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冬天起床绝对是一种酷刑。
倒灌进被窝的冷气,迅速变凉的手脚,以及不得不离开温暖床铺的不甘和无奈,都伴随着起床的动作不请自来。

“sei……”女孩委屈巴巴地扯着被子耍赖,“太冷了,我不想起……”
少年今天没穿那身笔挺的燕尾服,衬衫袖口随意挽着,露出一截瘦削的腕骨。相比于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脑袋的女孩,他才应该是喊冷的那个。
“不行,起来吃饭。”少年完全不惧她的撒娇攻势——每天早上都是同样的套路,没创意。他毫不心软,上手就要掀了冬日温暖的最后防线,女孩见套路失败,立即决定改变策略,趁少年弯下腰重心不稳的瞬间拉住他的手臂用力一拽,sei就被她手脚并用地拽进被窝,不幸沦为赖床的共犯。
“周末嘛,你陪我躺会儿。”她制住少年挣扎的小动作,手环住腰,腿缠住腿,脸埋进胸口,把自己变成一只人形八爪鱼,牢牢地粘在他身上。

阳光被窗帘滤得柔和,洒在云似的绵软被褥上,少年身上好闻的气息和体温一同浸透衣物,凝成一方安神剂,变成了比被窝更有诱惑力的危险品。
女孩的脸颊贴着他微微起伏的胸口,呼吸间都是温暖清淡的香气,躲进恋人怀中的安全感让她逐渐放松下来,心甘情愿地对来势汹汹的睡意缴械投降。
少年叹息一声,手指穿过女孩铺开的长发,“真的不起?”
“不起。”女孩答得理直气壮。
他眯起眼睛,骨节分明的手搭上她的棉质睡衣,沿着脊柱的弧度一路缓缓向下,温情脉脉地抚过她的背,而后迅速钻进衣摆,紧紧贴在女孩温热的皮肤上。
“?!”女孩被他冰凉的手指冰得一激灵,差点没跳起来,然而八爪鱼作茧自缚,被少年轻而易举地按在怀里,强行用体温捂暖了他的指尖。
“你你你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女孩挣扎了半天也挣不出他的臂弯,终于恼羞成怒地在少年锁骨上留了个牙印,“坏心眼!”
罪魁祸首却不以为意,笑得弯起眼睛,“还不起吗?”
“不起!”她恶狠狠地翻了个白眼,捉住少年冰凉的手贴上自己的颈窝,“先给你捂暖再说。”
指尖的温度太低,冷不防贴上颈侧薄而炽热的皮肤,触感几乎有些灼人。少年下意识想收回手,却又贪恋那份温暖,任由她纤细的手指拢住有些发僵的指尖,“这会儿不嫌凉了吗?”
“我还没问你怎么把自己折腾得这么凉呢。”女孩在他的手背上轻轻揉搓了两下,语气颇为不满,“平时总叫我注意这注意那,你自己不也一样。另一只呢,拿来拿来。”
“您这是想做人形暖水袋吗,”少年失笑,摇摇头,“刚才用凉水洗了手而已,很快就暖了。”
“现在知道矜持了?”女孩小声嘟囔,“也不知道刚才是谁用凉手摸我后背。”
“那只是为了督促您起床。”sei的指尖在她皮肤上轻轻摩挲,“而且,要说不矜持,像您这样把我的手按在身上,岂不是更不矜持?”
“我还能更不矜持一点呢。”女孩瞪他一眼,拢住那片冰凉的皮肤,示威似的在他的注视下解开一颗衣扣,拉过那只手贴上炽热的心口。棉质睡衣沾染了她的体温,缱绻地缠上手腕,柔和又执拗地分给他一片温暖。
掌心下的皮肤触感细腻,少年暗红色的眼眸低垂,喉结微微动了动。
“说起来,您知道人类体表最温暖的地方在哪里吗?”
“胸口?腋窝?”女孩狐疑地盯着他,心想这人难道是嫌弃她身上不够暖吗。
“是这里,”他修长的手指穿过发丝,搭上女孩的后脑, “头部是体表温度最高的地方。”
也许是因为这里距离大脑只隔了一层薄薄的骨头,凉意不需要绕上许多弯路就能抵达神经核心,那指尖的触感格外的凉,将最后那点混沌的睡意也驱散得干干净净。
女孩打了个激灵,少年的生物学小讲堂却没有停的意思,指尖轻盈地滑过耳后和颈侧,带起一路的颤栗,覆上胸骨,“其次是这里。”
那只手在她胸前流连了一会儿,继续缓慢地向下滑动,轻车熟路地解开一路上所有试图阻拦的纽扣,停在腰侧,“再之后是这里。”
女孩刚才还以为少年在一本正经地讲一些小知识,如今衣襟大开,哪能看不出来他想干什么。
“是吗——”她拖长尾音,环住少年的脖子,“那之后呢?”
“之后是四肢,肢端,以及各处血管分布较少的地方。”少年轻轻笑起来,亲吻她的耳垂,“比如这里。”
或许是因为听了这通强买强卖式的科普,又或许是皮肤下纤细的血管实在难以抗衡冬日寒冷的空气,女孩蓦地发觉缠上耳珠的舌尖烫得灼人,嘴唇是那样温热的柔软,连他吐字时呼出的气息也是一片潮湿的热气,仿佛贴上皮肤就会凝出一层朦胧的水雾。
“嗯……你可真是挑了个好地方,”女孩偏头避开他的唇,猫似的灵巧翻身,跨坐在故意撩拨她的人身上,“白日宣淫?”
“怎么会呢。”少年的视线向下瞥过她敞开的衣襟,喉结悄悄滑动一下,却仍然面不改色地抬眼与她对视,“这可是十分正经的科普。”
“你猜我信吗?”
“为什么不信……唔……”
少年被她手下捏弄的动作打断了话音,女孩松开手,笑得促狭,“证据确凿,还要狡辩吗?”
“……我认罪。”sei夸张地叹了口气,抬手做了个投降的手势“任您处置。”

说是任人处置,实际上还不是趁她四处揩油的时候伸手扯掉了她的睡裤,顺便还交换了一下体位,让她重新变成下边的那个。
女孩腹诽着踢开脚边的衣物,撩起少年的衬衣下摆,“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
少年一怔,玩味地挑起半边眉梢,“您今天似乎很主动?”
“我现在浑身上下只有一件开着扣子的睡衣,很冷的。”女孩摩挲着少年腹侧轮廓分明的肌肉,感觉自己指尖的温度正在迅速流失,“你自己来吧。”
少年眨眨眼,顺从地抬手解开了衬衫衣扣。
女孩的视线跟随着修长漂亮的手指,从上至下,珠贝材质的纽扣在他干净利落的动作里脱离束缚,那些流畅紧实的肌肉和白皙的皮肤就一点点从衬衫下露出形貌,直到赤裸又完整地暴露于她的眼前。
那双手继续向下,解开腰带,皮质材料的尖端拂过她的皮肤,似是不经意般擦过她大腿内侧,只要再偏离一点,就能触到更隐秘敏感的肌理。
冷空气里反应迟缓的大脑终于后知后觉地感到了一丝羞耻,在她脸上烧出一小片酡红。
“很冷吗?”少年的指腹蹭过她唇瓣,这只手始终没享受到她的人工捂暖服务,仍旧是一片冰凉。女孩点点头,试图去亲吻他,少年的指尖却拦住了她的唇,“今天就速战速决好了。”

速战速决?
趁她怔愣,少年的手指钻进齿关,从她舌尖上一略而过,再缓慢地退出,牵出一条细长晶莹的银丝。
“你这是……”
“另一种方式而已。”少年揽过她的腰,“您很快就会明白了。”
确实很快,他话音未落,女孩就感觉到了电流般窜上脊椎的酥麻。沾了另一种体液的指尖并不滞涩,可温度还是太低,她甚至已经分辨不出指尖的触感,只能感受到一片凉意在缝隙中游走,攀升起细密的快感。
“我原本以为要耐心准备一会儿呢,”少年的指腹在入口处沾满了蜜露,轻缓地磨蹭鼓胀的肉粒,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看来想白日宣淫的并非只有我一个人啊。”
女孩无言以对,只好认命般地环住他的脖颈咬他的唇,以免这人又说出什么让人难为情的话。
少年另一只手覆上她胸前的软肉,指缝夹住已经开始挺立的嫩红轻捻,咬住他唇瓣的齿尖就乖乖松开,换成了湿软的舌尖。
他的手太凉了,凉到她说不清挤进身体的究竟是几根手指。指节的形状,撑开的幅度,以往那些蚀骨融魂的触感如今都隐匿在凉意里,只剩潮汐一样涌进神经的酥麻在不断点燃她的血液,片刻不停地宣告——他在占有你呢。

“要进去了。”少年的手扶上她腰侧,那掌心里已经泛起温热,只剩指腹还带了点微末的凉。抵在入口处的炽热让她瑟缩了一瞬,不由自主地绷紧脊背,接纳逐渐侵入的硬挺。
“下次别再用凉水洗手了。”她抱着少年的肩膀,身体被撑开的感觉让她想抓住点东西,奈何手底下只有细滑的皮肤,只好退而求其次,握住搭在自己腰侧的腕骨,“再把手弄这么凉,我也不负责给你捂暖了。”
“嗯,以后不会了。”少年缓缓呼出一口气,轻声笑起来,“确实……有点凉呢。”
女孩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凉是指她体内。她恼羞成怒地又想去咬他,刚一动,就被腰上扣紧的手捉了回来,体内某处被用力蹭过,女孩忍不住弓起身子,“等下……别动……”
“为什么?”少年挺腰,故意去磨蹭她脆弱的地方,“不是说很冷吗,这也是为了早点结束。”
女孩被突如其来的快感撞得手脚发软,“你……轻点,慢一点,好不好……”
“您是在请求我吗?”少年伸手握住随他的动作摇晃的乳肉,身下力度不减,“是请求的话,您是不是该拿出更像请求的语气……让我多听听,嗯?”
“是你自己说要任我处置的。”女孩咬住下唇,在他腰线上愤愤地拧了一把,“骗人。”
“唔,真遗憾……”少年停了一瞬,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埋在体内的器物就猛地顶进更深的地方,“那么在被责罚之前,再享受您一次也是值得的。”
“你,你混蛋,坏心眼,流氓!”
少年不答,熟稔地吞掉她的话语,只留下一些呜咽似的弯绕的单音。

和煦与激烈哪一个更适合她,她答不出来,尤其是在讶异地意识到自己对他给予的一切都能照单全收之后。
也许并没有那么复杂——只要是他就可以。
她不知道自己眼角有没有水痕,指甲是不是失了分寸划破了他的肩膀,也顾不上去考虑腰背和大腿内侧会不会在十二个小时之后酸痛不已,意识线程仿佛只够她分辨出纠缠在她颈侧的湿漉漉的亲吻,舌尖温热,轻柔地安抚她的颤栗。
他真的很会,哪怕是出于速战速决的目的也没有弄痛她,她皱眉就知道放轻,肩膀被握紧就知道用力,略重的喘息和喉间溢出的低吟都在告诉她,他很享受和她的亲密接触。
被攫取理智的并非只有她一人。

少年揽住她后颈,和她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
和下腹炸开的剧烈快感一起挤进脑海的是唇上轻微的刺痛,她偷偷睁开眼,少年眉尖微微蹙着,环住她腰背的臂弯收紧,将她锢在怀中,直到热流沿着她大腿的曲线倾泻而下,显露出些许软意的器物还在她体内不舍似的厮磨。
平日里优雅斯文的绅士也就只有在这种时候会失态地咬痛她的唇。

柔软的被褥贴上她光裸的皮肤,少年已经变得温热的手心覆上她背后突起的蝴蝶骨,把她按进自己怀里,“不是说冷吗,怎么开始发呆了。”

女孩伏在他胸口,任由他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少年看着她,忽然伸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您在傻笑什么呢。”
“笑你可爱呗。”女孩把脸颊贴上少年的肩膀,“我饿,今天不想下床了,你把早饭端来好不好。”
“可以,那您让我再来一次。”
“?那算了。”
“这次我们可以慢一点。”
“我起床还不行吗。”
“嗯……不行。”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