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哥哥,我起不来

Work Text:

男团里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何美男早就知道了。
但何美男现实中也不是人设里的单纯小幺。凭借着一张漂亮脸蛋空降A班的他,其实比黑粉想象得更会利用这张脸。入团时他才多大,16岁?17岁?在同龄人沉浸在校园暗恋的年纪,何美男就已经成功地合法接近自己的偶像了。小孩第一次利用自己的长相尝到了大甜头,于是他开始觊觎那个闪闪发光的蜜罐。
白rap哥哥。他对着大他几年的小偶像撒娇,用甜软的声音叫他哥哥。
练习生的生活其实非常枯燥,无非就是练舞唱歌纠形体。小孩没吃过多少苦,一天的训练下来累得气喘吁吁,穿着被汗水浸湿的白衬衫,在地上摊成大字型,衬衫下摆露出引人遐想的腰线,嘟着嘴说,“白rap哥哥,我起不来啦。”
白rap无奈地摇摇头,漂亮的小粉丝是因为自己才成为练习生的,不照顾一把心里总过不去。于是他朝小孩伸出手,看着那节诱人的腰线随着起身的动作而消失,不知为何觉得有些遗憾。
小孩借着他的力站起来,靠得极近,“哥哥,我房间的热水器坏了,可以去你房间洗澡吗?”
“可以啊。”白rap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小孩眯起眼睛笑了,甜甜地道谢,“谢谢白rap哥哥。”
像只小狐狸,白rap心想。
回宿舍的路上两人隔得有点远,何美男似乎在想着什么,路过了白rap的房间仍然没有停下脚步,还是白rap把这个突然心不在焉的弟弟叫住,“美男,你不是要来洗澡吗?”
“噢!”小孩猛地回过头,一不小心还撞上了后面的魏全能,连忙低下头道歉,“哥哥对不起!”
练习生中年纪最大的魏全能笑着把小孩扶正,轻轻戳了一下他光洁的额头,“没事啦,在想什么呢。”
何美男刚想开口糊弄两句,旁边像是等得不耐烦的白rap突然向前一步,抓住小孩的手臂将他拉到门前,另一只手推开门,指着浴室说,“快点洗。”
目睹这一系列动作的魏全能笑了笑,十几年了,做练习生的人换了一打又一打,团内暧昧的事倒是延绵不绝。
浴室不大,何美男脱下衣服拧开热水,想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刚刚他其实是想趁白rap不注意,偷偷回房间拿上安全套和润滑油再过来的,可是现在自己已经在这里了,大好的机会怎么能因为缺少道具而错失。
小孩向来是个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人,不然他也不会为了见小偶像一面在公司门口蹲守多日。他半跪在浴缸里,伸手挤了一堆沐浴露在手指上,回忆着教程里说的扩张步骤,用滑溜溜的手指探向后穴。好凉,手指刚伸进去一点,他就颤抖起来。异物进去体内的感觉太过鲜明,久未被开拓过的地方紧得似乎毫无缝隙。他咬着牙,忍着痛楚用一根手指慢慢地推进,直到掌心贴着股缝才停下。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腿颤抖得几乎要跪不住,若不是另一只手扶着浴缸边缘,恐怕现在已经仰面朝下摔在浴缸里了。
白rap第三次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看向浴室的方向,心里有些担忧。浴室里的水声已经停下很久了,可以里面洗澡的人却还没有出来。他放下手机走到浴室门前,刚想抬手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奇怪的呻吟。
夹杂着痛苦与难耐。
“美男,你没事吧!”白rap边敲门边喊。
“哥哥……”小孩的声音有些颤抖,“我起不来。”
白rap着急地搭上门把手,出乎意料的是,门开了。
他洗澡竟然不锁门。这是白rap最先想到的事。然而,当他看到门内的光景时,小孩锁不锁门已经一点都不重要了。
在弥漫的雾气中,何美男赤裸着半跪在浴缸里,白净的皮肤带着粉红,纤细的腰肢此时正塌着,肉感的屁股却高高翘起,隐秘的后穴中插着三根手指,正在缓慢地进进出出。听到开门声,小孩抬起一直低着的头看向门口方向,在看见立在门前的白rap时惊讶地瞪大眼睛,在后穴抽插着的手指立马停住了,原本撑着浴缸边缘的手下意识地要把脸捂起来,本来全靠手撑着的身体一软,眼看就要摔倒了。
“小心!”白rap冲上去拦腰扶住呆愣的何美男,自入住以来第一次感慨浴室小真好。
“白rap哥哥……”小孩回过神来,脸红红地仰起头,抽出塞在后穴里的三根手指,带出清晰的一声“啵”,湿淋淋的手虚放在白rap的身上,作势要推开他,“放开我。”
白rap握着小孩腰肢的手不由自主地收紧,摁出了红印。“你在干什么?”他沉声问道,“自慰?”
“不是……”小孩咬着嘴唇,轻轻地挣扎起来,“哥哥你放开我……”
”好。”白rap松开掐在小孩腰间的手,捏住他的下巴,引着那张精致的小脸到自己的胯间,隔着两层裤子,用自己胀大的欲望蹭蹭小孩的脸,“需要我教你怎么做吗?”
何美男小幅度地摇摇头,随后低头认真地解开白rap运动裤的结,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
小孩先是隔着内裤亲了亲白rap的欲望,用舌头轻轻勾勒出它的形状,直到内裤被前列腺液和口水湿透之后,才帮白rap把内裤脱下。阴茎一下子弹到小孩白净的脸上,他稍稍退后看了一眼,委屈地抬起头,“哥哥,太大了,我吞不下。”
“乖。”白rap揉揉何美男湿透的头发,“先试试。”
何美男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白rap也不是他勾引的第一个人。他眼睛一转就知道白rap不过是想看自己被呛到,被激出生理泪水眼角通红的模样。做这个并不难,而且白rap的尺寸也的确是惊人。于是他假装思考了一下,装成生涩不懂情事的样子,一下子吞到喉咙深处。咽喉被刺激,干呕感立即带出了眼泪,他抬头看着白rap,眼睛一眨泪水就顺着眼角滑落了。
白rap看着心疼,连忙拔出来,摸着他的脸,宠溺地说,“你怎么这么傻。”
“哥哥……”何美男小小地咳了两声,抓住他的手往自己身后带,“这里吃得下。”
操。白rap心里暗骂一声,这小妖精。下一秒他就跨进了浴缸,对着那个湿淋淋的,早就被自己的主人准备好的后穴操了进去。
“啊!”进入地太过突然,后穴即使已经被扩张过,在被填满的愉悦感中仍然有撕裂般的痛。身后的人几乎是立即开始运动起来,饱胀感和撕裂感让何美男忍不住求饶,“哥哥,哥哥,你轻点……”
白rap并没有放慢动作,小孩的肠肉缠上他的阴茎,发出无声的允许。于是他掐着小孩柔软的腰肢继续用力,“宝贝,你后面那张嘴可是在叫我继续。”
“嗯……哥哥……求求你了,啊……”在被顶到某一个点时,何美男原本游刃有余的求饶突然变了调,过度的快感让他腿一软,几乎要撑不住自己的身体。白rap也察觉到小孩被插到哪里会舒服,于是他让小孩直起身,双手勾着他的膝盖弯,将他抱了起来。突然的暂停让小孩有些不满,但当白rap抱着他走到镜子面前时,他就知道身后的人想玩哪一出了。
这么喜欢清纯系害羞那一卦吗?何美男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舔了舔嘴唇,被操得通红的脸正好可以演一下害羞,于是他侧过脸,装作不敢看自己的样子,撒娇说,“哥哥你要干什么?”
“让你看看自己被操的样子。”白rap果然很吃这一套,在小孩头上亲了一口,下身开始对着他的敏感点开始抽插,“乖,看着。”
“啊,哥哥,你,你好坏……嗯……”快感倒是不用装,小孩喉咙里溢出甜腻的呻吟,装作害羞的话语被顶得断断续续。
快感不断堆积,何美男忍不住抚上自己的前端,快要达到极点的阴茎被撸动了几下就射出一股白浊,镜子上沾满了星星点点。射过一次的小孩完全软在白rap的怀里,站立的姿势让阴茎进入得更深,一下一下磨过敏感点,有点过了,高潮过后过度敏感的身体让他忍不住在被抽插中哭叫出声。呻吟中混着哭声,小孩脑子迷迷糊糊地求饶,“哥哥……啊啊……不,不行了……嗯啊……”
白rap看着镜子中怀里人精致的小脸上布满泪痕,安慰地亲了亲他的发顶,“再一会会,忍一下好吗?”
“嗯……”怀里的漂亮小孩点点头,转过脸向他讨一个亲吻。白rap咬住那柔软的唇,加快身下的动作,交代在了他的身体里。
小孩在被精液灌满之后,头靠在白rap的肩膀上,通过镜子和他对视,声音染着情欲后的沙哑,“哥哥,我真想怀上你的孩子。”
靠。白rap心里一震,这小妖精能把我榨干。
后来当然是又在床上窗前被操了。
第二天早上,何美男缩在被子里,对叫他起床的白rap说,“哥哥,我起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