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狐狸

Work Text:

何美男其实并不清楚白rap对自己的情感。小偶像虽然对自己的态度颇为冷淡,但每天都会抓着自己一起练习,说是要一起出道。只有在前一天晚上把人操得太狠,才会在第二天出于补偿的心理语气温柔地和自己多说两句话。
我对于他来说,到底是什么?床伴吗?何美男趁着休息的间隙坐到白rap身边,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熟练地撒娇,“白rap哥哥,我腰好累哦。”
白rap在小孩靠过来撒娇时身体一僵,太近了,这个小妖精仿佛不知道什么是安全距离,贴过来说话的时候亲昵得让自己的下身都有抬头的趋势。于是他直起腰拉开一些距离,面无表情地说,“那你今晚好好休息。”
“好吧。”何美男委屈地嘟嘴,直起身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回到正常社交的范围。他能清楚地感受到刚刚白rap的抗拒。怎么,只有操我的时候才不在乎接触的距离吗?他这么想着,突然就听到了旁边传来一声关切的问候。
“美男,你不舒服吗?”是最近才空降过来的撒微笑。
空降这种事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无非就是有钱有颜有关系。何美男自己也是空降团内,所以自然对撒微笑有几分亲近。再者,这个帅气哥哥从进团以来就追在自己身后跑,送花送礼物送小零食,每天都不重样。小孩何其精明,知道撒微笑喜欢自己,所以会在收礼物时甜甜地说“谢谢微笑哥哥”,但却连牵手这种程度的肢体接触都不愿意施舍。
今天倒是可以利用利用这份喜欢。何美男眼睛一转,转头看着撒微笑,故意用白rap能听清的声音说,“微笑哥哥,我腰疼。”
撒微笑抚上何美男的后腰,出乎意料的是,小孩这次没有借着怕痒的名义躲开。他轻轻地捏了一把小孩腰上的软肉,“是这里疼吗?要不要我晚上帮你按摩一下?”
“是这里。”何美男点点头,眼睛亮晶晶的,“谢谢微笑哥哥。”
然后他又转过头,眯起眼睛笑着对白rap说,“白rap哥哥,我今晚就不找你练习啦。”小狐狸把“练习”两个字咬得很重,丝毫不在意白rap黑下去的脸。
训练结束后天已经黑了,何美男挽住撒微笑的手臂,一蹦一跳地走到门边,回头对仍在收拾的白rap挥挥手,“白rap哥哥,明天见!”
白rap冷淡地点点头,心中极其烦躁。他几乎能够肯定今晚会发生什么事,小妖精单是穿着衣服躺在床上就能让人心潮澎湃,何况那个人还是喜欢他的撒微笑。回宿舍的路上,白rap想,不如去敲敲门吧,说句我喜欢你,估计小妖精就会扑到自己怀里。想到这里他摇摇头,说不定小妖精只是习惯性地对所有人撒娇,谁今天哄他开心了,他就爬上谁的床。
算了,白rap苦笑着回到自己的房间,他估计也不怎么喜欢我。
另一边,何美男洗完澡之后就趴在床上玩手机,腰上是撒微笑按来按去的手。撒微笑的手艺堪比专业的按摩师傅,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技巧,何美男舒服得叹了口气,刚想开口夸赞一番,就听见他不知道学着哪里的口音,搞怪地问,“客人舒服不咯?”
何美男被逗得哈哈大笑,模仿着他的口音回答道,“舒服咯。”
“那可要给点小费的咯。”撒微笑继续在演。
“那你看我怎么样,够你的小费吗?”
“不正经。”撒微笑佯装生气地打了下他的屁股,起身走向浴室,“按得差不了,我去洗澡啦。”
何美男点点头,等到撒微笑进了浴室才坐起身,歪头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心想,哇,原来按摩真的就仅仅是按摩。
如果后来撒微笑没有在自己床上打翻了水杯,估计他们也不会躺在一张床上。何美男装作熟睡中翻了个身,不经意间将手放在了撒微笑的胯上。
硬的。何美男也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他只是单纯觉得好玩,比如测一下撒微笑到底能不能忍住不操自己。
撒微笑一直在装睡,被子枕头上小孩的气息太过诱人了,他几乎是躺下的那一瞬间就硬了。这个心思单纯的弟弟毫不犹豫地让出了一半的床,显然是没考虑过同住的哥哥会对自己有非分之想。他不敢吓到小孩,又忍不住想,小孩惊讶时瞪大眼睛的表情真的非常可爱。心理防线建了塌塌了建,然后小孩的手就正正放在自己的欲望上了。
他心里暗骂一句,缓缓地移开何美男的手,打算去浴室里解决一发。刚坐起身,小孩就被他吵醒了,半睁着眼迷迷糊糊地说,“不要走。”
撒微笑摸摸他的头,温柔地说,“我就去上个厕所。”
“不要走。”何美男抱住他的手臂,“哥哥陪我睡觉。”
撒微笑叹了口气,行吧,硬就硬着吧。于是他又躺回床上,“好,陪你睡觉。”
何美男嘴角勾起一抹笑,满意地用头蹭了蹭撒微笑的肩膀,侧身将腿搭在他的腿根,从下往上磨过他的睾丸和阴茎,无辜地说,“哥哥,你硬了。”
“别动了。”撒微笑咬着牙。何美男穿睡衣的习惯像个女孩,上身一件宽大的T恤,下身只穿一条小小的内裤,连屁股都包不住。此时小孩光滑纤细的腿正一下一下地蹭着自己的老二,像是勾引,可他的语气却只是单纯的好奇,如同看到新口味的棉花糖。
“微笑哥哥,”何美男抬起头,眼睛里有着意味不明的光,“我也硬了。”
靠,撒微笑觉得自己再不行动就不是男人了。于是他翻身下床,在衣柜的隐秘处翻出安全套和润滑油,隔着被子骑在小孩身上,“你真的想做吗?”
何美男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并没有回答,只是疑惑地问,“哥哥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小狐狸原本还在考虑,要是对方什么都不会的话,自己要不要翻出道具,还是继续维持单纯人设,因为前戏没做好的疼痛叫停这一场自己撩拨起的性事。所以小狐狸是真的疑惑,没想到他竟然准备充分。
撒微笑愣了一下,他总不能说自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操他才准备的这些东西,还根据教程认认真真地学习了前戏步骤。于是他随口编了一句,“我是个成年人,总会有需求的。”
“噢。”何美男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脸,声音模模糊糊,“你来吧。”
“生气了吗?”撒微笑觉得小孩的情绪有点不对,钻进被子里抱着他,边抱边想,他是因为自己表现得过于游刃有余所以不开心吗?实话说自己是处男又解释不了手上的东西,编多了又怕小孩觉得他滥情,思前想后,撒微笑开口,“我就做过一次。”
何美男“噗”地笑出了声。他刚刚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演了,所以才拿被子盖住自己,没想到撒微笑竟然以为自己在意他的性经历,只好顺着他的话说,“我不介意啦。”说完还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下一秒他就被吻住了嘴唇。撒微笑并没有什么亲吻技巧,单凭一腔激情将小孩亲得换气都困难。小孩稍稍推开他,腿盘上他的腰,发出无声的邀请。
“不急。”撒微笑再啄了一下小孩柔软的嘴唇,附身下去脱掉那条小小的碍事的内裤,让小孩支起腿后,在手指上挤出一堆润滑液,往他的后穴探去。
何美男被润滑液凉得身体一颤,确信了撒微笑真的没什么经验,还不知道要用手心将润滑液捂暖。他的扩张也没什么技巧可言,小孩疼得身体颤抖,但也咬着嘴唇没有出声。
撒微笑察觉到床上的人正在抖个不停,于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亲了亲他的膝盖,“你害怕吗?我们可以不做的。”
“没事的。”都到这一步了还不做吗?何美男叹了口气,人设害人,他也不能说我自己来,只好软软地说,“哥哥,慢一点。”
好在撒微笑虽然经验不足,但耐心管够。他用一根手指慢慢地抽插,在察觉到有松动之后才加上了第二和第三根手指。他回忆着教程里说的g点位置,在摸到一块略硬的地方之后用力地摁了一下,果然收获了一声变调的呻吟。
找对地方之后,撒微笑开始专攻那一点,何美男抓着他的另一只手,喉间溢出甜腻的呻吟,在快感中忍不住捏紧他的手,腰肢扭动,不自觉地说,“不要了……哥哥……嗯……停下……”
撒微笑也没有傻到在他说不要就停下,相反,他看着何美男翘起的前端上溢出前列腺液,就知道小孩快要到了,心领神会地弯腰含住他的前端。前后同时被刺激,何美男实在忍不住了,哭喊着射在了他的嘴里。
高潮过后小孩一脸抱歉地看着撒微笑,从他嘴里退出来,眼睛红红地说,“哥哥对不起。”撒微笑将嘴里的精液吞下,脱下裤子,将戴好套阴茎对准他的后穴,问他,“对不起什么?”
何美男从他吞下去那一刻就慌了,太过了,身上这个人比想象中更喜欢自己。于是他用后穴蹭蹭那根勃发的阴茎,“微笑哥哥,操我。”
撒微笑自然听话,喜欢的人求操的样子太过诱人,他几乎是一下子就完全进去了,扩张过的后穴仍然紧得让人失神,他忍住射精的欲望,开始缓慢地抽插起来。
“哥哥……”小孩张开手臂向他讨一个拥抱。撒微笑附身抱住他,就听到小孩在他耳边说,“哥哥想怎么操我都可以,我很耐操的。”
小狐狸太清楚如此刺激男人的欲望了,作为处男的撒微笑没忍住,快速动了几下就射在了他的身体里。
胡乱撩人小狐狸又在浴室里被操了几次就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