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鲨美】酒戏(下)

Work Text:

叮——他们一前一后地走出电梯。
“你有订房间吗?”James低头刷了下房卡。Michael看他把手按在门把上:“没有。”
“你订在哪了?”James懒得搭理他幼稚的玩笑,兀自开了门。
Michael也不意外他会这么问,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硬卡。“嘿,你也不配合我一下。”他往走廊对面迈开几步,把卡往锁上一拍。
“你还真是给了我惊喜,Michael,好吧。”James先是一愣,继而无可奈何地露出笑容,“收拾完我去找你。”
“喝酒?”
“当然。”
他们同时背向对方进了屋,关门之前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对门,对上眼神相视一笑。

洗完一个舒服的热水澡,James擦着头发走出来,目光锁住那一篮子酒。洗去了寒气,现在他全身都叫嚣着舒畅,这时候来两瓶美酒可真是美滋滋的。
他晃着两瓶酒,晃出门。等到敲响对面的门,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这才反应过来沾着潮气的浴袍没换,头发也是半干的状态。
我该回去换件衣服。但他刚做出这个决定,门便开了。Michael从里面探出头来,隐隐约约可见他的领子——是黑色的睡袍。James一恍惚想起来他辣翻人的第一战出场镜头,那时候也是像这样开深V的黑色睡袍。他拉下门链:“嘿。”James跟在他身后,扫视一圈后草草地瞥了一眼他松垮的腰带。
James一屁股窝进沙发里,把酒搁在桌上。“给,”对方递来一条干毛巾,“怎么不擦干头发?这天气。”
“我擦了。”James随意地把毛巾披在头上,拨着额前的一小撮卷发,“所以剃光头多方便啊,不用麻烦的吹风机。”他嘟囔道。
Michael好笑地看着他乱搓头发:“那你房间的吹风机呢?”
“麻烦——”小个子男人拉长声音。毛巾被一阵蹂躏后垂在他眼前,James索性往后一倒懒得动弹。
接着他听到身后的动静。“What…?”他听见插头插进的声音,把毛巾揪下来,扭过头。
热风一瞬间打在他眼前,他回过去眨了眨眼,被Michael摁住头。“如果不嫌麻烦你就自己吹。”身后的说话声夹在吹风机的声音中,听起来有点闷。

James能在被触碰的一瞬间,想象到Michael修长的手指被他的卷发绕住,指尖按在他的头皮。他的耳尖被吹得发烫,而Michael只是沉默着一边梳理他的头发。“我都不知道你的头发已经这么长了。”他闷闷道。James含糊地用语气词回应他。
James自觉沉不住气,过分暖和的温度和真实的触感令他面红耳赤。“我——我自己来吧。谢谢你伙计。”他伸手去接,Michael应了一声关掉机器递给他,两人的手不可避免地触了一下,再飞快地弹开。
Michael坐到小桌子另一端的沙发里,举起酒瓶子示意。
“开吧。”James持着吹风机,一手拨着头发,懒洋洋地说道。方才已经吹得差不多了,他再拨弄几回便完成了吹发大业。
Michael为两人的高脚杯满上,放好酒瓶后接过James递来的吹风机,拔掉插头,随手将它搁在最近的柜子上。
他们举起杯子。“Cheers。”酒杯碰出叮的一声轻响。James将鼻尖凑在杯口,嗅到甜蜜的酒香。他轻抿一口,颜色瑰丽的酒液滑进口中。他吞咽下去,发出一声喟叹,用舌尖舔舐唇瓣。“好酒。”Michael看着他,也跟着舔了舔嘴唇:“是瓶好酒。”
“那当然!”James笑嘻嘻地眨眨眼,自豪感腾然升起。他又喝了一口,没那么小心翼翼。接着他们开始瞎扯。
“你有吃晚饭吗?”
“在片场吃了。”
“嗯。我在车上吃了。”
James翻了个白眼:“我们为什么要聊这些无聊的东西?”他一下子喝去小半杯酒,“你千里迢迢跑来找我就是来扯这些的?”
Michael搓了搓手:“那,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James大声地骂了句脏话。“我刚杀青!伙计。你可别指望我说出些什么好东西,我更愿意说好好地睡一觉到昏天暗地——对了,你来这一趟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我吗?比赛暂时结束了,我还用不着忙着颁奖。最近也没接戏。”
“哦。”James小声地说了句什么,Michael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说,我有个假期。”他拔高音调一字一句地复述,挂上了得意的笑容。Michael笑起来:“你是在暗示什么吗?”
“这就要看你意会到什么了。说不定我就是想和你干个没日没夜来过完这个假期呢。”
“天啊James。”Michael无奈地摇摇头,借着喝酒的机会掩去大半笑意,“你就不能收敛一下。”
“才不。”James撅起嘴唇,扬着眉毛挑衅般地一边盯着他一边喝完这杯酒,“我还要毫不客气地灌倒你。”

他们喝起酒来仿佛不要命,烈性酒一瓶一瓶地开,要不是Michael拦着,“你疯了!你明天爬不起来的!”James很可能把几种酒掺在一起一口闷了。
为此James有些愤懑不平。“你又不是没见识过我的酒量。”他侧对着Michael,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我生气了你得哄我不然我懒得理你”的幼稚气场。Michael想他大概醉了不少,只好配合着:“是的James,你可会喝了。”
他又小声地嘀咕了一句:“虽然现在醉傻了。”
“去你的!”James从沙发上跳起来,探到Michael面前恶狠狠地挥舞着拳头,毫不客气地打在他肩膀上。后者龇牙咧嘴地捂着被教训过的地方,哀嚎着:“你不知道你力有多大!”
James心满意足地倒回去,笑嘻嘻地举杯示意:“你可以打回来啊,像之前在片场那样。”他扁了扁嘴,眉尾往下瞥。Michael想是片场一词让他又回忆起了今天错开的探班。
“嘿,James。”他撑着头开口,努力地把身子往对方的位置凑了凑,虽然中间的小桌子隔不了多远,James的脑袋就在眼前。“你知不知道,你生气的样子特别有趣?”
James不置可否地与他对视,嘴角扯着假笑。“噢?有趣?那你喜欢我生气的样子吗?”
他调戏不成。Michael微微收敛了吊儿郎当的笑容——他一向看起来都比较严肃,吊儿郎当只是他个人视角以为的。“是的,我喜欢。”他一字一词地重复道,“你生气的样子。它很真实,很美丽。”
James愣愣地盯着那张只有咫尺之距的俊脸,大脑极缓慢地消耗这句话,伴随着他的皮肤烧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温。原本的酒意就将他的脸颊染得通红,他确信自己现在堪比一颗熟透了的苹果。
“像一朵鲜艳的红玫瑰。”似乎他的好友,青年万磁王的扮演者,才是那个有读心能力的人,轻轻地用一个再烂俗不过的形容句来驳回他的比喻,打乱他的心绪。

James终于反应过来了,并迅速做出了判断。他很快接上了话,一如既往的调侃:“又美又甜,对吧?Michael,你把我说得像个姑娘。”他俏皮地眨眨眼,凑的更近,摆出带着怒意的表情,几乎把鼻尖怼上对方的鼻子,“你可真是个语言天才。”
Michael丝毫不慌张,眼睁睁看着对面的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漂亮的。”他喃喃地念这个词,目光流连在James好看的眉眼和嫣红的唇。James喜欢舔嘴唇,更不如说是习惯。他总会无意识地用湿润的舌尖掠过唇部,柔软的形变让人不难猜测触感一定很棒。双唇的颜色又艳丽得胜过任何一种色号的口红,Michael认为它可能还自带甜味。
“香甜的。”他耸了耸鼻翼,略克制动作地深吸了一口气。浓浓的酒气里夹杂着一缕他再熟悉不过的气味,当他与James相拥时,这气味钻进他的鼻子刺激他的嗅觉,带着整个大脑兴奋又清晰地记住了这个味道。那还是他们第一次深拥,身体比心更诚实,Michael从此被这个好闻的气味缠绕住了。
呼吸交缠,他们的距离缩短得只剩一个仰头便能吻上的距离,于是有人这么做了——他们不约而同闭上眼,努力地往前倾,磕上彼此的嘴唇。Michael从缝隙中倒吸一口凉气,James蹙起眉头将他的嘴堵得严严实实。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吻,嘴唇碰嘴唇的那种。其实他们的唇都曾不意外地擦过对方的某处皮肤,有意无意的。
第一次是在水中。James自身后揽住他,将他奋力地往上拖。他们扑腾得好像一对戏水鸳鸯——Jennifer挤着眼睛促狭地评价那个唯美的场景。有一次James的唇隔着薄薄的一层水在他颧骨旁堪堪擦过,Michael说不清那种感觉,他们破水而出,你来我回地对台词。
水面上很凉,他短短的头发贴着刚刚被亲密接触过的地方,那处火辣辣的与周围格格不入。James的蓝眼和红唇在暗夜中闪着湿漉漉的光,他们顺水起伏,那抹蓝就在他眼前一晃一晃。他胸口压抑,可能是水的压迫,也可能是慢慢入侵心底的悸动。

第二次是游戏。他们在逆转未来杀青后去喝酒,闹腾得跟过节一样快活。有人提议拼酒,输了接受惩罚。不知是谁起哄着让James和Michael对抗着喝,两人都不肯认输,直直把酒灌下喉咙。
他记得James喝烈酒没他厉害,而面前的小个子男人倔强得涨红了脖子和脸,一边大口喝着,眼睛死死地盯着他。Michael突然就喝不动了,“我放弃了!你们怎么能让我跟James拼酒!”紧接着James手中的酒杯狠狠地砸在桌面上,他举着手臂欢呼。众人哈哈大笑推搡着让Michael接受惩罚。
“我应该怎么惩罚他呢?”James的苏格兰口音挑起尾音,含糊而撩逗,他冲周围一圈人眨眨眼,“哪个好家伙给我提个建议?”
“让他亲在场的任意一个人!”某人喊道,所有人围着提议者鼓掌,都同样地望向James。“他肯定亲这家伙!”另外的人接上了话,大家又哄堂大笑,争着去拍Michael的肩膀。James站在瞩目的外围抱着手臂:“不不不,这是他的奖励,紧张的人可是我,这是在惩罚我。”他故作无奈地摇摇头,引起又一波不怀好意的哄笑。
于是沉默着保持笑容的Michael开口了:“反过来就是在惩罚我?”“嗯……还是在奖励你。我亏了!”James大呼小叫起来,探过去一胳膊搂住高个男人的脖子,“你们觉得呢?”
“别磨叽了,还要下一轮呢!”好几个人端起手机在他俩眼前晃,“留下这个,下次就不用对付你们俩酒徒了。”James不满地皱着眉,摇晃着一根食指:“不不不,我说,这传出去又得引起大新闻呢是吧。”他开始唠唠叨叨地给其他人洗脑,板起严肃的脸好似教授突然穿越来了。Michael挂着看好戏的笑,微佝偻着腰好让James搭得舒服些。
突然两瓣温热迅速地在他侧脸贴了一下。James放开他的脖子,得意洋洋地咧开笑容:“我完成了惩罚,Michael?”不少人懊恼地叫起来:“有人拍到了吗?大场面!James真的亲了Michael!”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又有谁捕捉到了呢,更多的人连大脑都没处理完这信息,而当事人二位已经笑出了满口白牙,同样地把嘴角咧到了耳根子。
借着酒吧的灯光忽闪忽暗,没有其他人看到这个蜻蜓点水的吻,James把暗暗的喜爱装成赌注的模样,烙印在Michael的脸颊。他把满心期待收拾好,调皮地看向被突然袭击的人,后者一如既往地露出最真实的笑容,被过分丰富的表情挤成一条线的眼睛看不大清,James只当他没感觉。但他的嘴唇疼得厉害,像那次无意蹭过,需要轻柔的慰籍。
后来再没人提过这场闹剧,包括当时起哄得最起劲的人。所有人都是识时务者,该说的不该说的最好都埋藏起来。

第三次——其实他们都记不大清楚了,因为他们当时都喝醉了酒。天启已经拍得差不多了,两人偷偷弄来了几瓶酒,躲在Michael的拖车里,一手捧着台词本一手端着酒杯,很快又替换成了酒瓶子。
他们不知不觉把台词本丢到一边去了,敲着酒瓶开始对台词,对着对着又不出意外地聊歪了。Michael自觉喝了很多酒,James也是,彼此手里都剩下最后小半瓶了。
他有点晕乎乎,不知为何,今天的酒量差到爆炸。所以他怀疑自己看见James的泪光是错觉,接着James吸了吸鼻子,用手背抹去眼角溢出来的泪水。他好像听见James喊他的名字,哆嗦着说了一些听不太明白的话,他酒后有点失控的口音让Michael更加糊涂了。
但是James在直勾勾地望他的眼睛,表情痛楚又希冀,Michael觉得很熟悉。他见过的,当Charles与Erik进行某次对话的时候(该死的他醉醺醺的大脑什么都想不起来),却没有现在这么真切的把悲伤传达过来。他能感受到James几乎实体化的悲伤,慢慢牵着Michael靠近他。
James把最后的酒干完,Michael也跟着这么做了。“我回我的拖车里去了。”他站起身,将酒瓶摆好后,歪歪扭扭地拖着步伐往门外走。
Michael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冲动,当他看见James一低头时眼眶通红,几乎条件反射地大步走去抓住他的胳膊。James回过来,仰起头,用他湿漉漉的蓝眼睛不解地望过来:“怎么了?”他歪着头,Michael也跟着偏了一点。
他确信自己的动作是不经思考的。他小心地用拇指擦去James的眼角的水渍,接着俯身,近乎虔诚地亲吻了他的额头。他差点没忍住要去揉James发顶,仅存的理智告诉他如果碰了James剃光并且引以为傲的光滑脑袋,他就不用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晚安吻。”他告诉有些呆滞的James,“祝你好梦,James。”
他们一起在原地站了一会儿,Michael忘记松开对方的胳膊。直到James后撤一步,“晚安。”他离开拖车,Michael才微微有点清醒。他冲出门,而James已经小跑着回到了他的空间。

没有按剧情发展的属于黑凤凰的第四次,他们完美地避开了吻这一行为。这让很多人大为不满,表面上的。
“没门。”他们一起抱着手臂驳回提议,雄赳赳气昂昂地比肩离开。宣传期他们甜蜜得像是在度蜜月,不少粉丝在各种社交软件上放出他们亲密无间的照片,如洪水泛滥在网络上铺天盖地。
他们应着要求录了个视频。Michael把两个拳头对着他,他拍了拍对方的左手,掌心摊开露出一颗棋子,接着他们开始下棋。
录制短视频一气呵成,毕竟他们已经在去年就做了一次类似的。“我想他们会很惊讶这竟然是个剧透。”Michael拉着他到一旁坐下。他们正在为当天晚上的首映礼做准备,工作人员忙得团团转,不时进出屋子。
James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高高兴兴地把棋盘搬过来:“反正现在没我们什么事,来下一局吗?”Michael扶正头顶的帽子,盯着James额上的一缕白发,没作回答。
James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觉得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他清了清嗓子,把一颗黑棋子交到Michael手里。“Erik…?”
被喊作角色名的人立马反应过来,勾着嘴唇轻笑:“是的Charles。我走神了。”他把棋子放回棋盘上,抬手示意。James冲他眯了眯眼,摸着下巴上的胡须,移动了第一颗棋子。
阳光恰好,透过玻璃将屋子里照得亮堂堂的。James在他对面架着腿,垂眸认真注视棋局,睫毛一颤一颤反射着粼粼的光。James那一撮白发分外明显,细看却能发现还有不少白发半遮半掩藏在黑发间,彰显岁月的冷酷无情。
这是终局,接下来他们就真的没什么机会待在一起了。Michael不由自主回忆起十年前的模样。他的眼睛一如既往澄澈干净,笑容亲和甜蜜,嘴唇仍然红得夺目。Michael咽了咽,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回棋局。
他低下头,没看见James抬眼深深注视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现在他们终于实现了愿想,将自己的嘴唇紧贴在对方的嘴唇上。一开始James堵得很用力,他的屁股离开了椅子,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往Michael那边挪。James含住Michael的下唇,轻柔地吮吸,用舌尖在上面撩掠。
“我要亲你。”他含糊地说,已经来到了Michael身前,单边膝盖跪在地上,双手捧住他的脸,仰着脖子和他接吻。“你已经在这么做了。”Michael按着他的后脑勺压向自己,借着短暂的分开快速说完这句话,声音低沉磁性。他学着James的样子叼住下唇,又舔又吸,接着转战上嘴唇用舌头描摹。
他们奋力地争夺对方口中的空气。James微微张开嘴,Michael的舌头立刻滑进去,在他口腔里争城夺池,紧追着和他的小舌一同纠缠。温度逐渐升高,他们的呼吸都急促而有点紊乱。Michael逐渐压向James,当他将对方亲得上气不接下气时,两人已经倒在了地毯上。
James大口大口喘着气,双手抵在Michael的胸膛。Michael竭力调整自己体内的躁动,深呼吸,对上身下人湿漉漉的蓝眼睛。“好的体验。”他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接着又被拽下去进行了又一次亲吻。
这一次更加充满情欲。他们都是吻技极佳的人,使劲浑身解数将对方亲得浑身发软。色情的啧啧声充斥了四周,他们无意识地交换唾液,亮晶晶的液体挂在嘴角。Michael感觉身下开始发涨,某处渐渐抬起了头。他在失控边缘徘徊,只好撑起腰不让那处碰到James。
James突然抬起腰,搂住Michael靠向自己。他们的下身紧贴在对方的大腿上,Michael发现对方也起了反应。这是一场邀请。“去床上。”James从粘腻的亲吻中挣脱出来,拽着Michael的腰带爬起来。
他忘了进门时看到的腰带是松垮的,一下松开了Michael的睡袍。Michael的胸肌腹肌一览无余的暴露出来,可见他惊人的尺寸高昂着。James吞咽了一下,下一秒便被扑到了床上,重重地陷进床里。
Michael如饿狼般亲吻他,动作好像要把他拆吃入腹。他肆虐过James发肿的红唇,再吻过他额头、眼睛、鼻尖、鬓角,顺着下颚线往下舔吻来到喉结。James被亲得措不及防,他难耐地仰起头,Michael干脆一口咬住他的喉结。“啊!”James僵直了身子,双手还搭在Michael的细腰上不放。他不敢轻易动弹,那层薄薄的皮肤似乎随时都会被割开,又痒又疼得难受。
他能感觉到Michael的舌头在喉结处的皮肤滑动,随着他难耐的吞咽动作舔舐着。敏感细嫩的地方被刺激得难受,James忍不住哼哼几声,像在告饶。
Michael玩弄了好一会儿才放过他可怜的喉结,又在锁骨处啄吻着,烙下深深的痕迹。“我明天得穿高领。”James被他短短的头发蹭得痒痒的,对方的嘴唇已经贴在了侧颈。Michael一手搂着他的腰部,另一只手慢条斯理地拉开他浴袍上的腰带。“说不定你明天都不用出房间门。”他舔着James的耳廓,压低嗓音对着耳朵吹气,激得James一阵发麻。
“这很难讲,对吗?”James用力把他推下来,自己翻到他身上趴住不动。两人靠着胸膛对视片刻,接着James的头就埋进了Michael颈间。他们急切地把对方半脱的衣袍褪下扔到地上,光裸着拥在一起,已经立起来的下身挨着磨蹭。

光线并不那么明亮,柔和地照在他们一侧。Michael迷醉地用目光亲吻James从头到脚每一寸,意识尚存几分清醒。他不希望醒来后的说辞变成酒后乱性,但他更害怕现在的不清醒会导致未来的疏离生分。
他还在踌躇,揽住James腰部的手松懈了几分力气。“准备好了吗?”倒是James先开了口,把手撑在他脑袋两旁支起身子,“我得确保彼此都不会后悔。”他声音很轻,暗哑中带点温柔和理解。Michael感觉被什么东西一下砸中了脑袋,一个晃神后分外清醒,“十分乐意。”他勾起嘴角回应道,半眯着双眼享受James接下来如细雨般的轻吻。
James的吻令人放松,Michael感到一开始的紧张缓和了不少。他情不自禁地抚摸James,感受对方的一阵阵战栗。“我只是在摸你。”他故意用无辜的语气将话语表达得更下流,托着对方的臀部往上抬了抬,含住James的乳头。
James呻吟了一声,胡乱挥舞一下手臂,抱住Michael的头。舌尖绕着乳晕打转,乳珠被吸得挺立起来,涨得发疼。他的胸口传来酥麻感,James忍不住往前挺送胸膛,手伸向自己的下体。
“别急。”Michael快了一步握住James,这几乎让他瑟缩起来。他领着James往下躺,右手开始缓慢地撸动对方的柱身,嘴上也不放过他的另一边乳头。James面色潮红,快感袭来令他连手都不知道怎么放,晕晕乎乎地按住Michael的下体。Michael不知何时已经在他上方,威胁般地顶在他臀部,被这一动作刺激又涨大了不少。
James有些被他惊人的尺寸唬到,开始为自己的后穴担忧……不对不对。“如果我们俩中间有个人是攻,那么一定是——操!”他想起某次节目上的大胆发言,正想借此提醒Michael,话还没全说完便被含得发不出声音。
Michael在听见他说这话的时候就弓起了身子,毫不犹豫将James包在嘴里。他抬眼,满意地看见James无力地瞪着他,眼眶通红——而他含着James的下体的色情模样差点让James当场射出来。
这是他第一次给人口活。感觉不比想象中的糟糕,而James的尺寸也不小,他一下含住大半,感觉嘴巴被撑满了。James的顶端溢出些许液体,Michael舔了舔小洞,这让被伺候的人舒爽地哼了一声。
他听见那个毛茸茸的脑袋处传出一声闷闷的轻笑,燥热更加难耐。Michael正在给他口,小心翼翼地收起牙,从头部到囊袋一丝不苟地舔过,还逐渐摸清了他的敏感带,在那里轻轻捏了一下。James忍不住叫出声,他难以自制地抬起屁股往前顶弄,Michael皱起眉头给他来了几次深喉。一阵白光闪过,伴随着强烈的快感从尾椎骨袭来,James刚抽出身子便射了出来,白浊喷在Michael脸上。两人都僵住了。
James正准备手忙脚乱地道歉,气还没喘匀,又被Michael撩得晕眩——他的手指抹过脸上的精液,放在嘴边,慢慢伸出舌头一点点舔干净。“操你的Michael。”James目瞪口呆,这人怎么能这么诱惑!
“是的,正是操你的Michael。”他还有心思玩文字游戏,不紧不慢地用下体顶他。James有了危机感,往上挪了挪:“不…Michael,会坏的……”
到手的猎物又怎么会容忍逃跑?Michael一向了解他,可能没意识到自己才是被进入的人,成了盘中餐。“我不会弄坏你的。”他把一根手指探进James紧密的后穴。扩张往往都是一个吃力过程,他看见James的表情从震惊变成慌乱再变得有些痛苦,于心不忍凑上去吻开他的眉结,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反而变本加厉。
James止不住倒吸气,死死抓着床单,将其蹂躏得皱巴巴的。“轻点!轻点!啊!”原本干涩的禁忌地带逐渐有了湿意,Michael修长的手指在里面摸索着某处。“开始湿了,会好一些的。”“你怎么还有这心思一板一眼地说这个!”James冲他吼,一瞬间又变得歉疚,“对不起。”
对方只是摇摇头:“我不该说这个的,抱歉。”那个紧涩的小口已经容下了他三根手指,液体裹在上面。他开始模仿性交的动作来回抽插。James开始断断续续地呻吟,胡乱地说着什么。几次动作后他的声音突然变得高昂,他的性器又一次抬起了头。于是Michael重重地按压他的敏感点,James猛地捶了一下床。
“那里…啊……!”他克制自己又一次叫出来的冲动,Michael恶趣味地反复在那旁边画着圈圈,就是避开了那处。James只好羞耻地扭起腰自己主动蹭过去,触碰的一瞬间发出满足的喟叹。

空虚感又腾上来了。James亲了亲Michael的嘴角:“进来。”
“什么?”Michael故意问,他总爱惹James生气。
“我知道你喜欢我生气,你成功了。”James扬起眉毛,努力瞪着他雾蒙蒙的蓝眼睛,“你知道怎么做。”他发起主动的邀请,Michael又还了他一句:“你会坏的。”
他赶在James破口大骂之前用吻堵上他的嘴,迅速用下体代替了手。头部勉勉强强借着些液体挤进去,刚开始就遇到了困难。James快要哭出来了:“你也太大了……”这让Michael呼吸一滞,差点失智直接贯穿他。
他轻柔地抚摸James的后颈帮他放松,下体一点点挤进去。“疼吗?”James咬着下唇不说话,一边努力适应硕大的异物进入自己。待到他完全容纳了Michael才幽幽开口埋怨:“要不然你来试一试,痛死了。”
Michael被他逗得忍俊不禁,吻了吻他的唇,将他双腿分得打开。“那我开始了?”
“该死的你在床上都这么礼貌友好,真谢谢你。”
他开始缓慢抽送。James毫不掩饰自己的呻吟,一开始还略有克制,后面随着动作越来越快而放开了嗓子。Michael正在狠狠地干他,性器在他体内抽差,他为自己运动得满头大汗呼吸不稳,这让James有种无端的自豪感。他的腿被架在Michael肩膀上,屁股被抬起来对着Michael。
他们连接的地方火辣辣的,James怀疑自己可怜的屁股要被撞坏了。Michael做爱时像头野兽,动作发狠得失了风度,和他平时衣冠楚楚甚至带点腼腆的模样简直天壤之别,James乐得一见。
Michael突然抽出下体。“怎么了?”James把自己撑起来,接着被不客气地翻了个身。“趴好。”他的穴口还在一张一合,饥渴难耐地邀请着巨物进入。James的羞耻在心里爆炸开来,但他的脸已经无法烧得更烫了。
他蜜桃般的臀部被掰开,Michael戳了一下直接顶到深处。“啊!”James被顶得说不出话,把头埋进胳膊间,抬着屁股应和他的动作。Michael用力地顶撞他,每一下都从敏感点碾过,动作之大差点把人撞上床头。James嗯嗯啊啊地叫唤着,一边神志不清地夸赞“你太棒了”“好爽”。
Michael的亲吻落在他背部:“James…James……你真棒……”他粗重的呼吸一起喷洒下来,James弓起背,他的后穴收缩的程度更加剧烈。“我要射了Michael!”他有些慌了,一只手伸到背后去抓高大的男人。Michael握住了他伸来的手,“和我一起。”他被James绞得难耐,啪啪地撞击他的臀部,淫靡的水声回荡着,声音越来越响。

终于他们一同释放出来——Michael及时退出来射在James腿间,他们溅得满床单都是。两人一起倒在床上,Michael为他们拉上被子,偷腥般餍足地抱着彼此温存。
两人的体温还是较高,酒醒了大半。James把脸埋进Michael胸膛吃吃笑,后知后觉地害羞起来。Michael好笑地亲吻他发顶,把人揽得更紧些。
“你是不是有什么没说。”James突然抬起头来,险些撞到他的下巴。他直勾勾盯着Michael的眼睛,眼神里写满期待。
Michael没了逗弄他胃口的心思,乖巧地把藏了多年的话表白出来:“我爱你James。”
他立刻笑眯了眼睛,眸子闪闪发亮。“我也爱你Michael,很久了。”他回赠等待了多年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