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甚麼時候開始我們之間只剩下關於那個人的話題了?

Chapter Text

中原中也跟太宰治是互相交惡的朋友。他們口裏總是說着討厭對方,但是中也知道太宰對他來說是少數的,很重要的,可以信賴的朋友。他們有着相似的經歷,他們都是被親生父母拋棄的小孩,這大概也是互相厭惡的他們也能當上朋友的最大原因。

他們從幼稚園開始就一直是同班同學。小時候,他們會在回家後向收養他們的家人抱怨彼此,又會在家人敷衍他們說「這樣啊那孩子真壞」時表示對方其實也不是那麼差;長大後,他們下課後一起去買冰棒,偷抄彼此的作業,在校園的後庭打架。套一句太宰的話:他們是無法斬斷的孽緣。

「中也,我有喜歡的人了。」他們的關係太過親密,以至於在聽到太宰這句話時,中也一下子無法反應,然後寂寞的感覺隨之襲來。他的心好像突然沉下去了,他咬着牙,這種失落感帶來的胸悶讓他煩躁。「這樣啊……」他強迫自己露出一如既往的不羈的笑容。「還真受罪啊那個人。」

原來朋友之間也會吃醋,中也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知道。太宰坐在中也前面的座位上,面向着他笑瞇瞇地托着頭問:「中也想知道名字嗎?」別問他啊白目!「不想知道!」中也站起來,往教室外走。「我去買果汁。」

不想承認自己居然吃醋了,因爲這樣不就承認了他很重視跟太宰之間的友情嗎?太宰治這種沒良心的傢伙,可能根本沒把他當回事兒吧。那為此上心的自己不就像笨蛋一樣嗎?這種事,他才不要。

但太宰治是中原中也一輩子的仇人嘛,自然中也愈不想知道太宰的戀愛故事,太宰就愈是要說。自那天起,太宰有事沒事就跑來跟他匯報自己喜歡的對象的日常。

很刺耳啊!「太宰治,你可以不要再跟我說關於某某的事嗎?!」中也還是決定開口跟太宰抗議。聽到中也這樣說,太宰就故作驚奇地在他面前晃來晃去,「哎呀!中也這是嫉妒嗎?」這番話說得他一陣心驚。「嫉妒我有可以炫耀的對象~中也也找一個嘛~」我在嫉妒那個某某啦白痴青花魚……

找一個甚麼的……他交友圈多麼窄他又不是不知道!相熟的只有幾個後輩和同學,真的很熟的也只有太宰,女性朋友基本沒有……他的人際關係也太枯燥了吧?現在連唯一親密的朋友也有了喜歡的人,快被搶走了。

「好好走路啦!」中也推開在前路上亂晃的太宰。「話說你家不是剛剛分岔口那邊進去嗎?」「今天要去中也家玩~」「我甚麼時候允許你來了?!」「去做點甚麼好呢?」「你這傢伙……我可沒說好啊!」雖然這麼說着,但當走到家門前拿出鑰匙開門時,他還是沒把太宰轟回去。反正每次趕他走了他回過頭就按門鈴讓紅葉大姐放他進來。

「哦,這不是太宰嗎?好像有一些時日沒來玩了吧?」「紅葉大姐,這傢伙上禮拜才來過好嗎?」穿着紅色和服的漂亮女人用袖子掩着嘴角輕輕地笑。「這樣不是挺好的嗎?看到你們關係那麼好我就放心了。」

尾崎紅葉是收養了中也的人,她與中也的年紀並沒有相差一個母子的輩份,他也就喚她作大姐了。他們之間並沒有血緣聯繫着,但對中也來說,她就是自己唯一的家人,對紅葉來說亦是如此。作為中也的監護人,她對中也事事上心,除了生活所需,同齡人該有的東西甚至是奢侈品,中也一樣也不缺。所幸她在收養中也之前就在經營自己的和服店,她們家經濟條件不錯,中也也就沒見外,安心地接受了。

「紅葉大姐今天也很漂亮啊!」太宰再次用抹了糖的嘴巴把紅葉大姐哄得心花怒放。「就你嘴甜。你們先去房間吧,我待會給你們拿點點心來。」說罷就往廚房走去。

中也的家是十分傳統的和式建築,還保留着回廊和紙門等建築特色。他的房間在整個房子的最深處,他們走進房間後,太宰就像在自己家一樣把包扔在地上,然後一下躺在中也的床上。

「好累啊!」中也翻了個白眼,把包放在書桌上,走到床邊。他跪在塌塌米上,伸手想把太宰從床上拉起來。「你累個屁?一整天的課你都在睡……話說你快起來啦!別躺我的床……!」太宰突然抓住他的手一拉,他沒穩住身體直接倒在太宰身邊,太宰迅速地翻身把他壓在下方。

「你搞甚麼?!」從這個角度他能清楚看到太宰的眼中有着他的倒影,他的睫毛很長,嘴上彷彿掛着他從未見過的溫柔微笑。他的心跳得極快,不知道是受到驚嚇,還是初次目睹太宰溫柔一面的緣故。「中也,你說那個人一直都沒發現我的心意,要不我直接像這樣推倒那個人好了。」

又是關於那個人的事……他推開太宰,從床上站起來,煩躁地說:「我怎麼知道,你去找那傢伙試試啊!」須臾,太宰也坐起身,笑着回應:「我想大概還是不會發現,那個人太遲鈍了。」

這時,紅葉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中也心煩意亂地看了太宰一眼,然後開門把紅葉送來的茶跟和菓子拿進房間。紅葉走後,彼此都沒講話,只是安靜地坐在塌塌米上喝茶。中也盯着茶杯的邊緣,思緒逐漸陷入混亂之中。

那傢伙是不是腦子進水了啊?突然對他做這種事……有考慮過他的心情嗎?這算甚麼……為了滿足自己思春期的欲求不滿把他當作替代品嗎?

兩個人之間的氣氛沉寂得壓抑,最終太宰先沉不住氣說:「無聊死了,我要回去了。」「這就對了,趕緊滾。」中也暗自鬆了一口氣,但心臟還是依舊被吊得老高,直到太宰提包走人後,他才真正放鬆下來,脫力地躺到床上去。「太宰治你真是個麻煩……」

鬱悶的心情從那天起就沒停止過,有時他也不禁質疑,朋友之間的吃醋竟會持續如此之久。「中也,你也去嗎?」「誒?去哪?」「你最近搞甚麼?總是走神。」同班同學的織田作之助坐在同樣是同班同學的坂口安吾的課桌上,露出了一個沒好氣的表情,然後重複一遍剛剛的話:「我們這週六要約出來玩。」「哦,這樣啊,我去。」中也想也沒想就應約了,過了幾秒才想起甚麼。

「等一下!我們是指誰?」正在看書的安吾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回應中也的問句:「還用問嗎?當然是我們還有太宰了。」太宰去!那他打死也不要去!

「啊,抱歉,我突然想起星期六……」「沒事做的吧?」突然插入的太宰的聲音於中也來說着實不合時宜。「對不對?」他大概是剛買完飲料回來,他把果汁牛奶放在中也的桌上,瞇起眼睛討好地笑。

太宰治太了解他了,這時候再拒絕就顯得太奇怪了。「嘖……不想跟你一起出去啊……」各種意義上。太宰坐到自己的座位上,也就是中也的前面,然後拿起剛買的果汁牛奶,把吸管插進去。「真好笑,這又不是第一天知道的事了。況且你總是這樣說,但和我出去的次數也不少啊。」

這傢伙!……他和太宰互相瞪着,快要瞪出火星來了。上課的鐘聲適時地打破了他們之間蓄勢待發的氣氛。織田作從安吾的課桌上跳下,「那到時再在群組約時間吧。」

太糟糕了,在這種時期跟太宰出去無疑是浪費了一個美好的假日。每天回學校都見到這傢伙,聽他在那邊瞎嚷「哎呀,今天喜歡的人上課不小心睡着了,睡顏超可愛的!」或者「好想告白啊,但那個人肯定會拒絕。」之類有關他心上人的話題已經夠他煩了,連假日也要對着他是怎樣?!

話說他喜歡的人是我們班的?能拒絕萬人迷的太宰,定力一定不錯啊。是哪個女生呢?他喜歡溫柔型的吧?但高冷的也很有可能。這樣說就是……啪!中也往桌上用力一拍。不對!他一點!絲毫!也不在乎是誰!振作點,中原中也!你現在要專心上……課……他擡頭一看,只見老師和同學們都定睛看着他。

「中原。」被點到名的中也一下站了起來。「你有甚麼問題嗎?」「不、不是……」「放學來教員室見我。」「我明白了……」他盯着太宰忍笑忍得顫抖的背,氣得咬牙切齒。這個害人不淺的傢伙,都他媽你害的啊!他緩緩地坐下來,然後在老師重新講課的聲音中,往太宰的椅子狠狠踢了一腳,震得太宰筆都掉地上了。

到了星期六,中也老早就起床了,正確來說他壓根沒睡着。他站在車站前打着哈欠,正想着其他人甚麼時候會到時,織田作和安吾就出現了。「早安,太宰呢?」織田作問。「吓?你問我?」中也吃驚地指着自己。「誒?你們住那麼近,我還以為你們會一起出現。」

「我跟他關係沒那麼好!」中也嫌棄地說。「那傢伙十之八九遲到了吧?以往每次跟他出去就肯定遲到!」「關係不好……呢。」安吾推了下眼鏡,微笑着揶揄。中也才自覺自打嘴巴了,他紅着臉拿出電話,打給太宰。

「喂?」「太宰你在哪啊?全世界等你一個耶!」「哦,中也啊。我剛好到了。」聞言,中也四處張望了一下,果真見到太宰踩着從容的腳步接近。

「遲到還大搖大擺的,沒見過比你更不要臉的。」中也厭惡地盯着笑瞇瞇的太宰說。「哎呀,我沒預計好時間嘛。本來以為我腿長走得快不用像中也一樣早出門啊。」中也正要衝上去掐太宰的脖子,就被織田作和安吾拉住了。

「好了好了,我們快走吧,過了中午人就開始多了。」織田作說着明顯只是為了勸架的借口,把太宰也拉了過來,然後推着他們向前走。

他們今天預定要去車站附近的商圈逛逛,那邊有遊戲機中心和有名的咖啡廳,正好安吾也要去新開的書店訂書,於是就決定要來這邊了。

走着走着,太宰不知甚麼時候跟織田作並肩走着,一邊在聊些甚麼,一直到遊戲機中心玩時也黏在一塊。而安吾則是自己一個走在前頭帶路,或是撥弄着手機似乎在辦甚麼正事似的,偶爾他也會在他們的對話中插一句,只剩中也一個好像被隔離在外拋在後頭一樣。

不舒服,簡直就像自己是多餘的一樣。他羞於加入大家的對話,也不好意思把不滿說出來,大家逛得好好的無緣無故鬧彆扭也挺矯情的。

織田作和安吾就算了,說他對太宰沒有怨氣是不可能的。明明他跟他相識最久,這種時候就該顧慮一下他啊!他也知道認識得久不代表關係要好,事實上他和太宰的關係簡直差到不行,但好歹他也是把對方當成最好的朋友的。即使不同樣地重視他,至少也不要讓他難堪啊,這和平常的吵架嘲諷完全是兩碼子事,他心裏不舒服卻不能說出來,壓抑的情緒讓他心臟產生了像是被捏住的感覺。

所以才說他打死都不想來……

似乎是織田作先注意到中也的不妥的,他把步調放慢,在他身邊走着。「中也有喜歡的人嗎?」中也眉頭一皺,最近是怎麼了,全部人都在講戀愛的事。「沒有……」「這樣啊……」織田作露出了一個原來如此的表情,害中也渾身不自在,好像在做甚麼調查一樣。

「你問這個幹嘛?」「我只是好奇罷了,中也應該也挺受歡迎的,我以為總會有一兩個女朋友。」「受女生歡迎也不代表她們喜歡我吧。說到底喜歡到底是甚麼啊?」中也表示困惑。

太宰也是這樣,突然就說自己有了喜歡的人,平日也不覺得他有對哪個女生特別好。他的意思是,他整天撩妹,中也真沒看出來他對哪個妹子有特別喜歡。

織田作呆望了他幾秒,又說:「所以你剛剛回說沒有喜歡的人時沒搞懂喜歡是甚麼就對了。」「嘛,是不懂啦……」中也小聲地回應。「這裏要直接說你不知道啊。」織田作苦笑了一下,然後又說:「喜歡的感覺,就是你腦袋中都是那個人的事,想要佔有他,不願意對方被別人搶走。」

不願意……他被別人搶走……他看着前方太宰修長的背影,耳邊傳來織田作的聲音:「只是看到對方的背影就心跳不已,所有的一切都變得奇怪。這就是喜歡啊。」

他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然後奮力搖頭。不可能!他對誰都有可能是喜歡,對太宰,一定只是自己想多了!因為跟對方那麼親近,所以才會混淆不清。他們之間是友情,頂多就是親情。

他會是他最帥氣的伴郎,然後坐在教堂第一排的椅子上看着他掀起他喜歡的女孩的頭紗。他溫柔地看着她,然後親吻她的嘴唇,對,就像那天他透過自己看着那個人的眼神一樣。

刺痛的感覺刺激着他的心臟。他是被虐狂嗎他?明知想起他和那個人的事心裏就不舒服,還是禁不住去想。

「中也?」他從思考中抽離,看向一臉疑惑的織田作,「誒?……啊!」「你還好吧?」「我沒事……」

他們在咖啡廳用了午餐,餐點很好吃,但對中也來說現在吃甚麼都索然無味。之後他們去了安吾想去的書店。中也對文皺皺的東西沒甚麼興趣,平時頂多就是翻翻漫畫書,於是在織田作和安吾沉浸在文學區時,他只好隨便逛逛,在書架之間穿梭。

他百無聊賴地走,幾乎走到整個書店的角落,他用指尖掃過一整排的書脊,眼睛飛快地讀過書脊上的名字,走到書架的盡頭,書架上貼着的一張介紹書籍的海報馬上吸引了他的目光。

《喜歡到底是甚麼?》,完全就是現在他心裏最大的疑問!他往上一看,正是放置在上排書架上的幾本書。他瞄了瞄身邊,四下無人,於是按捺不住好奇心的他伸手去拿其中一本,可惜書架太高,即使他掂起腳去拿也拿不着。他用手指去挪動那本書,把它逐點逐點移出書架。

「可惡……」正當他專注在書上時,身後突然發出了聲音:「嗯,你對這種書有興趣啊?」聽到聲音,他猛地回頭,太宰的臉映入他的眼中,他嚇了一跳,連忙往身後一退,然後撞上了書架,怎料快要被他挪出來的那本書就這樣被撞出來了。中也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只好緊緊閉上眼睛。

書並沒有如預期中的狠狠砸在他頭上,他緩緩張開眼睛,發現太宰的手就在他頭上,剛好接住了那本書。他看向太宰,對方也靜靜地注視着他。

他不發一語,心臟卻是噗通噗通跳過不停,他不想承認自己竟然覺得保護了他的太宰還挺帥氣。氣氛尷尬得很,他想罵着把他推開,但他的身體卻不受控制,只是僵硬地站在太宰的身前。

太宰突然露出了一個有點為難的微笑,他說:「你別露出這樣的表情嘛……」他呆呆地看着太宰前傾,然後吻上了他。他的腦袋一片空白,情不自禁地接受了對方溫熱的嘴唇。起初只是點到即止的輕輕觸碰,然而當他們再次貼在一起時,誰也無法停止,太宰的舌頭溫柔地探入他的口中,他也笨拙地回應着,好像他們是對初嚐戀愛滋味的戀人。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露出了甚麼表情,讓太宰親吻了他。他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任由對方擺佈,明明對方只是一時興起,並沒有別的意思。他想,是這個角落的空氣過於悶熱了吧?不然他無法解釋為何他此刻如此清楚自己在幹甚麼,卻還糊塗地被太宰迷惑。

因為他不是一直都那麼的喜歡每天掛在嘴邊的那個人嗎?陪着太宰做這種事,總有種自己是出軌對象的感覺。真是的,他也沒跟人家交往嘛!他又何必愧疚?

啊,是的,遲鈍如他,也知道自己喜歡上了太宰。

或者應該說,他才發現自己一直以來都喜歡太宰。從他開始對喜歡的定義產生疑問開始他就該發現了。他知道,事實上他不是在愧疚,他只是不甘於成為對方的備胎而已。

那現在誰來告訴他,喜歡的人明明喜歡的不是自己,卻親吻了他,彷彿他是誰的替代品時,他的這份感情該何去何從?

在四人走回車站的路上,他們誰也沒提剛剛在書店發生的事。甚至待織田作他們坐公車離開了,只剩他倆從車站走回家時,也沒有誰要先開口。

中也知道從他們親上了的那一刻,他們再也不是朋友了,然而也不是甚麼戀人,那他們到底算是甚麼?還是甚麼也算不上?但儘管他怎樣煩惱,他仍然無法否認跟太宰的那一吻足以讓他再三回想。

「真的是……煩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