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梦游人续章

Work Text:

陈嘉豪坐在吧台前面等地藏的期间,已经有三个alpha靠近过来搭讪了。一个梳着背头的小混混,一个西装革履的老师,还有现在这个文着花臂的肥佬。
“等的人要是不来,不如到我那边喝一杯啊?”肥佬几乎要贴在陈嘉豪身上,贪婪地嗅着他身上那股清甜的橙香。
陈嘉豪礼貌地笑笑,稍微挪动椅子拉开一点距离。“你请不起我。”
肥佬刚还想说点什么,面前的omega忽然被一只手拉走,再看时却已经是在另一个alpha的怀抱里,紧紧抱着如胶似漆。肥佬在对方浓烈到压迫的信息素的气息里顿时萎靡下去,在酒吧的昏暗灯光里看清那个alpha的脸之后更加一蹶不振。
“地、地藏哥……”
地藏看着陈嘉豪,没空理会这个肥佬,只皱了下眉头冷冷道:“滚还用得着我请你啊?”
那个肥佬于是连滚带爬地跑了。
没了杂鱼的干扰地藏在陈嘉豪身上占便宜就顺心的多了,但是陈嘉豪却十分想找机会给他物理阉割一下。
“送你的玩具,喜不喜欢?”地藏环着陈嘉豪的腰把他带进舞池,跟那些因为音乐和酒精而振奋不已的人群混在一起,这群alpha和omega杂乱无章的信息素无孔不入,刺激得陈嘉豪有点晕。
陈嘉豪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同意让地藏出门前把那串跳蛋留在他身体里,以至于现在他完全不敢有太大的动作,生怕自己动一动就会让裤子湿透。
“冯振国……”
“嗯?”地藏笑着看他。
陈嘉豪微笑着攀住地藏的肩膀,在他耳边低声呼出炙热滚烫的气息。“你还有两分钟,考虑带我离开。”
会威胁人的恋人在情动的时候更加迷人,地藏被陈嘉豪呼出的气息撩的几乎要在舞池就动手动脚,他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欲望反问道:“不然呢?”
接着陈嘉豪的话却让地藏感觉头皮一阵发麻。陈嘉豪笑了一声,声音温柔得几乎滴出水来。“不然,婚前试爱游戏现在就结束。”

两分钟后,他们在黑暗中激吻在一起。
地藏在员工房找了个更衣室,两个人跌跌撞撞一边往里走一边脱对方的衣服。地藏扯掉陈嘉豪衣服的动作行云流水,他将最后一件背心从陈嘉豪身上拉下的时候,自己身上只脱了外套。陈嘉豪慢了一步,于是放弃了上衣直接去解地藏的皮带。
两个人都早就被对方的信息素撩动了情欲,地藏一手扣着陈嘉豪的腰杆,另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脸颊,他结束了深吻之后转而用舌苔去陈嘉豪颈侧点燃火焰。陈嘉豪因为他的唇舌没忍住呻吟出声,但是很快就让那声音湮没在喉咙里。
更衣室很小,而且隔音效果很差。
地藏显然也发现这一点了,于是扣着陈嘉豪腰的那只手上移到他乳尖拧了一把。
“你变态……”
陈嘉豪闷闷地发出一声压抑的呻吟,忍不住推了地藏一下,但是力量微乎其微没有对地藏造成丝毫影响。反而他自己因为体内那串小玩具的震动和地藏不老实的挑逗,渐渐一点点失去理智和力气。
两人胯骨隔着衣料磨蹭,热挺的欲望也紧贴在一起。陈嘉豪努力让自己在情欲里找回一丝自我,把正在他颈窝里亲吻的地藏的脸掰过来面对着自己。
“先把……先把你的破玩具拿出去……”
地藏格外老实地解开陈嘉豪的裤子,一边用近乎色情的手法揉捏着陈嘉豪的腿根,一边勾着那根漏在外面的线轻轻牵扯。他是故意没有用上力气,导致那东西在陈嘉豪身体里出来一点又被穴肉推挤回去。
“你夹太紧了……”地藏装得很委屈。
陈嘉豪搂着他的脖子,后背贴着一个堆满衣服的架子。他想起就是地藏这种服软的语气让他同意了用这个玩具,结果现在是自己被玩的狼狈不堪。
想起一切都起因,陈嘉豪趁地藏不备,踢掉鞋子脚掌蹬上对方的胯骨把磨磨蹭蹭的人踹开了。地藏毫无防备被踹到地上,然后听见一串湿漉漉的水声和陈嘉豪压抑的喘息,接着整个房间里都是陈嘉豪身上那股甜香。
地藏朝声音源头凑过去,刚好在黑暗里接住了陈嘉豪下滑的身子。他听到陈嘉豪把那串跳蛋扔到很远的地方,砸出一声闷响。
火气还是有的。
地藏摸黑抱着自己的omega放到一堆衣服上,期间跟对方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陈嘉豪把那串跳蛋弄出去之后,堵了一天的情液一股股地涌出来,身体空虚得仿佛要干涸了。
地藏将陈嘉豪前面硬的挺起的性器含进嘴里,试图先来一发口活儿给陈嘉豪疏解一下。而对于现在已经敏感到不行的omega来说,这样的刺激真的有点过头。陈嘉豪整个人立刻绷紧了,仰着脖子陷在还有些硌人的衣物里发出克制的呻吟。
陈嘉豪在地藏娴熟而技巧性的舔弄和吞咽动作里很快丢盔弃甲,随着一个深喉的刺激很快在地藏嘴里交代了出来。陈嘉豪剧烈喘息着,但是没等他从射精的快感里缓过神来,就感觉到地藏把腥咸黏腻的精液喂进了他嘴里。
陈嘉豪极力用唇舌推拒,那股液体顺着他嘴角流出去一些,但还是有些呛进了喉咙,引发陈嘉豪一阵咳嗽。
“咳……你真的是变……啊……”
他没有骂完,被地藏忽然插进来的性器逼出了一身呻吟。但是很快陈嘉豪想到这里是一个随时可能有人进来的更衣室,就死死咬住了下唇把声音压制下去。
但他的紧张绞得地藏经历了一阵谋杀般的快感,地藏舒服得长叹了一声,于是架起了omega的双腿,不再顾虑地重重把自己顶入那个湿热的甬道里。陈嘉豪被他冲撞的随着衣服往外滑去,但是却又被地藏卡着胯骨拽了回来。
这时候暴风雨一样的快感已经将两人完全包围,陈嘉豪已经被顶弄得溃不成军,只能堪堪撑住自己不被干得失去意识。抚摸在他身上的手掌这时候简直就是解火良药,让他因为快感而灼热的身体因为这样的抚摸不至于爆炸开来。
一阵深深浅浅地顶入之后,地藏终于在那一片拥挤炙热的软肉甬道里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那个发现使得陈嘉豪没忍住呻吟了一声,手指抓紧了一件衣服死死捏住。
地藏开始放慢速度朝那里戳弄着,一边伸手强硬地掰开了陈嘉豪的手指,然后跟他十指交握。陈嘉豪的体温已经将地藏原本冰冷的义指捂热,这时候交握在一起,更有种莫名的温暖。
陈嘉豪不知道,他压抑的哼声在黑暗里听起来更加诱人,地藏盯着他在黑暗里的轮廓,失神地叹息着爱人的紧窒和火辣,身下挺动的速度也逐渐开始加快,直到他彻底顶开宫口,让自己在里面逐渐成结。
陈嘉豪早已经沉陷在快感里,此时只能紧紧夹着地藏的腰,强忍着快感冲击出来的生理性眼泪。地藏空着的那只手向下到陈嘉豪紧实的大腿上抚摸揉捏着,下身不再冲撞而是抵住omega的宫壁狠狠碾动。
“不要了……”陈嘉豪终于承受不住,带着哭腔向地藏求饶。
地藏虽然不想这么轻易放过他,但是想到这一天下来已经玩得很大了,而陈嘉豪保不齐能动弹了会想什么办法报复回来。
出于来日方长考虑,地藏安抚般附下身体去吻他,下身又抽送了几下然后才射进去。他餍足之余,还在可惜没有开灯,不能看到自己的omega被干到能出水的地方都在出水时候的样子。
而陈嘉豪还是觉得,虽然是婚前试爱游戏,跟爱人在不带套更衣室里乱搞也有点不合适。他迷迷糊糊搂着身上人劲实的背脊,有些无力地开口道:“你是变态……”
地藏笑了声,在他脖子上温存亲吻。
“反正,你也陪我变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