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苍隼

Work Text:

————————

激烈的性爱,似乎并不只是在漆黑一片的深夜发生。

初秋的清晨,屋内二人水乳交融,如胶似漆。

但床上经验不足的苍牙明显无法直击要害,两人额上汗涔涔,却连身上单薄的衣物也无法褪除。

“…停。”隼白无奈,支起身体将被汗浸湿的额发撩至耳后,他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推开苍牙,熟练地脱下衣物。

隼白由于整日整夜都隐藏在衣物下,要比别人白许多,此时手掌压着黑色的上衣,衬得肤色更加白皙。

苍牙望着隼白骨节分明的手指,不禁吞咽下口腔里分泌出的口水。

【好想尝一尝是什么味道的。】

苍牙的身体率先一步做出了行动,他抓过隼白的手腕,凑到嘴边用唇瓣轻轻磨蹭。隼白的手是冰凉的,苍牙把对方的手紧紧贴在脸上,情欲从眼里溢出。

隼白用口水濡湿手指后,摸索到早已饥渴难耐的后穴,在翕动的穴口附近或揉或摁,他死咬着嘴唇,直到股间一片湿泞,隼白才松开被咬出牙印的嘴唇。

“操我。”隼白的嗓音沙哑性感,撩动着苍牙的心弦。

这位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白夜叉”,此时用握紧刀柄的双手勾住恋人的脖子,用充满力量的长腿紧紧缠住恋人精瘦的腰部。

【天才忍者在床第之事上也是天赋异禀。】

苍牙在触碰到那处的时候,不禁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硕大的阴茎才刚刚进入湿软的后穴,苍牙便觉得自己已经被淫靡的湿意吞没了。

异物入侵,后穴里的饱胀感让隼白拧紧了眉毛。

但是天生的领导者地位让他压抑住了险些破口而出的呻吟。苍牙看着隼白抿紧的双唇,不觉有些好笑。

死死压抑住的呻吟,粗重的鼻息,隼白仅剩的力气似乎都用于不让自己喘息这事上了,以至于别的部位疏于防范,他自己也没注意到。苍牙也不急着在隼白体内抽送,虽然说这样浪费时间实在不是人干的事,但是他觉得,让隼白在他身下“屈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苍牙的手掌在隼白的腰腹上游走。长有新茧的手指在肌肤上摩擦,带着些许刺痛,但在这种情况,完全成为了助情的道具。

隼白其实挺怕痒的,为了躲避苍牙的手指,他不得不扭动腰肢,后穴本能地收缩又张开,苍牙不禁咬紧牙关,阴茎被这样温暖湿润的小嘴死死咬着,是个男人都忍不住。他握住隼白的腰,往自己的小腹部一扯,这样的体位会让阴茎进入的更深。于是隼白不得不紧紧夹住苍牙的腰。苍牙也得到了自己的目的,于是他毫无预兆地顶弄起来,每一下都会撞到最深的地方。

越深,后穴的吸力就越强,死死抓着苍牙的物什不放。

苍牙突然扣住隼白的脖子,至关重要的部位此时被他人掌控在手中,隼白下意识地制止:“放…开…”

换来的却是苍牙更猛烈地抽插,喘息声被冲撞地支离破碎,但却给隼白带来了无比的满足感。紧致的甬道被填满,湿润温暖的肠壁拼命绞着、勾勒出巨物的形状。

后穴得到了莫大的满足,而前端未曾获得抚慰的性器发出了自己的不满。

隼白摸索着,握住柱身上下抚弄,此时苍牙的动作也渐渐慢了下来,他还不想这么早就交代出去,一定要尽兴才好。

喘息从隼白的口中传出,从一开始的压抑低沉再到后来勾人心魄,苍牙俯身吻住了隼白,他的吻技并不熟练,甚至可以说是烂到了极点,于是很快就被隼白掌握了接吻的主导权。

隼白轻轻咬着苍牙的嘴唇,好像劲有些大了,又伸出舌头舔舔咬过的地方,顺其自然的,隼白的舌头溜进恋人的口腔,与苍牙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就像街头卖的俗气小说一样,两人激吻许久,在唇间扯下一道银丝。

潮红浸满隼白的脸颊,情欲的红浮上他的身体,他紧紧扣着苍牙的肩。而恋人也十分热烈地回应他,苍牙似乎要将隼白嵌入自己的骨血里,长驱直入,整根没入又抽出。

最后苍牙紧紧抱住隼白,咬着对方如珠玉般的耳垂,一起射了。

“…不是说好了不准射进来吗?”

“啊…下次再说吧。”

“…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