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你是我的猎物-骨科

Work Text:

“我们东植真乖啊。”父亲又用一脸仁爱的表情看着陆东植了,徐仁宇转过了头,呵!真会装,不就是削了个苹果吗,非要弄得全家人都知道。

“哥哥,你要吃吗?”东植端着削好的苹果块,一脸期待地看着徐仁宇

“不用了”徐仁宇推开东植的手,注意到本就不高的头顶更低下去一点,徐仁宇的唇角又勾上几分。

“仁宇,弟弟给你,你就接着”父亲淡淡的语气中又夹杂着些许不容拒绝。

徐仁宇笑意又消下去,看着眼前的苹果好一会儿,随意插了个苹果块放进嘴里,转身走了。
……

“你不是很喜欢吃苹果吗?”徐仁宇又把切的小小的苹果块推进去了几分,“嗯?”

“徐,嗯,徐仁宇,你他妈地变态”东植无力地扭动想要躲开,奈何双手被绑着根本没办法有太大动作。

“我本来就是变态,你还不知道吗?”徐仁宇转身从抽屉里拿了一个拇指大小的肛塞,另一头还掉了一条短短的尾巴。“你不是也被变态玩得很爽吗?弟弟”

“爽个屁,啊”陆东植被缓慢插进去的肛塞顶得喘息,连白皙的脖子都微微发红。“只知道欺负弱者,你这样不是更,可笑吗”

徐仁宇没有理睬他,只是手里的玩具继续慢慢塞进去,感觉不会掉出来的时候轻轻拍了拍东植的屁股,“夹好,掉出来有你好看的”

东植看徐仁宇出去把门带上了,偷偷转过头往门口望了一眼,嘴里还嘟囔着变态的字眼。

徐仁宇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望着电视里东植偷偷摸摸的模样,这傻东西在干什么。

陆东植的腰很细,皮肤又白,偏偏平时不爱运动所以屁股肉还挺多,肛塞被插得略深,尾巴看起来就像自然生长得一般。

手指勾了勾被绑得紧紧的绳结,没有什么空隙,自己被这样吊着又难施力,东植只好把注意力放在后穴的肛塞上。

看着电视里的他老是把屁股扭来扭去,高清的画质很容易看到隐隐约约露出来的洞口,徐仁宇的西裤被顶得突起一大坨,把手中的开关打开,东植的腰扭得更欢了,真骚。

东植不知道为什么洞里的东西突然震动起来,“嗯啊”,嘴里无法控制地泄出呻吟声,意识到自己居然能发出这样的声音,东植不可遏地又脸红了。“操,一定是徐仁宇这个变态搞的鬼”

后穴里的东西震动频率越来越快,东植一扭腰,那玩意儿就更往里面深一点,带动苹果块狠狠地顶弄着柔软的穴肉,偏偏后面还掉着个尾巴,尾巴上硬硬的动物毛不断摩擦着洞口,快感一波一波地袭击着东植的神经。

徐仁宇看着被玩得失神的东植,心情比看到徐志勋疯掉还来得爽快,是老东西的宝贝儿子又怎么样,还不是只有被玩的发骚,打开房门,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总觉得还缺了什么。

粉红的乳头因为强烈的生理刺激而挺立,徐仁宇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到抽屉里翻翻找找。

“哥,我求你了”东植见徐仁宇又要干什么,只好服了软,刚刚对他的辱骂换来的苦果自己已经受不了了

徐仁宇挑了挑眉,手里拿出了一根黑色的项圈,项圈还连着两根细长的金属链条。“哥哥,别,我以后再也不闹了“东植紧盯着链条尾端的铁夹子,鬼知道那个是拿来夹什么的。

“乖弟弟,我们是一家人啊”徐仁宇转到东植身后,逮住尾巴轻轻往外扯了扯,又听到东植一阵破碎的呻吟。

“所以哥哥要好好疼你啊”把项圈戴到东植的脖子上,黑色皮质称得皮肤格外白,“你说这个东西该夹在哪呢?”

东植看着吊在空中的两个小夹子,都快哭出来了,“我不知道,别弄了,哥”

“当然要物尽其用啊”徐仁宇按住一个夹子,用夹子戳了戳东植挺起的乳头,“我看它很开心嘛”,说罢打开夹子直接夹上去了。

胸口突然的刺痛差点让东植叫出声,“徐仁宇,你他妈的人渣,你再动一个试试”

“好”徐仁宇根本没有在意东植对他的骂声,转眼就把另一个夹子给夹到另一边。

东植的眼睛狠狠地瞪着徐仁宇,但配上自己赤身裸体还带着玩具,根本毫无杀伤力。

“咔擦”照片里的东植一脸的震惊,“你说,要是父亲看到了这个会怎么样呢?”徐仁宇把手机屏幕转过来面对着东植。

“徐仁宇!”东植本以为徐仁宇是因为想得到父亲的关注,但没想到徐仁宇精神这么失常,“你疯了吗!”

“我本来就疯了。“徐仁宇用手猛地掐住东植的下巴,东植被迫抬头与他对视,看着徐仁宇暴戾的眼神,东植有些不敢看他。

“哥,对不起”东植准备先软化他的态度,不再刺激他,天晓得徐仁宇还要干出什么事。

“对不起?”徐仁宇突然笑了,“你对不起我什么?”

突然发问弄得东植脑袋有点懵,动了动嘴唇又闭上了,后穴的震动自己已经适应得差不多了,没有刚才强烈的刺激东植稍稍喘了口气。

徐仁宇松开手,一把抽出垂在大腿根部的尾巴,“啊,嗯”,被抽出的肛塞表面甚至带了点水迹。“你说,这水是从哪里来的?”

东植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屁股里分泌的东西,“还有苹,苹果”,难耐地动动屁股,示意徐仁宇把它拿出来。

徐仁宇好像突然变得通情达意,手指弯曲轻松地把苹果块也拿出来了。东植以为他已经玩够了,“这里”,挺了挺胸膛,乳头被夹得充血,好像比刚刚大了一点。

徐仁宇不知道又哪里摸出个开关,“给你玩个更好玩的”

从乳头传来的刺激让东植更加无所适从,光滑的背弯曲成一个好看的弧度,更显得屁股挺翘。徐仁宇终于揭开西裤,准备好好放松自己紧缚一天的阴茎。

用手指探了探洞口,应该不会受伤,已经被玩具玩得软软的了,徐仁宇抱着东植的腰,对准洞口一寸一寸地捅进去。

阴茎可比肛塞的感觉强烈多了,东植在徐仁宇完全进去的瞬间射了,这次快感来的异常猛烈,东植甚至脑子一片空白。

徐仁宇可不会因为东植已经释放就放过他,只是把乳夹解开,低下头含住乳头不停地用牙齿磨用舌头舔,腰还一下一下地往上顶。徐仁宇大概是觉得这样的姿势不好做,把东植的手从绳索中解出来。

东植刚刚高潮完的身子软哒哒的,整个人搭在徐仁宇身上,如果不是因为徐仁宇牢牢抓住东植的腰,他可能已经掉到地上了。

徐仁宇的腰很有力,东植挂在徐仁宇身上让他顶得更加深,东植根本经不了这么强的刺激,徐仁宇像要把他捅穿似的。

“弟弟,哥哥弄得你舒服吗?”偏偏徐仁宇不肯放过他,抱着东植还往客厅里走,一上一下地弄得东植只有双手抱着徐仁宇的脖子受着顶弄。

“嗯?”见东植没有回答,徐仁宇把他往上提了提,阴茎头只是堪堪插进去了洞口,后穴的突然空虚让东植心里一阵阵发痒,把胸向前挺,“哥,我想要”

“想要什么?”徐仁宇把阴茎彻底拔出来了,嘴里的动作却更带劲了,“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

“想要你,狠狠插进来”东植用屁股往下蹭了蹭徐仁宇,“把弟弟操哭”

徐仁宇听着很受用,一深一浅地抽插起来,“哥哥,好舒服”东植索性随了徐仁宇的意,他想听什么就说什么。全身的快感都聚集在乳头和后穴,东植觉得自己又有些硬了,不知道做一次要多久才能缓过来。

“叫出来,别忍住”徐仁宇把东植放到桌子上,用力地操弄起来,东植的腿紧紧环住徐仁宇的腰,“哥哥,再里面,一点”,性爱中东植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又被刺激得尾音上扬,就像小时候东植抱着自己撒娇的声音一样。

敏感的穴肉紧紧包裹着徐仁宇的阴茎,甚至洞口也在主人无意识的控制下一张一合,徐仁宇也被阴茎传来的快感刺激得头皮发麻,“以后只能对哥哥张开这里,嗯?”手指划过大腿,轻轻戳弄着洞口的软肉。

东植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回答,“这里只让,哈,让哥哥操”

肉体的撞击声刺激着两人的感官,更加重了空气中粘腻的情色。东植的身体又绷得紧紧地,徐仁宇一把按住东植的马眼,“别,一起”

徐仁宇早就松开了东植已经被弄得麻木的乳头,粗重的呼吸声就回荡在耳旁,东植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发烫。“难受,放,放开”

“不,我们一起”徐仁宇仍然握着东植的阴茎,用指腹磨挲着眼口,就是不让他射出来。

这样的刺激对东植来说太过了,连眼泪都被逼出来,东植闭着眼仰着头,嘴大口大口地呼吸,过分的爽快反而变成了一种折磨。

徐仁宇加快了速度,每一下都重重地插进了东植后穴的最深处,“东植?”徐仁宇突然放开了东植被玩得可怜的阴茎

听着东植带着哭腔喊出来的“哥哥”,徐仁宇狠插进去,他也和这声“哥哥”一起射了。

抽出射过的阴茎,徐仁宇弯下腰用指尖拨弄了下洞口,真好,东植这下都是他的了。