰,趁机偷了一个拥抱:“你明天还有工作吧?早点休息。”

真够行的。女孩默默地想。她都暗示到这份上,这家伙居然还能想着她的工作。“好啊,我马上就睡,等送你一份礼物之后。”还是直白点的好,她搂着人往自己的方向带,在他慌乱的瞳孔里仰倒在柔软棉絮。

他反应很快,手伸出去撑在她头边止住了身体压下去的趋势,隐约明白了她想做什么:“不是说很累……”后半截话语被堵在喉咙里,钻进口腔里的舌尖缠过来的速度让他措手不及,身体倒是比大脑先一步做出回应,含住那一点湿湿热热的舌尖吮吸的时候已经夺回了主动权成为侵略的一方。

呼吸几乎是一瞬间就被夺走了,唇瓣被噬咬得发疼。一定肿了,女孩郁闷地想,到底还是被他吃得死死的,根本占不到优势。想着她就有点气急地在他卷着她舌尖跟进唇齿间的力道上轻咬一口,没料到反而被更凶狠地压进窒息里去。

“……过分。”纠缠断裂后她抿走附着在他嘴唇上的水光,一路蹭着口角下颚,最后牙尖落在他颈侧留下一个印迹。

“说要送礼物的人可是你。”轻微的刺痛让他眯了眯眼,报复性地重又叼住她的嘴唇研磨:“现在可以睡了?”虽然是食髓知味,却也不想误了她的日程。脑海里的弦拉紧,也不过是忍耐几日的事情,想要的温存可以留到她闲余的时候。

女孩几乎被他气笑了,小腿一抬便将他的腰勾住,手指作乱地拆解他被拉扯得满是褶皱的衬衫上一排纸色纽扣。

“user。”SEI紧住了她的手指,控稳了声音才开口唤她一声,溢出满满警告的意味。

她不管不休,撇开了束缚继续没完成的动作,眼看着少年人肌理细致的精瘦胸膛一点点敞露出来,喉间暗暗吞咽。“谁说礼物就是送个吻了。”对上他旋着抑制的瞳孔兀自舔着嘴唇:“我可是打算把我整个人都送给你的。”

她摆着无辜的样子歪头:“不接受吗?”

故意的。

脑子里本就到了极限的神经遭不起半点撩拨,轻易就崩断出一声脆弱的声响,他也不管不顾了,垂头含着两瓣充血红肿的嘴唇发出最后通牒:“明天起不来床我可不管。”

“我才不信你真不叫我起床。”

他不再回话,唇舌一路向下,毫不受阻略到那件布着细细绒毛的外套领口,灵巧地将微凉拉链衔在齿间,咬死了带着往下走,耳边是链牙分离的响动,但他确认听到了加强的心跳。近在鼻尖暴露出的肌肤都是带着暖意的,目光一寸寸舔吻过去,依稀能察觉随着呼吸而涌动的起伏。

只觉得腹下发紧。

剥开链齿之后少年支起身体,眼神在她赤裸的肌肤上逡巡过后语气就带上了调笑的意味:“我还以为里面是真空的。”

女孩闷哼一声偏过脸去,揪紧被褥布料的手指却出卖了她的羞怯。

他无声抿起唇角笑一下,指尖贴上包裹私密处的轻薄布料,嘴唇紧跟着就附上边缘,湿濡的吻再沿拉链滑开露出的路线回访,麻麻密密经过小腹,在脐眼勾留的时候捕捉到细弱的呻吟。

比以往还要热情啊……

恋人的反应无疑取悦了他,少年饶放了那一处凹陷,顺着隐秘的那道线形落满啄吻。

本以为湿润的吻会接连着落在胸口,然而他的呼吸扑在肌肤上却没有胶着的舔吮。她不禁将视线投过去,就见他出神地凝着她心口的位置。

“怎么样?”她用手指抚着心口极少外露的皮肤,指腹将字符遮掩又显现:“是不是很好看?”
SEI的眉梢直白可见地蹙起来,扶在她腰侧的手上移将指尖落在刺着黑色字样的白皙心口,将她的指节勾在掌心握紧:“不好看,一点都配不上你。”被睫羽半掩的瞳仁里清晰可辨懊悔的情绪。

黑白分明,他一针一针刺入的墨水连成线条,组成他的名字永久留在她心脏的上方,隔着血肉跟随深处器脏的鼓跃而轻微浮动。

他还记得她痛得全身绷紧牙关咬死的模样,似乎发梢都因疼痛颤动着,落进发间的泪水把底下的布料都湿濡得近乎透明。她是那么怕痛的,平日里不小心磕碰着都要眼泪汪汪地啜泣小半天,纹身于她而言无异于酷刑。

然而字符还是完整地纹上去了。

如今他看着那简单到没有任何花纹修饰的三个字母,胸腔里就渗起酸涩。尽管要求纹上字样的人是她,但是他无法否认自己作祟的诡秘心思。

女孩玩笑似的从鼻腔里挤出两声嗔意:“说什么呢。”等到视线相接才又慢慢吐字:“这可是我男人给我纹的。”她仰起脖颈凑近了他耳侧,刻意软了声调:“你纹上去的时候,明明很兴奋。”

她是从哪里学的这些东西。少年暗暗咬牙,将人摁回床铺里紧跟着夺走她发声的权利,颇为强势地将微弱的抗议呜咽都吃的干干净净,直到她因为呼吸困难眼角逼出湿湿红红的水光才从软热的口腔里收回自己的舌尖。

激烈纠缠的吻让她全身都发软,眼前水雾蒙蒙的连他的神色都要看不清楚,自然也就不知道他一忍再忍的崩溃,只当他是犯了羞,心情愉悦地竟然还带着他的手往自己身下走。

“记得我怎么和你说的?”骨节分明的手指贴上腿根,被她牵引着在那里隐秘又脆弱的肌肤上来回游移:“把名字纹在心口是因为它是你的。”

“都是你的,所以……”会不会有些口无遮拦?女孩吞咽着,还是抵着他的额头轻笑:“你想在这里纹一个也可以。”

脑海里有什么东西炸裂一般激起重重回响,他不想再去思考这话里有几分调笑他的意思,只知道要被她折磨得疯掉,分秒都不想再克制下去。

原本只是轻抚在她腿根的手指一瞬绷紧扣牢,突如其来的狠劲让她身子一颤,不及反应就被咬住颈侧,没轻没重的力道让原本光洁的皮肤上生出青青紫紫深浅不一的颜色。“user……不要说坏心眼的话啊。”他深长地抽息,将心肺里的躁动摁进身体深处。

暖气开得太足了,好热。

少年的缠绵在锁骨勾留片刻,转又覆上她嘴唇索吻,唇舌分分合合之间她来不及吞咽,水光就不受控地溢流而下,湿濡被互相蚕食的呼吸间微薄空气加剧缺氧。她开始昏昏沉沉的,下意识将身上的人抱紧,接触的每一存皮肤感受到的都是滑腻胶着的满足。

摁在她腿根的手阻碍了她无意间合拢膝盖的动作,于是也就没能夹住他的腰,更不能隔开他的身体紧蹭着腿心。接吻的间隙里她费力地分出一丝注意力,就被抵在臀部的坚硬刺激得脊柱绷直,断断续续蹿过的酥麻撩起熟悉的潮韵。

“user……”恨不得将她整个吞进腹里,心底软得淌水的怜惜还是占据了上风,少年吮吮她被折磨得艳红润泽的嘴唇,维持着残存的自制和温柔,将狂暴的念头都哽在了喉间,嗓音也因此被染得层层喑哑。他试探性地将压制着她腿侧的手指钻入那一块布料,只是一个指节便触到滑腻的黏液,疯长的欲望冲撞得眼眶滚烫。

彼此间错乱的喘息。

过于分明的指节没入身体的时候她反射性地绷死,间续的呻吟漏出去落在他耳蜗里,比什么都要来的催情。

借着他的手指适应时女孩晕乎乎地想,这个人在床上似乎永远能耐心地等她准备好,哪怕忍得眼色暗沉眼尾通红也没有粗暴过。

似乎是不满她的走神,少年带着情欲和电流的吐息就咬上胸口,同时将她的腰箍在怀里扣死。粗粝舌面包裹滑过乳肉将尖端包裹的时候他找到了湿热里会令她绞紧的点,手指没有任何犹豫地将她送入一个短暂的大脑空白。

修剪得圆润的指甲陷入他的皮肉里,还是抓挠出深红的痕迹。意识回归的时候她才发觉腿心里的布料已经被褪去,他的器物蹭在那一处热铁般无法忽视,却也只是磨蹭着并没有破开进入。

“你真是……”女孩半是心疼半是无奈地抚摸他的颈后肩背,竭力稳住了紊乱的呼吸:“可以了,我没关系的。”

少年抬眼看她,瞳孔里的风暴摇摇欲坠。

她被那一眼摄住了心神,放软了腰肢来迎接他:“想粗暴一点也可以啊。”字字句句有多刺激他的神经她都不知道,只是想着让他不要太委屈:“都说了是SEI的,想怎么样都可以。”

枷锁断了,无声无息的。

腿弯被他的手臂挽住折成极羞耻的角度的时候她还没有察觉不对劲,他用舌尖压揉着她的耳阔一声声唤着“user”的时候她也没有察觉到,甚至是比以往要快速地拥入填满她的时候她都没有察觉到不对劲。直到他开始挺腰,丝毫不留喘息余地给她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是真的不管不顾了。

或许是因为得了她的允许,素来会温温缓缓给她适应时间的少年头一回这么猛烈地抽送,耻骨都被他撞击得生疼发麻,几乎尽根出入的大开大合的动作把她的声音搅得支离破碎。他的力道给了她身体要被剖裂的感觉,让她禁不住想要逃避,腰间和腿弯里钳制得没有间余的手臂却紧着她的身体不留缝隙地贴上他的胸腹。

“等、SEI……”没有遇到过的激烈轻易逼出她的哭腔和眼泪,她有些无措,只好攀着他的肩顺着他勒在腰上的劲道弓起身体来舒缓积累在小腹里的酥麻酸软:“你慢点、嗯——”

少年用一个痴缠的吻和重重的挺腰驳回了她的话语,转而将脸埋进她的颈窝里舔吮吻噬,反复加深青紫的颜色:“是user自己说可以粗暴一点的吧。”他的喉结上下滑动着,滚落沙哑不堪的情欲:“不能反悔了。”

想反悔他也停不下来了。说出那样的话,肆无忌惮地挑衅他的底线……让他怎么能忍耐。

胸口如同燃烧着火炉,那些他一直想要压制的贪都在烈焰上挣扎引起强而沉重的震动,逼迫得焦灼热浪在血管里游蹿,因为找不到宣泄口而循环往复,让他觉得意识都要涣散。

仿佛只有将她抱得更紧一点、只有和她纠缠得更深入一点,才能拉住分分寸寸的理智。

女孩已经抽抽噎噎哭起来了,他的吻回到她脸侧的时候尝到了清凉的咸,在滚烫的面颊上清晰分明。她的手臂脱力一般滑下去,找不到着力点又将被汗水湿透的床单死死攥紧,被他紧缚的腰身挣动不能,被遏制的力气最终变了呜咽呻吟从鼻腔喉间迸发出来。

支配了神经的快感太猛太烈,让她眼前一直都是模糊的,思绪朦胧间隐约判断出他松了她的腿,那只手摸索过布料和她的五指严丝合缝地扣在一起。耳边沉重的喘息里分辨出逼近极限的闷哼,艰难挤出他齿间的嘶沙音节烟花样的在脑海里炸起大片大片的空白。

高潮的刺激让她的身体反射性地紧缩,连同深埋在她体内的坚硬也被咬死缠噬,挽留索要般的反应也让少年腰后迸裂浪潮,卷落着眩晕和释放的畅意。

自作自受啊……女孩被绵绵余韵和小腹里酸酸胀胀的过度饱足击得近乎崩溃,然而死死抱住她不放的人急促粗喘中漏出来的情绪让她只能将手指探入湿淋软发间安抚。

嗓子哭的有些疼,她怨怨地想需要安慰的对象不该是被蹂躏的自己么?正想开口讨点补偿,没料将将发出他名字的音节,那人竟毫无预兆从她身体里退了出去,被带出体内黏着大腿蜿蜒流下的稠液生生熟透了她本就红潮未消的脸,也蒸发了没说出口的撒娇。

她天真地以为他是为自己的粗鲁不好意思了,下一秒酥软的身体就被翻转,还不及从湿透的被褥里挣扎起来,肩膀就因为摁压的力度动弹不得。

“……SEI?”察觉到有什么过分硬挺的东西重又抵上了腿心,女孩直觉地瑟缩身体想躲避,舌尖颤颤地拼了半天发音。

然而被点名的人在她背后覆下一大片浓郁阴影,宽阔手掌绕到她腹前,掌心略略使力就托起她的小腹,臀部随之抬高,危机感让她连吞咽都变得艰难。

SEI的胸膛贴在她微微耸起的蝴蝶骨,牙尖准确咬上躲藏在发间红到透明的耳廓软骨:“再来一次吧。”

这下他的意图确认无误了。女孩怔愣数秒,在他热切亲昵的厮磨里将又疼又哑的声调放软到极致:“不要了好不好?”

“你说想怎么样都可以的。”

“可是这么――”他根本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话才说了半截身下就已经被填塞进入,后面的字词都成了气音。被撞上最深处的时候她才找回呼吸发出一声哭怨:“SEI――”

少年柔声在她耳边细语,语调像请求一样令她无法责备。“就一次,user,”他略微抬起身体松了钳制,修长有力的手指转过她的下巴贪吻,“就这一次,拜托你……”残余他指间的些许紫丁香的气息掺杂在吻里又一次蛊惑了她。

她到底是没有拒绝。

耳边再度响起身体相接处满是情色意味的撞击声和液体动静,她觉得自己要燃烧起来了,暖气那么充足,他的身体又滚烫的厉害。

少年吞够了吻,手指绒羽般扫过脖颈胸乳,最后停在她腰间牢牢握住,淌着蜜意和毒药的馋吻爬上后颈背脊,安抚麻痹着她尚存畏怯的神经。

被汗湿的发丝交缠在光洁的后背,映在他眼里的却只有干净单一的色泽,他用扣在她肩后的手掠开那些纤细柔润的软线,指腹抵着显露出来的后颈寸寸摩挲。

好烫。

不管是哪一个相接的身体部位,都让她觉得温度过高要融化思维。女孩揪住身下的布料挣扎着仰起脸,被他的侵蚀消磨掉呼吸的能力,无论多少氧分摄取到胸腔里也不过是短暂地兜留一瞬间就随着呻吟变成喘息冲出去。

太多了,多到她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滚。抚着她后颈的手掌游移的动作漫到下颚,迫使她仰起头来,肩颈弓出的弧度里附上他的灼热的吐息,原本光净的肌肤上被咬出错落纷乱的斑驳。

“SEI,呼吸……”极度缺氧的难受逼得她啜泣着示弱,手臂支在床铺上也只能争取到小小的空间,她有些委屈地松他在下颚蹭磨的手指。结果是反被扭转嘴唇又陷入窒息里。她呜呜抗议的声音都落到他喉舌里去,只能挣着身子给自己找出路。

含着她舌尖的人闷哼一声,眉心狠狠拧起来:“user,别乱动。”他放了手让她伏下身,安抚意味地吻她的眼尾,将那些渗出眼眶的晶莹都卷走。

“好难受,”前所未有的姿势和激烈程度已经超出她接受的限度,身体积攒的快意让四肢百骸都麻软不堪,脑海里也乱的一塌糊涂,“不要了……嗯、我难受。”

不知道此时的可怜并不能让他心软,看着她哀哀哭求的样子他只想拆吃了都吞进腹里。“忍一忍好不好?”可是舍不得让她受委屈,少年还是竭力控制住力道,轻柔缓慢地在叫人发疯的紧致里寻找纾解。

“呜……”她想说不要,又分辨出他怜惜的温柔,嘴唇蠕动着还是把抗拒的字词堵回。

节奏松弛下来后她终于捡回来少许理智,才惊觉坠在她耳后颈侧的喘息有多隐忍自制。她抽着鼻尖不敢再说纵容他话,只是将脸贴在湿濡的被褥上等着身体缓解过来。

她晕乎迷瞪的很,分不清他突如其来的失控暴躁是一时的难耐还是被压抑得过久的本性,琢磨不透的无措感让她意识到日夜相伴的这个人执念得比她想象的还要深重……还要让人心疼。

所以还是容许他偶尔一次的任性?女孩不知道她这么思考的时候心里的天平已经失了衡。

她郁结着定不了主意,最后开始有些飘的心思竟是被床头柜上手机来电铃声拉扯回来的。那是他的声音,被她又是撒娇又是威迫着录下来,干净清澈的嗓音,与此时被情欲污浊的嘶哑简直天差地别。
“SEI、等等,等一下!”她怔愣了片刻才猛然想起这通电话的可能来源,撑起身子想去摸手机。

“不要管。”少年被她的反应勾起不满,手臂探出去将铃声挂断在关机的黑暗屏幕,收回来的时候拦回了她的指尖,轻易地十指相扣后才挺腰撞上她深处的柔软以此表示出小小的威胁:“至少这个时候……”他抬起她的手背贴上嘴唇,细细地吻那一排突起的骨节:“只想着我就好了。”

那一撞让她蜷着肩胛骨发颤,不由得埋怨自己没有早交代清楚。感受到又增剧的索求,酝酿着的话语又被破碎成间续抽息。

是打开什么奇怪的开关了吗……

“是啊……”少年更加收紧相扣的指节,像是要死死抓住什么虚渺的东西,每一分力道都是想要占为己有的宣告:“明明都警告过你了。”不管不顾地挤入更深处,仿佛这样就能把她的全部都占满:“我会贪心的。”

“明明是想要等到你可以陪我的时候的……”

他的嘴唇紧贴着女孩细瘦的指节,碾磨着她无名指的末节。

“想更珍惜你一点的……”

他将那一处薄薄的皮肤抿在双唇间,齿间交错生生留下一道浅红的印痕。

“说那么坏心眼的话我怎么可能忍得住。”

话音落下的瞬间他不再给她喘息的余地,扣紧身下纤细的腰肢,挺送的劲道一次强过一次,碾过她湿热窄小里最为敏感的点,执意要给她无法分散心神的快乐。

女孩被骤然袭来的狂风暴雨击溃得彻彻底底,除了他的名字再也挤不出任何音节,温度过高的大脑又开始昏沉,颠沛快感间哭哀着找他的嘴唇想要接吻。

他自然没理由放过送到面前的蜜糖,舌尖从善如流地探入她口腔里去纠缠那相似的柔滑,勾勾绕绕地剥夺她的气息填充进心肺里。湿粘的水液都带着甜津津的味道,她的乖巧和主动让他心脏里不断泵出糖浆,满满的都要从胸腔里沸溢。

“user……”

他的挺腰让她小腹里泛起抽搐,给她的感受太强烈,那么清晰的在她体内的存在。全部都被占有了,都是他的,都属于他……唯一抓住的意识给她的是无尽的幸福,让她的身体绷紧着绞索,极度兴奋地缠吻他深埋在她湿紧里宣爱的器物。

“嗯——”少年受不住她跌入高潮的热情,下腹冲撞两下她绵软的臀肉,最后死死抵上最内里的途中就迸发出来,直直涌进深处。

女孩在他身下绷得像是随时可能断裂的弓弦,半段哭喘的声音卡在咽喉,直到那阵凶猛潮韵过去才随着骤然复原的呼吸逸散。她扑进湿透的褥里,迷蒙的视线里一片暖黄灯光。细细碎碎的亲昵洒在她额角眉梢,带着眷恋从她身体里退出自己的少年人侧躺下来拥住她,瞳仁里终于亮起些餍足后的星光。

他调高了暖气的温度,轻柔地为她打理纷乱黏在汗涔涔脸颊上的发丝,一根一根别到她耳后。他看着她被欺负狠了哭得通红的眼角,心底就懊恼着汩汩冒出疼惜。

“user……”

女孩吸吸鼻尖眼泪又滚烫地砸进他心坎里,她一抽一噎地控诉他:“亏我还心疼你委屈了,你居然这么对我。”

“我还特地定了蛋糕和炸鸡的,都是因为你现在我吃不到了。”

“SEI是笨蛋!”她恨恨在他的纤劲腕骨上咬一口,又舍不得太用力咬下去,也不过是留了一圈很快就消散的牙印:“什么时候不是在想着你了?谁叫你自己闷声闷气地等了?你是我男人有没有点自觉啊不会撒娇吗!”

他被她珠串一样吐露的字句怔愣了,半晌才分析提取出信息:“蛋糕和炸鸡?”

“不是要过圣诞节吗,我在网上查了,说日本过圣诞节要吃炸鸡和草莓蛋糕的。”女孩气哼哼瞪起还含着泪光的眼睛,看上去委屈透顶。

“你不是说……”他讷讷地想说些什么,意识剖析出来的幸福却哑了他的喉咙。

“本来定了刚刚好的时间送过来想给你个惊喜的……”她回想起刚结束的激烈情事,腿间胶粘的滑腻也刺激得她眼底通红:“都怪你,电话也没接到,都泡汤了啦。”

“我都饿了……”

她这副娇软的模样太可人,嗔怪意味的声腔也在他心里塞满了蜜浆。SEI收紧手臂把她抱得很紧,讨好地啄她的眉心:“我去给你做点吃的。”他的视线下移到被自己折腾得无一完好的肌肤,落到她赤裸心口上太过显眼的字符,满足感就要沸开。

多体贴。

女孩在温烫的水里清洗干净身体,侧耳听着隔着空间和阻隔传入的厨房里的微弱动静,转眼看见镜子里自己布满吻痕抚印的身体,有些闷气地套上衣物。

还好明天的工作已经请假了。

她捂着心口,嘴角滑出一个狡黠的笑。那么密集深郁的痕迹,唯独纹身那一处干干净净,企图也太容易看透了。

浴室门打开的瞬间氤氲雾气都融进扑鼻的香味中,室温也已经调整到舒适的暖,少年修竹般的身形在厨房里影影绰绰。

太幸福了会不会遭人嫉妒啊。女孩蜷着酸软的腿缩在沙发,摁着开机键等待的时候胡乱想着,于是给被拒接的来电发过去一条短信。

蛋糕和炸鸡她是吃不上了,就送给节日的深夜还在辛辛苦苦工作的人享用吧。至于她么……

那端勾人食欲的面条已经端上桌,她扔了手机蹦跳着几步跑过去扑进他怀里,将脸埋在他胸口肆意耍娇,尾音拖的又糯又软:“SEI――”

“怎么了?”少年顺势将她圈住,被这甜甜腻腻的一声唤得耳根子酥软。

“你之前在我耳边说了什么的吧?”她抬高一只手描摹着他的唇形,脸颊透着粉嫩的颜色:“第一次的时候,说了什么?”

被提问的人捉了她的腕骨,语气里宠溺得没边:“user你真是的……”他亲亲她的掌心,再去咬她还有些红肿的嘴唇,万分清晰地复述给她听。

“我爱你。”

女孩满意地探出舌尖:“我也是。”

她么,享用这份爱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